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那個寵妻狂魔,離婚了。

2019-08-26 04:23:21


總有人會看懂你的朋友圈


聲音資源載入中...
作者:李意外

來源:夜聽(ID:yetingfm)


朋友在微信上問我:“最近怎麼沒有了大雷的訊息?”


想想還真是,開啟對話方塊,翻到和大雷的聊天記錄,發現我倆上一次聯絡,已經是半年以前。


那時,他帶老婆孩子來我這邊玩,大家找機會聚了一次。


他老婆我真人見得不多,但在朋友圈,卻見得不少。


大雷在寮國工作,回來一趟不容易,經常在朋友圈晒幸福:

兒子被媳婦養胖了;


半年沒有吃過媳婦做的打滷麵了;


情人節又沒法陪媳婦了,忙完這段時間,回家一定補上。


我們笑他膩歪,一把年紀了,活得像個“寵妻狂魔”。


天天朋友圈裡媳婦長,媳婦短,也不害臊。


想起這兩口子,不免又有些感嘆,發了條訊息問大雷:

“忙什麼?大半年的不見人。”


等了半天,那邊才回了三個字:“我離了。”


後來電話打過去,他匆匆交代幾句,就嚷著要掛,說是沒臉跟我們提。



年初,他們鬧了些矛盾,但萬萬沒想到會走到這一步。


當時大雷生意上出了事,被合夥人坑了,背了一屁股債。


他老婆總抱怨,一個人拉扯孩子,要操心的事情一大堆,生活又拮据,常常覺得這樣的日子望不到頭。


大雷心裡其實比誰都愧疚,但偏偏是個暴脾氣。


兩人總為瑣事吵架,經常一賭氣,便十天半月不聯絡。


後來是他老婆先提的離婚,說受不了這樣沒著沒落的生活。


大雷想了兩晚,同意了。


兩人誰也沒聲張,就悄悄去辦了手續。



身邊的朋友陸陸續續聽說了大雷的事,一個比一個表現得驚訝:

“他倆咋分了?”


“我看大雷跟個沒事人一樣?一聲不吭的。”


“大老爺們果然沒心沒肺!”


我倒真希望,他能沒心沒肺。


上個月我跟幾個朋友出差,路過寮國,特意跑去看了他一趟。


大雷還是那個大雷,脾氣爆,說話快,看起來與往日並沒有什麼兩樣。


吃飯的時候,我小聲問了他一句:“還好吧?”


大雷一個勁地點頭,笑得比誰都敞亮,卻絕口不提那段過往。


後來他們去泡溫泉,我回了酒店。


同行的朋友說,大雷那傢伙,扭扭捏捏不肯換衣服,被他們一頓調侃。


脫下衣服才發現,他襯衣袖口那塊兒,被磨得破破爛爛,襪子也寒酸得不成樣子,連大腳拇指都露在外面。


他們幾個老爺們看得愣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


誰也沒想到,這大半年來,他面上裝作無事,背地裡卻過得這麼不修邊幅。


朋友後來感嘆:

“沒媳婦還是不一樣啊!這孫子太能裝了。”


說著說著,卻紅了眼眶。


那天大雷送我們走,返程的路上,已是凌晨3點,我看他連發了兩條朋友圈:

今天老友來訪,突然覺得裝不下去。


我工作就是為了家,現在你走了,家散了,突然不知道該拼搏給誰看。


知道你要走,所以我沒留。


有時恨你心硬,有時又盼你無疾病侵擾,也無風雨相困。


沒我的日子,照樣順順當當。


那個白天還強撐著跟我們談笑風生的男人,現在打下這些字,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哭成了一個孩子。


想起之前在微博上看過一句話:

這世上有兩個我,一個晚上難掩崩潰,一個白天佯裝無事。


可那些發在深夜的朋友圈,才是一個人最真實的樣子呀!


很多人都在下面評論說:


我也一樣。


我們都一樣,都是在深夜裡崩潰過的人。



那些難以言說的脆弱與思念,只有在深夜,才像找到了豁口一般,可以肆無忌憚地傾瀉。


因為獨自一人的時候,終於能夠不顧忌任何人的感受。


可是一到白天,又被迫變回那個拒絕傷感,拒絕示弱的人。


明明很難過,卻不敢期待有人能懂你那一刻的心緒。


明明受過挫,卻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掩飾自己的孤獨與無助。




可是在那些費盡全力堆積起來的不在乎裡,應該總有什麼藏在最深處吧?


就像他們說的:已經很用力地想把人生過成喜劇,卻總有唏噓湧上心頭。


誰沒有個懷念的人呢?誰沒有過片刻的失落呢?


有些人再用力也留不住愛情;有些人再拼命也求不到兩全。


之前在網上看過一個特別扎心的故事,是一個媽媽說的:


女兒還小的時候,很喜歡搭積木。


那天我關著門,在屋子裡工作。


女兒搭了一個小房子,像捧了什麼稀世珍寶一樣,眼神亮閃閃地走到我門口,想把小房子展示給我看。


可我正跟一個得罪不起的客戶通話,哪裡顧得上女兒!


只能一邊繼續和客戶聊天,一邊用胳膊肘抵著門,不讓女兒進來。


女兒推了幾次,沒有成功,就放棄了,我心裡剛鬆一口氣,就聽到門外傳來嘩啦一聲。


是女兒生氣,把剛搭好的小房子摔爛了。


我的心,就在那一剎那,也跟著嘩啦一聲,摔爛了。



過了將近一個小時,我才結束,開門去尋找女兒。


一邊撿積木,一邊央求女兒再為我重新搭建一個小房子。


可女兒卻面無表情地無視了我,小臉上依稀還掛著淚痕。


這件事已經過去很久,女兒早已忘記,我卻一直記得。


記得那種抓心撓肺的疼,記得那種挫敗無力的傷。


那時候是真慘,自知沒有任何靠山,誰都不敢得罪,只能得罪閨女。


很多人在評論下面說,看著看著就哭了,因為在這個媽媽的身上,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那個剛畢業時,常常加班,方案改了又改,錯過末班地鐵,卻還被罵得狗血淋頭的自己;


那個父親受傷,卻不敢回家探望,因為請一天假,就少一天工資,沒能痛快地拿出醫藥費來,覺得非常抱歉的自己;


那個穿得西裝革履,卻坐在地上,一邊嘔吐,一邊哭得稀里嘩啦,明明不會喝酒,為了簽單,卻不得不豁出去的自己。


這些真實發生過的故事,何嘗不是我們的故事。


成年人的世界,根本沒有容易二字。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那天在知乎上看到一個問題: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不發朋友圈了?


有一個回答點贊特別多:


那些不發朋友圈的人,不代表沒有東西可以發。


他們恰恰是最有故事的人。


只是有時候,沉默和咆哮,其實是一回事。



張愛玲說過一句話:

笑,全世界與你同聲笑;哭,你便獨自哭。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可與人言無一二三。


茫茫人海,誰沒有過踽踽獨行的日子呀?



前段時間,隔壁老樊唱的《我曾》火了。

我曾把墮落的理由,都丟給時間;


我曾把機會就扔在眼前;


我曾把完整的鏡子打碎,夜晚的枕頭都是眼淚;


我多想讓過去重來,再給我一次機會。


他們說,人這輩子,最怕突然聽懂這首歌。


我卻覺得,人這輩子,得趁早聽懂這首歌。


恨過、愛過、頹喪過、拼搏過,你來人間一趟,就是得和這個世界交手呀!


生活,從來都是一個緩慢受錘的過程。


從剛強,到柔軟;從一腔熱血的對抗,到慢慢與這個世界和解;


我是因為大雷的事情,才真正意識到:


很多時候,那個表面快樂的人,未必真的快樂。


這個世界總在逼著人們不斷逞強,可是逞強得久了,難免會覺得疲憊。


那天看到一個故事,感觸很深:


一個姑娘說,自己深夜心血來潮的時候,想起一些傷心事,忍不住在朋友圈發了一段特別沮喪的話,第二天一早:

爸爸媽媽撥了視訊過來;


從小玩到大的閨蜜發來一段暖心的話,填補了對話方塊的空白;


而男朋友提著豆漿油條趕到了自己面前。


我們總被告誡,一個人成熟的標誌,是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


可是那些被控制的情緒,背後藏著的也許是被拒絕的關心呢?


就像他們說的:

表達的意義,從來不在於得到別人的理解。


而在於,讓你分辨出,誰才是那個真正願意理解你的人。


你得相信,總有人會看懂你的朋友圈。


無論它是一片空白,還是曾留下隻言片語。


遇到那個愛你的人,生活終將變得不再那麼複雜。


最後,我想說的是:


不管昨夜經歷了怎樣的泣不成聲,清早起來這個城市依舊會車水馬龍。


而那些生命中的裂痕,也都會變成故事裡的花紋。


作者:李意外,本文轉自公眾號夜聽(ID:yetingfm),愛與生活,不可辜負——與3000萬女性一起為愛遇見更好的自己,歡迎關注,每晚十點,不見不散。轉載本文請聯絡原平臺。

- 這裡有你喜歡的文章 -

- 點選以下圖片即可檢視 -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