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收卷鈴到通知書|但只前行,無問西東

2019-07-03 22:31:22

全文共2357字,閱讀大約需要4分鐘。
又到鳳凰花朵開放的時候,6月9日,全國各地的2019年高考都陸續結束,伴隨著驕陽和驟雨,又一批少年迎來了或許是人生中最為難忘的一個夏天。5月29日,《北大青年》釋出了徵稿啟示,面向全體讀者徵集從收卷鈴到通知書之間的故事。推送發出後,受到了讀者們的熱烈迴應,我們在後臺和公郵收到了許多來件,或長或短的文字間,書寫的是不同的青春,流露出的是相似的懷念。我們希望儘可能完整地呈現這些情真意切的文字,故從6月9日起,《北大青年》將陸續推出《從收卷鈴到通知書》系列,與大家共同分享有關青春、告別、等待和選擇的故事。
只要向前走,路就會在腳下延伸

“叮!”高考結束,塵埃落定,我回到了教室。

電影中與同學狂歡的場景並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疲憊感。備考時積累的疲憊都在此刻徹底釋放,我無力、虛弱地趴在桌子上。一宿不眠,幾天的奮戰,精力早已消耗殆盡。此刻的我,無喜亦無悲,甚至無暇顧慮所謂的結果。那一刻,除了累,還是累。

疲憊感很快隨著時光的流逝消散。我復甦了,睜開眼睛,筆筒上中山大學的照片撲入眼簾。中山大學,是我自小的夢想。我雙手合十,向上天祈禱:請上天賜予我上中山大學的機會。

回想高考、回想這三年的高中生涯,我傾盡全力付出了。我想,我還是有希望考上的。拿起許久沒碰的手機,我開啟微信朋友圈,發了2018年來的第一條動態:“得知我幸,失之我命。”

不知是誰給的自信,我和好友們都覺自己得考得不錯。若干天后,恰逢中山大學開放日,我們便一同前往,打算提前踩點。

中大南校園內,鬱鬱蔥蔥環繞紅色的老房子,開放日湧來的人山人海也掩蓋不住它的古樸與寧靜。我和好友們一路詢問著各類專業資訊,一路編織我們的中大夢。我似乎看到,我們在中大紅樓下重逢,攜手接受知識的洗禮。

6月22日,放榜。我和好友們的中大夢被擊得粉碎。

所幸,我的分數還能上一個211,結局不算太糟。但是,我內心仍舊是不甘的,不免感到三年的努力有些白費。魂牽夢繞的中大,在本科期間永遠地離我而去。

然而,填報志願非兒戲。即便忘不了中大,我和家長還是拼盡全力地填完了志願申請表。8月15日,我收到了A校的錄取通知書,即便這是我的第一志願,但我還是陷入了無邊的失落當中。我和中大,終究是錯過了。

但我知道,只要向前走,路就會在腳下延伸。我要在A校邂逅一個更好的自己。

後來,我逐漸地習慣了大學生活,也發現了A校的閃光點,但我的中大情結還在。在這四年裡,我將不斷地向前奔跑,希望研究生生涯可以在中山大學度過。


——2018級考生 淺月

學校與專業之間,我選擇了學校

2018年6月24日,下午五點。“全省高考前一千名名單”映入眼簾,我盯著螢幕飛速地瀏覽,陸續看到了同學的名字卻找不到自己,頓時心急如焚。

終於……找到了!身在尖子班卻成績不好的我感到一絲幸運——真的實現了對自己的突破;但位次並不高,與我從未放棄過的理想,北大,恐怕會失之交臂。

6月25日,零點。已經不必緊張地去查成績,但我還是上網看了一下分數。與預期的基本一致,平靜而心安。

之後迎接我的並非等待,而是緊張地進行填報志願:研究各種材料,查詢各大高校資訊,參加高招諮詢會,不停研究招生計劃與往年資料……

“如果你真的想上北大的話,或許還有唯一的一條路。”

經歷了激烈的心理鬥爭,看遍了網上的眾說紛紜,受到了其他名校老師熱情的邀請,我還是將這條路——報考北大醫學部護理學院——填在了第二志願(前面填了以往分數線更高、錄取機率很小的專業)。我不牴觸,但也不熱愛;在學校與專業之間,我選擇了學校。經歷若干天,志願填報總算告一段落。

最大的遺憾是,這條路上並沒有在燕園生活的時光。但我相信,北大這個平臺能提供無數種發展的可能,而專業不是決定人生的絕對因素;縱使不生活在燕園,也能觸及北大的靈魂。

7月18日,下午五點。一同學突然給我發了一條訊息:“主任讓我告訴你,你被北醫錄取了——”我給主任打電話,意料之中,真的是那“唯一的一條路”,於是又平靜下來。家長群裡的喜報與祝賀持久不絕。而我又在等待,等待與錄取通知書的相見。這一週,無比漫長。

7月26日,上午十點。

來自千里之外理想之地的信使,終於趕來與我見面了。紅色的信封上一個“賀”字熱情奔放,繪著優雅的博雅塔。我並沒有過於激動,而是平靜地拆封然後取出錄取通知書:你好,北大,終於等到了你。

經過數次漫長等待,終塵埃落定。——其實,在此之前,我早已等待多年。


——2018級考生 王匯

我的錄取通知書遲到了四年

英語收卷鈴響起,彷彿是出獄的號角。我記得那年那天的夏日陽光很明媚,不,走出考場時明明刺痛了我的眼。

6月22日的夜,徹夜未眠。抽了自己一嘴巴子確保自己是清醒的:史上最低的分數,在淚水的浸泡下,著實比那天的陽光更刺眼。

我的目標是北大,從三歲時便萌生的想法。而此時,我和她隔了幾個世紀之遙遠。幾乎所有的人都勸我復讀,但語文老師卻對我說:高考不是人生的終點。

我終於還是背起行囊來到了北京,在一所距離北大不那麼遠的高校讀書。438、628、運通114、特10……公交車聯結著兩所學校,也一次次提醒著我不要懈怠、不要忘記最初的夢想。

2009年的雪來的很早,在社團秋遊的路上鵝毛飛雪,雪後的北大是怎樣的美呢?下了車,我便往北大奔去,儘管地面溼滑,但我卻無比自由,聽著音樂跑跑跳跳,越過鐵道,經過清華,一路奔向北大。我喘著粗氣到未名湖邊,到博雅塔下,到紅四樓前,毛絨絨的帽裡都汗涔涔了,手套裡的五指熱的有點發癢,我掏出速寫本和鋼筆,但終究畫不出她的美。

後來,我以系第三的成績參加了北大的研究生推免選拔,又落了榜。我沒有遲疑,放棄其他所有學校和機會,義無反顧地走上了考研之路。樹葉婆娑蟬聲鳴,銀杏金黃月華圓,枝幹蒼虯北風起,吹不散,滿腔熱血。

如果說高考是團戰,那考研就是孤軍奮戰。日日夜夜,圖書館裡唯有知識和孤獨相伴;絮絮念念,勤能補拙書本一頁頁紙張捲了邊。

考研那兩日的空氣是乾冷的。在三教外排隊等待進入考場時,我仍在爭分奪秒複習,冷風無情地穿透了我瘦到90斤的小身板。再也沒有寫生時的溫熱,拿著筆記本的手凍得顫抖,我卻也放下了執念:備考期間的收穫已使我無憾。

最後一門考試,這個冬天釀成的胃病又發作,我提前交卷,狂奔到廁所一通嘔吐——這如鯁在喉的四年。

我記得那年那天的冬日陽光很明媚,甚至有點點溫暖。

後來,我把北大錄取通知書的照片發給了語文老師,她說:嘿,你的錄取通知書遲到了四年。


——2009級考生 王燁

微信編輯|沈博妍

文章已於修改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