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學畢業,被大叔囚禁兩年

2019-08-23 03:23:32


作者🦄️阿鹿

根據「匿名網友」故事改編


1

今天天氣不錯,陽光明媚的。我站在陽臺上,透過窗子向外望。有園藝工人正在修剪草坪,小區裡的綠化做得很不錯,正是花開似錦草長鶯飛的季節,我真的很想出去轉轉。

可是我不敢,因為他看著。

更確切地說,是他在家裡安了攝像頭,所以無時無刻都可能在監視著我。

這樣的日子,我已經過了兩年多了。

2

認識他,是在我讀大四的時候。

我學的是藝術類,畢業季工作不是很好找,處處碰壁。唯一拿到的一個offer,是去縣城的小學裡,去當美術老師。

我不願意,我放不下大城市的繁華,我還沒來得及感受魔都的魅力,怎麼能就這樣走掉呢?

說來也巧,我就是這個時候遇到他的。我們在軟體上相識,原本只是約約而已,沒想到離開酒店的時候,他問我要了電話。

我長相不賴,也勤於健身,再加上是藝術專業,可以說得上是要顏值有顏值,要身材有身材。

他是個大叔,年紀比我大了十幾歲。但是樣貌也算可以,是屬於儒雅的那一類。

留了電話以後,我們偶爾會聊聊微信,打打電話。他對我也真的是很好,如果是我約他出來,他工作再忙都不會遲到;逛商場的時候,即便再貴的東西,只要我喜歡,他都會二話不說就買下來;情人節的鮮花聖誕節的禮物,一樣都沒有少過。

我現在還記得,他開著保時捷跑車,來學校門口接我時的情景。那時候的他,穿著筆挺的西裝,儒雅又溫柔。

我本來就對他有些好感,也感受得到他對我的喜歡,再加上他對我出手闊綽。所以就答應了做他女朋友。

3

後來我才知道,他是國外名校畢業,回國開始做投資生意,有自己的公司,三四十歲就已經名利雙收,活脫脫一個成功人士。

OMG,有這樣一個男朋友,簡直不要太開心。

他對我說,“你就不要出去找工作了,就做我的全職女朋友好了。”

我實在找不到理由拒絕。我這種剛畢業的學生,回小縣城當老師,工資到手不過三四千。甚至不及他每天的收入。和他在一起,我工作幹嘛呢?

所以畢業以後,我就搬去了他家裡,做起了全職女友。

這是一個豪華小區,在這座城市裡,差不多是價位最高環境最好的地段。房子很大,有足夠我翻幾次身都不會掉下去的床,有我夢寐以求的落地窗。

剛剛搬進來的時候,我高興極了,一切都是我夢寐以求的模樣。

他平時工作挺忙的,但是隻要一閒下來,就會抽空回家陪我。他不在的時候,我就自己在家做做飯看看電視。

4

我開始意識到哪裡有些不對,是幾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有一次,我和朋友在微信上閒聊,被他發現了。

我解釋說,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但他說什麼都不聽,紅著眼嘶吼著,把手機摔爛了。

當然了,第二天,他又給我買了一部最新款的蘋果手機,交給我的時候,也特別誠懇的說了對不起。

我抱著他,柔聲說,沒關係。

我以為這件事就過去了,他只是想要一份安全感。

為了讓他安心,我把我的所有密碼都告訴他了,但沒想到他還是疑神疑鬼,經常趁著我不注意的時候,翻看我的各種聊天記錄。

可是我錯了,我的息事寧人,換來的只是他的變本加厲。慢慢的,他開始禁止我和圈內朋友聊天,甚至不允許我和異性朋友聊天,如果有人給我打電話,他一定會冷冷的問上一句:男的女的?

到後來,他也不允許我在朋友圈發自拍了。“你已經有男朋友了,還發照片給誰看呢?難道你還想勾引別人嗎?”這是他的原話。

我以為事情到這裡,已經是最極端的情況了,但沒想到,這僅僅是個開始。

5

他開始限制我的出行。

一個人在家的日子很無聊,所以我在外面辦了一張健身卡,還報名了一門鋼琴課程,但不久之後,這些外出活動都在他的威逼利誘下取消掉了。

為了安撫我,也算是補償吧,他幫我把所有的課程,都換成了老師上門教學。但是,教我的老師,清一色都是女的。

他說,“外面的男人,都靠不住。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幫你在家裡安排。“

我雖然不高興,但是也還是接受了,我知道他控制慾強,也不願意和他對著幹。

可是沒想到幾天後,他在家裡安裝了攝像頭。原因是,白天我一個人在家,他不放心。

我出門之前,必須要給他打電話請示,有一次我出門去超市買東西,忘記向他彙報了。他連著打了十幾個電話給我,直到我在他的催促下,“安全”的回了家,重新回到了他的攝像頭裡。

我就是這樣被他禁足了,一切的活動,都必須在家裡進行。

6

我意識到,我好像是被囚禁了。

他回家以後還是對我好,會往我的賬戶裡打很多錢,會在各種節日的時候給我買很多禮物。

可是這些錢,我只能在網上花,他給我買的衣服和鞋子,我只能在家裡對著鏡子穿給自己看。

我現在和他在一起兩年多了。這兩年來,我基本上和外界斷了聯絡,偶爾撥出去幾個電話,也是和家人報平安。至於同學朋友什麼的,基本上都沒再有交流,更別提是什麼圈內人了。

他對我或許還是很喜歡,但更多的可能是對寵物的那種控制感。

我對他還有感覺嗎?更多的應該是那種內心深處的恐懼和對主人的依賴吧。

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覺得,我好像過夠著金絲雀似的日子,如果能有誰幫我開啟牢籠,我想逃出去,遠走高飛,重獲新生。

7

大叔對我的監視,是有漏洞的。雖然他看似無時無刻都在盯著我,但畢竟晚上還是要睡覺。

一個月前,我開始趁著他睡著的時候,偷偷去衛生間玩手機。凌晨兩點到三點,是他鼾聲最大的時候。

我在網上認識了一個新的男生,和我同齡,白天是上班族,晚上在酒吧做兼職,凌晨下班的時候剛好陪我聊天。

他雖然沒有大叔有錢,但是喜歡攝影和旅行,談吐之間,感覺比大叔不知道要青春活力多少。

我們素未謀面,只互相發過照片,他說他很喜歡我的樣子,我也想試試和他在一起的感覺。我對他坦白了我的境況,他說會幫著我離開。

三天前,大叔公司有一項重要的商務合作,需要飛美國一週。臨走前,他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一個人注意安全,有任何事情給他打電話。

我知道機會來了。

我和酒吧男約好了,就在今天,他來接我,我們遠走高飛。

8

陽光透過厚厚的落地窗,照到地板上,很暖。但是我覺得不真實,經過玻璃透射的陽光,在我眼裡和浴室的燈,沒什麼兩樣。

我透過窗子向外望。外面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是自由的。

藍藍的天空上浮著幾朵雲;有不知名的鳥兒在空中撲打著;小區裡園丁的工作還沒做完,割草機發出不規則的噪聲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草汁的腥味,可是這味道,讓我覺得踏實,這是“外面”的味道。

行李什麼的都不要了,我把銀行卡和證件收進包裡。門鎖開啟的那一刻,我渾身緊張,心跳加速,是恐懼,也是興奮。

我和酒吧男約在上午十點。他開車來接我,車牌後三位是378。

從單元樓到小區門口的路,只有三兩百米,可是對我來說,卻足足有兩三年那麼長。走過它,我和大叔的一切,就都一筆勾銷了。這些年他對我好,給我花了很多錢,但是我也在他身上付出了最寶貴的青春不是嗎?

沒有誰對不起誰的。我咬咬牙,堅定的闊步向前。

9

尾號378的車子終於在視野裡出現了,我忽然覺得有一絲不適。

沒錯,他很準時,在約定的時間,把車子停在了路口。只是他這車子,有夠寒酸的,大概只有幾萬塊,不及大叔的十分之一。

他沒下車,在車裡按了按喇叭。我想,他也是在觀察我吧。

那一刻,我腦子裡有個聲音在說:

“喂,你願意放棄有錢大叔,以後去過窮酸日子嗎?你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這兩年,你什麼工作都沒做,什麼都不會,出去以後,要靠什麼養活自己呢?”

說實話,我有點懵了,可是既然出來了,就沒有辦法回頭了。

我挺起胸膛,大步向前,走到車子旁。那一刻我下定決心,從此以後,再不願做籠中鳥了。眼前的這個副駕駛的門,就像是上帝為我開的一扇新的人生之門。

握住把手,側身開啟。

可是下一秒,我目瞪口呆,之前所有的計劃,瞬間變成了想象。上一秒志向雲霄,這一秒被打進地獄。

外面世界的陽光落在我的脊背上,竟然是涼的。

握著方向盤的大叔,西裝筆挺,儒雅溫柔,一派成功人士的模樣,像極了大四時候,他來學校接我的樣子。

宣告:本故事靈感來源於網路,改編自「匿名網友」。


今日作者:阿鹿先生,專欄作者,愛自由的單身教主,文字和聲音總有一個你會喜歡。微博@迷路的鹿先生,公眾號:阿鹿先生(ialu2016)

往期推薦:敖丙:哪吒,我男朋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