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仔

2019-08-30 02:37:02


我們中午吃的是魷魚仔,很小的魷魚,中國人叫“小管”。


把它們全身切段,燒熟,薄薄一層皮肉的包裹下,全是透明的膠狀組織。


我說:“這是內臟吧。”


燒它們的婆娘說:“不是內臟,而是精囊?”


我說:“胡說,哪有全身都是精囊的,靠什麼吸收消化?靠什麼維持生命?”


婆娘不屑一顧:“這種無腦生物,哪需要什麼內臟?它們一剎那的生命,只是為了繁殖。它們不需要任何東西,只需要繁殖細胞。所有的營養,都為繁殖服務。它們一生集中力量辦的,就是這麼點微不足道的事兒。”


我悠然感慨:“那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就為了產籽,為了豐富人民的餐桌?”


婆娘大笑:“漫說這些無腦生物,請看那世上最繁茂的靈長目動物,號稱萬物之靈的東西,生下來的目的,大多也不過如此。而且只怕更可悲,他們是自己把自己端上別的同類的餐桌。試問他們長個腦袋何用?還不如全身上下掛滿精囊,更顯得名副其實。”


我默然了,這個問題我無法解答。我喝了一大口啤酒,清除掉那些精囊,然後將肉吞下了肚。


的確味美。但那精囊,還是難以下嚥。

文章已於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