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行安樂死,這個醫生是禽獸還是仁醫?

2019-08-26 03:42:57



近年來,韓國人拍的醫療劇越來越好看,像《Life》《浪漫醫生金師傅》,還有之前影sir推的《囚犯醫生》。
這些醫療劇普遍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除了在演繹緊張的治病救人的場景以外,還會更多地描述醫院裡的權力鬥爭,職場中的爾虞我詐
像高分劇《囚犯醫生》就不是單純地描述監獄醫生如何救治囚犯,而是將重心放在財閥與醫院的政治鬥爭中,雖然看得很過癮,但它更像是一部懸疑劇。
不過對於純粹想看醫療劇的觀眾來說,感覺就像寫作文跑題一樣,總是有所欠缺。
不要緊,今天影sir就為大家介紹一部純粹的醫療劇,它就是——


《痛症醫師車耀漢》

통증의사차요한




這次這部醫療劇把重點放在一個比較新穎的科室,疼痛科

顧名思義,就是專門從事疼痛管理的科室,所以這部劇就把醫生尋找病人神祕疼痛的原因描繪成一場驚心動魄的追逐,就像一名偵探在未解決的犯罪背後追捕犯罪者。

而這個科的大神就是韓世醫院麻醉痛症醫學科教授,車耀漢



車耀漢,人送外號“十秒醫生”,也就是說從患者進入診室十秒內,他就能察言觀色,分辨出病人哪裡不舒服,哪裡生病。



他更能在病人昏厥,沒有任何表面傷口,僅靠幾個同伴的簡單描述下給病人實施急救。

醫院是爭分奪秒搶救病人的地方,車耀漢無疑是一個神話般的存在,同時也讓醫院名聲大噪。



但在3年前,他卻擅自給一名無法治癒的病人實施安樂死,而這名病人當時只有6歲

救死扶傷的醫生瞬間淪為了殺人魔鬼,車耀漢被千夫所指,最終鋃鐺入獄。

對於安樂死,我們並不陌生……



記得去年6月,臺灣著名主持人傅達仁的家人公開了他在瑞士執行安樂死的最後畫面,令人心碎。

視訊中,傅達仁在醫生的囑咐下服下藥,大口吐氣,兩個小時後,傅達仁倒在兒子懷中安詳地“睡去”。



雖然整個過程異常平靜,但卻讓人極度震撼,生死原來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同時,這也提出了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安樂死究竟是否人道?

事實上,韓國在2017年就已經試行《維持生命醫療決定法》(也稱《安樂死法》)。



凡年滿19歲的成人,不論是否患有疾病,都可以填寫事前意向書。

該資料在患者未來被判定無治療意義,即將死亡時,可作為拒絕維持生命治療的資料使用。

試行滿一個月後,已有7位病人正式放棄了無意義的延命治療,進入了合理的尊嚴死亡程式。



關於這個問題,一直都存在爭議。

像在該劇裡,一位來醫院看眼睛的拳手,在看病前簽了“事前延命醫療意向書”,表明如果自己遭遇不測,請醫生停止對他的救治。

對於他這種視身體為生命的人,他不害怕死,卻害怕如果在未來治療的道路上備受疼痛的折磨,依靠藥丸呼吸機度日,他寧願選擇放棄生命。



而作為醫生,站在職業操守的原則上,救人是責無旁貸的,哪怕病人只有一線生機,就算是將痛苦的時間延長,醫生都不能放棄救治。

因為命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但面對有特殊需求的病人,醫生是該救人還是應該止痛,到底醫生有沒有權利決定病人的生死?



這就是這部醫療劇與眾不同的地方,不著急表態站隊,而是通過醫生與病人的衝突逐步讓觀眾感同身受。



正如一些女生每月都必須遭受的“姨媽痛”,男生通常會說:“喝點熱水”“照顧好自己”“彆著涼”,女生埋怨男生不體貼,男生卻覺得很冤枉。

其實說白了,是男生們無法感同身受。

所以,作為一個健康人,我們自然是無法理解病人備受折磨時的感受。



有時,我們甚至會覺得那些飽受病痛摧殘的病人意志力不夠堅定,沒有恆心,連“小小”困難都克服不了,甚至根本不尊重生命。

但事實是,在強烈的病痛面前,有些病人寧願選擇死亡來獲得解脫。

而車耀漢也非常理解病人的苦痛,所以每一次治病,他都能以病人的感受為大前提。



所以3年前,即使那個孩子有著強烈的求生意志,但延續生命的辦法就是延續痛苦,車耀漢不得不做出決斷,畢竟這對於一個6歲的孩子來說,是相當殘忍的。

可惜這些想法,並不被大眾所接受,醫生在不被理解的情況下,承受著巨大壓力。



由李世榮飾演的姜詩英,也是韓世醫院麻醉痛症科的住院醫生,出身醫生世家,業務水平優秀。



一年前的一次醫療事故,姜詩英的醫生事業被打至低谷,她意志消沉,終日渾渾噩噩。

經常會做噩夢,夢到自己當年不能救治的病人,鮮血淋淋地躺在自己面前,最終離開人世。



和車耀漢一樣,女主姜詩英也是一個有汙點的醫生。


面對失敗,她一直不能原諒自己,她不停靠哭來宣洩情緒,有人可能會問,這樣的醫生是不是太脆弱了,內心一點都不強大。
但細想之下才知,姜詩英的哭並非軟弱,是經歷了無數次生離死別後無可奈何流下的眼淚。


醫生也是人,他們不是神,絕對沒有能力創造生命,阻止死亡。


醫生,一直以來都是高壓群體,每天忙於門診、手術、寫病歷,同時還要遭受上級催促、患者抱怨等負能量。
醫患關係,是至今這個社會都無法繞過去的話題。
作為醫生,一邊要冷靜地救死扶傷,一邊要遵守規章制度;一邊要習慣麻木,一邊卻在為救不回來了的病人懊惱難過……
作為一部純粹的醫療劇,它還原了最基本的醫者仁心。
正如醫療暢銷書《最好的告別》中曾寫道:救治失敗並不是醫學的無能,而是對生命程序的尊重。
生命的意義在於活得燦爛,生的愉悅與死的坦然都將成為生命圓滿的標誌。
既然這樣,我們何不對醫生和病人多一點包容,多一點理解呢。

8月片單

使徒行者2亡命大畫家

德魯納酒店天使愛過界

一睜眼,三名男友

的新生活中年女星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