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冠後,你會刮掉大鬍子嗎?”

2019-07-02 05:30:58


這不是我第一次採訪哈登了,也不是我第一次和哈登長時間交流了。兩年前這會兒,他還不是MVP,火箭“寶蓮燈”組合尚未亮相,更沒有這麼簡單粗暴的魔球打法,我們在廣州做活動,他看著一幫年輕的中國街球手打球,落後的一邊兒落後了大概有17分左右吧,哈登就開始特別糾結,很想打,但經紀團隊不建議他貿然下場,萬一受傷怎麼辦?人家考慮得也挺周全。


於是哈登就開始嘮叨,一會兒嚴肅——“我最討厭輸球”;一會兒執著——“我上去有機會打個大逆轉呢”;一會兒大度——“我有好久不打野球場了”;一會兒深明大義——“還是應該把機會留給這些年輕人啊”……那會兒就覺得這人有點天真無邪得可以,直來直去想啥說啥,也不藏著掖著,但畢竟面對面的純交流時間不算長,所以沒有敢妄加揣測。直到昨天《最前線》做哈登的特別訪談節目,和大徐老師、楊毅一起,好好跟哈登聊了聊,重新加深了印象,更覺得他這個人啊,真是有點兒意思。


哈登一坐下,你就能看出他這左眼皮還是有點兒不大對勁:上眼皮有個小小的麥粒腫似的凸起。對此他解釋說是“那次被戳傷恢復後的殘留”。“賽季結束基本就是休息、放鬆、等傷勢恢復的過程,我回了趟亞利桑那,找了個有山有水景色宜人的地方緩緩。眼睛恢復正常比我想象的快,但系列賽後面那幾場基本還是隻能靠右眼看東西。那個時候球隊需要我,我沒啥其他選擇,不能離開,盡全力帶著球隊前進。”


那麼杜蘭特傷退之後的第五場和第六場發生了什麼呢?“我能覺得我們隊好多人一看杜蘭特離開突然就鬆了一口氣,特別明顯。跟勇士這種球隊對陣就是一口氣都不能鬆,這情況到了第六場依然持續,雖然回到了我們的主場,也沒有拿出足夠的強硬,所以也就沒能再前進一步了。”


我又追問了一句,還記得終場哨吹響時候的心情麼?“肯定是失望啊,覺得自己不是沒機會啊。我們有不少有經驗的老將,但是我們替補席太沒經驗了,打到關鍵時刻確實會讓勇士把握住機會。”



哈登真不迴避,想什麼就說什麼,而且還承認在系列賽過程裡和剛結束那會兒也不願意說這些,“我這人性格如此,設立目標,做就是了。說多了也沒用,不如直接做到最好。比如你們問我休賽期又會增加什麼新的進攻技術,你們就等著看吧,我保證肯定有。至於是中投還是低位背打還是右手持球突破能力,我就不說了,下賽季你們等著看吧。”說起這個,看他自己精彩集錦的時候,閃過奧拉朱旺的鏡頭,聊起好多人去找大夢學低位技術,哈登有沒有想法學呢?“有機會啊,有人問過我,但我覺得意義不大。我不是沒有看過‘大夢’的表現,但說實話,他的腳步移動和低位技術是由於他的身體條件和天賦決定的,其他人如果不具備他的特點,也就是體驗一下,學不到他技術的核心吧。而且他收學費還挺貴對不對?”


這麼細想想,哈登好像還確實不是個大嘴巴,從雷霆到火箭頭一兩年還有和人爭執,後來基本沒有什麼沒完沒了噴誰的事兒發生。“這應該得益於我高中的教練佩裡吧,他做事的風格就是這樣,發現我有什麼問題,不會批評或者喋喋不休,就自己做正確的狀態來告訴我什麼是對的,我就明白了。說話對事情幫助不大,真的。”


對於哈登來說,之前在雷霆以最佳第六人獎項和全明星級別的表現,準備開始登堂入室的節奏,卻在續約問題上遭遇瓶頸沒辦法留在俄城;但到了火箭他才發現真的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解放區的天是晴朗的天,我詹姆斯·哈登心裡好喜歡。自2012-13賽季起,哈登單賽季場均得分從未低於25分,場均助攻都在5.8次以上,絕對是大包大攬,想怎麼打就怎麼打;後來招募德懷特·霍華德,魔獸來到火箭隊之前,大家猜測他們兩個的性格和球場打法都會很合拍,但事與願違,這兩位明星從握手到分手,都沒有真正產生過化學變化。2015-16賽季,兩人合作的最後一季,火箭最終僅以西部第八的身份勉強打進季後賽;而資料顯示,哈登的傳球一度低至只有7.8%會送到霍華德手裡,場均不過4次,比阿里扎、勞森、貝弗利、特里甚至特倫斯·瓊斯都少……跌宕起伏,過山車一樣的刺激,這就是哈登的經歷。


“好像每天一睜眼,就要進入大衛·科波菲爾的魔法秀,究竟能發生什麼,真是想不到。”哈登說,“但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很小的時候,就明白自己想要成為一個超級巨星,這一點從來都沒有改變過。”我接了句話,“那會兒你還不像現在這麼時尚呢。”哈登還就樂不可支,他覺得與其說“時尚”,還不如說“與眾不同”也是他性格里的一部分,“因為我願意做以前的人沒有做過的事情。”



是啊,從新秀賽季場均9.9分到這個賽季得分王場均36.1分,能連續32場得分30+,哈登絕對是這個星球上進攻能力最強的球員之一。“是的,我確實是。”哈登毫不諱言。他還從32場連續30+的得分集錦裡挑出來他認為最好的三個球,你們猜猜是哪三個?“我覺得最能保證狀態的還是訓練,這32場連續30+得分的比賽,只要是主場比賽,賽後我都要去健身房做30分鐘力量訓練,這會讓我感覺舒服。”即使到了中國,哈登也是輕鬆度過時差關,每天早上八點起床,日常訓練,參與活動,一點兒看不出疲勞和懈怠。聊起自己的進攻和防守特點,哈登索性對著大螢幕講了個痛快,尤其是說到自己可以一邊運球一邊看時間,還能觀察對方防守會怎麼變化而後做出反應,哈登近乎眉飛色舞,全然不顧隨行人員提醒他時間已經超了。


碰到事兒沒功夫廢話,直接做就是了。哈登不同意火箭下賽季的機會是勇士留下的,而堅持火箭每個賽季都以總決賽和總冠軍為目標。就像他兩年前在活動裡跟街球手們說的一樣:“首先是得有全力拼搏的態度,拿出戰鬥精神和狀態,不要有任何保留;其次是要打得無私,要每時每刻都想到分享球,把隊友聯絡在一起,不要想一個人辦到所有的事。最重要的……”他故意頓了頓,“贏球最大。”


哈登在兩個小時的採訪裡,一次次重複自己絕非一個在意技術統計的人,自己只在乎勝利。包括世界盃,作為有經驗的球隊領袖,哈登有信心帶領自己的國家隊“能在第二故鄉中國北京捧杯”。我們給他講他的前輩姚明2004年雅典奧運會上說“不進八強不刮鬍子”的事兒,他聽得直樂,問他要是奪冠之後會不會刮掉大鬍子,他樂得更歡,連聲說“太瘋狂了太瘋狂了”……


哈登這一臉長髯究竟會不會剃掉,什麼時候剃掉。他說他自己也不知道,沒準兒就像《阿甘正傳》裡主人公的跑步,開始和終止得都那麼隨性。倒是說起來總決賽裡勇士遭遇嚴重的傷病,哈登忽然就在胸前畫了個十字,然後摸了摸手邊的木製品(基督教的祈福動作)說:“希望他們都能早日康復,找回最好的狀態和我們比賽,那才是我心裡最好的比賽。”


在最好的比賽裡,擊敗最強的對手,成為最棒的球員,這便是超級巨星的信念,我期待著他心願達成的一天。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我臺近期播出的《最前線》。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