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黃金眼,求求你放過我

2019-07-08 01:21:25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

網易公開課(ID:open163)


知醬最近沉迷各個地方的民生節目,發現了一堆快樂寶藏。

 

吉林臺有《全城熱戀》這樣的接地氣相親節目。


大花布一扯,東北小夥子大姑娘在一起嘮嗑,可真是快樂噴泉。

 

 

山東臺有《拉呱》。


雖然看起來比較土味,但主持人帶著山東口音一說話,確實很有喜感。


靳東上節目也被帶“跑偏”,自我介紹,“窩試演員進咚~(二聲)”


吃飯看《拉呱》,能多吃三碗飯。

 


但我最愛的,還是浙江臺的《1818黃金眼》。

 

來源:豆瓣

 

一提到這個名字,知醬就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豆瓣上,《1818黃金眼》到了9.5分,節目標籤之一是“搞笑”。

 

明明是一檔正兒八經的民生調查節目,卻比綜藝節目還要好笑。


 

1


那些誕生在黃金眼的名場面

 

播出15年,《1818黃金眼》留下許多期經典節目,也誕生了無數“名場面”。

 

一提到這些畫面,就讓人倍(狂)感(笑)親(不)切(止)。


  • 傻蛋機器人

 

為了給孫子輔導功課,宋師傅買了一個智慧機器人“二蛋”。

 

但這個機器人什麼都不會,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傻蛋”。


一問數學題,機器人就開始說:

 

“噓,不想回答的問題不回答,我是隱形人,聽不到聽不到。”

 

 

問什麼都是“我休息一會”,“我這麼高的智商都給我問住了”……“我給你唱首歌吧。”


不會做題,就會唱歌。


問它“一加一等於幾”。


二蛋回答“一加一,等於一”


然後立馬開始唱歌:

 

“小寶寶,圍一起,老師出道算術題……”



這和人工智障有什麼區別???


但一問到古詩和英語題,二蛋對答如流。


古詩說上句接下句,單詞還是標準的美式發音。



但宋師傅買二蛋就是為了給孫子輔導數學,結果告訴他二蛋居然是個偏科的文科生???


此刻,宋師傅的內心是這樣的:



  • 水晶男孩

 

小陳是一名反串演員,一開始記者剛見到他時問候“陳女士”。


結果他自己說是男性,是個反串演員。


?????

 

看了看照片,女裝照效果還真的不錯。

 

 

小陳說,前幾天經熟人認識,在旅館做了整形手術,結果非常失敗。


額頭不斷流膿,而且因為“毀容”,喪失了不少演戲機會。


跟劉曉慶合作的戲沒心情拍了,就算妮可·基德曼找上門也不行。



這樣的地下診所很難聯絡,也無法輕鬆維權。


小陳沒辦法,只能假裝有小姐妹也要整容,引黑心商家出洞。

 

他撥通了商家的電話,開始發揮自己的演技。

 

前一刻,還是哭著的。

 

 

轉眼之間就變成了要變漂亮的“水晶男孩”。


“哎呀我有很多個姐妹都想做整形,都要打(玻尿酸)!要打!”


“她們都想要水晶晶,要漂亮,要beautiful!”

 


還和女記者做配合。


跟黑心商家說,有小姐妹要做蘋果肌,自己也要做,要把下巴整成林青霞。



不愧是演員,演技果真了得……


  • 天德池

 

顧客小張在洗浴中心“天德池”存了包。


但洗完發現包沒有了,他就向節目組反映了這件事。


可天德池的工作人員不但不配合,還對小張惡言相向。


工作人員旋轉出場,直接指著小張說:

 

“鑰匙只有一把的,配都配不來!”



一邊說著,一邊使出了誇張的動作。


被網友戲稱為“嬌嗔蘭花指”、“怒插小蠻腰”、“五雷拍X掌”。

 


人家還說,小張是個慣犯。

 

“他在這個浴室裡,丟東西;在那個浴室裡,丟東西。”

 

“到處丟東西!”



看得人一愣一愣的,簡直迷惑行為大賞。


  • 牛劉尤”,傻傻分不清楚

 

嶽大姐花了8000多元買了減肥茶,對方說兩天就能見效。


可嶽大姐前後買了四次服用,都沒有效果。

 

無奈之下,只能給銷售方打電話要求退款。

 

嶽大姐隨口向電話那頭問了一句:你貴姓啊?

 

接下來就產生了1818黃金眼爆笑名場面:

 

“您貴姓?”

 

“我姓牛。”

 

“尤啊?哪個尤啊?”


“牛!”


“優啊?劉啊?”

 

“牛!牛羊的牛!”

 

“有氧的有?”

 

“牛!”

 

“好好好,聽到了,謝謝你啊,尤老師!

 

 

關鍵是,後期人員完全沒有把這一段剪輯刪去,而是原原本本記錄下來。


彈幕已經完全笑成了傻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省略1000000+個哈)



  • 你這個要求太“發雞”


小黃和物業的保安起了衝突,自稱對方對他進行了人格侮辱。


萬一以後我有身份有地位了,那這是不是人生一個汙點!


於是,小黃要求保安“擺酒席”向他道歉,酒席錢自己出,要的就是個面子。



物業的李經理表示:他這個要求很發雞啊!


記者:很什麼?


李經理:很發雞啊!他這個要求。


路人:很滑稽啊?


李經理:啊啊啊是是是,很發雞啊!


他有錢,有錢就可以服做灰為嘛!(胡作非為)



發不發雞知醬不好說,李經理和上面的嶽大姐搞個組合,我看這事兒靠譜。


一個個名場面,直接承包了我一整年的笑點。


快樂源泉本泉了。



2


如果當事人是快樂源泉

那記者就是快樂噴泉

 

很難想象,《1818黃金眼》沒有依靠任何綜藝的設定和劇本來製造笑點。


它的製作不算特別精良,更別提有什麼後期的大製作。


快樂源泉,其實源於對細節的在乎和挖掘,對身邊人自然的談吐與行為的捕捉。

 

範圍廣、題材新,短小精悍……

 

陳女士在晚上回家時,看到路上趴著一條蛇,覺得可能會被過往車輛壓死,便抓住蛇尾巴想要放生。

 

 

可這個時候,陳女士的手機掉了,彎腰撿起時,蛇趁機咬了她一口。

 

陳女士完全不著急,只是覺得要去醫院消消毒,便乾脆提著蛇笑嘻嘻地奔向了醫院。

 

是個狠人。

 

醫院的工作人員看到陳女士時,以為手上提了一個包,可這個包竟然還會動。

 

 

這可是真·蛇皮包了。

 

所幸這條蛇沒有毒性,陳女士並無大礙。


但這麼凶猛的女子,也的確難得一見。



女孩小任在一家理髮店希望把頭髮打薄,但自己感覺效果並不好。

 

小任說晚上做夢都夢到掉頭髮,就好像脫髮的孕婦一樣。

 


還這樣形容自己的頭髮:

 


這個比喻,也太狠了吧……


我罵我自己??????

 

小任振振有詞,說自己是個講理的人,不是挑刺的人。


 

注意看這裡記者的表情。


滿臉都是拒絕。



不是記者給自己加戲,畢竟比戲多,《1818黃金眼》的記者還真沒輸過。


有一期,熊孩子玩遊戲被人騙光了奶奶的養老錢。


記者發出了一連串靈魂拷問。


熊孩子剛開始很平靜:他說會還給我的。


記者:他說會還給你的,一直就沒還給你。


熊孩子有點不耐煩了:都說了會還給我的,聽不懂一樣。


記者:那他後來沒還給你啊。


熊孩子再忍:嗯。


記者:那你為什麼還給他打錢?


熊孩子被追問的生無可戀,Duang的一巴掌拍在自己臉上。



給記者嚇蒙了:你幹嘛?


熊孩子此時內心的OS可能是,我不知道我要幹嘛,我只想問你想幹嘛?



當然,不打破砂鍋問到底,記者是不會罷休的:你以後還玩不玩遊戲啊?


熊孩子的回答是:不玩是不可能的。



這畫面,怎麼有點似曾相識……


偷車賊被抓,說自己除了偷東西,別的是不會幹的


還有一期,沈女士的堂弟在美容美髮店辦了張9000塊的卡。


後來覺得被坑了,沈女士就帶著堂弟去討說法。


店家說的一支幾百塊的產品,網上一搜才幾十塊錢。


後來又得知沈女士堂弟還被忽悠做了祛痘專案,於是高能來了……


記者問負責人蔣經理:您自己臉上的痘都沒祛啊。



蔣經理,很尷尬。



於是,鏡頭乖巧地推了個特寫……特寫……



當事人讓人迷惑,記者更讓人迷惑。


1818黃金眼,我真的笑出鵝叫。

 


3


不止搞笑更溫情

這才是真正的生活節目

 

儘管黃金眼中湧現了大量有趣的素材,但是骨子裡,它是一檔民生紀實類節目。


在遇到某些事時,它會變得無比“剛”。


水晶男孩節目裡,節目組經過種種途徑,最終找到了那位地下診所的黑心販,當面問他,有沒有醫師資格證。


哪怕被黑心販子威脅“不方便拍攝”,擋住攝像頭,記者仍然堅持將整個片段拍攝完成。

 

 

被逮捕後,黑心販給小陳下跪道歉,並懇求節目組給他的臉打上馬賽克。

 

可節目組一口否決,讓黑心販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還有一期“敏寶寶”節目,做微商的陳某(社交暱稱“敏寶寶”)欺騙一位婦女,以“可以賺快錢”為誘惑,前前後後騙了十萬塊錢。

 

節目組反覆調查,但陳某隻是搪塞。

 

揚言有上億家產,今年要給微商團隊送出十輛豪車,但轉眼就變成了“那是別人發的,和自己無關”。

 

 

陳某甚至向記者傳送了大量資訊,講述自己的奮鬥史,為自己洗白。

 

 

節目組只是說了一句話:


由於趕著做片,我們的記者並沒有詳細閱讀。

 

看起來過於硬核,但實際上傳達了這樣一種態度:不給任何罪惡洗白的機會。

 

懲假除惡,黃金眼始終走在最前線。

 

記者盧寶祥曾在接受採訪時說:“1818在浙江肯定是‘瘟神’,大家看到你,什麼事,怎麼又來?有時站在商家門口,老闆眼珠子咕溜溜轉起來,我們最近有投訴嗎?”

 

當然,打假維權這些事,只是黃金眼的一部分。


身邊人與身邊事,黃金眼也總能帶給我們人性的關懷和溫暖。

 

前段時間在路上崩潰的逆行小哥,就是黃金眼發掘的。

 

交警安慰他:發洩完了以後,自己再擦乾眼淚,重新去生活。生活嘛,大家都一樣,都是負重前行。

 

 

其實,黃金眼欄目的製作,並非易事。


因為立足於普通人與普通事,很多時候,採訪與製作,都是些非常零碎的片段。

 

北大畢業的黃金眼記者盧寶祥剛來時還抱怨“怎麼幾塊錢的礦泉水投訴都做”。


但他在這裡一待就是15年,“網紅小吳”就是他發掘出的採訪物件。




黃金眼之前還來了位考古學女博士,跟著團隊一起做租房糾紛的採訪。


房東大伯拎起條凳向他們砸過來,黃金眼團隊只是淡定地說“大哥你不能這樣”。

 

女博士覺得有些無法忍受,但團隊說,他們每天過的都是這樣的日子。

 

不多日子,她辭職了。

 

只是黃金眼仍然在堅持下去。

 

在雞毛蒜皮的零碎事裡,發現真正的人間冷暖,世間百態。


給我們帶來歡樂,卻又有著無限溫暖。

 

希望這樣的節目能夠做的長遠,希望多少年後,在開啟手機、電腦之時,還能夠聽到熟悉的那句:

 

1818黃金眼,綜合報道。


本文轉自公眾號“網易公開課”。網易公開課,分享全人類的知識。公眾號:“網易公開課”(ID:open163)微博@網易公開課。



緩緩說(huanhuanshuo520):一個有趣有用又有溫度的公眾號,這裡會有不正經的胡扯,會有無趣的深刻,也會有熱氣騰騰的生活。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