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我的高考往事

2019-06-11 18:08:31

閱後即焚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我高三快高考時,有時在家複習功課,實在餓得受不了了,用米糠和菜合一下,烙著吃,被爸爸碰上幾次,他心疼了。後三個月,媽媽經常早上塞給我一個小小的玉米餅,要我安心複習功課,我能考上大學,小玉米餅功勞巨大。

■ 文 | 節選自任正非自述文章《我的父親母親》


- 1 -


我們兄妹七個,加上父母共九人。全靠父母微薄的工資來生活,毫無其他來源。


本來生活就十分困難,兒女一天天在長大,衣服一天天在變短,而且都要讀書,開支很大。


每個學期每人交2-3元的學費,到交費時,媽媽每次都發愁。


與勉強可以用工資來解決基本生活的家庭相比,我家的困難就更大。


我經常看到媽媽月底就到處向人借3-5元錢度饑荒,而且常常走了幾家都未必借到。


直到高中畢業我沒有穿過襯衣。


有同學看到很熱的天,我穿著厚厚的外衣,說讓我向媽媽要一件襯衣,我不敢,因為我知道做不到。


我上大學時媽媽一次送我兩件襯衣,我真想哭,因為,我有了,弟妹們就會更難了。


我家當時是2-3人合用一條被蓋,而且破舊的被單下面鋪的是稻草。


上大學我要拿走一條被子,就更困難了,因為那時還實行布票、棉花票管制,最少的一年,每人只發0.5米布票。


沒有被單,媽媽撿了畢業學生丟棄的幾床破被單縫縫補補,洗乾淨。


這條被單就在重慶陪我渡過了五年的大學生活。


▲ 青年任正非 

- 02 -


父母的不自私,那時的處境可以明鑑。


我那時14-15歲,是老大,其他一個比一個小,而且不懂事。


他們完全可以偷偷地多吃一口糧食,可他們誰也沒有這麼做。


爸爸有時還有機會參加會議,適當改善一下生活。


而媽媽那麼卑微,不僅要同別的人一樣工作,而且還要負擔七個孩子的培養、生活。


煮飯、洗衣、修煤灶……什麼都幹,消耗這麼大,自己卻從不多吃一口。


我們家當時是每餐實行嚴格分飯制,控制所有人慾望的配給制,保證人人都能活下來。不是這樣,總會有一個、兩個弟妹活不到今天。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我高三快高考時,有時在家複習功課,實在餓得受不了了,用米糠和菜合一下,烙著吃,被爸爸碰上幾次,他心疼了。


其實那時我家窮得連一個可上鎖的櫃子都沒有,糧食是用瓦缸裝著,我也不敢去隨便抓一把,否則也有一、兩個弟妹活不到今天。(我的不自私也是從父母身上學到的,華為今天這麼成功,與我不自私有一點關係。)


後三個月,媽媽經常早上塞給我一個小小的玉米餅,要我安心複習功課,我能考上大學,小玉米餅功勞巨大。


如果不是這樣,也許我也進不了華為這樣的公司,社會上多了一名養豬能手,或街邊多了一名能工巧匠而已。


這個小小的玉米餅,是從父母與弟妹的口中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


- 03 -


父親一生謹小慎微,自知地位不高,從不亂髮言而埋頭在學問中。


父親曾說了幾句話:“記住知識就是力量,別人不學,你要學,不要隨大流。”“以後有能力要幫助弟妹。”


揹負著這種重託,我在重慶,將樊映川的高等數學習題集從頭到尾做了兩遍,學習了許多邏輯、哲學。


還自學了三門外語,當時已到可以閱讀大學課本的程度,終因我不是語言天才,加之在軍隊服務時用不上,20多年荒廢,完全忘光了。


我當年穿走爸爸的皮鞋,沒念及爸爸那時是做苦工的,泥裡水裡,冰冷潮溼,他更需要鞋子。


現在回憶起來,感覺自己太自私了。


- 04 -


後來,生活翻了個個兒。


因為我兩次填補過國家空白,又有技術發明創造,合乎那時的時代需要,突然一下子“標兵、功臣……”部隊與地方的獎勵排山倒海式地壓過來。


我這人也熱不起來,許多獎品都是別人去代領回來的,我又分給了大家。


由於那時百廢待興,黨組織需要儘快恢復一些重點中學,提高高考的升學率,讓我父親去做校長。他曾是一個專科學校的校長。


他不計較升降,不計較得失,只認為有了一種工作機會,全身心地投進去了,很快就把教學質量抓起來了,升學率達到了90%多,成為遠近聞名的學校。


他直到1984年75歲才退休。他說,他總算趕上了一個尾巴,幹了一點事。


他希望我們珍惜時光,好好幹。至此,我們就各忙各的,互相關心不了了。


我為老一輩的政治品行自豪,他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計榮辱,愛國愛黨,忠於事業的精神值得我們這一代人、下一代人、下下一代人學習。


生活中不可能沒有挫折,但一個人為人民奮鬥的意志不能動搖。


▲ 科研尖兵任正非  

- 05 -


轉入地方後,不適應商品經濟,也無駕馭它的能力,一開始我在一個電子公司當經理也栽過跟斗,被人騙過。


後來也是無處可以就業,才被迫建立華為的。


華為的前幾年是在十分艱難困苦的條件下起步的。


這時父母、侄子與我住在一間十幾平方米的小房裡,在陽臺上做飯。他們處處為我擔心,生活也十分節省。攢一些錢說是為了將來救我。


聽妹妹說,母親去世前兩個月,還與妹妹說,她存有幾萬元,以後留著救哥哥,他總不會永遠都好。母親在被車撞時,她身上只裝了幾十元錢,又未帶任何證件,是作為無名氏被110搶救的。


中午吃飯時,妹妹、妹夫才發現她未回來,四處尋找,才知道遇車禍。可憐天下父母心,一個母親的心有多純。


當時在廣東賣魚蝦,一死就十分便宜,父母他們專門買死魚、死蝦吃,說這比內地還新鮮呢!晚上出去買菜與西瓜,因為賣不掉的菜,便宜一些。


我也無暇顧及他們的生活,以致母親糖尿病嚴重我還不知道,是鄰居告訴我的。


華為有了規模發展後,管理轉換的壓力十分巨大,我不僅照顧不了父母,而且連自己也照顧不了,我的身體也是那一段時間累垮的。


我父母這時才轉去昆明我妹妹處定居。


我也因此理解了要奮鬥就會有犧牲,華為的成功,使我失去了孝敬父母的機會與責任,也消蝕了自己的健康。


回顧我自己已走過的歷史,捫心自問,我一生無愧於祖國、無愧於人民,無愧於事業與員工,無愧於朋友,唯一有愧的是對不起父母,沒條件時沒有照顧他們,有條件時也沒有照顧他們。


爸爸媽媽,千聲萬聲呼喚您們,千聲萬聲喚不回。


逝者已經逝去,活著的還要前行。



喜歡,就給我一個“好看



點選左下角進入朋友圈攝影頁面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