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一年,我在西安買了房

2019-08-23 03:23:36


文/阿鹿

1

就在昨天,我交了首付,辦了貸款,成為了一名光榮的房奴。

房子買在西鹹新區,交大新校址附近,雖然遠離西安市中心,但一套房子也要七位數。

刷完卡,看看餘額,大概只剩下幾百塊,連一張機票錢都不夠。

2

我原本是不願意買房子的。因為沒錢。

雖然說來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大部分的放款,來自於父母家人的支援。標題上寫“畢業一年,我在西安買房子了”,其實改成“我畢業一年,我爸媽在西安買了房子”更為體貼。

儘管我不願意承認,但是我確實成了一個啃老族。

我媽說:“沒關係啊,不然我和你爸攢錢做什麼呢?不就是為了給你們花的嗎?”

可是她越是這樣講,我鼻子越是酸酸的,爸媽辛辛苦苦攢了半輩子的錢,就這麼被我給花完了。

我媽原本就捨不得花錢,雖然每次我回家,飯桌上總擺著大魚大肉,但是我知道,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們都是粗茶淡飯。我真的很擔心今後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媽都捨不得趕集買菜了。

據我對她的瞭解,一定是這樣。

3

不願意買房,還有一個原因,是覺得束縛。

或許是小時候在小縣城的山溝溝裡待得太久了,總希望能到處走走。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年少輕狂,曾經幻想周遊世界,到每個城市住上幾天,錢花光了就留下來打打工,攢夠了錢再向下一個目的地出發。

後來又陰差陽錯成了自由撰稿人,似乎又讓這個夢想離現實更近了一步。

我身邊有很多作者活得很酷。有人辭了工作,旅居澳洲;有人放棄大城市的生活,去大理開啟了民宿。

寫作者大多崇尚自由,我從上海辭職的原因之一,就是想做一個自由的人,想要去不同的地方,記錄下不同的人和事。

不過啊,我還是不夠勇敢,在現實面前,不得不低下頭來。

4

儘管想法很多,但我終究還是做了個俗人。

粗略算來,我現在已經辭職九個月了,這大半年的時間來,一直靠寫作維持生計。

做自由撰稿人,對於熱愛寫作的我來說,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雖然經常熬夜寫作到十二點,星巴克關了門,還要到隔壁肯德基再坐一會兒,抱著電腦回家的時候,馬路上常常空無一人。

但是一想到還有幾萬個讀者正在等著我更新,那種驕傲自豪的感覺,以及不知道哪裡來的使命感,足以幫我抵禦所有的困頓和疲憊。

可是,儘管時常歡喜,但也有難受的時候。尤其是收入來源不穩定,總讓我覺得朝不保夕,吃了上頓沒下頓。

網際網路時代,可以幾分鐘之內捧出一個新晉網紅,也可以在瞬間,就讓你銷聲匿跡。

眼見高樓起,眼見樓塌了。誰知道下一個倒黴的人是誰呢?

5

“所以趁著還有些錢,不如買套房子吧,至少以後什麼都沒了,還有個地方可以住。”

這是我內心最深處的聲音吧。

曾經覺得買房子不過是負累,可是現在我不得不承認,購房合同握在手裡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一絲絲安全感。

沒辦法,年紀大了,反而不夠勇敢了。

原以為年少時候才會迷茫,卻沒想到成人的世界裡勁是不安和彷徨。

以後呢?以後會怎樣?我也不知道。

如果運氣好的話,我希望自己能夠在寫作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儘管我知道,道阻且長,這一路註定不太好走。

如果運氣不好的話,呸呸呸,運氣不可能不好的!


說到房子,想給大家推薦一本書:蔡崇達的《皮囊》

《皮囊》裡《母親的房子》的文章,母親心裡清楚,房子很可能被拆掉,但還是堅持把它修建完。看似平凡,但是內心固執的母親,最終獲得蔡崇達的理解,讓他知道這輩子都有家可回,母親就是他的精神家園。

蔡崇達真誠坦蕩地寫自己的親人朋友,感人至深,讓我看到皮囊之下的人性。大家如果沒看過,強烈推薦哦。


今日作者:阿鹿先生,專欄作者,愛自由的單身教主,文字和聲音總有一個你會喜歡。微博@迷路的鹿先生,公眾號:阿鹿先生(ialu2016)

往期推薦:被做愛≠被愛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