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世界冠軍的滋味,可不是勒布朗杜蘭特庫裡獨享的

2019-07-02 05:30:55

即使到了現在,好些位一提起FIBA體系下的三人籃球賽,也就是俗稱的三對三,世界盃啊奧運會啊什麼的,一般都這麼聊——


“哎你說這美國要派NBA明星組個隊肯定得奪冠吧?”“哪仨合適呢?”“詹姆斯杜蘭特跟濃眉吧?”“別別別,老詹和濃眉換一個讓庫裡上,有遠投太合適了!”“不矛盾,三對三一個隊有四個人,都帶去就齊活了!”“可不麼,這是躺贏啊!”(對話內容略有偏差,但基本就是換換人名,嗯。)


但從北京時間2019年6月24日開始,天兒可以這麼聊了——


“哎你說咱們中國女將要個隊肯定得奪冠吧?”“哪仨合適呢?”“李穎韻姜佳音跟張芷婷吧?”“別別別,迪拉娜和吳迪上誰啊?強悍藍領和多面手哪個更合適啊?”“糾結啊,要都帶去就好了!”“可不麼,打順了是躺贏啊!”(哈哈哈,各位別在意,我就是圖個高興,起碼這段兒轉播裡我不能說,但在自己這裡可以。)



昨天凌晨我和解說嘉賓侯向峰直播女籃決賽的時候,他的情緒非常激動,可我心裡特別踏實。我覺得不敢說手拿把攥,至少把握特別大。後來想想,幾個原因:一是前面的小組賽大多數都是我說的,咱們在小組賽裡21比11贏過匈牙利隊,我不太相信匈牙利隊到了決賽能突變成什麼樣兒;二是從去年雅加達亞運會三人籃球賽到現在,我比較瞭解這個專案和這支球隊的組成以及經歷,踏踏實實走好了每一步;三是最強大的對手澳大利亞已經敗在了我們手下,之前我解說亞洲盃的時候,莫名其妙的分組賽制把中國女籃和澳大利亞紐西蘭這樣的強手分在一組,導致中國女籃在小組賽就經歷了半決賽和決賽這樣的高強度比賽,兩場比賽都是惜敗,挺遺憾,但也為未來的對話積累了經驗。這樣的情況,您讓我說中國女籃拿不了冠軍?沒道理呀……


這些都是我解說決賽之前的心理活動,可在世界盃開始之前那漫長的備戰過程中,誰也不敢說剛剛在亞洲盃比賽中受挫的中國女籃,能夠站在世界最高領獎臺上。即使在前往荷蘭阿姆斯特丹之前的BIG TWELVE(大十二比賽)熱身時,姑娘們還沒有把自己的戰鬥力發揮到最佳——


女子組方面,來自10個國家和地區的15支球隊參加本次熱身賽。中國派出兩支女隊,A隊為吳迪、姜佳音、李穎韻、張芷婷,她們位於C組,同組對手有匈牙利隊、荷蘭隊和法國U23隊;B隊為迪拉娜、楊衡宇、張家赫、李珊,她們與法國A隊和比利時隊同處A組。小組賽中,中國A隊15-12戰勝法國U隊、20-12戰勝荷蘭隊、18-14戰勝匈牙利隊,取得小組第一。中國B隊15-13戰勝比利時隊、13-21不敵法國A隊,位列小組第二。在之後的淘汰賽中,中國A隊15-17不敵烏克蘭A隊止步十六強,中國B隊20-16戰勝瑞士隊,晉級八強,但在四分之一決賽中以17-18一分之差輸給匈牙利隊,未能進入半決賽。



這種高水平比賽熱身對於中國女籃而言,既提升了戰鬥力,又加深了對各個對手的瞭解,8名隊員共同進步,確實是一舉兩得。最終無論是誰代表中國女籃出征世界盃,都應該做足了準備。但這樣的準備只是臨戰之前最後的努力,對於中國籃協的三人籃球部而言,早已經明白:繁榮的聯賽才是國家隊提升成績的最好準備。


今年已經是中國三對三籃球聯賽舉辦的第五年,又恰逢男籃世界盃在中國8個城市舉辦,頂尖賽事和基礎賽事要相輔相成,做到共同發力。今年的比賽分為省級預賽和省級決賽、大區賽、全國總決賽三個階段,共設男子青少年組(15-17歲)、女子青少年組(15-17歲)、男子公開組(18-45歲)、女子公開組(18-45歲)四個組別,覆蓋全國30個省級行政區和5個計劃單列市,共300餘座城市,全國總決賽將於7月27-28日在北京舉行。女籃奪冠無疑對總決賽的進行有極大的推動和助力作用。


按照三人籃球部部長柴文勝老師向外界介紹的——“三人籃球男女隊各配了一個主教練和一個隊醫,隊醫還是慢慢配上的。體能這方面其實是三人國家隊隊員的短板,最初只能靠教練來把握運動量,然後也請了體能專家來指導隊員,教會他們方法,通過專家指導保證體能要求。平時有專門的投籃練習,兩個人一組PK,誰投輸了就做俯臥撐,有時候投籃訓練結束後馬上就去練罰球,對於罰球的訓練會更關注一些,這是由於三人籃球得分比例決定的,球員罰球能力也需要更強。”


三人籃球的男女隊員都不算是所謂的明星球員,在平常的訓練比賽當中,非常刻苦非常投入。這裡多說一句,如果能把三對三籃球的一些訓練方法引入到五對五的籃球當中,可能也會更有益處:比如在轉播解說當中,我就曾經多次提到,由於三對三比賽場地小,比賽時間又不停表,所以所有的比賽過程都在高速的攻守轉換當中進行;再加上參與人員少,所以對個人能力要求非常高——這些特點本身就會對五對五比賽球員的個人全面提升有很大幫助。


2018年亞運會上,中國男女三人籃球隊都得到了金牌。


在去年的雅加達亞運會女籃奪冠之前,就已經獲得了世界盃的前4名和亞洲盃的亞軍,張芷婷、李穎韻和姜佳音的主體陣容一直也沒變過,彼此之間打成一片非常熟悉。這次征戰世界盃的陣容把迪拉娜換成了吳迪,吳迪進入職業隊之前來自天津財經大學,曾經和中國女籃征戰過奧運落選賽和里約奧運會,他和最後獲得世界盃MVP的姜佳音(出自南京郵電大學)是體教結合的優秀代表。隨著不斷摸索不斷前進,如今三人籃球隊的後勤保障配置也越來越好,女隊作為賽事的一號種子和世界排名第一的球隊,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三對三世界盃中國女籃奪冠,離不開很多人的努力。儘管按照比賽的特點,教練員不能在比賽過程中和球員有任何溝通。但年輕的女籃主教練許佳敏從應聘到奪冠之間付出的所有努力,都在她昨天轉播當中一次次被給到特寫時的眼淚中盡情地展現。


其實在2010年青奧會上,楊晰、馬雪雅、金佳寶和沈怡已經拿到了冠軍,只不過還不是成年組,也不是世界盃這麼重要的比賽,但絕對是三人籃球向前邁進堅實的一步。如今後三位已經都是WCBA聯賽的明星,也隨中國女籃征戰國洲際大賽了,但她們當時的教練——曾經的女籃國手陳鷺芸——卻已經永遠離開了我們。如果她在天堂能夠看到如今我們取得了這麼好的成績,那該有多好。


2010年青奧會上,已故女籃國手陳鷺芸帶隊贏得了冠軍。


中國女籃在三對三世界盃取得世界冠軍,確實讓籃球人無比興奮。但按過去我特別愛說的那句“戰勝當以喪禮贈之”,我們倒真應該居安思危:一是男隊的能力和成績還要繼續穩步提高,縮小和世界強隊之間的差距,草根球員們在亞運會級別的比賽可以苦戰通關,但在奧運會和世界盃上單靠意志精神以弱克強的機會太少;二是奪冠之後,中國女籃在明年的東京奧運會上就已經站在了明處,接手所有對手的挑戰,除了這次的手下敗將、宿敵澳大利亞以外,法國、紐西蘭以及東道主日本都不是善茬兒,我們未來面對的挑戰,一定只會更多,不會減少。


世界冠軍們已經在今天凌晨回國,在迎接撲面的鮮花和掌聲同時,她們一定會和自己說一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文章已於修改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