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問題的深層分析

2019-08-23 02:03:35


文 | 緩緩君
首發 | 緩緩說


01


2017年8月,“中一智庫”(中國大陸的一個研究智庫)在鄭州舉辦“第三屆港臺文化戰略交流研討會”,討論兩岸統一議題。


會上,復旦大學國際關係博士生李明勳認為,大陸武統最後時間點將會落在2045至2049年,因為1945年中華民國開始統治臺灣、1949年流亡(退守)到臺澎金馬,到2045至2049年就是100年,而根據國際公法,在當地實質統治100年,就自動承認其國家地位。


次日,臺灣《旺報》援引臺灣學者的觀點表示,大陸對於統一是有心理預期的,最後時間點在2050年,但以香港迴歸情況推論,應該要預留10多年的穩定期,因此落點大致在2030至2040年之間。


而作為討論會的主辦方,中一智庫主持人、臺海評論家畢殿龍則表示,存在統一時間表沒有問題,但應有更積極的做法,要不斷加強兩岸交流,尤其是青年交流。臺灣民眾也不應該把自己未來命運拱手交給他人,應該發出追求和平的聲音,避免大陸武統聲音過大(作為主持人,平衡一下不同的觀點,避免某一方聲音過於強大,有點“和事佬”的味道)



兩年之後,兩岸青少年的交流開始往相反的方向發展了。


2019年7月31日,海峽兩岸旅遊交流協會發公告稱,決定自2019年8月1日起暫停47個城市大陸居民赴臺個人遊試點。



大陸居民赴臺個人遊試點(民間也稱之為放開臺灣自由行)啟動於2011年,名義上是增進兩岸同胞交流,但某種程度上也是大陸給送臺灣的“禮包”,促進臺灣旅遊業、拉動他們的就業和經濟。


(從資料上可以看出,這一政策實施之後,大陸赴臺遊客數量確實一度出現了大幅增長,然而在2014年-2015年期間,增長勢頭大幅放緩並達到頂點,之後就是掉頭向下了,原因後面會說)


而這一次大陸突然叫停了這項政策,讓臺灣有點摸不著頭腦。


就在訊息公佈的幾天之前,臺灣“移民署”還高調公佈了今年大陸赴臺遊客資料,並樂觀預估2019年全年大陸赴臺遊客可達到300-340萬人,沒想到大陸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突然叫停了這一政策。



對此,民進黨“立委”林俊憲在電視節目上表示,大陸此舉是擔心遊客到了臺灣之後,會羨慕只有臺灣才有的“自由選舉”和“自由空氣”。



他的這一點觀點讓現場兩位國民黨嘉賓都忍不住笑場了。



叫停大陸居民赴臺個人遊試點並非完全沒有預兆,如果把最近密集發生的一系列新聞組合起來看,頗有點耐人尋味。


1.軍事演習


據國家海事局網站訊息,7月26日至8月2日期間,解放軍在南海、粵東海域、東海、渤海海峽、黃海北部執行軍事任務、進行實彈射擊。


其中廣東海事局公佈的警戒區域,已超越臺海海峽中線,並且距離金門島僅55公里,打破歷年來解放軍軍演的紀錄。



臺灣戰略學者林穎佑認為,大陸軍方正在驗證能否同時進行兩場戰役。


2.軍媒高調談論祖國統一


7月31日,《解放軍報》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為《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不可阻擋的歷史大勢》。


3.人事任命


7月31日,@中國政府網 公佈國務院任免國家工作人員訊息,劉軍川被任命為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副主任。



2017年9月至2018年1月,劉軍川曾在中央黨校中青一班學習。


中青班常常被視為青年官員提拔之前的重要培訓,培訓期間,劉軍川以中央黨校中青一班學員身份在《學習時報》發表文章《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然要求實現祖國完全統一》。


劉軍川在這篇文章中有這樣一段論述:


“由於國家尚未完全統一,臺灣問題常常成為外部勢力對我掣肘的工具和籌碼,我長期為此耗費了大量國家資源……沒有實現祖國完全統一,就談不上真正意義上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華民族所企盼的中國夢也不圓。


把以上3條資訊和大陸叫停居民赴臺個人遊試點的訊息放在一起,你會有什麼想法?


我覺得這一系列的操作背後,存在著兩種可能:


第一種可能是,敲打一下臺灣目前不斷高漲的臺獨氣焰,並警告臺灣不要在香港攪局;

第二種可能是,祖國統一的程序要提前了。


02


先來分析第一種可能。


2020年1月,臺灣又將進行領導人選舉。



這一次,無論是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蔡英文,還是國民黨推選的韓國瑜,都在拼命拉攏“臺獨”選民。


蔡英文就不用說了,她在2011年的時候就公然聲稱“九二共識是一個不存在的東西,沒有所謂承認或不承認或接受不接受問題”,2016年,蔡英文在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再次明確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並稱臺灣“是一個‘國家’”。


所謂的“九二共識”,指的是1992年大陸和臺灣在只有“一箇中國”這一原則性問題上所達成的共識。


雖然對於什麼叫“一箇中國”,其背後的政治涵義兩邊各有不同的解讀,但九二共識至少確立了一點:


兩岸同屬一箇中國,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


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堅持把臺灣稱作是一個國家,這是大陸不可接受的,所以蔡英文當選後,臺灣和大陸的關係就沒有好轉過。


而臺灣島在地理上作為一個孤島,具有典型的“島嶼經濟模式”特徵,天然就會依賴大陸的龐大市場,和大陸關係越僵,對臺灣經濟的負面影響就越大。


而韓國瑜就非常滑頭了。


在去年臺灣“九合一”選舉的時候,韓國瑜作為國民黨陣營的候選人,竟然在民進黨的老巢——高雄市當選了市長(在韓國瑜當選之前,高雄被稱為“拿出個西瓜都能贏”的民進黨鐵票區)


韓國瑜


當時,公眾比較津津樂道的是韓國瑜的敢說敢作。


比如早在1993年的時候,韓國瑜曾在“立法院”暴揍了陳水扁。


原因是陳水扁說“養榮民(國民黨老兵)等於養豬”,然後韓國瑜就直接衝上去掀翻桌子了。


由於下手太重,陳水扁還住院了三天。



韓國瑜還曾痛斥臺獨分子,稱“臺獨比梅毒還可怕”,因為梅毒害你老婆孩子,但臺獨害了2300萬臺灣同胞。


還有那一句“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也頗受高雄選民的認可。


當時韓國瑜的一系列言論都指向了實用主義——輕意識形態(臺獨),重經濟發展。


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國臺辦發言人還專門做了表態:


“在對兩岸關係性質、兩岸城市交流性質有正確認知的基礎上,我們歡迎臺灣更多縣市參與兩岸城市交流合作”。



今年1月,韓國瑜趁熱打鐵,多次表示自己是“九二共識”的堅定支持者,還說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的定海神針。



韓國瑜的表態很快就從大陸這邊換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3月下旬,韓國瑜在為期一週的大陸之行中,順利簽下了價值53億(臺幣)的大訂單。



當時國內的一些專家還給韓國瑜的大陸行說了一大堆好壞,說蔡英文給兩岸關係製造緊張是不得人心。


然而訂單一到手,韓國瑜馬上就變臉了。


4月,韓國瑜在訪美期間,提出了他的20字方針:“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中國、努力靠自己”。



這個時候我們才回過神來,此前韓國瑜把九二共識吹上了天(定海神針),就是為了從大陸賺錢,現在訂單已經簽了,政治投機客的嘴臉馬上就暴露了。


6月,韓國瑜在競選的造勢大會上語出驚人,說他如果有機會當選“中華民國總統”,他保證“一國兩制”絕對不會在臺灣的土地上出現,除非、除非、除非(連說三個除非並加重語氣),“Over my dead body (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從這裡你也可以看出,無論是國民黨這邊的韓國瑜,還是民進黨這邊的蔡英文,臺獨色彩都是非常濃重的。


在這個時候,通過軍演、軍媒渲染以及叫停大陸居民赴臺個人遊試點,對島內不斷高漲的臺獨氣焰進行打壓,還是說得通的、


除此之外,香港的亂局可能不僅和美國有關,還和臺灣有染。


7月31日,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在團結香港基金午餐會上表示,種種跡象表明香港問題幕後的推手指向美國和臺灣(以董建華的身份來說,指名道姓點到臺灣,應該是有了一定證據的)



且有港媒(《文匯報》)披露,有多名暴力煽動者和“港獨”分子已潛逃臺灣,人數預計已超過30人。



這個時候威懾一下臺灣,也有可能是警告臺灣不要再插手香港事務。


綜上所述,第一種可能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威懾臺獨和亂港勢力。


相比之下,第二種可能的後果和影響就要嚴重得多。


03


在分析第二種可能之前,先要了解一下臺灣的“民意”。


早在2010年的時候,大陸先後出臺了一系列對臺讓利政策,比如簽署“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大幅降低臺灣產品進口關稅,大量採購臺灣農產品,開放大陸居民赴臺個人遊試點,開放臺灣年輕人來大陸求學、考證以及就業等等,反而是臺灣依然對大陸實行“三限六不”(限制大陸學歷採認,限制大陸學生打工、拿獎學金、考證以及留臺就業等等)



當時的大陸對臺政策,可以視為是一種懷柔政策(通過給你好處來拉攏你),這對臺灣經濟起到了較為顯著的推動作用。


一來是臺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出現了明顯增長。


自從2010年兩岸簽署了ECFA後,2011年-2013年期間,臺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出現了連續三年的快速增長,2013年順差已達到1160億美元,相比於協議簽署前(2009年)增長了35.33%。



如果剔除臺灣從大陸獲得的貿易順差,2013年臺灣的對外貿易就變成逆差了,而且逆差將達到828.6億美元。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臺灣的“島嶼經濟模式”特徵是很明顯的,來自大陸的貿易對它的經濟影響會很大。


二來是推動臺灣旅遊業及其上下游產業的發展。


自從2011年大陸放開居民赴臺旅遊試點之後,2012-2014年間,大陸赴臺遊客數量大幅增長。


旅遊業佔GDP的比重不會很高(臺灣2015-2018年旅遊業佔GDP的比例大約在4%-5%之間),但涉及到的上下游就業崗位是不少的(比如酒店、計程車、餐飲、消費等等),可以緩解臺灣的就業難問題(這個後面會再講)


但是到了2015年,大陸赴臺遊客數量漲幅明顯收窄,之後就是一路掉頭向下了,這和2014年發生的一件事不無關係。


2014年,臺灣發生了轟動全臺的太陽花運動,幾十萬臺灣學生走上街頭,反對臺灣和大陸簽署《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也被稱為“反服貿抗爭”事件)



當年的這場運動和最近發生在香港的“反修例”運動有幾分相似,那些反對的學生中,十有八九是說不清楚服貿協議的條款到底在講什麼,但他們在臺大經濟系主任鄭秀玲(臺獨教授)的誤導性言論和一些錯誤百出的“服貿協議懶人包”(就是通過圖片和視訊的形式,方便你在幾分鐘內瞭解一下貿易協議)的影響下,堅持認為服貿協議對臺灣不利。


但是他們又說不清楚到底是哪一點對臺灣不利了,於是就以“黑箱操作”為名,反對通過服貿協議。


時任臺北市長郝龍斌表示,希望能和學生通過理性溝通的方式來解決分歧,國臺辦馬曉光也站出來喊話,說兩岸經濟合作給臺灣民眾帶來的利益是實實在在的,是有目共睹的。


然而學生們根本不相信,他們打出了“反服貿”“救臺灣”“逐條例”等標語,先後圍攻了“立法院”和“行政院”以示抗議,期間還發生流血衝突事件,前前後後有158人送醫。



正是這一場反服貿運動,改變了大陸對臺灣民眾的認知。


在此之前,大陸在民間輿論的宣傳上,多以“血濃於水”“兩岸同胞一家親”等論調為主,然而太陽花運動讓大陸的公眾發現,臺灣人,至少是臺灣的那些年輕的學生們,似乎並不歡迎大陸。


2015年,臺灣又發生了課綱微調事件,這個事件讓一部分大陸人徹底清醒了。
臺灣曾經被日本殖民了50年(中日甲午海戰清政府慘敗,並於1895年和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割讓臺灣島其附屬島嶼、澎湖列島、遼東半島給日本),在日本殖民期間,經歷過一個“皇民化”(又稱日本化運動,指把殖民地人民改造成“天皇的子民”)的階段。


在這個階段中,日本把臺灣視作本土的延伸,要求臺灣人民起日本名字,學習日語,並且興修公路、鐵路、水利設施,興辦學校、醫院等,並鼓勵臺灣人和日本駐軍、移民進行通婚。



正是在這一背景下,臺灣確實獲得了一定的發展(主要是基建方面),其歷史課本也一直對日本的殖民歷史存在美化的現象。


2015年,馬英九政府計劃對歷史課綱進行微調,比如在“日本統治時期”這一表述中新增“殖民”兩個字,在“日本帝國大東亞共榮圈的構想”中新增“侵略”兩個字,又比如在慰安婦的描述中新增“被迫”兩個字。



這些調整不過是在還原歷史事實,然而卻引發了一些臺灣人的強烈反對。


有臺灣學生質疑,慰安婦是被迫的有何證據?



有臺灣學生擔心,這件事被日本知道了,他們會憤怒和覺得不公平。



甚至還有學生痛哭流涕,悲憤欲絕,高喊“我阿祖(曾祖母)是自願的”。



讓人三觀盡碎。


其實臺灣人大致可以分成以下幾撥,一撥是純正的臺灣土著(原住民),一撥是明清時期從福建、廣東等地移民到臺灣的大陸人,還有一撥是蔣介石敗退臺灣時帶過去的國民黨人(臺灣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三國時期,東吳的孫權曾派人到達過臺灣,元朝時期中央政府首次在臺灣地區設定官署,而大陸居民大規模移居臺灣則是明朝之後的事)


這三撥人裡,老蔣從大陸帶過去的那撥人,對大陸的態度普遍是比較親近的。


但年輕一代就不一樣了。


一來是這一代年輕人出生的時候,臺灣在物質水平上真的比大陸富裕太多(1990年,臺灣地區的GDP為1645.13億美元,而中國大陸的GDP為3902.79億美元,臺灣一個島的GDP就相當於大陸總量的42%),在意識形態上,他們也以臺灣的“自由和民主”為驕傲。


兩相結合,臺灣年輕人自然會對大陸抱有一種居高臨下的俯視感。


二來是受美化日本殖民歷史的教科書的影響,臺灣年輕一代對日本的認同感要遠遠高於大陸。


臺灣甚至發生過年輕人在公交車上辱罵“榮民”(蔣介石帶到臺灣去的那些退伍老兵被稱為榮民),並稱自己是日本人的後代。



有親日主張的其實還不止是年輕人,臺北市市長柯文哲於2015年在接受美媒《外交政策》專訪時甚至丟擲了極為雷人的“殖民進步論”。



當然,以上都是一個又一個個例,還是要有資料才有說服力,正好臺灣去年九合一選舉的時候,民進黨發起過一項“東奧正名公投”,這是一個非常有代表性的樣本。


當時民進黨提出要以“臺灣”為全稱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


參與投票的有1100多萬人,反對票有570萬,贊成的有470萬。



也就是說,在臺灣有超過4成的人可以被歸為急“獨”分子。


而反對的570萬人中,肯定會有一些親中的,但也會有一些人只是想要維持現狀。


你覺得親中派和維持現狀派,哪邊的人數會更多?


我們曾經以為的“血濃於水”“兩岸同胞一家親”等看法,在臺灣會領情的又有多少?


情況讓人堪憂。


現在再回過頭來看韓國瑜,雖然他對一國兩制放了狠話( Over my dead body),但你說他心裡一定就要搞臺獨嗎?


我覺得未必。


韓國瑜一系列的操作,在我看來是很典型的政治投機客,相比于堅持某種立場和價值理念,他更在意怎樣儘可能多的從各方都撈到好處。


他在競選造勢的時候,之所以會喊出這麼激進的口號,或許只是為了迎合那些臺獨選民,好成功上位。



那麼,兩岸和平統一還有希望嗎?


04


理論上還是有的。


我曾經以英格蘭合併蘇格蘭為例,分析過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出於文章結構完整的角度考慮,這次再介紹一下(老讀者可以直接跳到下一段)



看過電影《勇敢的心》的人應該會有印象,威廉·華萊士曾領導蘇格蘭人抗擊英格蘭的入侵,雙方一度成為了世仇。


但為什麼後來還是合併了呢?


中間有很深的歷史淵源,但促成合並的決定性因素是:蘇格蘭要破產了,而英格蘭很有錢。


自1695年起,蘇格蘭發生了嚴重的農業歉收危機,全國有5%-15%的人因饑荒而死亡。


為了改變這一局面,1698年蘇格蘭傾全國之力籌集資金實施“達連計劃”,也就是去海外開闢殖民地,結果因戰敗而血本無歸。


這讓原本就已遭受饑荒的蘇格蘭雪上加霜,而英格蘭則趁此機會來了一記落井下石。


1705年,英格蘭封鎖了對蘇格蘭的貿易,導致蘇格蘭瀕臨破產。


兩年後,他們又以提供39萬磅現金為條件,成功地誘使蘇格蘭接受合併,成立大不列顛聯合王國,並允許蘇格蘭保留其各級政治機構、教會和法律制度。


再之後,英國一直用經濟這條紐帶把蘇格蘭牢牢地綁在自己的身上。


這就是一個用經濟手段去實現和平統一的優秀樣本。


回到臺灣問題。


在“太陽花運動”之後,臺灣和大陸的關係走向了轉折點。


官方層面,《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擱淺,貨貿協議等談判也相繼停止,臺灣親手毀掉了大陸送給他們的政策紅利。


在民間,大陸赴臺遊客人數的增幅於2015年大幅放緩,並開始掉頭向下。


失去了大陸的支援,臺灣的經濟增長大幅下滑。


2015-2017年,臺灣經濟的平均增長率僅為1.7%。


然後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


曾經的太陽花運動學生領袖陳為廷,因學業不佳被迫退學,並於2015年11月加入了極獨政黨“時代力量”,任新竹市立委參選人邱顯智的總幹事,月薪2.5萬臺幣。


月薪2.5萬臺幣是什麼概念?


相當於5500元人民幣的月工資。


考慮到臺灣的物價和人均GDP,這個收入真的非常低了。


這只是個例嗎?


不是的。


臺灣的這一代年輕人,30歲以下勞動力的平均月收入就是不到3萬臺幣。



這就是經濟增速大幅下滑帶來的惡果(當然,有些人會反駁,臺灣的人均GDP依然很高,2018年臺灣人均GDP依然接近2.5萬美元,但這裡我想提醒你的是,一定要區分經濟發展中存量和增量之間的差異。年輕人的就業機會和薪酬水平,主要取決於經濟增量)


而這一切,都是從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開始的。



當年那些走上街頭參與太陽花運動的學生們,他們以為自己是在捍衛民主,他們以為自己是在挽救臺灣,然而現實卻是他們嚴重拖累了臺灣的經濟發展。


幾年後,當他們從學校畢業的時候,發現要找一份高薪的工作是何其艱難。


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意識到,其實是他們自己毀掉了自己的出路,還連帶著坑害了他們的學弟和學妹們。


就是在這種背景下,一部分年輕的臺灣同胞作出了改變,他們來到大陸尋找新的工作機會了。


2018年4月,臺灣TVBS有一期節目的話題叫做《人才去哪兒》。


節目採訪了一些在大陸就業的臺灣年輕人,他們普遍反應在大陸可以找到更多的工作機會和拿到更高的薪水。



他們的想法,他們對大陸的態度,顯然會發生改變,而他們的下一代,可能會比他們更加親近大陸。


通過時間的積累,通過兩岸經濟差距的進一步拉大,和平統一依然是有希望的。


這也是我能想到的關於和平統一的一條路徑。


05


然而問題就在於,留給和平統一的時間不多了。


距離蔣介石退守臺灣已經70年了,想要在時限內扭轉檯灣人的想法,實現和平統一,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已經幾乎為零了。


今年的1月2日,中國最高領導人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發表了重磅級的演講,其中有幾句話特別值得關注:


“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這是70載兩岸關係發展歷程的歷史定論,也是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


“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是影響兩岸關係行穩致遠的總根子,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


最高領導人已經明確表態,臺灣問題不會再一代一代傳下去。



6月2日,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上將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做主旨發言時,是這麼評論臺灣問題的:


“臺灣問題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士完整。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容忍國家分裂。去年我訪問美國,美國朋友給我講,林肯之所以成為美國曆史上最偉大的總統,就在於他領導打贏了南北戰爭,防止了美國國家分裂。美國統一不可分割,中國當然也統一不可分割。中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哪有不統一的道理?如果有人膽敢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中國軍隊別無進擇,必將不惜一戰,必將不惜一切代價,堅決維護祖國統一。”


“如果中國人民解放軍不能維護祖國統一,那還要解放軍幹什麼?!”



從年初的最高領導人講話,到年中的國防部長表態,再到最近密集發生的實彈軍演、人事任命變更、軍媒為統一造勢以及叫停大陸居民赴臺旅遊試點,這一系列的操作都指向了一個方向——祖國統一的歷史程序快要來臨了


當然,以上分析,也僅僅只是一種可能。


也有可能只是為了敲打一下不斷高漲的臺獨氣焰,並警告臺灣不要插手香港事務。


只是,無論是哪一種可能,兩岸統一的程序都不會太久遠。


這是由歷史淵源、地緣環境以及兩岸的實力對比所決定的。


有些臺灣人可能會指望美國來進行干涉,比如韓國瑜就提出“國防靠美國”。



但從特朗普對待委內瑞拉和伊朗的事物中就可以看出,特朗普是肯定不會出手的。


哪怕美軍已在波斯灣集結,哪怕伊朗擊落了美國的無人機(而且這不是普通的無人機,是無人機中型號為MQ-4的機霸,不僅造價高達1.8億美元,殘骸落到伊朗和俄羅斯手裡,可能還會導致美軍無人機技術遭到破譯),但特朗普最終還是選擇了息事寧人。



特朗普本質上還是個商人,他要的只是己方的利益。


為了臺灣而付出和中國開戰的代價,他既沒這個決心,也沒這個必要(這個代價可比和伊朗開戰要巨大得多)


就像美國不能接受南部從美國分裂出去;
就像英國不會接受北愛爾蘭從英國分裂出去;
就像西班牙不可能接受加泰羅尼亞從國內分裂出去;


無論有人願意或者不願意,中國都不可能接受臺灣從祖國分裂出去(這也是政治的殘酷之處)

兩岸統一,是必然的結局。


只是想到韓國瑜的那句想要在臺灣實施一國兩制就要從他的屍體上踏過去,我的腦子裡突然萌生了一個想法:


如果臺灣不願一國兩制,那麼來日祖國統一時,會不會有別的形式?

這真的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


緩緩君:985高校工科男,時代華語圖書籤約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觀點;有一點理性,也有一點溫度,已出版《我就喜歡這樣的你》。公眾號:緩緩說(huanhuanshuo520)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