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五年時間,為留守兒童開啟一個“故事盒子”

2019-08-31 07:19:32



劉新宇(中歐EMBA2018)曾任《中國新聞週刊》副總編輯。某次,兒子請求他錄故事給自己聽,這給了他一個做公益的靈感。2013年4月,劉新宇聯合騰訊公益發出了“為留守兒童錄故事,陪伴他們上學”的倡議。一個月以後,公益產品“故事盒子”成形了。幾年來,從“故事盒子”到“敘事”專案,再到“小雨點廣播”、《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他的“上學路上”公益專案幫助不少留守兒童走出了心靈困境,更讓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問題獲得了廣泛的社會關注。


“留守兒童就在我們身邊”


“保姆、保安、快遞小哥、送餐小哥,可能都曾是留守兒童。因為城市的虹吸效應,農村父母進城打工,他們的子女就被迫留守了。這些孩子在初中畢業後,大約只有20%上高中,其餘人選擇上技校或進城打工。每個人都與快速城鎮化的代價共生共舞。對留守兒童的幫助,可以說跟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劉新宇說。


2015年,劉新宇的團隊釋出了一份《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他們發現中國約有1000萬孩子一整年見不到父母,其中還有260多萬是一年連一個電話都接不到的。2017年做調查時,問卷中有一道題:最近一個月內,你的父親或母親是否去世?結果有10%的孩子填了“是”,明顯高於自然死亡率好幾個量級。後來團隊發現,其中絕大部分“是”是假的。


劉新宇認為,留守兒童的父母之所以“被死亡”,是因為心理學上的補償效應。他們對父母有一些怨恨,通過這樣的方式表達出來,實際上是一種自我保護。


“留守造成的心理問題會成為一種社會基因,而且有代際傳遞性。如果一個孩子從父母那裡沒有得到指導和示範,他是不會知道怎麼對待自己的孩子的。這要經過漫長又艱難的補課才能扭轉,就像基因裡一個片段寫錯就會傳下去一樣,不會輕易消除。



因此,社會相關機構必須儘早進行積極干預,等孩子進入青春期之後就很難進行了。劉新宇團隊目前正在探索,希望在義務教育開始前就進行這方面的干預。


對於孩子來講,0到3歲時與父母的分離會造成終身傷害。在這個時期,父母是孩子的整個世界,父母離開就相當於失去了與世界接觸的橋樑,孩子會把自己與外界溝通的大門也關起來。


按照家庭情況,劉新宇將兒童分成4類:一類是正常的,父母都在家;一類是母親不在,父親在;一類是父親不在,母親在;還有一類是父母都出去了。然而,心理狀態最差的孩子並非第四類,而是母親不在、父親在家的。此外,在同樣的家庭情況、同樣的年齡段前提下,女孩的心理狀態會比男孩差;學習不太好的孩子,因為缺乏正向激勵,會比學習好的孩子心理狀態差。


還有一個發現是,如果學校完全不留作業,孩子的心理狀態最差。這是因為孩子們不學習,生活就沒有目標了。當然,如果留的作業特別多,心理狀態也不好。根據統計,最合適的作業量大概是每天一小時。


深入瞭解孩子們的狀態,能為解決留守兒童問題提供很多新思路。“比如在留作業這件事上,如果學校能卡住一小時這個臨界點,就可能提升留守兒童整體的心理狀態。”劉新宇說。


“讓孩子找到價值感,

心理狀態就不會太差”


劉新宇發起“上學路上”這個公益專案的初衷,是通過講故事的形式,對留守兒童進行潛移默化的心理干預,用滴灌式的方法改善他們的心理狀態。而故事的選取有4層濾網:第一層是安全,這是最基本的;第二層是心理,即適合留守兒童的心理干預的故事;第三層是文學,要符合兒童文學的創作規律和評價標準;第四層是年齡,目前是按照兩歲一個階段來劃分,主要集中在小學到初中的義務教育階段。


團隊將留守兒童常見的心理問題進行分類,並加註標籤,曾經設定了100多個標籤。每個標籤意味著一種心理現象,如果要通過故事進行紓解,每個標籤需要講大概7個故事,這樣算下來,總量就比較大了。此外,一些心理問題能挑選的現成故事比較多,比如友情;另一些就不那麼多了,需要團隊去創作,這帶來的難度曾讓團隊陷入瓶頸狀態。


峰迴路轉是在做2017年度留守兒童心理狀況白皮書時。當時團隊發現,“核心自我評價能力”的問題引發了70%的心理異常,也就是說,如果孩子對自己某方面的能力有自信,其心理狀態就會提升。


“於是我們就想,不用設定那麼多標籤,主要針對自我價值感這一個標籤,挑選自尊、自信的主題,集中選取一批故事先解決。


2016年度法治人物


留守兒童一個很大的心理問題,就是對自我價值認同度低,不知道自己值不值得被愛,甚至懷疑自己配不配活著。因為每個人自信自尊的基石,很大程度上是靠父母建立的。“上學路上”就是通過各種方法,幫孩子夯實這個基石,讓他們找到自信。


在河南洛陽附近的一個村莊裡,團隊組織過一次夏令營,從兩個孩子身上得到了啟發。其中一個孩子父母雙亡,跟著爺爺奶奶生活,比較貧困;另一個孩子的父母多年沒回家。按常理,這兩個孩子的心理狀態不會太好,但調查問卷和麵訪都顯示他們心理狀態還不錯。


經過反覆詢問,團隊發現其中一個孩子特別喜歡打乒乓球,是學校裡打得最好的,而唯一能跟他對打的,就是另外一個孩子。這給團隊提供了思路:讓孩子建立自信的方式有很多種,學習好、表現好、乒乓球打得好、字寫得漂亮、唱歌好、跑得快都可以。只要一樣東西能讓孩子找到價值感,其心理狀態就不會太差。


“我們現在正在嘗試,如何從‘故事盒子’拓展邊界,用一些有效的方式幫助孩子們發現自己的長處。這種正向激勵不是那種‘你很棒’的空口號,而是有事實基礎的,只是他自己可能沒意識到。


“敘事療法給孩子

建立一個心理安全島”


讓孩子找到自己閃光點的方法有很多,劉新宇團隊正在探索的是“敘事療法”,也跟講故事有關,具體主要有兩種型別。


一個型別是“英雄書”。這種方式最初是南非用來對艾滋孤兒進行心理輔導的,就是讓孩子每週畫一幅自己的“英雄事蹟”,比如主動幫助打掃教室。到學期末,老師會把這些畫裝訂好,成為“英雄書”,同學之間可以傳閱、加批註,之後還有分享會。


劉新宇認為,“英雄書”可以融入對留守兒童的美術教育中。因為農村小學最缺的就是音樂、美術老師,如果能做出一個結構化的、標準化的課件,再通過志願者或培訓當地老師的方式來完成,就能一舉兩得——既能畫畫,也能進行心理治療。


另一個型別是“敘事作文”。相比一般的課堂作文,“敘事作文”有一些限定,比如寫的事情必須跟父母相關。“我們做得最多的一個題目就是《我太愛那件禮物了》,禮物必須是父母給的,這樣可以讓孩子確認與父母的愛。”在作文寫完之後,會有心理醫師或者作家進行點評和引導,並與同學分享。


這種方式有點像頓悟,靠自證來解決自己的心理問題。如果孩子能建立一個心理安全島,即便哪一天又捱罵了,或者父母又走了,他也不會懷疑父母是不是愛他。


“敘事作文”包括3節課,第一節是預熱,幫助孩子找到與父母相處的溫暖時刻或衝突時刻,寫衝突就是要解決衝突。老師一般會先講自己的故事,讓孩子產生同理心。第二節課是寫作,第三節課是分享。



最後一步是把作文發給孩子家長。家長會發現,自己不經意的一個舉動就能給孩子溫暖,而孩子從父母那兒得到回饋,會強化之前的心理建設。事實上不止留守兒童,在所有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都需要這樣的心理建設。


除了繪畫和作文,“敘事療法”還包括農村孩子擅長的種植物、養小動物。而“故事盒子”也有新的衍生品,叫“小雨點廣播”。


“每年畢業季我們都比較焦慮,因為又有一批孩子畢業,脫離我們的干預範圍了。後來我們去農村學校調查,發現再窮的學校都有喇叭,稍微改造一下就能成為一個線上廣播站。”劉新宇說。


於是誕生了“小雨點廣播”系統,類似一個雲端廣播站,解決了“故事盒子”的容量問題、更新問題。除了自己生產的心理故事外,目前還邀請了“博雅小學堂”“科學隊長”“少年商學院”等一批優秀的兒童廣播節目入駐,讓孩子們能夠聽到當下最好的兒童廣播。


劉新宇告訴記者,曾經有一個公益機構做了個“長腿叔叔信箱”。就是在學校擺一個信箱,讓孩子們寫小紙條傾訴。結果發現,70%的問題都差不多,主要是早戀、友情、家庭關係等。劉新宇就與這個公益機構合作,針對一些普遍性問題製作廣播節目。目前,“小雨點廣播”已經覆蓋了大約50萬個孩子。


“小小的發動機拉了輛特別大的車”


6年來,很多公益機構、政府相關部門都加入到留守兒童心理建設的行列中。在相關網路公益平臺上,對留守兒童進行心理幫扶的專案越來越多。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現在的留守兒童生活在一個網路發達的時代,他們在用非成人的心智面對光怪陸離的成人世界。在鄉村,監護人一般都是老人,不太熟悉網路,對於留守兒童來說,無異於獨自走在荒野裡。


“很多留守兒童的父母將手機作為禮物給孩子。這可能是一種補償心態。2014年、2015年,我們去甘肅隴南調查時,問孩子們想要什麼禮物,我當時想他們可能會要籃球、要運動鞋,結果很多想要手機、平板電腦。



可見,留守兒童的生活並不封閉,他們會在網上尋找自己感興趣的資訊。劉新宇認為,網路內容的分級管理、留守兒童的網癮問題等是目前應該關注的新課題。


“上學路上”的團隊目前只有8人,其中一個還是兼職,具體專案包括“故事盒子”“小雨點廣播”“敘事專案”“父母教育”和每年釋出的《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


“我們的團隊是‘一個蘿蔔兩個坑’,整體就像一臺小小的發動機,卻拉了輛特別大的車,這太讓我焦慮了。”劉新宇說。團隊經費40%來自線上募款,20%來自政府購買,剩下40%來自基金會和企業捐贈,而團隊的運營經費一般不會超過10%。


劉新宇現在最需要的是一個管理系統。目前相關資料和資料管理還處於用Excel表的狀態,耗費的精力很大。在社會捐贈方面,他希望能化整為零,把整個專案拆分開。他期待公益和慈善的門檻能進一步降低,讓更多人蔘與進來,最終聚沙成塔。



本文來自:《環球人物》第395期


推薦閱讀

瓜子二手車的祕密,就藏在這兩個關鍵點中

賣房創業的7年裡,他們憑什麼讓UCloud與阿里騰訊共舞?

越努力,越幸運:一位80後創業港青的“奇幻漂流”

不斷燒錢的瑞幸咖啡,經營模式可持續嗎?

11年服務超過1000萬農戶,他在村莊裡找到了一份“沒有終點的事業”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