“那些沒拿到的總冠軍,令我印象最深刻。”

2019-08-31 18:03:58


好長時間沒有在這裡寫點兒什麼給大家看了,為什麼呢?很簡單:我閨女幼兒園放暑假了。五歲半的娃已然是主意正得不要不要的,該上的興趣愛好班得去,該和朋友訂的約會一個也不能落,聽著不錯的電影和展覽都要去瞅瞅……一個月下來我好像只要沒有工作任務基本都跟娃待一塊兒,看著她一天一個樣兒的變化,每天都在長大,心裡的成就感和不捨得交織在一起,很是複雜。

我閨女這個年齡的小孩兒,正是對周遭所有的人和事兒都好奇,而且慢慢可以表達自己想法自己脾氣的狀態,她們班的小男孩兒小女孩兒,大多在我們家長接送孩子的時候,都願意主動和我們打打招呼,而不是羞澀地躲開去,我覺得這是個自信的表現,嗯,挺好,挺珍貴。

自信這件事兒,我有特別強烈的自身體會。因為我自己從小就自卑,說不好這種自卑感從何而來。有可能是沒怎麼得過全年級第一,有可能是沒怎麼得到過表揚和鼓勵,有可能是各種遷移於是老是很費力地融進新同學圈子……我後來特意查了查:上世紀初期,奧地利有個心理學家叫阿德勒,他通過研究得出結論——人從幼兒時期起,由於無力、無能和無知,必須依附父母(或身邊成年人)和周圍世界,就會發生一定的自卑感。他還說啦,產生攻擊性不是由於感到自我尊嚴,而是由於感到自卑所引起,是一種“過度補償”的表現。我現在想想,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無論是在生活當中的爭競心,還是社交媒體上一度願意逞口舌之快,按阿德勒怹老人家分析的來看,都是原始的自卑感作祟。

我閨女四歲生日的時候曾經問過我自卑是啥,我試著跟她解釋,自卑的意思,就是不那麼相信自己,還舉了自己這個最好的反面教材的例子跟她說,自卑這東西特別不好,因為自卑著自卑著,就能逮著點兒自己幹得還不賴的事兒,就難免自以為是了。

自卑和自負,應該是一母同胞,長得可能不大一樣,但基因完全一致。跟他們站在對立面兒的,應該就是他們最憎恨也最忌憚的,就是自信。按我跟我閨女聊天的話術說呢,就是相信自己。讓小孩子相信自己可不容易,因為他們天真爛漫,好奇心重的同時自己的力量相對弱小,所以容易在羨慕崇拜大人的同時多少產生點兒自卑心理,不用擔心,我問過專家,人說這是正常的成長心態,只要引導得好就能很快甩脫。

大家喜聞樂見的虛擬世界裡,也有類似的例子:喏,《灌籃高手》裡陵南高中後來歸隊的福田吉兆,大約就是個自卑感極重的傢伙,被田岡茂一教練經年累月地怒斥,以動手打教練的方式作為回擊,險些結束了自己的球員生涯,再次出現在故事裡時,想在街球場約櫻木單挑都要讓小朋友去約;迴歸陵南後每打出一次好球贏得滿堂彩的時候,唯一能說的話就是“再鼓勵我吧……”——籃球場是個歸宿,也是年輕人福田唯一能收穫自信的地方。


在大洋彼岸的奧蘭多ESPN體育中心,同樣有一群熱愛籃球的孩子們,在Jr. NBA全球冠軍賽上,收穫勝利,收穫友誼,收穫信心,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能夠代表中國參加這次大賽,兩支男女球隊已然非常了不起。NBA中國營運長錢軍此前在接受採訪時介紹,教育部與Jr. NBA合作五年以來,全國校園籃球賽影響力不斷擴大,今年已有31個省份合計4000所學校參與;從2018年開始,專家委員會在參與賽事的球員裡選擇男女各10人,組成“中國校園籃球戰隊”,赴美參加Jr. NBA全球冠軍賽,與來自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戰隊同場競技,今年已是中國隊第二次參賽——能從中脫穎而出的球員,當然都是佼佼者。在奧蘭多,小朋友們在場上奔襲攻守,閃躲騰挪,專注投入的狀態就像職業球員一樣,讓場邊的同齡人和家長們看得異常投入,也羨慕不已。

湖人後衛丹尼·格林(左)和魔術前鋒阿隆·戈登(中)也作為嘉賓親臨現場。


觀眾席上,還坐著三屆NBA冠軍得主、Jr. NBA全球冠軍賽大使德懷恩·韋德,猶他爵士隊後衛、2019年NBA體育道德風尚獎和NBA 2019年特曼·史托克斯年度最佳隊友獎得主邁克·康利,2018年WNBA最有價值球員、WNBA總冠軍隊員布里安娜·斯圖爾特,新奧爾良鵜鶘籃球運營及球隊發展副總裁、前WNBA全明星斯溫·卡什和達拉斯獨行俠隊主教練裡克·卡萊爾……NBA全明星週末也不外如是。從開幕式到比賽間隙再到場外活動,小球員都有機會向全世界最優秀的男女職業運動員和教練討教。韋德還向中國小球員傳授了比賽時保持專注的祕訣:“時刻關注著球場上發生的,忘記比賽以外的所有事情。”


不光觀賽水準高,比賽水平也確實不賴。決賽分為美國組和國際組,來自全世界8大賽區的8支球隊,與8支美國本土球隊競逐冠軍榮譽。儘管中國男女隊都遺憾地沒能殺進國際組決賽,但表現出的敢打敢拼精神品質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男隊由於是從各個地方選拔組隊,以前並沒有一起打過比賽,球隊配合有些生疏,比賽過程一波三折。但經過調整,他們一場比一場表現出色,淘汰賽對陣歐洲&中東聯隊,他們首節曾有五分鐘未能得分,但在第二節通過頻頻突破實現了反超,並一直保持著領先優勢,直到終場前一分鐘還領先著6分。但接下來他們只靠罰球得到1分,而對手則連續命中3個三分球,不可思議地完成驚天逆轉。被絕殺雖然難以接受,但同樣是珍貴的成長經歷。


女隊同樣是場場硬仗,但他們頂住壓力穩紮穩打,屢次從落後再絕地反擊完成逆轉,向所有人展示出她們的堅韌。比如對陣非洲隊,對手的全場緊逼戰術讓幾位女孩子很不適應,整個上半場僅得9分,最多落後達13分;但下半場她們調整了戰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包夾和緊逼完全打亂了對手的進攻節奏,單節打出12比1的高潮,分差一度被縮小到2分。只可惜最後一節由於體力透支,還是遺憾地輸掉了比賽。比賽場面之精彩,語言已經不能涵蓋全部,大家可以自行搜尋之,看個究竟。


更難得的是,Jr. NBA全球冠軍賽期間,參賽球員們還參加了一系列素質教育培訓課程、NBA Cares社群公益活動等促進文化交流和成長的活動:他們一起比賽,一起“工作”,一起遊戲,用籃球這個共同語言,結識了許多新朋友;他們學會了如何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做好賽前準備,如何給自己減壓;他們用實際行動感受到了NBA關懷活動的重要意義,明白了任何人都要勇於承擔社會責任。這也讓我想起了中國男女隊出征奧蘭多前,主辦方特意拉來了小托馬斯來擔任明星教練,我知道小托馬斯訓練極為刻苦,現場提問時就問他小朋友們在籃球訓練當中最需要的是什麼,滿想著他會說刻苦啊投入啊拼搏啊之類blahblah,但小托馬斯脫口而出:“Responsibility(責任感)”,我們聽懂的很多人都多少有點兒小意外。隨後小托馬斯解釋道,“籃球運動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每個人都要全心全意為團隊付出,一個人打好了並沒有用,要時時處處為隊友著想,努力成為一個優秀的團隊球員是非常重要的。”翻譯之後,在場的家長們頻頻點頭,看來是說到心坎兒裡了。我相信通過這次難得的旅程,“中國校園籃球戰隊”提升的不僅是球技,還增長了見識,增強了信心,這同樣是金錢買不來的寶貴財富。


說完了人家孩子,還得說回到我自個兒閨女身上。我覺得她的自信多少來自於淨跟我和她媽去跑步,從追跑打鬧到參加跑步比賽獲得紀念獎牌,她明白了跟小朋友們顯擺的獎牌得靠自己的努力來換,爸爸媽媽不可能什麼事兒都幫她完成。摔個跟頭,磕碰一下兒,也沒那麼嬌氣哭啼啼,基本就是站起來撣撣拍拍接著玩兒了。幼兒園上了兩年半,各種運動沒少摻合,試吧試吧的,都不牴觸,特別是寶寶班升小班頭一個月練拍球兒,對她的吸引力特別大。我猜可能是她把問題想簡單了,試了好幾次不大成功多少有些灰心,還鬧了小情緒。我各種激勵都不大靈,至於拿自己小時候笨到一年級才學會了跳繩兒的事兒教育差點兒起了反作用,讓她疑心有我這樣兒的爹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拍球兒了。

後來還多虧了我的好朋友、解說嘉賓李克和他愛人張夢娜這兩位前職業球員。有一回給我們臺錄東西順便帶孩子玩兒,倆人一聽拍球不大行說交給我們試試吧,鼓勵示範比較加練,特別有感覺,眼瞅著孩子就高興起來了練起來了,也就不到二十分鐘吧,我閨女就能連著拍十五下球了,她自個兒到現在都特美,看著我給她錄的視訊都能樂出來。略微美中不足的呢,是現在她的各位好朋友們還沒法跟她組個籃球隊,於是她還得再當一段Jr. NBA的觀眾,哈哈。

我還特意讓她看了會兒今年Jr. NBA全球冠軍賽的開場找找感覺,牆上有四個單詞起碼她是記住了:Teamwork(團隊)、Respect(尊重)、Determination(決心)、Community(關愛)——看看大哥哥大姐姐們打球,順便想象一下兒自己未來“特厲害”的樣兒。從籃球場上到螢幕前,從球員到觀眾,Jr. NBA的精神影響著越來越多年輕人,讓他們的未來人生有籃球快樂相伴。

比賽沒贏,無緣冠軍,還會那麼開心嗎?讓我們聽聽Jr. NBA全球冠軍賽大使韋德是如何向小球員傳道的吧——

“德懷恩·韋德先生,你得到的那些總冠軍裡,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個?”

“我從9歲開始打籃球,打了16個賽季的NBA,只拿到了3個總冠軍。換句話說,我面對過的失敗比成功多得多。而且我從失敗的比賽中學到的東西,也比勝利的比賽要多得多。這就是我如何能夠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原因,所以你問我哪個總冠軍印象最深刻的話,那些沒拿到的總冠軍,令我印象最深刻。”

沒錯,就是這樣。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