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時務者造俊傑,裡奇·保羅的勝利法則

2019-06-21 15:49:46

眉有的事,耐心等戴,不要湖說……三句話說了無數遍終於成了現實。對濃眉和湖人是好事兒,對鵜鶘也是好事兒。上賽季交易截止日前鬧出的“濃眉希望鵜鶘交易自己”的肥皂劇,導致湖人和鵜鶘兩位高管先後離開職位,讓兩支球隊2018-2019賽季的剩餘日子人心惶惶,如今終於流言成真,涉及其中的各位算是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不管在哪兒打球,都比一直懸著不知道去哪兒打球強。



除了英格拉姆、球哥和哈特之外,湖人送出的選秀權情況是:

·2019年首輪籤(4號籤)

·2021年首輪籤,前8順位保護(若是前8順位則給鵜鶘,否則變為2022年無保護首輪)

·2023年首輪籤互換權(鵜鶘可以選擇互換或不換)

·2024年無保護首輪

·2025年首輪籤互換權(鵜鶘可以選擇互換或不換)


大家比較關注的地方就是:這裡面沒有庫茲馬;鵜鶘今年選秀大會要好好思量一下怎麼使用4號籤,畢竟前五里面他們一下有機會拿倆;而且很明確地,湖人等不了了,就是要拿所謂的未來換當下。有點兒像當初比利·金去了籃網之後拿一堆選秀權換了凱爾特人玄冥二老來,說是凱爾特人安吉老奸巨猾利用籃網的腦殘完成了更新換代的交易,但籃網轉移到布魯克林新球館之後需要成績和季後賽吸引關注也是事實。多說一句:這次的交易本來還有可能和凱爾特人完成,但據說凱爾特人捨不得塔圖姆,無論歐文是否重新和他們續約,他們的目標應該都是未來了。


或者換句話說,抽到了狀元錫安·威廉姆斯之後,濃眉還是鐵了心要走。鵜鶘只有兩種交易方案,一是針對凱爾特人,一是針對湖人。凱爾特人等得了,湖人等不了;湖人等不了,就是勒布朗等不了。


勒布朗等不了,裡奇·保羅就要行動。畢竟從去年事件爆發開始,作為整個經紀團隊佈局操盤者的裡奇·保羅,一直在用他和這個團隊特有的高調方式為自己的客戶發聲,而且到現在為止,按結果來看,笑到最後的是他。



這幾年隨著NBA江湖規矩的改變,裡奇·保羅的名字越來越頻繁地被人提及,所有和他有關的事件都充滿了爭議。就連這次的濃眉交易,他警告去底蘊深厚的凱爾特人來都絲毫沒有客氣,他的原話是:如果凱爾特人得到他,我們會去那裡,我們會遵守合同,但我們也會在2020年夏天進入自由球員市場。我跟凱爾特人隊說過這個事情了。但如果真的這樣發生了,並且你們(凱爾特人)還因此付出了交易代價,到時候可別來怪我。


表面上看,裡奇·保羅的威懾力起到了效果,凱爾特人最終沒能引進濃眉。但如果你細分析,這其中有著非常複雜的局勢:首先凱爾特人年輕球員眾多,以年輕球員做未來構架的基礎挺好,塔圖姆和杰倫·布朗搭配霍福德本就值得期待,他們只要在後場做出正確的調整,未來依舊可期,所以他們不會按照鵜鶘所提的要求,簡單粗暴地搭配人員直接送走;其次在過去的兩個賽季裡,歐文和海沃德並沒有完成和球隊的磨合,尤其是歐文跳出合同成為自由球員,讓凱爾特人具備一定的薪金空間,理論上做調整也主動了一些,這個賽季歐文和海沃德復出就讓塔圖姆和杰倫·布朗很多時間不知所措,如果濃眉真來,年輕人又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了,所以犯不上吊死在濃眉一棵樹上;最後也是最現實的一點,自由人市場由於杜蘭特和湯普森兩個重要人物的傷退而成色大減,有些原本準備興師動眾的球隊可能會轉為按兵不動,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這可能會讓凱爾特人沒有理想的後續可能,這樣的話波士頓斷然不會在交易裡做自殺式打法——這麼一看,裡奇·保羅的威懾究竟能對波士頓凱爾特人起多大作用真要打個問號。



估摸著吃瓜群眾也不會特別信以為真,畢竟保羅·喬治和萊昂納德兩個活生生的先例放在前面。但是這話一出,保羅是肯定把凱爾特人得罪了。推動作用起不了太多,還100%得罪人,這不是擺明了的傻事兒嗎?裡奇·保羅這麼個聰明人,怎麼還會做這樣的“傻事兒”呢?


咱們都熟悉一句話,識時務者為俊傑。也就是說在咱們傳統的評判標準裡,是認可“識時務者”的。那麼什麼是“時務”呢?咬文嚼字兒的話,最早的時候這個詞指農活兒,《國語·楚語上》裡有話說:“民不廢時務,官不易朝常。” 聯合上下文兒呢,是伍舉先生用楚莊王舉例教訓楚靈王,楚莊王造高臺的時候“用老百姓也不會耽誤(他們的)農活兒,官吏也不會因此打亂日常的政務”。這位春秋時期的伍舉先生,雖說是可考證的第一次提出了“時務”這個詞兒,但他自己絕對屬於“不識時務”的耿直boy,不光他,他們全家基本都是這個套路,他的孫子因為這比他還有名,叫伍子胥。


後來到了漢朝,《漢書·昭帝紀贊》裡說:“ 光知時務之要,輕繇薄賦,與民休息。” 目的是表揚賢臣霍光知道此時政務的要害,就減輕賦稅、減少勞役,讓黎民百姓有休養生息的空間;另外《漢書·朱博傳》裡也說:“帝王之道不必相襲,各繇時務。”意思是帝王治國的策略不用非得繼承沿襲,由實際情況決定。——這麼一看,所謂“時務”就沒有什麼一貫性,但無論農活兒還是政務抑或實際情況,哪朝哪代都認為它很重要,但既然是“時務”,證明它有可能變化的程度非常大,那麼一個“識時務者”,態度變化也不可能小才對。


按照我們對競技運動的理解,渴望勝利,渴望榮耀,渴望更快更高更強的追求,是永遠也不可能變的態度。好比你是一個運動員,你的目標就是贏,就是在比賽中取得勝利,成為當仁不讓的王者。這東西沒法兒變,所以也就不存在什麼“時務”,而是任務。哪怕是我們曾經特別不屑或不恥的“明星抱團”,歸根到底還是為了取勝。雖然方式方法上可能會讓很多人不接受,但核心訴求是不變的。至於後來隨著比賽的不斷豐富,賽制的不斷變化,傳聞裡也出現了“聽安排”、“讓球”、“成全”……這些之所以招致大家的反感,還是因為太識“時務”而忽視了“任務”。


運動員不能這麼幹,和運動員有關的教練員,工作人員也不能這麼幹,那麼誰可以?當然是應運而生的經紀人們了。裡奇·保羅從認識勒布朗·詹姆斯開始到昨天,就一直非常識時務。


作為體育評論員,說話一直得小心翼翼。完全沒有感情色彩的任何一句話,都有可能被飽含感情色彩的聽眾直接代入並冠以傾向性。所以,說到這兒,我必須要交代一句:我說裡奇·保羅的“識時務”,無褒亦無貶,就是客觀事實。因為作為體育經紀人的他,一切都為業務服務,或者說得再粗俗點,一切都為了錢服務。那位看到這兒說了,這也太粗俗了,這不是罵人嗎?各位,我還真不覺得這有什麼罵人的成分,體育經紀人,為客戶謀求最大利益也就是為自己謀求最大利益,這是這個職業天經地義的屬性;換個角度,每個人每天努力工作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換取更高的生活質量麼?當然在實現這個目標之後,能夠更進一步追尋精神層面的意義,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態度。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間,終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閒,既然不是仙,難免有雜念,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


裡奇·保羅幫助布萊德索解決了與太陽續約的僵持收穫了5年7000萬美元的肥約,繼而和雄鹿以4年7000萬提前續約;在騎士與特里斯坦·湯普森和J.R.史密斯的續約爭議上,裡奇·保羅寸步不讓索要高薪,策略上也有不同:對特里斯坦這種穩定輸出但並不那麼出眾的內線,裡奇·保羅揚言以一年報價合同結束後離隊相威脅,最終幫助騎士內線敲定了5年8200萬美元的超級頂薪;而對於J.R.這種已過巔峰的“六脈神劍”式時靈時不靈球員,索性就讓他一直歇工耗住騎士,由裡奇·保羅向騎士管理層間歇性施壓,J.R.心裡有譜,耗到騎士無人可用,J.R.也能拿到4年5700萬。



裡奇·保羅之所以那麼有把握那麼強硬,那是因為他的公司有聯盟頭牌勒布朗·詹姆斯,有恃才能無恐。至於是不是像江湖傳聞的那樣,每一次施壓都是皇帝在背後力挺,這話不好亂說。但有一點,到目前為止勒布朗·詹姆斯永遠在公開場合力挺裡奇-保羅,而且一直也沒有籤其它的經紀人或經紀公司,就說明裡奇·保羅這種說話和行事的方式,讓勒布朗·詹姆斯非常滿意。讓自己利益圈當中的核心角色滿意,裡奇·保羅自然高枕無憂,生意也得以高光延續。


從裡奇·保羅剛跟著勒布朗混的時候,應該就意識到了自己未來應該怎麼個規劃法兒。最開始勒布朗成立的公司名字叫做“LRMR”,四大死黨的名字首字母組合,最後一個“R”就是裡奇·保羅,相比較另外兩位卡特和米姆斯,裡奇·保羅的目光和側重點就放在體育經紀上,我相信,裡奇·保羅和勒布朗通過復古球衣成就的少時友誼,會讓前者更全面更深入地瞭解詹姆斯,給予自己目標確立和做事分寸的把握,只會圍繞著這個核心越來越貼合。他陪同勒布朗出席品牌簽約談判,學習商務談判的經驗技巧,勒布朗還把他介紹給自己當時的經紀人萊昂·羅斯,羅斯則給了裡奇·保羅大量機會,並把他引薦到了CAA,這也是裡奇·保羅成長最快的階段,他沒有浪費任何光陰,並在這之後自立門戶成立了Klutch sports體育經紀公司,公司一成立,詹姆斯毫不猶豫轉投而入並帶進了大量客戶,讓裡奇·保羅順利完成佈局,這也是他做事態度強硬不留餘地的成因。


裡奇·保羅這樣行事未必是一帆風順,當初讓諾埃爾拒絕獨行俠開出的4年7000萬大合同,最後諾埃爾只能接受雷霆的兩年底薪;還讓波普拒絕活塞的5年8000萬大合同轉籤湖人一年,目下波普的狀態各位也都看見了;包括沃爾也是他的客戶,球鞋合同像拉抽屜式一般,談得也有點亂……


但從他主導的第一筆生意詹姆斯迴歸克里夫蘭騎士,到如今濃眉跨賽季終於加盟洛杉磯湖人;就連亞當·蕭華這樣的聯盟最高管理者也向外界透露,保羅曾經在一次餐會上向他私下抱怨沃頓的執教能力不高——你應該就能明白,裡奇·保羅這樣的風格只會越來越重,NBA這個聯盟越來越趨向於實際,越來越注重既得利益,導致核心競爭力越來越集中。場上抱團不易,場下抱團沒問題。濃眉如願以償的經歷,只會讓更多對未來短時間內極速提升抱有期待的球員投奔他而來。裡奇·保羅和球隊管理層談判時絕對強硬,但私下裡對於球員卻是呵護有加舉一反三,最簡單直接的:年輕的本·西蒙斯也是他旗下的球員,一起拍廣告片時,保羅竟然能單膝跪地給西蒙斯繫鞋帶……



據圈內人士講,當年大衛-法爾克對於以喬丹為首的旗下客戶其實也是這樣關懷備至,但對於各球隊管理層冷酷無情不留顏面。他們都懂得自己的核心競爭力究竟是什麼,自己的核心利益又應該從什麼地方來獲取。所以對自己負責,用更為極端的辦法提升球員客戶的最高利益,就是他們至高無上的職場態度。生意只要繼續,他們不斷變換套路的活動就會繼續。


就是不知道下一個鬧出這麼大動靜的會是誰呢?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