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在出租屋洗澡時,房頂忽然掉下個攝像頭......

2019-07-12 04:34:57



撰稿 | 流蘇

編輯 | 圖圖




你經歷過最絕望的事情是什麼?

 “洗澡時,房頂忽然掉下來個攝像頭”。這是女神經歷的最絕望是事情。


他不知道這個攝像頭存在多久了,也不知道這個攝像頭記錄了自己多少洗澡的視訊,也不知道這些視訊究竟流向何處,又有哪些人在視訊前評頭論足,做著噁心的事情。


有那麼一刻,她想到了死亡。




這裡有一個問題:入住酒店時,你會檢查房間裡是否有隱藏的攝像頭嗎?


兩年前,大概很多人對這個問題嗤之以鼻,從未擔憂自己的一舉一動被偷拍。但是在今天,恐怕絕大部多數人都不敢肯定,自己住的房間裡沒有針孔攝像頭。


因為,已經有太多人用自己的實際經歷證明了這一令人恐懼的事實:偷窺似乎無處不在!


 

酒店裡,有人通過針孔攝像頭記錄著所有入住人的點點滴滴;在出租房,有人通過智慧攝像頭直播夫妻生活,一舉一動都成了被人觀賞的“節目”;甚至在地鐵上、衛生間,都有人用手機偷偷拍著女生的裙底......


針孔攝像頭到處都是


事實上,試衣間、酒店、民宿、出租房都是針孔攝像頭偷拍的“重災區”,某酒店經理稱 “八成酒店都有針孔攝像頭”,足見偷拍行為影響範圍之廣。


 

僅2019年6月,已被媒體報道的針孔攝像頭偷拍事件便是不少。找出這麼多隱藏在背後的針孔攝像頭,我們卻反而感到更加惶恐,這意味著針孔攝像頭真的無處不在,誰也無法保證你入住的那個酒店是安全的。


6月15日,深圳市某優衣庫試衣間被顧客發現藏有針孔攝像頭,偽裝成一顆鈕釦直接粘在了試衣鏡上。如果顧客正常換衣服的話,攝像頭正對著胸部位置。隨後,該店店長趕過來後把攝像頭連同線槽一起拆了下來,發現裡面還有一張儲存卡,裡面早已存有錄好顧客換衣服的視訊。


 

同樣是6月15日,一對情侶在鄭州某酒店住宿時偶然發現在房間電視機下發的五孔插座裡好像有燈光閃了一下,細細尋找發現竟是一個針孔攝像頭。報警後,警方對涉事酒店的其它4個房間進行抽查,同樣發現了針孔攝像頭。警察取出針孔攝像頭後發現這是一套完整且專業的裝置。


低門檻和高收益是主要推手


利用針孔攝像頭進行偷拍越來越多,以至於各類酒店、民宿、試衣間成為重災區,使用者防不勝防,究其原因有兩方面:低門檻的犯罪途徑和高昂的犯罪收益。


一方面,攝像頭及儲存裝置的小型化、微型化、便宜化,使得偷拍隱私的門檻越來越低,在旅館住宿甚至房屋出租行業中時有發生,成為侵犯公民隱私的窪地。在上述案件中,涉案人員雖然被依法處理,但是並未通報查處非法生產、銷售環節的相關內容。


筆者通過關鍵詞在電商平臺搜尋,便已發現大量售賣“針孔攝像頭”、“微型攝像頭”的店鋪,月銷量高者已有上萬。隨機進入一家店鋪後發現其售賣的“微型攝像頭”尺寸為1元硬幣大小,商品介紹稱可一鍵手機遠端監控,商品價格大多在百元至數百元之間。


 

更有甚者直接售賣開關插座攝像機、掛鉤攝像機、紙巾盒攝像機等多種款式,有“偷窺隱蔽”等多種功能特性。而買家僅需提供收件人姓名、地址、電話,還可以選擇貨到付款,不滿意可直接退貨等服務。


因此,有專家呼籲,網路銷售平臺要有嚴格的限制,一定要加大對商家在網路上出售這樣的商品的限制,做到及時發現,及時清理,並且向公安機關提供相應的線索,同時相關部門也一定要嚴格地落實國家關於竊聽竊視器材的生產銷售的規定,依法嚴懲違規者,從源頭上治理,攝像頭亂象。


另一方面,在酒店尤其是情侶酒店偷拍隱私視訊進行販賣已經逐漸形成了一條利潤豐厚的黑色產業鏈。據悉,每條偷拍的視訊經過專業剪輯後,售價可高達數百元,不少非法網站甚至開設了專門的“自拍偷拍”板塊。


同時,販賣偷拍視訊的QQ群、微信群等在網路社交平臺並不少見。有人發帖往往以“賓館直播”、“情侶偷拍”為噱頭,吸引對此感興趣的人加群,想要觀看視訊者付費購買或者直接購買會員。


這樣的“商業模式”甚至催生了不少“著名”的偷拍者。據瞭解,這類偷拍視訊往往會給男生打上馬賽克,卻將女性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甚至“露臉”還是其售賣的噱頭之一。


危險的攝像頭


很明顯,低門檻和高收益的誘惑下,偷拍已有愈演愈烈的趨勢;一方面以此滿足自己的醜惡的內心,另一方面藉此牟取不當收益。


但是,一般有點技術的偷拍者往往不屑於在酒店安裝針孔攝像頭,而是入侵家用攝像頭,直接獲取視訊素材。用他們的話來說,一旦成功入侵家用攝像頭,視訊素材源源不斷。


 

不可否認,隨著人們的安全意識不斷提升,在家裡安裝攝像頭已經成為較為普遍的現象,既可監控寵物,又可以保護老人和小孩。因此,近年來居民房中攝像頭數量急劇上升。


但是這些攝像頭真的安全嗎?恐怕未必。


2018年12月底釋出的《2018年攝像頭安全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1月底,全球共有2635萬個攝像頭裝置對公網開放訪問許可權。


其中越南位居第一,共有205萬,約佔20%;美國位列第二,共有183萬,約佔18%;中國位列第三,共有165萬,約佔17%;印度共有95萬,約佔10%;德國共有94萬,約佔9%。


大量攝像頭對公網開放許可權給了黑客可趁之機,而黑客破解、買賣、偷窺於一體的視訊攝像頭網路黑產鏈已經成為全球各國網路安全的共同挑戰。


此外,攝像頭自身安全係數同樣令人擔憂。《2018年攝像頭安全報告》顯示,自2017年起,攝像頭漏洞數量呈現爆發式增長,截至2018年11月,攝像頭漏洞數量較2017年增長高達19%。


 

其中,許可權繞過、資訊洩漏、程式碼執行等型別漏洞數量佔比最高,分別佔所有漏洞型別總數的23%、15%和10%。值得注意的是,廠商或廠商被攻擊者入侵而在裝置中製造的後門的硬編碼、預設密碼、隱藏後門等漏洞佔比高達6%。


此前360安全大腦釋出的國內首個智慧裝置安全報告——《典型IoT裝置網路安全分析報告》也印證了這一事實。


360報告研究物件為IoT裝置危害最大,也最為普遍的三大類安全漏洞:遠端弱口令漏洞、預置後門漏洞和敏感資訊洩露漏洞在不同智慧裝置上的分佈情況。


資料顯示,19.5%的智慧攝像機存在上述常見安全漏洞,是三類裝置中最“危險”的IoT裝置。而在智慧攝像機存在的漏洞中,遠端弱口令漏洞佔比最高,為91.7%。這一漏洞發生在智慧攝像頭上,可能導致攝像頭變“偷窺狂”,洩露使用者隱私。


 

當下與網路相連線的具有攝像功能的裝置數量眾多,安全性卻常常被使用者忽視。一般網路攝像頭的視訊傳輸是基於通用通訊協議,無需特定的攝像頭客戶端,這就意味著,一旦一個視訊賬號體系有缺陷且被滲透,將造成這一類賬號體系被滲透的可能性直線上升。


同時,廉價的攝像頭、監視器等物聯網應用產品被大量應用在生活的各個方面,但與智慧手機頻繁更新不同,視訊硬體韌體更新頻率屈指可數,容易造成諸多安全隱患。


因此,作為普通消費者,在家裡安裝好攝像頭後,應在第一時間修改自家視訊操控系統的預設使用者名稱和密碼,避免簡單易破解密碼給予黑客便利。同時,及時對硬體韌體進行更新,加強漏洞修復。


此外,在外入住酒店的讀者,若是沒有專業的攝像頭檢測裝置,可以通過手機檢查房間內是否有針孔攝像頭


具體方法為,在漆黑的環境下開啟手機攝像功能,圍著房間進行拍攝,特別要注意正對著床的插座、排風扇等位置,一旦發現有紅點即有可能是針孔攝像頭。


總結


偷拍如此瘋狂的背後,代表著的是極其低廉的犯罪成本。


在偷拍案件中,即便是發現了針孔攝像頭並報警也難以抓到真正的元凶。大多數情況是顧客和酒店方面相互扯皮,最終不了了之。即便被警察抓住,在未傳播和勒索的情況下,一般處以500元以下罰款或5日以下的拘留,情節嚴重的要處以5日以上10日以下的行政拘留。


倘若人們沒有發現攝像頭,那麼你的一舉一動都將被記錄在儲存卡中,某一天再被偷拍者取走,然後猥瑣的欣賞或者是上傳至網路。


但這對當事人尤其是女性的傷害是巨大的,甚至是留下終生難忘的心理陰影。人們和偷拍者之間的抗爭不會結束,但是真的讓人心累,且沒有辦法。




「推薦閱讀」




你的醫療隱私,四毛一斤

     ▼加入諸子云                                  

▲加入粉絲群






點【在看】的人最好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