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背後的男人,不好惹

2019-08-23 02:02:05


本文經授權轉自

公眾號談心社(ID:txs163)


暑假檔的首部大熱門,毫無意外地“爆了”。


豆瓣評分8.7,上映五天票房突破十一(今天已經破15億了),打破了國產動畫電影的最高票房紀錄


《哪吒之魔童降世》,成了無數觀眾眼中的“中國最強3D動畫電影、國漫崛起之光……”


從特效、製作,到人設、劇情,無一不令人驚豔。


無論看沒看過電影,反抗命運的哪吒,溫雅善良的敖丙,都刷爆了不少人的朋友圈。



年初,國產科幻片有了讓人驚喜的《流浪地球》;


半年之後,國產動畫片也終於有了一部能讓人誇耀的作品。



這個顛覆印象的“史上最醜哪吒”,到底憑什麼


答案,藏在一個人身上。




破紀錄的《哪吒》,是個傳奇。


哪吒背後的男人——導演餃子,也是個傳奇。


社長很少聽聞哪一部動畫電影,會在製作時被刪掉近一半鏡頭,餃子做到了。


《哪吒》起初一共製作了五千多個鏡頭,餃子狠心刪到只剩兩千多個,都是精華中的精華。


單單那副《山河社稷圖》就想象力突破天際,讓許多觀眾看得直呼過癮:


這哪裡是什麼《山河社稷圖》,這是搬了一座‘東方版迪士尼’直接放你家裡,畫面流暢,東方美學盡顯無疑。”



僅僅是這個長鏡頭,光是畫草圖,就畫了兩個多月,一共做了四個多月才做完。


餃子笑稱:“一開始就覺得,這個非得死磕過去。”


 動作流暢,衣物布料紋理都沒放過 / 《哪吒之魔童降世》


整個片子,百分之八十的鏡頭,都是特效鏡頭,得找其他公司合作。


餃子要求很高,很多成品做出來他不滿意,就一家公司一家公司地換。


有些外包公司,因為接了《哪吒》的專案,離職率陡然升高。


負責製作申公豹變成豹子頭特效的特效師,為了這一個鏡頭,磨了兩個月也無法讓餃子滿意,憤而辭職。


誰料,新去的公司又接了這個鏡頭製作,又找上了這個特效師……



 特效師,好慘一男的


死磕這兩個字,就是餃子的工作態度。


可以慢,可以花時間,但質量一定要過關。



請不起動作導演,就自己上;


對哪裡不滿意,就自己把動作一一擺出來,給製作團隊參考。


《哪吒》的配音和臺詞,也可圈可點。


要麼令人捧腹,要麼點燃全場,太乙真人的四川普通話是笑點擔當,哪吒的打油詩畫龍點睛……


為了效果,餃子的做法是,先把配音都錄好了,再去製作動畫。


一遍不行,那就來十遍一百遍。


電影裡有一句讓人印象特別深刻的臺詞。


天劫前,哪吒告訴父母:“今天是我生辰,都不許哭哦。


拼命隱忍的哭腔和故作堅強的輕鬆,感染了無數觀眾。


就這一句,配音演員配了五十多次,幾近失聲,才達到餃子心中的效果。


細節一點一點地摳,再一次次修改重來,才有最終呈現出的結果。



可是,哪怕已經做到這個地步,餃子還是有很多遺憾。


他說本來有一個鏡頭,哪吒和敖丙牽手時,應該有一個地球的歷史回溯:


“星辰倒退,宇宙坍縮,回到最原始的奇點,展現滄海桑田……”


可惜,做了五個多月,錢都燒光了,還是沒有做出來,最終只能放棄。


 此處希望第二部金主看到


電影裡,人們說,哪吒你天生魔丸,是累贅,是禍害,你認命吧。


電影外,人們說,國漫是先天不足,沒製作,沒深度,怎麼崛起?


人們說,餃子你是有病吧,還想真正靠做動畫養活自己一輩子?


哪吒逆天改命,哪吒做到了:


“是魔是仙,我自己說了才算!”


餃子,也做到了。




餃子,真名叫楊宇,是個地地道道的四川人。


1980年出生,勉強擠進“八零後”的他,有不少屬於這個時代人的愛好。


比如看動漫、畫漫畫。


《龍珠》的鳥山明,《攻殼機動隊》的押井守,和宮崎駿老爺子,都是他的學習物件。


 小時候的楊宇喜歡看國外漫畫,也曾很中二地偷偷學過“神龜衝擊波” / 視覺中國


那時,楊宇的夢想就是當一個漫畫家。


夢想歸夢想,人總得先吃飽飯,所以高考時,他考慮再三,選了個穩妥的專業,去了華西醫科大學。


華西醫科大學,也就是現在的四川大學醫學院。在醫學界,是響噹噹的金字招牌,多少人羨慕都來不及。


按常理,他應該上完學,去個不錯的醫院,找份穩定的工作,步入人生“正軌”,但楊宇學了兩年,還是沒學明白。


他心裡有個地方沒有著落。


一直以來的漫畫夢和創作慾望,非但沒有隨著時間變淡,反而越來越強。


大三時,楊宇認識了一個同學,這哥們兒比他還“敢”:


楊宇還在猶豫,這位同學直接從醫學院轉行,最後棄醫從碼,鼓搗軟體開發去了。



從這位“臭味相投”的同學那裡,楊宇知道了一個三維動畫製作軟體——MAYA。


接觸到MAYA之後,楊宇找了市面上能找到的一切資料,開始沒日沒夜地學習和製作動畫。


他成功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那一年,是國產動畫還看不到什麼希望的2002年。




《哪吒》裡,申公豹諷刺哪吒:


“人心中的成見是一座大山,任你想怎麼努力都休想搬動。”


哪吒不認同:


“別人的看法都是狗屁,你是誰,你自己說了才算!”


這句話刻在哪吒的命裡,也刻在楊宇做動畫的十幾年時間裡。


2004年,楊宇大學畢業,沒有找工作,一頭扎進了動畫行業。


只是,做動畫一吃資源,二吃經驗。


半路出家的醫學生楊宇一樣都沒有,於是四處碰壁:


“那時候聽的最多的就是,你有病啊?


放著好好的前途不要,來做這個,你是不是有病?”


親戚朋友都覺得他不務正業,走了歪路子。


楊宇沒有理會。


某種程度上看,楊宇和哪吒有很高的重合之處:


“有命,我不認,別人怎麼看我不管,我命由我不由天。”



他在一個廣告公司當了一年的動畫師,做了不少專案,薪水也不錯。


可惜,成品都不是他想要的東西,一年以後,他身心俱疲:


在公司裡,他要考慮太多動畫之外的東西,充其量只是一顆螺絲釘,跟著“大機器”轉,自己的想法和才華,無處施展、不值一提。


楊宇選擇了辭職。


他蹲在家裡,開始了長達三年的無業生涯。


那三年,楊宇只做一件事,就是動畫:做一部自己真正想做的、只有自己才能做出來的動畫。


用他自己的話講:生活三點一線,臥室、客廳、廁所,就跟活在空間站的宇航員一樣。


好在父母支援:他自學技術,父母給他買高配電腦;他辭職做動畫,父母沒反對。


 《哪吒之魔童降世》映後見面會


其實楊宇家裡並不富裕,加之後來父親病故,一點積蓄和母親每個月一千多的退休金,幾乎是全部生活來源。


他很節儉,幾乎沒買過新衣服,沒有旅行和玩樂,家裡電腦甚至一度連網線都沒牽,要上網了,就去朋友家。


對於沒有退路的楊宇而言,這次要還是不行,就真的不行了。


後來央視採訪,談及一個人孤獨製作的心情,楊宇就雲淡風輕一句話:


“就是認了死理兒了。”


認死理,不認命,就是楊宇的命。


三年零八月,楊宇窩在家裡一個人做動畫;


2008年,全由楊宇一人制作完成的動畫短片《打,打個大西瓜》終於面世。


這次,命運沒有虧待楊宇。




楊宇“臥薪嚐膽”三年的動畫,名字就很有趣:


《打,打個大西瓜》。


這個名字出自周星馳的電影《鹿鼎記》的臺詞,“還打?打個大西瓜啊?”


講的是反戰題材,畫面略粗糙,好在節奏奇佳,幽默與深刻並存,才華橫溢。


 一個人完成的動畫神作 / 《打,打個大西瓜》


《打,打個大西瓜》一上傳,就火了。


網友爭相稱讚和傳播,說這是國產動畫的希望,VeryCD的站長評價:


“這是我看過最牛的動畫短片,沒有本年度,沒有之一。”


後來,這部短片拿到了柏林電影節的評委會特別獎,又相繼拿了二十多個大大小小的國際獎項。


已經畢業五年的楊宇,總算是真正開啟的自己的動畫事業。


但楊宇覺得,最大的鼓勵,其實並非來自於得獎,是來自於觀眾。


從那時起,他立志要做對得起觀眾的動畫。


最艱難的日子裡,周星馳的電影,小島秀夫的遊戲,金庸的小說,宮崎駿的動漫……都是他的精神支柱。


從日漫作品中借鑑鏡頭安排、從李安這種沉淪過堅守過的導演那裡借鑑精神力量……


楊宇很認真地把這一長串感謝名單,放到了《打西瓜》最後:


 楊宇在《西瓜》末尾,老實地致敬了所有“偶像”


在《哪吒》裡,也有他向idol的致敬:


比如“放開那個女孩”,是《功夫》的經典臺詞;


比如太乙真人看的書是《神仙的自我修養》,和《喜劇之王》裡周星馳看的《演員的自我修養》如出一轍……


昨日之“養分”,化作今天熒幕上盛放的火蓮,箇中艱辛,也只有楊宇自己知道。



做完《打西瓜》,楊宇在業界有了名氣,有人找他做廣告、做特效,生計問題解決了。


他開了個工作室,接過商業專案,上過當受過騙……此後五年,原地不前。


總體上講,《打,打個大西瓜》除了為他贏得了聲譽之外,也就是把他從一個螺絲釘,升級到了一把螺絲刀。


他更大的夢想,此時還遠未到來。

 



2015年,《大聖歸來》上映。


那個暑假,對於國產動畫電影來說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曙光初現之時,自來水的狂歡,化成了票房奇蹟——


國產動畫電影終於不再只揹負著“低幼”和“粗糙”的標籤,也終於有了真正的觀眾。


 我們也曾見證時代的序幕 / 《大聖歸來》


《大聖歸來》是一個契機,不僅讓觀眾看到了一種可能,也讓更多的資本開始湧入這片市場。


幸好有網際網路,幸好還有人沒忘記楊宇,沒有忘記《打,打個大西瓜》的奇蹟。


楊宇的機會來了。


一位影視公司老闆找到楊宇,問他,你想不想做動畫電影。


楊宇答應了。


半年之後,楊宇寫完了哪吒的大綱,又去找老闆,老闆問“為什麼是哪吒?”


楊宇答,因為哪吒不認命,跟自己很像。


老闆點頭了。


 不低頭,不認命,就死磕 


楊宇組建了團隊,把原本的名字“餃克力”,改成了“餃子”。


先是花了兩年時間打磨劇本,做前期工作,再開始著手拍攝。


哪吒的劇本十分圓熟,故事一波三折,人物各有風采。


從主角到配角,每個人的形象都深挖了,都立住了,這個紮實的基礎給了楊宇信心和決心。


這一拍,又是三年。


 被逼瘋的不止特效師,還有配音演員 / @餃子導演


2008年,楊宇製作出《打,打個大西瓜》,再次名揚天下,已是2019。


一晃,就是十一年。


十一年裡,中國動畫起起伏伏:有過風口、有過低谷、有過千夫所指、有過《大聖歸來》,如今終於等來了《哪吒》。


不出意外,《哪吒之魔童降世》會是這個暑期檔的王者。


楊宇坦言:“我們選擇了一條最難走的路。”


你走了這條路,那沒辦法,就是要捨得付出。


十年磨一劍,他的努力總算沒有被辜負。


 希望《哪吒》給你堅持下去的力量




《哪吒》上映之前,楊宇一度很忐忑。


上映之後,面對鋪天蓋地的好評和自來水,楊宇特別高興:


“可以把宣傳的錢省一省了。”


忐忑也沒放下,因為他自己清醒地知道,《哪吒》並不算一部完美的作品。


在他看來,現在的國漫談不上崛起,或者,不是他心中的那種崛起:


“還是優秀的作品太少了。”


也許,等到有一天,一部又一部好作品接踵而至、百花齊放的時候,才是他心裡國漫真正崛起的時候。


 其實還想接著打磨,還想接著完善


下一部《哪吒》,楊宇說,起碼還要五年。


殷夫人懷哪吒懷了三年,楊宇“懷”哪吒是五年五年,又五年……


回到電影。


“魔童”無疑是最酷的小哪吒,兩隻黑眼圈,壞笑的醜臉,三分任性,一點囂張。


他捉弄鄰家小孩,踢毽子像打義大利炮,把旁人不當回事,又把父母看得比命更重要。


真打起來,他叛逆瘋狂,混天綾火尖槍風火輪,三頭六臂直叫天地噤聲。


 九天雷劫也好,魔丸宿命也罷,小爺一人來扛


有這麼一幕:


東海之水匯聚陳塘關,漫天黑雲,冰稜壓頂,哪吒持槍而立,身旁烈火,是天地間唯一的光。


回溯十一年,在成都,在那個終於做完了短片的夜晚。


尚且年輕稚嫩的楊宇,坐在螢幕,或許也有同樣的一道光,衝破雲霄,到達更遠的地方。


本文轉自公眾號 談心社(txs163),這是20歲年輕人深夜談心的地方,我們為你一個提供深夜聚集地,為你呈現年輕人的有趣生活方式,也撫慰你的情感憂傷,我們倡導年輕人應該在追求物質基礎的同時也要重視精神生活。



緩緩說(huanhuanshuo520):一個有趣有用又有溫度的公眾號,這裡會有不正經的胡扯,會有無趣的深刻,也會有熱氣騰騰的生活。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