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簡直比庫裡更像小學生

2019-07-07 11:05:18

“於先生,你怎麼那麼多白頭髮啊?”


前兩天採訪韋德的時候,他突然這樣問我。說實話,我沒覺得自己歲數大,真的,我還反過來說他呢,“呵,你這鬍子颳了顯年輕啊…”哈哈。


可是前天,一上午的專訪做下來,我由衷地跟自己個兒說了一句:年輕真好,真好。



連續採訪四個球員的工作不是沒幹過,但連著四個球員,每個都照著半小時專訪起步確實有點兒意思。代言Under Armour的四位NBA球員,庫裡算歲數最大的了,1988年出生;班巴和史密斯比他小十歲上下,真的是看什麼都新鮮的小孩兒呢;威武雄壯的恩比德大帝說起自己16歲參加巴莫特訓練營的事兒眉飛色舞的,是啊,這事兒過去還不到十年呢,他才25歲啊……採訪結束在休息室裡,他們邊打遊戲邊聊天,班巴和史密斯都得管我叫“安扣”了,吃東西的時候還教了半天中文,管我叫“叔兒”……


這一上午下來,年齡的差距油然而生,青春逼人,真的,太逼人了。



班巴和小史密斯看什麼都好玩兒,忽然就咬咬耳朵,說說悄悄話,然後倆人一陣大樂。採訪時好一會兒才入正題,因為一直都在聊家常表達他們剛來的新鮮。班巴來了才告訴我,他不是第一次中國,以前來過上海和北京,這是第二次來北京了,那還記得什麼嗎?“不記得了,那會兒我剛上高中,一直就是跟著隊伍走,去了好多地方。這次要是去,也許我會想起來。”哦,是你小時候的事兒,所以記不清楚了吧?“不不不,兩年前的事兒,2017年……”嗨,忘了,你現在也不大啊。班巴他們家是非洲移民,到了美國受的教育也不錯,聽說原來還放話說想上哈佛,不知道最後去德克薩斯唸了大學的他,心裡有什麼感覺,但起碼他的教養很好,自從知道我是他“叔兒”之後,短短的幾次過道和休息室見面,特別客氣特別有禮貌地打招呼,真像個彬彬有禮的大學生。


和他一塊兒出出進進的小史密斯就不太一樣了,比較莽撞,一頭小短髒辮兒用一根Under Armour髮帶扎著,進屋就大大咧咧地跟各位“wazzup”不停地打招呼,而且只要我和楊毅一問班巴問題,他立馬低下頭,就跟睡著了似的;但你可別認為他真的分神或者倒時差,一旦聽到有意思的事兒,馬上就能“咯咯咯”樂出聲兒,特別隨性。比如班巴說他在魔術隊最好的朋友是梅爾文·弗雷澤(魔術二輪秀,張鎮麟校友),說得太快我們倆都沒聽清楚,趕緊確認名字。這會兒史密斯突然就開始樂,我們都有點懵,這樂什麼呢?史密斯一邊樂一邊衝班巴說:“你看看你看看,你們隊多不受人重視,人家都不知道你說的是誰,哈哈哈哈哈……”班巴也不好意思地樂了,靦腆地說:“沒有沒有,我自己沒說清楚…”琢磨了一秒鐘又說:“也可能他們倆真不知道梅爾文是誰吧?”樸實的樣子又把史密斯逗得大笑半天。



既然沒事就樂,那就問問小史密斯吧,這個賽季去了紐約之後,基德曾經過去指導過他訓練,學到什麼了呢?會拿基德當偶像嗎?“誰告訴你我會拿基德當偶像的,我的偶像是艾弗森,我打球就是照艾弗森打球的方式學,我可學不了基德,我們差遠了,哈哈哈。”班巴在旁邊說:“其實學學基德也沒什麼不好的…”這倆傢伙的狀態,就像是一個班裡老師都喜歡和都提防的倆學生。


那麼下個賽季,扣將小史密斯最想在誰腦袋上扣籃,護筐高手班巴又最想蓋誰的帽呢?小史密斯又搶著說:“扣班巴吧,扣他就挺好,哈哈哈哈哈…”班巴看了小史密斯一眼,想說又不好意思,最後憋半天憋了一句——“要不然你們給我出個主意吧,你們覺得我蓋誰帽比較好?”我就開玩笑說:“要不然就蓋勒布朗·詹姆斯的帽吧?你得有夢想啊!”班巴剛一點頭,小史密斯又把話頭兒搶了過去,“行嗎你?還蓋勒布朗吶?哈哈別逗了哈哈……”



都喜歡樂,大帝就溫順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這次季後賽受挫,還是因為最近比較清閒,說起小時候的事情,尤其是背井離鄉剛到美國,大帝娓娓道來,講得特別有感情。從自己錯過巴莫特訓練營第一個訓練日開始講起,一直講到被猛龍淘汰之後自己抑制不住感情痛哭失聲,坐在他對面的我們感覺,恩比德絲毫不願意迴避什麼或繞過什麼。說到在非洲的日子,他會提起他嚴厲的媽媽如何逼著他做那一堆一堆的家務,說著說著他就樂,一邊兒回答我們的問題,一邊自言自語地說“哎呀,那會兒的日子可真難熬啊。”說起自己足球排球都練過,還特意把奧拉朱旺拿出來做做類比,“你們看他練過其他專案,柔韌性靈活性協調性……完全都不一樣嘛!”我們提醒他奧拉朱旺當的可是守門員啊,你也當守門員嗎?“不行不行,我可不當守門員,太沒勁了,我是個前鋒,要不是個兒長這麼大,沒準我就踢足球去了,足球確實是我最喜歡的運動,僅次於籃球。”說這個的時候,恩比德手舞足蹈的,確實比較符合他的年齡,甚至顯得更年輕。


到美國之後的第一年,恩比德跟著Youtube上的短視訊學了投籃,這事兒本身就有點讓人匪夷所思,可在年輕的恩比德眼裡,這真沒什麼。“我就琢磨著,白人不都是靠投籃在NBA立足嗎?那想學投籃,看白人的視訊總是沒錯吧,我就在YouTube上找,還真讓我找到一個看著順眼的,就按他投籃的方式練吧,什麼?那個白人叫什麼?不知道,一點兒都不知道……”恩比德1994年出生,2010年才開始學打籃球,進步這麼快,實在讓人驚訝。“我覺得還是我自己是個天才吧,我訓練確實也很投入很刻苦,但我相信我喜歡籃球是因為我有籃球天賦,否則我應該去幹點別的什麼。”別的什麼呢?“我一直覺得我自己應該能成為一個大號的宇航員,去太空探索!”……大帝啊,收了神通吧!



庫裡比這幾位的年齡都大,經歷的巔峰時刻也更多。但真聊得起勁兒,還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的狀態,尤其是說到家裡。說起全明星週末的時候,他們全家在夏洛特拒絕了Under Armour舉辦活動的提議,用家庭投籃大賽的方式把當初他們曾經打球的籃球場重新鋪設了一遍,目的還是為了回饋社群和球迷。這本是一件挺有紀念意義的事兒,但由於最後贏下比賽的是庫裡的媽媽Sonya,畫風很快就歪了。“我們家我媽最大,說什麼都得聽。我和我弟長大的過程當中,他們還老想一碗水端平,可其實這把戲總會被我們看穿。就像我們打西部決賽的時候,他穿著我弟球衣的正面坐在看臺上,賽後還問我看沒看見她,你琢磨琢磨,甲骨文中心,全穿我們隊的加油T恤,就她一個穿著開拓者隊球員的球衣,這能看不見嗎?真的,像神經病似的,看不見才怪呢。”


那麼你爸總會多支援你一些?“嗨,這主意他們倆自己想的,我爸聽我媽的,我媽把Seth穿在正面,他當然得穿我的正面了,沒有選擇啊。”不過其實媽媽很緊張,以前有看哥倆各自比賽前喝一杯的習慣,這會兒也沒有了。問他知不知道弟弟投進大心臟三分之後,爸爸媽媽一起振臂高呼加油,弄得他老婆Ayasha得賠笑的事情,“知道啊,那怎麼辦?要有禮貌啊,不然會顯得不合適。”說真的,我唯恐天下不亂地想看到庫媽媽看到這期的表情,就是不知道編導會給留多長時間……



這一季的總決賽對勇士來說悲壯而失落,兩大巨星重傷,還沒拿到總冠軍,是不是令人失望呢?“失望是肯定有的,但最後我爸媽到更衣室來跟我聊天時並沒有覺得多麼悲傷,他們更關心克雷的傷到底重不重。他們跟我說你和你的球隊連續五年都站在了總決賽賽場上,你把你的熱愛,完全展現在全世介面前,難道還有比這更了不起的事兒嗎?在我們心裡沒有了,我們一直都很為你驕傲。”所以在比賽結束後,整個庫裡家族和他的朋友、團隊一起有了一張擁有燦爛笑容的全家福。在這張照片上只看得到對未來滿懷的希望。“怎麼沒見你女兒Riley呀?是因為輸球了她難過了嗎?”“不是,照相的時候實在太晚了,她已經睡著了……”


無論是以為人父坐擁總冠軍的庫裡,還是初試鶯啼並沒有建功立業的班巴和史密斯,或者是對未來躊躇滿志的大帝恩比德,都給我們展現了天真爛漫的一面。青春的氣息之濃烈之強大,讓我猝不及防難以招架。巔峰、低谷、挫折、收穫、歡笑、淚水……都是屬於青春的一部分。好多人愛說青春沒有失敗,我想問問憑什麼?!失敗不也應該是青春的一部分嗎?再說沒有青春的失敗,哪兒來成熟的成功啊?


可別以為這些青春洋溢的傢伙們沒有成熟的時候,班巴能說“我喜歡杜蘭特和魔術師,我希望自己能成為他們那樣全面的球員”;小史密斯會說“你嘗試過待在一支連敗球隊裡的滋味兒嗎?這就是為什麼結束連敗我們會欣喜若狂的原因”;恩比德能告訴我“這個夏天我要學習所有人的優點,讓自己成為獨一無二的那個”;庫裡則自信地說“下個賽季註定會很艱難,但我仍然會把球隊再到應該有的高度”。年輕人們就這樣自信而快樂地坐在我的面前,讓我感受著他們那無與倫比的力量。


本來這一篇兒講古,我想講《封神演義》裡的魔家四將,可他們四位真不像。算了,今天我就要啟程去上海找他們繼續做《最前線》的節目了,精煉點兒,改一段傳統相聲《八扇屏》裡的“小孩子”貫口,權當這篇採訪手記的收官——


丹尼斯史密斯,弱冠便具斷齒逞威之勇;約什傑克遜,新秀就有肆虐籃筐之能;莫班巴,高中參選,憑天賦捷足先登;迪亞洛扣籃稱雄;恩比德大器晚成,稱帝出征寸草不生;瘦巴頓替補席步步為營;米爾斯高中生八面威風;勇庫裡七歲運控,九歲全能,一十三歲敢與聯盟超巨爭鋒。統帶金州神兵,執掌五年三冠兩座MVP之殊榮,借擋拆,巧過人,大心臟,三分靈,力壓火箭,逆襲雷霆。縱使本季受困傷病,也求玉碎逆天改命。身邊雖常伴克雷、追夢,那庫裡也算小孩子當中之魁首。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