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萊昂納德這條路,猛龍湖人快船躲過了多少坑?

2019-07-13 01:45:52

自由人市場上能吸引公眾目光的角色還剩一個,卡哇伊·萊昂納德。有資格讓他加盟的球隊除了陪他再次獲得總冠軍和FMVP的猛龍之外,就只剩洛城雙雄了。看上去問題簡單了?不,是複雜了。


這個“複雜”並不是指萊昂納德的選擇多條件多(當然他條件多沒什麼不應該),而是指在如今的自由人轉會大環境下,萊昂納德的風格更偏自我更偏復古,完全和其他人不按一個套路,所謂“聯盟第一人”的轉會,無論詹姆斯還是杜蘭特,都重新整理了我們對這一代籃球巨星們思路的認知。而萊昂納德似乎又把我們的判斷向過去引領。他並沒有拒絕三家中的任何一家,但他需要用今天來作出判斷,更有傳聞說,今天在他而言其實只有兩件事兒,一是跟運動品牌New Balance洽談新的合作內容,二是看看誰會通過自己的媒體渠道把談判的內容散發出去,“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誠信為本”——這做事的做派倒真像個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球員。


早年間的自由人們老老實實,按聯盟說的規矩辦,所有的事情都成為過眼雲煙之後才當作茶餘飯後的佐料公諸於世。但這麼幹不符合流量時代的要求啊,廣大熱愛吃瓜的人民群眾不答應啊,沒有提前爆料和預測打臉,你讓大夥兒看什麼聊什麼啊?可按照聯盟規定的時間線到時候再接觸?黃花菜都涼了。該明修棧道的明修棧道,該暗度陳倉的早已暗度陳倉。那麼球隊怎麼來釋放訊號呢?好辦啊!這不是有媒體嘛!聯絡好了讓他們放倒訊息樹遍撒煙幕彈,誰對誰示好誰和誰交惡,運起不爛舌走起生花筆甩開腮幫子撩開後槽牙……不信你看看,舉凡所謂的“爆料大神”基本都是人際關係廣泛而且甘於此道的媒體,最後球員的走向和歸屬基本也不會出圈兒。


所以萊昂納德到底去哪兒,估摸著也許已經有了初步的判斷,但他就是不說。看上去好像是馬三立老先生的相聲主題“逗你玩兒”,但其實還是把這件事兒按最原始的操作方法推進著。所以到了今天,我們已經不必在乎湖人、快船和猛龍這三支球隊跟萊昂納德聊過了什麼,如果還有那麼點閒時間,倒可以猜測一下,這三支球隊最好不要對萊昂納德說什麼做什麼導致他的反感。



首先就是不要在招募方式上有任何對球員本身的不尊重。比如2014年火箭在“甜瓜”安東尼狀態仍處巔峰的時候招募他,自制了一幅安東尼身穿火箭7號球衣的海報,聽上去這好像沒什麼,但不要忘了那時候火箭的7號明明就是林書豪,這你讓安東尼怎麼想,又讓人家林書豪怎麼想?加上林書豪在紐約變身林瘋狂後,莫雷丟擲了三年2500萬美金毒藥合同時,安東尼曾經公開發表言論稱“這是一個荒謬的合同”——所以最終招募失敗,林書豪也沒有在火箭留得太久。又比如2016年華盛頓奇才作為杜蘭特的家鄉球隊,認為自己也有希望在杜蘭特選擇的球隊當中佔據一席。儘管奇才僱用凱文杜蘭特的前高中籃球教練和他的前雷霆教練;儘管球迷們建立了kd2dc網站、襯衫和定製的球衣——但自始至終,奇才的管理層沒有出現與杜蘭特做公開會面,杜蘭特事隔多日之後,談及此事說他認為“這就是一種不尊重”。



其實就是不要對球員的家庭成員或者團隊成員有任何不尊重。我們經常會談起2000年鄧肯和希爾以及麥格雷迪,有機會三人聚首到奧蘭多魔術。在那個時候,鄧肯和希爾身著魔法制服的廣告牌,點綴著這個城市的各個角落。作為當時馬刺的忠誠擁躉,我們已經耳熟能詳波波維奇和大衛·羅賓遜如何對挽留鄧肯煞費苦心最終成功的細枝末節。但我們那時候,以及這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都不知道鄧肯真的差一點兒就去了奧蘭多,從而有可能改變整個NBA的歷史。是的,鄧肯真的差點就去魔術了。參觀完魔術隊相關設施和城市建設之後,大家一起吃晚餐,鄧肯團隊的成員問魔術隊的高層,鄧肯的妻子(嗯,現在已經是前妻了)能不能乘坐球隊飛機。裡弗斯教練(對,就是快船的這位裡弗斯教練)堅決說:“不成。”從這一刻起,鄧肯的天平重新傾斜。如果是我自己做的判斷,你倒可以不信,但前些日子,格蘭特-希爾承認是裡弗斯搞砸了這一切,麥迪則乾脆在節目裡說,他對此感到十分難過,他認為對待鄧肯,教練當時應該回答:“我們願意為你的妻子買一架私人飛機”。不過我估計,現在應該每一個跟萊昂納德談判的團隊都很尊重他的舅舅,我們倒也不用為此過多擔心。



第三就是不要閉門造車或者自鳴得意地去想招募辦法,比如洛杉磯湖人給保羅·喬治設計的那些浪漫臺詞,即使最終被《體育畫報》曝光,喬治也沒有跟湖人有任何的碰面;比如紐約尼克斯給勒布朗·詹姆斯播放了一集他們精心剪輯過的《黑道家族》,儘管在這其中勒布朗被描述成了救世主,但也有可能讓他產生“尼克斯認為我是一切操作的幕後黑手黨”這樣的不良反應;比如達拉斯獨行俠給德懷特·霍華德設計了很多適合兒童看的搞笑動畫,他們可能以為德懷特生性詼諧,但實際上這位“超人先生”還在懊惱和憤怒於洛杉磯湖人把自己當頑童的遭遇;當然還包括凱爾特人拉來NFL傳奇巨星湯姆·布雷迪招募杜蘭特,儘管我們一再說職業體育聯盟之間是互通的,但新英格蘭愛國者隊畢竟和波士頓凱爾特人隊不是源自同宗,頂多算是同城好友罷了,怎麼能一概而論呢?以上這些都是豪門球隊的想當然,其實也是球星們所擔心的,所謂“店大欺客”。


最後一條就是不要不對症下藥,腳痛醫頭頭痛醫腳,這條恰好當初湖人也犯過毛病。斯科特和庫普切克招募阿爾德里奇的時候聊了大半天,洛杉磯的風土人文城市建設生活起居養老就醫兒童娛樂安全資訊犄角旮旯雞毛蒜皮……什麼都聊到了,就是不聊籃球,弄得阿爾德里奇一頭霧水,不知道這兩位到底想讓自己來幹嘛。阿爾德里奇從小性格內向,做事並不張揚。他更關心自己會在洛杉磯湖人隊得到什麼樣的打球環境。他後來去了馬刺回憶都說:“我好幾次想把話頭往回引,發現這兩位特別執著地在聊籃球以外的東西,我也只能什麼都不說了。”而斯科特有自己的理論,他說:“我覺得真正偉大的球星,他關注籃球以外的東西一定會超出籃球本身。”行啊,那你要這麼認為,就只好這麼認為下去吧。



所以這自由球員招募的方式吧,我覺得很像以前的招安,一方擊敗另一方敗者歸順的那叫納降。既然是招安,就肯定得招安者擺條件。比如《水滸》裡宋江成天朝思暮想被招安,但是其他的兄弟們,並不是這個打算,於是就要賺金鈴吊掛,讓宿太尉跟皇上說,能給我們什麼條件,怎麼免罪免責呀,都談好了,朝廷接受,這才答應受招安。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侍,大夥不用老盯著這被招安的較勁,覺得人家沒主意沒骨氣,唐朝大將秦叔寶換了好多個東家,照樣是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招納賢才的方式就能分出這主人家的高下。


還說《水滸》:宋江他們招納秦明的方式,就是突襲瓦礫場,殺了個雞犬不留,還留下印記讓人覺得是秦明乾的,結果讓州府衙門把秦明家絕了戶。秦明也沒有其他辦法,即便是殺了宋江他們也不能救回一家老小的性命,索性是落草為寇——依我看,這樣的辦法要多下三濫是有多下三濫,就這還梁山好漢?整個一群流氓混蛋。再看看《三國》裡,孔明收降姜維,雖然也是嫁禍於姜維,但一不傷人性命,二不汙人聲名。知道姜維是孝子,把他老孃所住的城池圍而不打,這是有道德操守的表現。所以最終姜維歸順蜀國也是心服口服,這是一代政治家諸葛亮的表率。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何況還有若干個同樣志在必得的競爭對手,哪有那麼容易搞定?所以,你應該多少理解猛龍湖人快船為搞定超級球星所付出的努力了吧。至少到現在,三家都沒有提前出局,作為參與其中的球隊高層已經盡力了。非得要求早早落袋為安,他們真的做不到啊!




小卡去哪兒?你我說了不算;但小卡的New Balance主題T恤去哪兒,你我說了算!提個小問題:

NBA歷史上除了萊昂納德,另一位分別率領東西部球隊奪冠並都榮膺總決賽MVP的球員是哪位?

猜對答案的同學,我將從中選出兩位,送出下面這款T恤(黑/白各一件)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