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BIBF首日看點一覽!

2019-08-30 13:44:04

看,這些BIBF期間最忙的人!


商務君按:今天,第26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簡稱“BIBF”)正式啟幕!在這一國際國內出版界同仁互相溝通交流的盛會上,海外版權經理人無疑是最為亮眼的存在之一。商務君聚焦我國版權經理人隊伍的成長經歷和工作感悟,他們對於推進國內外優秀傳統文化的交流和傳播,做出了怎樣的努力?又有著怎樣的思考?



近年來,隨著我國對出版“走出去”工作越來越重視,海外版權經理人越來越到了發揮自身職業價值的好時候。


今天,第26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簡稱“BIBF”)盛大啟幕,各個出版社的版權經理忙得不亦樂乎。


極為巧合的是,商務君此次採訪到的版權經理人全都是女性從業者,文中描述的只是她們工作的一小部分,第507期《出版商務週報》刊登了她們的故事,以下是刪減版(以下按姓名首字母排序)。


讓優秀童書在世界舞臺綻放



陳曦


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簡稱“浙少社”)國際事業部主任陳曦已在少兒出版業耕耘10餘年,但她真正涉足版貿工作,是從2015年參與浙少社收購澳大利亞新前沿出版社(簡稱“新前沿社”)開始的。從一名原創兒童文學編輯到一名極具實戰經驗的童書版權操盤手,陳曦始終在用行動探究一個重要問題:為什麼國內市場熱賣的原創兒童文學作品,拿到國際市場上之後,卻很難暢銷呢?而這個問題,也是國內童書版貿工作者共同的困擾。


“浙少”版貿,“走出去”到“走進去”


2015年,浙少社全資收購澳大利亞新前沿社,這成為國內專業少兒社海外併購第一案,在陳曦看來,這也是中國少兒出版版貿發展從“走出去”到“走進去”的一個縮影。陳曦所在的國際事業部負責全社的版貿工作,並全面對接本社海外公司的管理,推進國際同步出版業務。從早期單純的圖書版權輸出和引進,到後來的資本“走出去”;從收購澳大利亞新前沿社,到兩年後順利完成收購工作,浙少社逐漸建立起一套出版業務互通、國際化經營管理的模式。其後,浙少社又於2017年在英國倫敦成立了新前沿出版社(歐洲)公司。如此,在大洋洲和歐洲建立起出版平臺,走進當地市場。


發揮優勢,扮演好“文化溝通者”


真正走進某國圖書市場是一個長期細活,近幾年,浙少社國際事業部找到一些辦法,選題策劃、營銷環節都要適應海外市場對內容和形式的要求。陳曦以浙少社向各國出版社推介的繪本《阿詩有塊大花布》為例,其鮮明的中國特色正是國外出版商和讀者喜歡的原因。浙少社先將這本書做成英文版,向澳大利亞、紐西蘭、英國等國推出,很快就有希臘、法國、韓國等國家的出版社來購買圖書版權。今年BIBF期間,浙少社舉辦了原創圖書《五千年良渚王國》國際版權推介活動,陳曦和團隊希望趁良渚古城遺址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熱點,讓更多的國際出版商看到這套考古學家專門為孩子們撰寫的介紹良渚王國的圖書。


多年來,陳曦始終向著她心中合格的版權經理人標準邁進——成為一名好的“文化溝通者”。


版權經理其實並“不正宗”



蓋君芳


2015年,蓋君芳入職浙江大學出版社(簡稱“浙大社”)從事版權貿易工作。可以說,她進入行業的時間與契機,從某種程度上反映了浙大社對於版貿工作轉型發展的探索。


一家重視國際化的出版社


浙大社歷來重視國際化工作,2007年即成立了專門的版權貿易部,2016年,浙大社國際合作與發展聯絡部更名為國際合作與聯絡中心,2018年,國際出版板塊與原外語與國際文化編輯室合併,成立國際文化出版中心。蓋君芳所在的國際合作與聯絡中心實際上包括版權貿易和海外營銷兩大業務板塊。同時,浙大社啟動海外佈局,分別成立了義大利分社和俄羅斯聯合編輯室,國際合作與聯絡中心也會對海外機構的相關工作進行專項管理。


一群“不正宗”的版權經理人


蓋君芳認為,他們是“不正宗”的版權經理人,因為在當下,版權經理人所要做的不僅是版權貿易本身。隨著國際市場對中國文化的關注度日益增加,以及中國文化“走出去”要求與“一帶一路”倡議指導,版權輸出工作所佔的比重越來越大,版權經理人的工作重點集中在國際交流聯絡、國際合作平臺建設乃至國際化佈局工作,參與的各類文化活動日益頻繁。


浙大社的科技出版國際化工作經歷了“引進-借鑑-原創-‘走出去’”的過程,現在還開始思考如何瞄準世界一流科技出版,建立一流的國際合作平臺。科技方向的版權經理人需要同時對接和參與期刊國際化建設專案,通過書刊協同機制打破產品形態限制,明確不論是期刊論文還是學術著作均作為知識門戶的入口,最終通過出版服務於學術。此外,參與建設科技出版學術服務中心,與國際出版機構合作,提供面向作者、編輯、審稿人“三位一體”的期刊出版與學術服務,包括科技出版物查重、論文寫作、翻譯潤色、會議培訓等科技出版服務,延伸科技出版產業鏈。


把握一切機會“講好中國故事”


版權經理人還需要參與出版社的國際化佈局相關工作。“國際化”是浙大社的三大戰略之一,並於2018年全面啟動海外佈局工作。目前,浙大社已與Giunti、DeAgostin、Cafoscarina出版社、佛羅倫薩大學出版社等10餘家當地出版社,與包括義大利特倫託大學衛匡國研究中心在內的研究機構保持聯絡;通過書展、文化日等活動與當地政府文化部們及媒體互動;圖書出版、培訓、展覽、文旅專案與社內各業務部門互動;今年5月還在義大利都靈國際書展上組織承辦了中國圖書展區。版權經理人要針對不同的國家採取不同的“走出去”策略,對海外市場進行調研,同海外出版社、文化教育機構及漢學家緊密聯絡,探索如何用一種西方人更容易接受的方式來講述中國故事。


但蓋君芳也表示,目前出版業沒有針對國際合作(版權)崗位的職業晉升體系,人員流動性較大,培養機制很難建立。期待今後行業可以針對版權從業人員,建立專門的人才培養和晉升體系。

 

版權經理是國際書展上最亮的身影



高雅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簡稱“人大社”)版權經理人高雅從事版權貿易工作已有5年,雖然時間不算長,但她深刻感受到國家對出版“走出去”工作日益重視。


提升職業素養,高質量推動出版“走出去”


版權輸出工作對版權經理的要求很高。版權經理必須具備優秀的外語溝通能力,還需要具備出版和版權專業知識,瞭解自己的產品優勢,敏銳感知海外市場需求。既要開朗外向,面對第一次接觸的外方出版社勇於破冰;又要維護好老客戶;還要能靜下心,申專案,寫報告,做課題,審稿件。此外,還要關注國際形勢和國家的最新政策,瞭解當地的風土人情、社會風尚,以及當地市場對中國文化的接受程度。版權經理是一個閃閃發光的職業,從事的是跨文化交流工作,是連線國內外圖書出版的橋樑,能將更多優秀的中國圖書介紹到海外市場,以文明互鑑成就“民心相通”。


走進BIBF,共建“一帶一路”交流平臺


今年BIBF期間,人大社有8場新書釋出會、簽約儀式等活動,如與麥格勞·希爾教育出版集團共同舉辦《對話中國》《101個漢字裡的中國》英文版新書首發儀式暨“對話中國”系列合作備忘錄簽約儀式等。而在“一帶一路”共建國家出版合作體成果釋出會上,我們邀請了波蘭、烏克蘭和吉爾吉斯斯坦的出版社舉辦新書釋出和簽約儀式,同時將為新加入“一帶一路”共建國家出版合作體的成員單位——吉爾吉斯斯坦阿克斯出版社授牌。截至目前,包括中國、美國、印度、蒙古、埃及、黎巴嫩、波蘭、尼泊爾、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伊朗在內的56個國家和地區,共計310多家出版商、學術機構和專業團體積極加入出版聯盟。


數量轉向質量,把握“走出去”的最大亮點


出版“走出去”的側重點正由原來的“量”向“質”轉變,越來越重視海外影響力,獲得過哪些海外獎項,進入到何種榜單,是否在專業期刊上有書評,還將主流媒體報道、海外銷量、論文引用量等列入評判標準。由以前重視歐美和港臺地區的圖書市場,近幾年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圖書市場轉變。合作模式上,除了傳統的版權輸出外,還有合作出版,中外雙方共同策劃選題,直接收購或者建立海外公司、編輯部,聘用當地人員策劃圖書等方式。中國出版在國際合作以及“走出去”方面的最大亮點是國家層面的高度重視。正是因為有了“走出去”的頂層設計和大力扶持,才使得出版單位有了方向,沒有了後顧之憂,敢於大刀闊斧地“走出去”。

 

專業性是“引進來”的關鍵



黃昱寧


上海譯文出版社(簡稱“譯文社”)副總編輯黃昱寧已經做了22年外國文學編輯。從一個普通編輯到如今的副總編輯,見證了中國“引進來”多年的鉅變。


機遇和挑戰都在變多


問及從業之初至今的職業變化,黃昱寧說,圖書編輯過去一心看稿的日子早已不在。如今,圖書編輯的任務更加多元,工作要求也更加全面。隨著時代的發展,引進版圖書的市場規模逐漸擴大,品種的細分程度也在提高。這給引進圖書帶來了更多機會。但與此同時,競爭對手的增多、通訊的便捷,也對外國文學編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黃昱寧表示,現在,早已不是過去那種等著版權來的時候了,而是“搶”版權的時代。激烈的競爭使得一些破壞行業生態的事情時有發生。


專業是做事的標準


雖然面臨著一些挑戰,但黃昱寧對引進版圖書的市場仍然持樂觀態度。她覺得,總體上而言,整個市場是在進步的,除了規模上的擴大,更可喜的是專業性的提升。隨著引進版圖書市場的擴大,從業人員數量較從前多了不少,專業素養也提高了許多。黃昱寧喜歡用專業來衡量一件事情是否真正做到位。她將多年來譯文社在引進版圖書市場的成功,也歸因為專業性。譯文社有不少精通世界主要語種的資深編輯,與其長期合作的譯作者也多為在外語和漢語方面以及專業知識方面有造詣的專家學者。社內擁有專業的版權以及法務部門,長期與國外的專業版權代理公司保持合作。黃昱寧表示,這種綜合性優勢是許多沒有版權引進經驗的出版機構一時之間難以掌握的。因為版權引進的過程從來不是依賴於某個“個別因素”,而是非常專業的隊伍,出版機構若想順利地開展引進版圖書工作,體系的建立與完善是關鍵。


對於譯文社而言,在完善體系的基礎上,成功引進版權是一件“東方不亮西方亮”的事。黃昱寧表示,這需要長期耕耘,和不計眼前得失的眼界。比起被動地追逐熱點,這種模式更加健康,並且有路可循。


版權經理人的使命是溝通



夏俠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簡稱“社科社”)國際合作與出版部副主任,於2009年開始從事版權貿易工作,隨著國際出版交流的不斷加深,她作為版權經理人,除去負責版權貿易的相關工作,還承擔起了學術國際專案策劃者、管理者和推廣者的任務。在今年BIBF期間社科社大量的版權交流活動中,夏俠作為版權經理人,無疑是最忙碌的人之一。


走過10年,從版貿中間人到國際交流使者


夏俠說:“我認為一個專業的版權經理人,應該做好幾方的溝通工作,及時將相關資訊傳達到目的方。簽訂版權協議並不是版權經理工作的最終目的,他的目標應該是通過自身努力,讓圖書能在海外出版、銷售、傳播。”版權經理人需要搭建中方編輯與外方編輯、中文作者與譯者、國內出版社與國外出版機構之間的橋樑和紐帶,與其說他們是單一的版權貿易中間人,不如說是推動國際學術交流的使者,利用自己的語言優勢,與國內外翻譯家、漢學家建立聯絡,熟悉和掌握國內外重要的學術社團、國際學術會議工作,通過第一時間獲取國際學術新動向、國際出版新動態,敏銳洞察學術前沿,準確把握國家文化推廣新方向。


著力“走出去”,新時代版權經理人的思考


近年來,國家更加重視出版“走出去”工作的落地效果。對於海外推廣宣傳的要求越來越高。如何更好地“走出去”,是包括夏俠在內的版權經理人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夏俠認為,在策劃“走出去”專案之前,要從眾多的國外出版商中甄別出與自身出版方向、出版理念相契合的合作伙伴。圖書內容要針對國際圖書市場、海外讀者進行改寫,翻譯儘量準確、地道。而在宣傳“走出去”專案方面,出版機構可以利用愈加豐富的推廣形式,如書展、學術年會等,邀請中外學者就相關研究領域開展對話交流。為保持作品長銷,除了結識各國出版人、版權經理,維繫好合作關係外,夏俠還建議在與海外出版機構合作時,注重品牌效應,以叢書或系列書的形式進行推廣。


見證“走出去”的質變升級



趙薇


譯林出版社(簡稱“譯林社”)對外合作部主任趙薇已經從事了22年版貿工作,今年BIBF期間譯林社的一些大專案讓她度過了一段忙碌且充實的光陰。


從業22載,做好外引內聯的橋樑


趙薇喜歡把自己的工作比作外引內聯的橋樑。她認為,版權經理人除了要敏銳捕捉最有價值的資訊,還要具備出色的溝通能力:“也許在業外人士眼中,版權工作者沒有編輯和發行人員那麼備受矚目,但無論是‘引進來’還是‘走出去’,版權經理人的作用都是重要且不容忽視的。”在引進版圖書方面,版權經理人的工作是圖書生產鏈條的第一環,如果沒有版權經理洽談優質版權,再優秀的編輯和營銷團隊也無法施展才能。而在輸出圖書方面,版權經理人的作用則更為突出。引進圖書往往是團隊共同努力的成果,但輸出圖書則更需要版權經理的個人貢獻。


見證變遷,出版“走出去”呈現兩大亮點


工作多年,趙薇見證了中國出版“走出去”的發展和變化:從重規模變為重質量,中國出版“走出去”呈現出兩大亮點。第一大亮點反映在輸出題材上。主題出版物的輸出在不斷加強,這對於傳播中國主流價值觀大有裨益。近年來,譯林社對外輸出了《中國盾構》《我的七爸周恩來》《馬克思主義法學理論在當代中國的新發展》等一大批主題出版物。英文、阿拉伯文、喬治亞文、塞爾維亞文、阿爾巴尼亞文、日文……輸出至世界各地的各語種主題圖書,使中國主流價值觀遍地開花。


第二大亮點反映在輸出國家的範圍上。趙薇認為,中國文學正在向廣泛的國家和地區,尤其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輸出。趙薇介紹,譯林社2017年輸出的44種版權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輸出達36種,佔總輸出量的80%;2018年輸出的49種版權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輸出達35種,佔總輸出量的70%。2017、2018兩年間,譯林社還新開闢了斯洛維尼亞、土耳其、馬來西亞、印度、印尼、新加坡和斯里蘭卡等10多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版權輸出市場。





以上文章均來自第507期《出版商務週報》:


《出版商務週報》單期購買看這裡



喜歡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打賞商務君喲!

文章已於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