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前,十年之後 | 宅基弟

2019-08-23 02:45:27

又到了生日附近寫一篇豆腐塊的時間了,今年34歲,人生確定性的走過了三分之一或者更多。

 

年輕人喜歡談論未來,似乎未來有無限的可能,但時光飛逝,少量可能變成了現實,大部分可能變成了不可能。

 

時間的洪流不可逆,很多選擇也不可逆,經過無數次的機緣巧合,走到了今天,回望來時路,已經難以回頭,也不必回頭。

 

十年前立志向時,說要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但現在想來,當時是隨口說說,到底什麼叫實現人生價值?是不清楚的。

 

現在的答案是:在你最想做的,最擅長做的事情上,竭盡全力,就是實現了人生價值吧。

 

人到底想做什麼,擅長做什麼,這是個難題。

 

年輕的時候,我們確實不知道答案,覺得自己什麼都可以做,但工作多年以後,要對自己的相對優勢有個清晰的認識。

 

如果最終發現,自己只想吃喝玩樂,什麼也不太擅長,那也沒關係,接受這個現實,不要有過高的要求,也是一種幸福。

 

大部分的追求都是難以實現的,越聰明越有追求的人,往往是越痛苦的。

 

對於那些追求痛苦的傻子們,我有幾點感想,也是我過去10年的總結。

 

第一,要有個模糊正確的方向,不要埋頭做事隨波逐流

 

很多時候,選擇比努力重要,得順應時代的發展,不是努力就有回報的,在不同的領域努力,價效比是很不同的。

 

我記得某私募大佬講過一個故事,也是五道口的師兄了,具體不記得在哪裡講的了,說他上學時想賺外快,暑假就去賣空調,賣了一個夏天晒的黝黑,最後得到一個結論就是辛苦不賺錢。

 

他如果堅持去賣空調,現在應該也能小有所成,成為一個小經銷商。

 

對這事,我很有感觸。我也幹過類似的事,19歲那年替一個民辦學校招生,搞了一個暑假,起早貪黑的擺攤,又是下鄉宣傳又是進城參觀的。

 

我19歲生日就是在一個破依維柯車上度過的,那天正好要帶人去參考學校,為了省住宿費,決定帶家長們晚上出發,這樣早上不就到了嗎,參觀完下午就回來了。

 

沒想到時間沒計劃好,也沒有導航啥的,司機也是實誠開的太快,半夜兩點就到了,蚊子很多,至今難忘的一夜。

 

第二、在這個模糊的方向上,找到自己的角色定位

 

就是你適合幹哪一類的事情?不要硬扭著自己的性格特徵來做事。

 

就算是幹資管,也有很多型別的工作。有些人就是適合幹業務,出去跑,坐不住,有些人就是適合讀文獻,深度思考,你讓銷售幹投研,或者讓投研幹銷售,都是事倍功半,對自身天賦的浪費。

 

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得分辨自己的稟賦,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得心應手,心情愉悅,做什麼事情的時候,是比較勉強,也有牴觸的。

 

有這兩點基礎,就能知道自己努力的方向了。

 

站在現在的時點往前看,重新確立未來十年的方向,什麼是模糊正確的?

 

就是資產管理和金融科技相結合,這個方向是不會錯的,而且國內還剛剛開始,前途遠大。

 

但資管和科技都大太了,前中後都可以結合,我能做什麼,擅長做什麼?

 

最難也是最核心的,就是投資決策和金融科技相結合。

 

這個領域之所以難,至今也沒有明顯的突破,因為投資本身就很難,很模糊,很藝術。

 

也是因為這事需要團隊作戰,不是一個人能搞的。

 

做投資的不懂科技,做科技的不懂投資,而他們的領導,往往兩樣都不懂,很難深度參與。

 

投資決策和金融科技結合的工作更像一個科研攻關小組,如果他的組織者不能理解專案細節的話,是很難協調的,都是被忽悠。

 

這恰恰是我能做的,投資是老本行,科技的東西多上自習補補課,能理解具體的演算法,這個就像自己不能寫書,但是能識字讀懂書的要求。

 

這樣就可以深度參與專案,把大家組織起來,做出一點事情來。

 

人工智慧等金融科技目前無法完全代替人工決策,但已經能夠做到輔助決策,對大腦增強了。

 

這就是超人和鋼鐵俠的區別,強人工智慧是超人,而現在的人工智慧是鋼鐵俠的裝備,打超人可能不行,打敗赤手空拳的投資經理是容易的。

 

明年生日,再回來看能做到什麼程度,希望不要太差。



正文結束~~~~~~~~~


在舊紙堆裡,找到了一些10年前的文字,彈指一揮間,感覺那時比現在還是要憤青一些,摘錄部分。

 

人總是稀裡糊塗的做出了各種可能改變自己一生的選擇,我不奢望能掌握自己的命運,不奢望能將未來看的這麼清楚,我只是希望能對自己有一個方向上的判斷,這是一個自我鑑定的判斷,也是一個自我努力的方向。

人說“選擇比能力重要”,或者說選擇是最重要的能力之一,我二十四歲了,當然還很年輕,但不少東西或許已經定型或者說改造成本相當大,所以如果能找到一個適合我個性適合我能力特點的方向顯得相當划算。

                                            ---2009年3月10日

 

   主流媒體的報道完全把這個當做一個正面新聞來處理,大肆宣傳。實在看不下去了,不得不說兩句。

   我們不難還原整個事件的脈絡,天真可愛的小孩子是家裡人的心肝寶貝,可是突然被查出了白血病,一個家庭的天倫之樂被打碎了,家長當然不會坐視不管,傾盡全力來北京給孩子看病,可是高昂的費用還是把他們拒之門外。新聞裡報道,“母親準備帶他回老家”,說的很含蓄,其實就是等死,一位母親看著自己的孩子因為得不到必要的治療而活活等死,是怎樣的一種悲涼?她們在候車室裡遇到了總理,她們如果沒買當天的票,沒有提前在總理的必經之地候車,沒有和總理搭上話,結局會是怎樣?我真為她們感到慶幸,同時也為其它千千萬萬類似情況的母子感到不幸。當很多孩子的生命和健康需要這種奇遇才能得以維繫的時候,真的有頌揚宣傳的價值嗎?

                                                 ---2009年2月19日


本期(2.19)南方週末頭版講13個群眾代表進中南海和總理座談的事情。算是老新聞了,一開始就搞笑,特別強調是13位“貨真價實的群眾代表”,讓人不禁莞爾,心領神會。更搞笑的還在後面,代表之一是個河南的養豬大王,她“發現中南海路邊來往的車輛不僅有桑塔納2000,竟然還有10萬元左右的奇瑞轎車。這讓他頓時失去了對中南海的神祕感。”為什麼看到奇瑞就消除神祕感了呢?這樣讓想起了鹿鼎記裡韋小寶第一次見陳近南,他在客廳裡等,本來是萬分崇敬,想陳近南是多麼了得的人物阿,可是一吃桌上的點心,發現遠不如皇宮內院,甚至及不上麗春院的水準,心中的崇敬就大減。我想那養豬大王和韋小寶的心理可能差不多吧,並且還具有一定的普遍性。還聽到一個說法,就是學者和企業家吃飯,學者若是隻談知識,企業家聽的雲裡霧裡是不敢造次的,甚至挺佩服的,但是不要談錢,不要談房子車子,一談這些就完蛋。這樣想來,以前的皇帝出門起居用具總是有其特殊的規格,想必也不併不都是為了個人享用,而是預備給養豬大王們看的。

                                          ---2009年2月20日


去融金健身總會經過幾個公交站臺,那些公交站臺也總是有幾幅廣告畫。有一幅王老吉的還挺有意思,今天路過發現被拆了,“王老吉--廣州亞運會高階合作伙伴”,我第一次見的時候還有點不理解,怎麼整出來個高階合作伙伴阿,那肯定有低階,中級合作伙伴嘍,那也太難聽了,怎麼宣傳阿。後來一琢磨才發現自己的想法很傻很天真,永遠不會存在中級合作伙伴,只會存在“合作伙伴”,等下次你看到“三鹿--廣州亞運會合作夥伴”的時候就知道它只是箇中級或者低階的了。

  類似的還很多,好朋友並不是和不太好的朋友對應,而只是和“朋友”對應,如果名詞前是一個比較低階的定語,我們挺習慣於省略的。所以不強調說好的,一般就是不太好了。

                                ---2009年3月24日


     回想一下,我們買煎餅時,都說些什麼。“要不要香菜,要不要蔥,要不要辣椒,要幾個雞蛋?這是人與人之間的對話,也是機器與機器之間的對話--吃煎餅的機器與做煎餅的機器。社會越發展越是去人格化,我們不關心絕大部分接觸的人從哪裡來,到哪裡去,不關心他們的生老病死喜怒哀樂,我們只關心他所扮演的社會角色,他是一個人,但是這一點對於我們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一個服務員,一個廚師或者一個司機,對於我們來說他們是臉譜化的,形式化的,不是個性的,不是具體的。而你對於他也是一樣,只是一個食客或者一個乘客。如果某一個人不幹了,總會有其它人頂上來,就像機器更換零件一樣方便,這對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是有益的。社會的快節奏和分工的精細讓我們自己成為社會機器的一部分,也習慣於把別人看做這個機器的一部分,在大城市裡我們沒有精力沒有心情去用傳統的人與人的方式來接觸,而是採取機器與機器的方式,簡單明瞭,方便快捷。

---2009年4月2日


  自從裝修以來,宿舍髒了很多,也亂了很多,吵了很多。每天定點就會響起電鑽聲,早上八點起,十二點停,一點半起,天黑停,讓人很是不滿,自習教室的上座率大幅上升。這影響了我們的生活,但也讓我們近距離的接觸這些打工者的日常生活。他們每天吃什麼,在哪裡睡?幹多少活?我們總是說怎麼早上這麼早就開始電鑽,中午一點多就吵人休息,連週末都不能多睡一會,當然這是從我們這邊來看很討厭,可從這些工人(我寧願叫他們工人而不是農民工)來看就是一週工作七天,每天早上不到八點就幹活,一直幹到天黑,中午休息不到一小時,這還不包括他們不用電鑽的時間,我相信如果學校沒有規定的話,他們會從早上六點就開始鑽,中午也不會停。他們這麼“迫不及待”的工作,只是為了一些養家餬口而又時常被拖欠的工資。

在學校門口,我有次看到一些中年工人在那赤脖子汗流的刨地,而另一些借用五道口教室參加清華MBA學習的中年男人酒足飯飽大腹便便的從旁邊走過,心中忽覺淒涼,也許他們的孩子都在上大學,還在一個學校也未可知。他們睡在哪呢?睡在我們原來的兵乓球室內,用木板球檯隨意拼湊就是他們的床,還好現在不是很冷,那個四處漏風的地下室還能住人。吃什麼?學校食堂,中午他們一般會十二點多來吃飯,而我們正式開飯時間是十一點,等到十二點多也沒什麼熱氣了,晚上亦如此。其間經常看到一些較為稚嫩的面孔,可能還不足二十歲,黑頭土臉的,一身髒兮兮的,而我們穿的乾乾淨淨,從他旁邊過總是稍微繞開些,彷佛磁鐵的兩極互斥。

---2009年5月18日


人應該在熱戀的時候結婚,被推遲的快樂不會帶來利息,甚至連本金也可能損失掉。當你特別想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如果不太離譜,那就去做吧。

---2009年7月20日


去年11月份提出了一個十六字方針,那就是“出手要快,出拳要重,措施要準,工作要實”,把最後四個字連起來,那就是“快重準實”。這個口號似曾相識,因為在50年前就出現過,大家也很熟悉。1958年的八大二中全會上,毛主席提出要“多快好省”的建設社會主義。後來官方對這個口號的評價是:誇大了人的主觀能動性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過分強調“多”和“快”,而忽視了“好”和“省”,我們今天的“快重準實”是不是也會出現這個問題?也許不用等50年就能有一個基本的判斷。

在這種“出手要快,出拳要重”的政治風潮中,銀行業很難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從今年以來天量的信貸就可以看出來。這裡講不清醒不是指盲目或者傻,恰恰相反,在天量信貸的發放中銀行是很理性的首先,銀行是國家的,銀行領導的帽子是國家給的,中央讓快,讓重,就得提供信貸支援,服從中央總沒有錯;其次,現在很多銀行都是上市公司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尤其是短期利益最大化,在國內法定存貸利差的前提下,貸款越多利潤越高;最後,關於不良貸款的事情更不用操心,因為現在發出去的都是中長期貸款,還能不斷展期,據說現在最長的都達到了40年,出現不良貸款也是幾年甚至十幾年之後的事情,到時候老子早就不在這幹了。

---2009年11月12日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