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歲創業,3年後獲億元投資,一位外科醫生創業背後的自我學習之路

2019-08-31 07:19:33



今天是中國醫師節,祝所有醫務工作者節日快樂!中歐有很多來自醫療健康行業的校友,他們出於自我提高或職業轉型的需要而就讀中歐。優仕美地醫療創始人宋科瑛(中歐EMBA2018)便是其中之一。他是一位具有近20年專業經驗的外科醫生,在44歲這年創立了國內首家獨立運作的日間手術中心。經歷了近3年的成長,今年初,優仕美地醫療完成了億元級B輪融資。在創業的間隙,他到中歐就讀EMBA,自認為收穫頗豐。回顧自己的經歷,他說:“每個人的一生都是不一樣的。只有不斷學習,才能不斷進步。”



“醫生的尊嚴不見了”


2001年,宋科瑛從山東大學齊魯醫學院博士畢業。隨後,又完成了復旦大學醫學院附屬腫瘤醫院和美國紐約西奈山醫院2個博士後。


2005年,宋科瑛留美歸來。意外地,他感受到了一種不適應和巨大的心理落差。


彼時,國內醫患矛盾頻發,病人對醫生並不信任,他們經常會想,醫生是不是騙我去做不必要的檢查和手術?”而醫生也開始有意識地避免跟病人之間產生糾紛,因為“執業環境和醫患氛圍都變了”。在這種環境下,“醫生越來越不被尊重,工作量越來越高。


“醫生的尊嚴不見了”,宋科瑛說:“作為醫生,我很認真地對待每一位病人,但他們對我的信任在哪裡?


作為“開刀狂人”,他回國後的三年都在沒日沒夜的開刀中度過。“在臨床技能上,我有足夠多的經驗,但醫患之間的不信任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他的心頭。他相信,醫療服務離不開信任。沒有信任,醫療服務便很難有效開展。


在長期的思考中,他萌發了創業的念頭,希望通過創業找到解決這個問題的途徑。


“逼著自己去社交”


宋科瑛深知,要想創業,光有技術積累是不夠的。如何組建和管理團隊、控制風險、分配資金等,都需要學習。自己過於內向的性格,也有必要做出改變。


“創始人的性格對初創企業的發展有深遠影響。‘船’往哪裡開,以什麼‘速度’航行,都和創始人的性格息息相關。”宋科瑛說。為了改變性格,他在週末“強迫”自己去參加一些俱樂部活動。



俱樂部參與者來自不同領域,從投資者到企業高管,因為身份背景不同,大家彼此之間沒有太多戒備心,相處很輕鬆。但最初參加時,宋科瑛回憶自己太過“木訥”,“就像一根電線杆子似的,不知道做什麼,聊天不超過三五句就開始叨嘮開刀手術”。


“真的是逼著自己去參加”,宋科瑛坦言自己根本不喜歡也不享受那種過程,但通過刻意的“學習”,自己變成了現在的外向性格。“我很幸運”,他說。


回過頭看,缺乏同理心、惜字如金,是很多醫生的性格特點。對醫療服務企業來說,沒有了通過溝通搭建信任橋樑這個過程,很難提供完善的服務。


除此之外,宋科瑛認為這些社交也幫他打開了視野。俱樂部中不乏一些想去創業的朋友,“當這些點子冒出來時,朋友們會坐在一起頭腦風暴,去分析創業專案的可行性”,他說,“我就在這種環境下不斷地學習”。


謀定而後動


外科醫生的理智和謹慎是一種職業習慣,宋科瑛說凡事要“謀定而後動”。有創業念頭之後的數年間,他用“曲線救國”的方式默默準備著。


去和睦家工作是這個“學習計劃”中的一環。宋科瑛希望藉此機會向頂尖的私立醫療機構系統學習,去它的一線工作,徹底弄明白其運作規律。


和睦家的手術量和手術難度相對宋科瑛之前工作過的公立醫院來說要小很多,但在這裡可以接觸到高階私立醫療的管理體系,以及構建病患信任關係的方法。宋科瑛認為,這是醫療創業者的必修課。


他舉例說,“在和睦家,大家都會有一種‘把病人當家人’的思維。如果病人不具備醫學常識,大家就會幫他做出最佳的選擇。”而在很多公立醫院,醫生為了避免惹麻煩,會讓患者自己做決定。



“有時去治療,總是去幫助,常常去安慰”。宋科瑛相信,在醫療服務領域,良好的溝通服務是立身根本,如果一個醫務工作者還在糾結醫療究竟是不是服務,追求惜字如金、沉默是金的處世哲學,那他可能並不適合醫療行業。在和睦家工作的6年裡,宋科瑛一直對自己進行諸如此類的警示。


“對外科醫生而言,轉變服務心態是一道難關。創業路上有很多辛酸苦辣,但大部分時候都是在和自己多年外科醫生經歷養成的自尊和傲慢作鬥爭”,宋科瑛坦言,“這種磨練,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動刀子”的事業


經歷了公立醫院與和睦傢俬立醫院的修煉,對比了美國和本土的醫療商業模式,宋科瑛將眼光投入到了“動刀子”的事業上——建立獨立運作的日間手術中心。


日間手術,即在1-2個工作日內,完成患者從就診、住院、手術、術後短暫觀察、恢復和出院的整個過程,有的患者甚至無需過夜,當天即可出院。美國的日間手術中心已經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專業領域,全美的日間手術中心數量現在已近 8000家,且每年有400到500家的增長,絕大多數日間手術中心由外科醫生創立。可在中國,除了公立醫院有日間手術外,在社會辦醫領域裡,這一數字是0。


為什麼沒有中國的醫生去做這樣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呢?宋科瑛認為,中國的醫生往往只是 MD(醫學博士),但很多美國醫生還是MBA(工商管理碩士)或者MHA(醫院管理碩士)。


同時,美國具有非常成熟的全科轉診體系、獨立影像中心、獨立檢驗中心,醫生能實現非常靈活的流動性——可以有自己的日間手術中心,也可以在醫院裡工作。但在國內,高階的資源實際上都在公立醫院,目前為止也沒有建成非常成熟的全科體系。


好的訊號是,從2005年開始,國內的第三方獨立檢驗開始嶄露頭角,目前獨立的影像中心也初露鋒芒。這種情況下,做獨立的日間手術中心也就具備了發展空間。



作為商業專案,宋科瑛並沒有拘泥於形式。他結合中國本土的實際情況,借鑑了美國另外一種商業模式—— Mini Hospital(微型醫院),並將其套入日間手術中心中。


美國的微型醫院與國內綜合門診部以上級別的設定類似,它能夠涵蓋更多科室,生態體系也更完善,“在老百姓還沒有認識到日間手術的好處時,我們給社群提供優質的醫療服務,這樣能保證機構首先活下來”。


做這樣一個大型醫療機構必然是重資本投入。2016年優仕美地落地上海時,宋科瑛已步入44歲的成熟年齡。而做這件事,宋科瑛投入了前半生的全部積蓄,充滿了all in的勁頭。


2017年,優仕美地拿下第一輪千萬級融資。之所以順利融資,宋科瑛認為,一方面是專案本身的價值,另外投資人也看重自己不留後路的創業精神。2019年1月,優仕美地拿下億元級B輪融資。外人看來這一切有些太過順利。但經營這門新生意,優仕美地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是首席學習官”


優仕美地的目標是重建醫生和病人之間的信任。所以,除了國際化標準的醫療服務理念,先進的醫療診斷裝置,高標準的手術環境,宋科瑛認為更重要的是營造溫馨體貼的氛圍,“病人得到更貼心的關愛,醫生和病人之間有更多的溝通”。


做日間手術中心這樣國內尚無先例的專案,團隊管理、商業模式、運營決策等等都是不斷的挑戰。宋科瑛認為自己需要加強學習,去做一些創新、變革、攪局乃至顛覆的事情,為更多醫生走入社會辦醫的“大時代”領航,給中國醫療服務帶來更多的活力。


在過程中,他慢慢發現,既往的認知根本無法達到創業的要求,原來的觀念也和新領域產生了衝突。同時,由於財務觀念和人力資源管理觀念淡薄,自己經歷了不少挫折,這讓他內心升起回爐再造的渴望。


“儘管對企業管理已經有了懵懂的認知,我需要更系統地學習這些知識”。於是,在創立優仕美地不久後,宋科瑛報考了中歐國際工商學院EMBA。他說:“我希望系統性學習企業管理的知識,尋求更多志同道合的良師益友,這是我選擇中歐的主要原因。



就讀中歐後,通過聆聽教授們深入的知識講解,與優秀的同學們分享人生經歷,宋科瑛更加深刻地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一年多的學業過去,他感到充實、緊張而又收穫滿滿。在中歐學習到的很多知識,已被他運用到日常工作中,自認為非常受益。


“我會持續不斷地學習,不斷地提高自我”,宋科瑛並沒有停止學習的腳步。雖然身為優仕美地創始人,他給自己的職責定位卻是“CLO(Chief Learning Officer,首席學習官)”,做一名“常懷空杯心態的學生”。


3年來,優仕美地穩健發展並快速增長,受到越來越多患者的信任。談及未來,宋科瑛說:“‘匯天下優仕、創醫療美地’,這是我們不變的願景。希望優仕美地能讓醫生和病人之間建立起信任的紐帶,病人相信醫生,將其作為生命所託;醫生相信病人,竭盡所能去幫助病人。



編輯 | 嶽頂軍

本文根據丁香園(ID:dingxiangwang)文章《外科創業三年獲億元投資,創始人背後的十年》補充採訪後改寫


推薦閱讀

讓200萬人擁有“最美證件照”,天真藍爆紅背後的故事

誰說CFO都是理性派?他更相信內心感覺的力量

他在創業四連敗後再出發,竟然將企業做到美股上市

將一枚喜餅做到年銷售5億元后,他卻決定做家“慢公司”……

風投女王徐新和她背後的硝煙戰場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