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丙:哪吒,我男朋友

2019-08-23 03:23:35


圖/微博@_吳叫獸
作者/阿鹿


宣告:哪吒電影你看了嗎?確實很好看。最近大家都在炒藕餅的cp,阿鹿也來湊湊熱鬧。情節改編自電影,但也不完全一致,娛樂娛樂希望大家可以喜歡。

1

我叫敖丙,東海龍王第三子。

世人常道,東海龍宮,富麗堂皇,珍寶無數。呵呵,這不過是天庭的幌子罷了。

幽幽深海,美稱龍宮,實際上呢?不過就是天牢罷了。

而我龍族,雖被稱王,卻從降生那一刻起,就註定要耗費一生神力,鎮壓海底千萬海底妖獸,永生永世不得離開這海底煉獄半步。

例外的只有我一個,因為我是靈珠轉世,具有無邊神通。

父王說,天地初開,曾孕育出能量巨大的混元珠,元始天尊將混元珠提煉成靈珠和魔丸。

身為靈珠轉世的我,只有消滅魔丸,才有機會飛昇天界,帶領我龍族脫離苦海。

這麼多年來,我勤勉苦修,不捨晝夜,等的就是和魔丸決一死戰的那一天。

可當時的我怎麼也想不到,日後魔丸和我四目相對的時候,我卻只想在他額頭上,狠狠親上一口。

2

我和魔丸第一次相遇,是在陳塘關的一塊沙灘上。

那日我正苦修仙術,周天運轉之際,發覺方圓百里有妖邪作祟,閃身出了海面。

海灘上,海夜叉張開血盆大口,正要將一個人類女娃兒吞下。

除魔衛道,替天行道,是我修道之輩義不容辭的責任,況且斬妖除魔,算是功德一件,或許可以助我早日位列仙班。

“大膽妖魔,竟敢欺傷平民百姓,還不束手就擒。”

念訣施法,靈氣迸發而出。

海夜叉區區低等妖魔,按照平日裡修行的經驗,我只需三成法力,就可以將其制服。

可我還是大意了,我雖不費吹灰之力,便救下了人類女娃兒,卻沒想到女娃兒身上沾染了海夜叉的毒液,這毒液有石化功能,我費勁萬般力氣,終究動彈不得。

我死了不要緊,龍族的未來怎麼辦?

千鈞一髮之際,一個紅衣少年出現在了我眼前。這少年,雖然外型嬌小可愛,可動起手來,肌肉暴起,目光如炬,活脫脫又是另一番模樣。三下五除二,就把海夜叉給收了。

“我叫敖丙。

“我叫哪吒。”

那個傍晚的夕陽很美,海岸上吹著涼爽的風。

“敖丙,你是我第一個朋友。”哪吒撓著頭不好意思的說。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輕輕點頭,便轉身走了。其實我很想告訴他,這麼多年來,我只顧斬妖除魔提升法力,真心待我的只有你一個。

可是造化弄人,當時的我又哪裡知道,他就是魔丸。

3

海灘一別後,哪吒這個名字,一直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

我曾經無數次幻想和哪吒再相遇,會是怎樣的情景。

我聽說,在海之角,有座仙家島嶼,是這世上靈氣最充盈的地方,我想帶他去看看。

我聽說,哪吒的家就住在陳塘關,那裡有種美食名曰糖葫蘆,不知道他可不可以帶我去嚐嚐。

說來也怪,我是靈珠轉世,父王交給我的所有仙術法門,無一不是信手拈來,任我操控自由。可唯獨,每次想起哪吒,就會有股氣息,自心口而生,繞周身竄行,任憑我如何屏息凝神,卻始終消磨不得,饒得我心緒難寧。

當時的我又哪裡知道,人世間存在這一種感情,叫做一見鍾情。

那個面板黝黑,脾氣火爆的少年啊,我堂堂龍宮三太子,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愛上他了。

4

對了,海夜叉一戰那天,我臨走前送了他一個海螺。

這海螺,平日裡放在耳邊,可以聽到海的歌聲。當然它還有另一個用處,是我和哪吒之間的傳喚法器——只要哪吒對著海螺喊“敖丙”,不管千里萬里,我定來相會。

這些時日,我在修行之餘,總時不時留意,哪吒有沒有在喊我的名字。

那個動聽的男聲終於透過海面傳入我耳朵的時候,是當日海水第三萬五千一百次拍打沙灘。

他還是穿著那身紅衣裳,這次我看的更仔細了些,秀著蓮花的衣服,敞懷穿著,衣衫之後,是不太飽滿卻也清晰可見的胸肌。

我心中激盪,臉憋得通紅。

哪吒笑得很狂野,“三天之後是我生辰,記得來為我慶生喲。”

我故作鎮定,淡淡的答說,“好”。

5

我斷然是要去赴哪吒的約的,但離海上岸,需要知會父王一聲。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父王竟然當著我的面,把哪吒的請柬撕成碎片。看到哪吒兩個字,父王眼中泛起寒光。

我尚且不明就裡,只見父王一聲龍吟,“我兒敖丙,你可知這哪吒就是魔丸!”

怎麼會呢?

心心念念之人,竟是命中註定的死敵?

萬念俱灰,也不過如此吧!

按照父王的說法,三日之後哪吒生辰,正是哪吒成魔之日,屆時天庭會降下天雷,助我一臂之力。而只要魔丸被除,我龍族便可登天封神。

多少年來,我一心一意修煉,從未有一天貪圖享樂,所做一切都是為了龍族大義。在遇到哪吒之前,我只覺得自己是靈珠轉世是龍族希望,卻忘卻了自己其實也是簡簡單單的敖丙。

我曾想消滅魔丸之後,再和哪吒逛逛海灘,遊歷人間,過過真正平凡的日子。可這一切,終成奢望。

族和哪吒,我只能選一個。

6

三天之後,哪吒生辰。

錢塘關李府鑼鼓齊鳴,大擺筵席。

哪吒就立在席位之上,有仙人贈予法器混天綾,配上往日紅衣依舊,更顯威風凜凜。

瞧他眼中,燦若星辰,滿是剛毅之色,又哪裡有一絲妖邪之氣?可奈何,這就是魔丸附身之人。

千不願,萬不願,終究還是該我出場了。

哪吒明顯是已經看到我亮出了法器,卻還是對我憨憨的笑著,“你遲到了哦。”

我不敢直視他的眼睛,“我乃靈珠轉世,與你魔丸勢不兩立。早知如此,當初我寧願死在海夜叉手裡。”

眼眶迷離,我一錘祭出,哪吒沒躲,竟然硬生生的接下了。

“是魔丸又如何?是靈珠又如何?我選定的,是你敖丙!”

是啊,每個人的出身都不是自己能選的,我既然愛他,又何必在意他是仙是魔,愛一個人就要一生一世護他周全不是嗎?

正當我神遊放空之際,忽而狂風大作,黑雲壓城,轉眼間天地一片混沌,有扎眼電光,萬束化作一道,行將從天而降。

這萬鈞雷霆的目標,就是哪吒。

哪吒苦笑著望向天空,“你瞧,我這條命,還挺搶手的。然後又轉頭看看我,你如果不要我,我可就被別人收走了哦。”

7

天雷劈在肉身上的時候,很疼。

我不知道自己哪根筋錯亂了,身為靈珠,竟然幫著魔丸一起抵抗天雷,一起和命運做對。

可是和哪吒牽手擁抱合體的那一刻,我似乎感受到了世間萬物的美,和他待在一起,雖然馬上就要死了,但我卻終於感覺自己是在活著。

終於不再是為龍族而活,而是為自己而活。

8

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哪吒才該是靈珠轉世,而我不過是龍族復興大業的一枚棋子。

那次天雷大劫,我和哪吒一起遭受了五雷轟頂,但索性有神佛庇佑,雖然肉身遭毀,但我們魂魄尚在。

一起經歷過生生死死,從此以後哪吒就是我的人了。不管別人怎麼看,今生今世我只要和他在一起。

如今哪吒小可愛正在我身邊試穿他的蓮藕身體,而我就這樣靜靜的在旁邊看著。

看多久,都不覺得膩歪。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