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0,這部慰安婦的電影哭死我了

2019-08-26 03:44:02



前兩天一大波兒道歉霸佔了熱搜,


紀梵希、COACH、範思哲等輕奢品牌因為“辱華”紛紛排隊道歉。


因為他們知道現在的中國,令人畏懼。




然而,有一部分人卻永遠等不來道歉,直到離世。


日本帝國給她們安了一個杜撰出來的名字,


“慰安婦”

二戰期間,多達20萬女性被強迫成為日軍慰安婦。


8月14日是慰安婦紀念日。

2017年的今天,曾上映一部以“慰安婦”為題材的《二十二》。


今天給大家帶來的一部新出的紀錄片。

等不到的道歉★★★
推薦理由:慰安婦紀錄片
時     長: 22min*12
觀看地址:b站(閱讀原文或留言)


《二十二》是以單個人物及其現狀自成一個段落,而《道歉》是有長達的拍攝跨度。




這部紀錄片深入追蹤三位來自中國、南韓及菲律賓的老太太,


通過跟三位老人的相處展現了她們各自迥異的生活現狀。


跨國取材的拍攝,將“慰安婦”的問題更廣闊的推向受到過日本侵略的諸國。




君君昨天抱著一顆敬畏的心看完了這部紀錄片,


看老人們拖著年邁的身體相繼離世,卻等不到一句正面的道歉,


真的特別難受。


是那種想為她們做點什麼,又不知道怎麼去做的無力。


不管是中國、韓國還是菲律賓的受害奶奶,她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沉默




影片的背景是2011年前後,韓國民間組織“挺對協”發起的一次跨國界聯署行動。


最初要求日本政府對慰安婦倖存者進行國家賠償的運動,也是由這個組織發起和推動的。




1991年,首次有幸存者站出來對公眾講述自己的遭遇,自此日軍慰安婦制度才逐漸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議題。


從那以後,韓國的慰安婦倖存者每週三都會在日本駐韓使館門前集會,


在本片中也提到了2011年第1000次“星期三集會”





影片開始的時候晨霧籠罩著蒼茫群山,伴隨著背景聲中隱約的哼唱,




老人們開始了每天早晨的循序步驟:起床、穿鞋、洗臉、梳頭、出門。





鏡頭從她們身體的區域性一步步掠過,


滿是皺紋的雙手,佝僂的身軀,還有她們飽經風霜的臉。


這些看似尋常的洗漱過程,似乎又暗暗隱喻:


每天早晨是一個人認真對待自己,潔淨自己的時刻,帶有自愛和自省的意味。 




每次88歲的金福童奶奶和86歲的吉元玉奶奶,願意拖著年邁的身軀站出來到日本發聲的時候,


日本部分民眾都很抵制,衝她們大喊很難聽的話:


慰安婦是軍妓




句句誅心。


儘管是這樣,老人們還是堅持了下來,


因為也有更多的人在支撐她們。




影片中有一個片段特別戳我,一次吉元玉奶奶在日本女子大學講述自己的故事後,


臺下有幾位女學生髮表了自己的看法。


有一位說:


這個問題沒有出現在我們的教科書裡,今天是第一次聽說。




對於說謊這種事,你們的國家太擅長了。


不過,人心都是肉長的,


聽到吉元玉奶奶親身經歷的事情,有一位女學生站起來想說些什麼,


作為一個女人...


可是卻又泣不成聲。




作為一個女人,她們失去的太多太多了。


作為受害者的她們,願意站出來也更是需要巨大的勇氣。


一位叫阿德拉的菲律賓奶奶,也是這場悲劇的受害人,


但是她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這一直都是她心裡的一根刺。


她覺得很羞恥。




導演熊邦玲鼓勵她要跟家人說出這件事,不要給自己造成負擔,


或者,有沒有這樣的可能,因為你說出來,其他人會從中獲得力量。


孩子們會理解,


去世的丈夫也會理解的。




這是真實發生在她們身上的遭遇,


有時候,歷史書上的一句話,可能就是別人的一輩子。


在最好的年華,她們度過了最黑暗的光陰,而我們作為後世的幸運兒有什麼資格去嘲笑?


戰場上的士兵是英雄,她們雖然不是英雄,


但卻是最難熬的受害者。




阿德拉奶奶在導演熊邦玲的鼓勵下,


決定告訴自己的兒子和去世的丈夫這埋藏在她心底多年的祕密。




看到這兒君君已經不行了,心痛到窒息。


她獨自承受這個痛苦整整70多年,


跟丈夫訴說的時候就像一個委屈的孩子,哭的不能自己。




後來,她在看電視上看到吉元玉奶奶正在努力的抗爭,


說自己也想去,就怕身子骨不行。




她眼睛裡面流露的那種堅定和希望,讓人看了心疼又有力量。


可惜阿德拉奶奶等不到那句對不起了。





阿德拉奶奶去世以後,她的兒子自責不已,


他開始理解母親之前種種的不尋常舉動,


她什麼都不跟我們說,常常一個人望著窗外,很悲傷的樣子。




這種屈辱要怎麼言說,


30多年下來沒有得到日本政府的一分賠償和道歉。


自己卻要把傷口袒露給世人看嗎?




她們也有想保護的人啊。


除了阿德拉奶奶有自己的兒子,其他兩位奶奶都沒有孩子。


吉元玉奶奶已經被折磨的失去生育能力了。




而曹黑毛奶奶則是生了兩個孩子,


但是被她親手掐死了。






是這位曹奶奶冷血嗎?


不,是屈辱,


是無奈。


當年日本兵闖進她們村子的時候,


她故意往臉上抹了一把煤灰,但還是讓日本人相中帶走了。




面對後來人們的冷漠和日本政府的謊言,


曹奶奶還出口戲謔:




看到這裡君君含著淚莫名笑了出來,曹奶奶真的很有趣,不是嗎?


導演熊邦玲問吉元玉奶奶:


您下輩子想做一個什麼樣的人?


吉元玉奶奶笑了,笑的特別陽光,她說:




那一瞬間花開的好美。


就在去年7月24日上午,曹黑毛奶奶在山西盂縣家中病逝,享年96歲。


最後的奶奶也走了。


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也沒有等來一句抱歉。


曹黑毛奶奶曾在電影《大寒》中對後輩過這樣一句話,


娃子們,以後把咱們家門可得看住了。再不能讓外人說踢開就踢開,說進來就進來。




作為後輩,君君很自責又很難過,


只希望苦難的奶奶們,下輩子一定要再次成為一位賢良的女人,


成為誰家的寶貝女兒,


有個幸福的家庭。


願她們幸福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