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內密談700期 | 不用急慢慢走,大內仍是少年

2019-08-30 03:50:08

本文經“大內密談”授權轉發

未經原作者允許請勿轉載



想要深度採訪相徵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即使你是他的員工。就像之前大內辦公室的日常視訊裡無情揭露的那樣,有時下午三點才晃晃悠悠,端著一杯美式冰咖啡出現在辦公室。


等待他的是“明日推送的頭圖做了嗎?”“今晚小寒老師來錄音。”以及“這件T恤你穿和miya穿完全是兩個效果啊。”他只能用“馬上給”“傻X”等詞語作無力回擊,然後迅速上樓,不一會兒你就能聽到划水怪審聽節目的聲音,或者熟悉的呼嚕聲,或者——“葉菜子的外賣到了!”


這是我來大內前從未想過的場景,儘管相徵反覆無常的“古怪個性”,辦公室繁忙的節奏多多少少也能從節目裡聽到,但當這一切變成我的工作日常時,還真有些奇妙。當我清楚瞭解每期節目,每篇推送,每個產品,每次線下活動是怎樣誕生後,我又有了新的困惑。


以700期為節點,在此之前大內走過了怎樣的階段?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如果想解答這些疑惑,沒有比與相徵直接交談更簡單的方式了。


大內,仍是少年

  不用急慢慢走


Q:大內如果是一個人的話,他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相徵:嗯,一個赤子之心的少年吧。他也在成長,並非未經世事。絕大多數人會在這個過程中慢慢“成長”,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但還是有極少數人,保留著赤子之心。我自認我們還是有赤子之心的。


不用走得太快,但一定要專注於一件事情上,短時間之內,我也不想那麼快速的跨出去。


比如說我們不做明星通告,我覺得其他節目做這個(明星通告)非常合理,但關鍵問題是,你在這件事上能獲取什麼,你作為內容平臺方要展現什麼,你的選擇標準是什麼?


所以,我拒絕了所有通告類的邀約,哪怕對方是巨紅的大明星。因為大內不做這個,通告在我看來太不酷了,誰做都不酷,我就沒向流量低過頭。

Q:以700期節目為節點,今後大內節目的總方向是否會發生變化?


相徵:600期那會兒,我在內部開會時就跟大家說過,希望節目變得更極端一點,說好聽一點是極致,但想要達到這個目標,肯定需要一段時間來調整。


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大內的本質不會變。只是我需要做更多準備,包括找到合適的嘉賓。未來節目應該大致分為兩塊,第一塊偏專業性,我們要讓話題變得更窄,同時更深入;第二塊可能就比較泛,那我們要讓它變得更泛。

我理想中的好節目是不需要做準備的。不做準備往往只有兩種結果,第一種就是特別好,第二種是不太好。如果希望它好一點,可能需要更多的積累。

比如我們做“綜藝觀察家”那期節目,沒有做什麼準備,但結果還不錯,因為我們在這件事上真的有一些積累,音樂行業的積累、A&R;的經驗,包括嘉賓在各種綜藝節目上的廣泛涉獵。其實你在積累時並不會意識到“我在積累啊!”,真正好的積累就是這樣的。



 關於划水這件事

  你可以罵我 不可以罵大內


Q:在近期的節目中,經常可以看到聽眾的評論,認為你划水很嚴重,你自己怎麼來看待划水這件事?


相徵:我很認真地講 ,這與我對於這個節目的根源性和價值取向有關。


從最初到現在,我的態度是沒有變化的。我不覺得自己一定要有多少輸出,多少觀點 ,我可以有也可以沒有 。

 比如張楚那期節目,看上去我只是搭話 ,但實際上我花了很多心思,鋪墊了很多東西,相對有邏輯的去引導他們的談話脈絡,讓小寒和張楚可以更好地發揮,我覺得那樣的狀態是舒服的。

另一方面,我確實也很累,我不是永遠說不停的人。有些事我感興趣,但沒時間去了解,或者說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我不屑於“那樣”去了解 ,比如提前查查維基百科,但這樣有什麼意義呢?你查完了,甚至開著頁面開始聊 ,給人感覺你很懂,你博學,你牛逼,但聊完了,你不會記得,聽眾也不會記得。


裝逼要裝在明處,別裝在暗處  。

Q:你與大內的關係變了嗎?


相徵:我剛做唱片行業的時候,我的老師對我說過,我們做幕後的人要有幕後的操守 ,不要想著在臺前發光發亮,當你做出來的一個藝人或者一個明星,在臺上振臂一呼,臺底下千萬人為之吶喊,你站在側面看著這一切,那就是你的高光時刻。 


大內不能代表我,我也不能代表大內。


我完全是幕後的心態,你可以說相徵很無知,很屌絲,罵我的太多了, 這個我不會在意 。但你不能說大內 ,我每次跟人著急的時候,都是因為對方說大內如何如何,這個我受不了。


大內是一群包括我在內的主播,和一群包括我在內的工作團隊的合集,當然也要加上幾百萬的大密蜜們,這些都加在一起,才是大內密談。


我很感謝大密蜜們把我當根蔥,在各種場合見到都會很開心的叫一聲“相爺好!”,但我更願意做那個推著大內前進的人,我和miya和各位主播各位團隊成員一起,我們把大內往前推進。


這個事兒沒有參考,國外也沒有,模式完全不一樣,國內很多電臺都看著我們,我們負責探路,哪裡有坑,可以給同行做個警示,都挺好的。



 我最真實的一面都在節目裡

                                                   

Q:以前在節目裡經常聽到你說“牛逼”等口頭禪,最近好像不怎麼說了?


相徵:從一開始我就不吝於去表達我的吃驚或訝異,我覺得真實更重要。可能我跟很多人不太一樣,我最真實的時候是在節目裡,我覺得好笑便會肆無忌憚地笑,我覺得好牛逼便會真的肆無忌憚去誇,我不會覺得自己這樣表現會顯得不夠牛逼不夠沉穩,像沒見過世面似的。


只不過這兩年,特別讓人驚訝的內容沒那麼多,先不說個人成長,就做節目這件事而言,當你做了這麼多期見過這麼多人之後,很自然閾值會變高。


好奇心這件事是裝不出來的,我也從不去偽裝這些事。


現階段很多時候我只需要負責好奇,我的團隊或朋友,甚至是朋友的朋友,能根據我好奇的點幫我找到有趣的嘉賓,這部分我還蠻感恩的,很少有人像我這樣能有機會接觸這麼多人。

Q:說到節目,評價一期節目好不好有很多標準,但我覺得我們都認同的一個標準是,讓自己和嘉賓都能放開。


相徵:對,這部分我一直很認同。做內容比較偷懶的辦法是你找大牌的人來,他們能帶來所謂的流量,但這些流量真的有什麼價值嗎?


就像我說過一萬次的那句話,你一年去工人體育館看20場演唱會,你也不是工人體育館的粉絲,你就是20場演唱會的粉絲。工人體育館沒有錯,但我不想變成那樣。


我不是說我是一個多好的採訪者或者對談者,但我會用比較笨拙,甚至耍賴的方法,非要把嘉賓的嘴撬開一點不可。


比如說我很喜歡我跟沼澤樂隊的主唱海亮聊的那一期(vol.477 如果我失去了青春),儘管從聽眾的反應來看,不冷不熱。但我的感受遠遠要比聽眾所獲得的多很多。


我們在節目後半段主要在探討創作是幹嘛的,是用來治療自己的還是用來表達的。聊完後他自己非常開心,說可能對他而言撬動了一些創作的思路,這是我覺得很有價值的事。


最近的話,張楚那一期(Vol.687 與張楚在宇宙中微小相見),是他近些年說話最多的一次露面,聽有待老師說張楚還把節目分享給了他,讓老朋友聽聽自己聊的多好,說了好多真實的話。

Q:沒有相徵的大內會變成什麼樣子?


相徵:這個問題我想過不止一次。有一次我和多姐聊,我們為什麼不選擇退休呢,去京都之類的地方安安靜靜地生活,物質上只要別太奢侈其實也夠了。


多多說,這就是她要學佛的原因,人很難放下。我就想,如果我能做到“放下”,那大內交給誰來做?甚至是否還繼續做?其實我覺得交給誰來做都可以,但這個人能不能像我做大內一樣,付出這麼多的精力和時間呢?甚至在完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還要繼續堅持好幾年。


大內是我的初心。因為它長期以來並不是“正經事”,所以我沒有從一個專業的角度去思考這件事,更願意把它放在感性層面,當它是個興趣愛好,中間也出現過我確實做累了的情況,休息了三個月。


但我的印跡從未完全從大內消除過,即使在那三個月,不瞭解大內的聽眾也不會察覺出我都沒在錄音了。


如果有合適的“接班人”出現,有我沒我問題不大。可能第一個月大家會不適應會叫喚,第二個月還唸叨一下,後面也就慢慢習慣了,我想。



  我不是一個愛交朋友的人

  很珍惜與聽眾的關係


Q:現階段你會怎樣思考你與聽眾之間的關係呢?


相徵:我不是一個容易接近別人的人。聽眾——大密蜜,其實是一種蠻有趣的存在,他和你之間的交流,產生的聯結是基於電臺節目的。這本身就經過一些篩選,從某種角度來看,意味著你們三觀相近,如果三觀不是一個偽命題的話。


我和大內聽眾的關係屬於君子之交,大家可能從沒見過,也沒有相處過,但就因為某些話語,某些分享,甚至某些討厭,你會和他們產生某種聯結。我很珍惜這種很抽象,很脫離現實層面的關係。簡單來講,就是純粹,沒有利益牽扯其中。


我記得第一次去杭州做“大內密局”線下見面會時,有一個小帥哥,坐在很靠近我的位置,一直能看見他,所以印象很深。第二年,我和邱晨一起去杭州參加一個網易的活動,又見到了他,雖然當時還不知道他叫什麼,但我覺得這個人很熟悉。他看到我很開心,但也不會多聊,只是說“相爺你還記得我嗎?”我說,“記得,當然記得。”


去年我們去杭州做見面會,沒見到他,我就會比較在意,他去哪裡了呢?今年他和我們一起去了Fuji Rock,我們還是不算很熟,雖然一起泡過澡,但這種關係在我看來很有趣,大概就是君子之交吧。


這算不上一次完美的採訪,但足夠真誠。希望你也和我一樣,能進一步瞭解大內和“划水怪”。


700期前,大內從無心插柳到多次調整,終於有了大樹的模樣。700期後,我們拂去塵埃,重新上路。


走完了相式溫情路線,不如開啟吐(都)槽(是)模(愛)式(啊):你眼中的大內節目是什麼樣子的呢?


不吐不快,快來留言。



頭圖設計 / 相徵

引言&排版 / 露娜

本文所有圖片均來自相徵個人微博





點選原文,收聽大內密談Vol.700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