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樹的 3 個「汙點」

2019-08-26 04:22:39



今年讓許多人為之驚喜的《樂隊的夏天》,上週末落幕了。

 

但更讓人驚喜的的是,節目最後一期,鮮少登上綜藝的朴樹,來了。

 

音樂資源載入中...


更更更讓人意外的是,

 

節目錄制到一半,朴樹實在憋不住,站起來對大家說:「到點了,我得回去睡覺了。」

 

於是,他真的中途離場了...回家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所有媒體開始刷屏朴樹的耿直、清流、不討好、不取悅、一如少年模樣...

 

他曾經覺得:「電視上的明星們令人作嘔,我毫不懷疑我會與他們不同。」


卻又半推半就地試圖融入這個圈子,最後越來越牴觸。


舞臺上,朴樹猶如一個雲淡風輕的文藝少年。


舞臺下,他不斷的陷入對音樂反覆的糾結裡。


朴樹之痛苦,是乏人理解的痛苦。


朴樹的三個“汙點”


前不久,盤尼西林在節目裡,翻唱了他的《New Boy》,

 

聽得張亞東是潸然淚下。


張亞東感嘆,曾經錄製這首歌時,大家還都是小孩。


做《我去 2000 》這張專輯時,2000 年就要來了,覺得一切都會變得更好,結果就是大家都老了。


但這次朴樹來到《樂夏》,卻形容這首歌是個「汙點」。


 

當年他對歌詞始終不滿意,

 

但製作人張亞東不像他那樣糾結在對歌曲的追求裡。

 

於是趕在 1990.1.1 的 宣傳點上 ,朴樹的第一張專輯《我去 2000》問世了。



以至於現在,朴樹都覺得太過草率。

 

十幾年後,他把這首歌重新填詞成了《Forever young》,做成了自己滿意的樣子。

 

音樂資源載入中...


「汙點」這個詞,同樣被朴樹用來形容當年自己出演的電影《那時花開》。


他覺得自己演的並不好。


「那會還想當電影明星呢。」


說完朴樹笑了。



至少當年拍電影,大家在一起合作還算愉快。


真正的痛苦的「汙點」,是 2006 年錄製的節目《名聲大震》。

 

趁著 04 年的選秀熱,湖南衛視推出了一檔男女明星合作的表演秀節目。

 

看到朴樹站上這個舞臺,令許多人驚訝又失望。

 

那個唱著《生如夏花》《那些花兒》的乾淨清澈的大男孩,

 

音樂資源載入中...

音樂資源載入中...


把自己打扮成加勒比海盜,穿著誇張的羽毛,新潮的西裝,

 

在舞臺上載歌載舞。

 

當時很少有人注意到朴樹的眼神,總是流出一絲麻木和冷漠。


之後一個記者問他為什麼會參加這黨綜藝?

 

他回答:


「我就是想知道以往那些對我根本都不可能的事情,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即使周圍每一個朋友都不解,我還是決定參加。但參加了以後,無時無刻不在後悔,站在那個舞臺上,感覺受盡折磨。


 

隨後又解釋道:


「之所以不惜以自虐的方式嘗試這種改變,是開始懷疑自己以往很固執很堅持的東西是不是就一定正確,所以哪怕是受虐他也會做完這檔節目。」

 

朴樹曾經試圖去理解這個世界。

 

但他盡力了,


他真的不適合當一個所謂的「明星」。

 

他想擁抱自己以為的生活,卻反被打了一記耳光。



三年後,朴樹的心理狀況開始崩塌。


他消失的無聲無息,選擇獨自對抗抑鬱症,連自己的家人都不想見。


也不想讓他們看到自己這樣的狀況...


躲在房間時他想過去死,但每次都告訴自己今夜什麼都不要做,第二天一覺醒來,會好的。



於是就這樣迴圈反覆,迴圈反覆。


他還真的走出來了。


音樂和折磨並存



2015 年,朴樹經紀人宣佈,已經 12 年沒有出新專輯的朴樹,將帶著新專輯和巡演迴歸。


演唱會的門票也提前開始售賣。

 

然而三個月後,朴樹在微博向大家致歉:專輯完成不了了。

 

不是他偷懶,而是不滿意。

 

他在談到創作時說,經常在歌曲剛做出來時覺得很棒,但第二天起床再聽,覺得像狗屎。

 

朴樹和十幾年前一樣,對一首歌的追求,有藝術家的偏執與執著。

 

這次他特意飛去英國製作,本是想給作品一些升級。

 

卻在溝通和細節上屢屢不滿意,最後錄製進度不斷滯後。


後來他在文章裡描述這段時光:

 

「像今年的許多時候一樣,我憤怒極了。我想知道,老天爺為什麼要這麼折磨一個人。難道他還不夠拼盡全力嗎。」

 

2015 年,揮別抑鬱,重拾音樂,復出歌壇。


朴樹的焦慮難以想象。

 

這一年也是演藝圈的喜慶年。

 


周杰倫和昆凌踏入婚姻的殿堂;汪峰在章子怡的生日上求婚成功;范冰冰和李晨宣佈戀情;黃曉明和安吉拉寶貝在上海舉辦婚禮,請去了娛樂圈的半壁江山。

 

但這些熱鬧都與朴樹無關,

 

修改、重做、打磨,專輯做了幾個月,他還是無奈地搖搖頭。

 

沒有新歌,演唱會有什麼意義?想到這裡,朴樹和經紀人商量,取消演唱會,退票賠償道歉吧。

 

但問題來了,賠不起,真的。


出道 19 年,才出了兩張專輯,能有多少錢?



朴樹可能不知道,哪怕都是過去的歌,哪怕只帶來一首新歌,也有歌迷願意守候。 

最後他們決定,關於演唱會,無論如何都會完成。

 

沒有更多的新歌,那就每一場請一個朴樹喜歡的音樂家,一起來完成。

 

沒想到巡演才結束了第一站,他就在網上發文:「從一開始,就厭惡這個行業,並以之為恥。

 

這句話令人訝異。

 

但瞭解他的人並不感到奇怪。

 

音樂資源載入中...


幾個月前,朴樹剛剛為電影《刺客攝隱娘》演唱主題曲《在木星》。

 

當看到單曲封面,看到這個行業標準模式的宣傳通稿。

 

他悶悶不樂:

 

「簡簡單單一張電影海報就挺好,為什麼非得放張大照片, 長的又不好看。」

 

當被告知,這是這個行業的規律,不如此就沒有人看沒有人聽的時候。

 

他怒不可遏:

 

「你們就是用這方法,讓你們的行業每況愈下奄奄一息的。」

 

但幾個月後,他繼續輾轉各地,巡迴演出。

 

我想他唱的並不舒坦,想完成的歌曲,做來做去,連自己都打動不了。

 

誰能理解那種一籌莫展的焦慮。

 

而歌迷就這樣等到了 2016 新年的鐘聲響起,都沒能等到這張專輯的釋出。

 

想來陷入擱置,遙遙無期了。

 

其實這樣也好,不用顧及商業計劃,可以放鬆隨心沒有壓力地去做。

 

但,這樣真的就好了嗎?

 


第二年,久不再上綜藝節目的朴樹,現身《跨界歌王》。

 

當主持問他為什麼會來的時候,

 

朴樹耿直地說出了那句經典至極的話:


 

「說實話,我這一段真的需要錢。」


這句話當時掀起了全網鋪天蓋地的討論。

 

還有人開始深扒朴樹到底有多窮......

 

但事實並沒有那麼誇張,他不是吃不起飯,活不下去了。

 

他只是想拍給三首新歌拍攝 MV 。

 

音樂資源載入中...


是的沒錯,他還在磨那張擱淺的「新專輯」。

 

終於,2017 年 4 月 30 日,朴樹的第三張專輯《獵戶星座》在網上上線。

 

可當晚,他在北京開演唱會時卻忍不住落淚,表示對新專輯仍不滿意。

 

也覺得對歌迷慚愧...

 

兩天前,他還因歌曲製作不如預期,失控暴怒,坦言要不是經紀人在,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


他沒有奔潰,但依舊執著。

 

演唱會結束後,追求完美的朴樹宣佈:

 

三個月後發行的實體唱片,他會對歌曲重新進行打磨。

 

這一次,他沒有食言,三個月後,實體專輯如期發行。

 

音樂資源載入中...


可令人頭疼的是,


專輯發行的前一週,他再次發微博:

 

「我還在等待著那種滿足感。然而它一直沒有來。這讓我明白,其實我根本不願錄完這張唱片。夢有時不必實現。當它成為現實,便失去了所有的可能。」

 

朴樹像是在自己折磨自己,


最終也沒能讓自己 100% 的滿意。


出道二十多年,人生的第三張專輯,猶如一場煎熬的拉鋸戰。


他有沒有和世界和解,我不知道。


但對音樂的追求,他不曾有過一絲退讓,即便這種追求已經極致到了痛苦的地步。


或許這就是朴樹之痛苦。

 

這麼多年來,許多人談及朴樹都會形容他,始終如少年模樣。


即便外表日顯蒼老,內心依舊年輕,純真,青春。

 

他的音樂既滄桑,又滿懷希望。


但這都是用他無數次的掙扎糾結,無數次內心陽光與黑暗的對抗,幻化出的作品。


我還是想認真地推薦你聽這首《No Fear In My Heart》。

 

音樂資源載入中...

只有奄奄一息過 

那個真正的我,他才能夠誕生


朴樹的身軀比年輕時瘦弱了很多,咬字也變得更隨性、不羈、鬆弛,但唱的卻比年輕時更加充滿能量。


如果你曾被生活折騰過,被世界玩弄過,相信你會聽得熱淚盈眶。



這首《No Fear In My Heart》有個中文翻譯我覺得很棒


——《我心無懼》。

 

兩年前,魯豫問朴樹:「你怕老嗎?」

 

他回答:「我不怕變老,我怕失去勇氣。」


聽朴樹,總能汲取到他墮入泥土塵埃、風暴狂流、黑夜混沌中歷練出的勇氣。


《No Fear In My Heart》裡有句歌詞真的很好:


不要因為沒有草原,就忘了你是馬。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