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試圖去喚醒愚蠢的人

2019-07-01 02:36:54

薈思

近年來,愚蠢正在教育領域迅速擴散和流行。誠如朋霍費爾所言,愚蠢是一個社會學問題,是一個道德上的缺陷。在這個具體案例中,教育資源的構建和分配方式,成了愚蠢流行的最好的催化劑。

那麼道德缺陷又是怎樣體現呢?

一方面,無論是學校、培訓機構還是家長,眼裡都只有自己能看得到的短期利益,並且為了爭奪這些利益不惜損害別人的利益,甚至只要自己的損失比別人小,就感到高興。

另一方面,幾乎沒有人願意認真思考和討論教育,因而也就很少人懂教育,而且大多數人對教育是處於“文盲”的級別。這種無知的狀態,使得他們在具體問題的處理上表現得非常“無畏”。哪怕是一點蠅頭小利,他們也會“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現在只要稍微關注一下教育動態,就不難感受到其中的瘋狂。但不要忘了,有一句名言已經流傳了很長時間:“上帝欲使之滅亡,必先使之瘋狂。”



對於善來說,愚蠢是比惡意更加危險的敵人。

你可以抵抗惡意,你可以揭下它的面具,或者憑藉力量來防止它。惡意總是包含著毀滅它自己的種子,因為它總是使人有不舒服甚至更糟糕的感覺。

然而愚蠢根本無法防衛。要反對愚蠢,抵抗和力量都無濟於事。愚蠢根本不服從理性。假如事實與一己的偏見相左,那就不相信事實;假如那些事實無法否認,那就乾脆把它們作為例外推開。

所以同惡棍相比,蠢人總是自鳴得意。而且他很容易變成危險,因為要使他揮拳攻擊,那是易如反掌的。所以,應付愚蠢者要比對付惡意加倍小心。我們不要再三地努力同蠢人論理,因為那樣既無用而又危險。

如果要恰當地對待愚蠢,認識它的本來面目是非常必要的。可以確定的是,愚蠢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智力上的缺陷。讓人驚訝的是,在某些特定的環境下會產生一種現象,即有些人智力超群,但卻是蠢人,而有些人智力低下,但並非愚人。

我們得到的結論是:愚蠢是後天形成的,而不是天生的;愚蠢是在某些環境中形成的——在這種環境裡,人們把自己轉變成蠢人,或者允許別人把自己轉變成蠢人。

我們還進一步注意到,比起不善交際或獨處的人,在選擇或註定要群居和相互交往的個人或團體當中,愚蠢要普遍得多。由此看來,愚蠢是一個社會學問題,而不是一個心理學問題。它是歷史環境作用於人的一種特殊形式,是特定的外部因素的一種心理副產品。

如果更進一步地觀察,就會發現任何暴力革命,不論是政治革命還是宗教革命,都似乎在大量的人群當中製造了大量的愚蠢。事實上,這幾乎成了心理學和社會學的一項規律。一方的力量,需要另一方的愚蠢。這並不是人的某種天生能力(例如理智上的能力)遭到了阻礙或破壞。正相反,是這一類力量的高漲已變得如此可怕,以至於它剝奪了人的獨立判斷,人們放棄了(或多或少是無意識地放棄了)自己來評價新的事態的努力。

蠢人可能常常十分頑固,但我們切不可因此而誤認為他很有獨立性。人們或多或少會感到,尤其是在和蠢人交談時會感覺到,簡直不可能和他本人談話,不可能和他進行推心置腹的交談。和他談話時,你面對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連串標語口號以及諸如此類的東西,這些東西有力地控制著他。他已被他人作祟,他的眼已遭矇蔽,他的人性已被利用、被損壞。

一旦這些愚蠢的人交出了自己的意志,變成了純粹的工具,他們就能做出任何罪大惡極的事情,而他卻始終不可能瞭解這些事情是怎樣的罪惡。此時,有一種惡魔般地扭曲人性的危險,會對人們造成無可補救的損害。

然而,正是這樣的表現使我們意識到,蠢人不可能靠教育來拯救。他所需要的是救贖,此外別無他法。迄今為止,用理性論證去說服他的企圖絲毫沒有作用。在這種事態中,我們可以完全明白,為什麼試圖去發現“人民”真的在想什麼是徒勞無益的,為什麼這樣做對有責任感地思考和行動的人來說也完全多餘。正如聖經所言:“對上帝的畏懼,就是智慧的開端。”換言之,治療愚蠢的唯一辦法,是靈性上的救贖,因為唯有這樣,才能使一個人像上帝眼中負責任的人那樣生活。

不過,在關於人的愚蠢的這些思考中,也有一點聊以自慰之處。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認為,大多數人在所有的環境中都是愚蠢的。在很長的時期裡製造愚蠢的主要原因是:我們的統治者是希望從人們的愚蠢之中,而不是從人們的獨立判斷和敏銳思考之中獲得更多的利益。


本文節選自:迪特里希·朋霍費爾《獄中書簡》。

迪特里希·朋霍費爾(Dietrich Bonhoeffer,1906年2月4日—1945年4月9日),德國神學家。24歲就擔任柏林大學講師,才華橫溢的自由主義者。作品有:《倫理學》,《追隨基督》,《團契生活》,《反抗與投降》,《獄中書簡》等。

朋霍費爾熱愛自己的祖國和人民,他有著敏銳的分析判斷能力,希特勒和納粹黨一上臺,他就感覺到了自己的國家、德意志民族和整個歐洲文化以及人類文明都將受到致命威脅,因為他從希特勒戈培爾們的極權主義和民族主義狂熱宣傳中嗅到了人間地獄的血腥味。他為了參加在德國的反對納粹主義運動,反對納粹黨對德國的獨裁統治和希特勒發動的對外侵略戰爭,放棄了在美國的永久居留權,於1939年返回德國,1942年又再次放棄在瑞典避難的機會,義無反顧的回德國參加祕密反納粹運動,1943年3月被捕。

1945年4月9日,第三帝國的末日已進入了倒計時,在德國佛羅森堡集中營裡,朋霍費爾被納粹黨徒以顛覆國家罪送上絞架,殉難時年僅39歲;同一時間,他的哥哥和妹夫等親屬,也分別在柏林和薩克森豪森集中營被蓋世太保處決。

《獄中書簡》由朋霍費爾的好友埃伯哈特·貝特格在他遇難後整理出版,收錄朋霍費爾在獄中寫給親友的書信、詩歌和雜感斷簡。其中既有他對一生所學與所思的深沉回憶,也有他與父母朋友之間感情真摯的通訊。如果說他以前的創作多是他神學思想的記錄,那麼《獄中書簡》更像是他脫去神學家外衣之後更真實的自我表達。




相 關 文 章

《狂人日記》發表百年,今日彷如百年前

窮人家的“富二代”,何以談成功?

從一碗麵折射出的教養觀

多一點重視品格培養,就少一些“熊孩子”出沒

每位家長面前,都有一個“珍瓏”棋局

楊林柯:當一個民族被馴化成“打工部落”



推送名家觀點
反思教育理念
探討教育問題
關注少兒數學教育
專業
尤拉數學薈
微訊號: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聯絡郵箱:euler_math@qq.com


尤拉數學薈 關注數學教育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