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德間諜戰、“紅色樂隊”與蓋世太保的“大賭博”

2019-06-11 18:03:43

對二戰感興趣的朋友請關注我,我的寫作題材是二戰德國資料,只介紹歷史,不宣揚納粹,請了解歷史,認清法西斯的罪惡。

二戰前夕,蘇聯曾在歐洲各地組建了大量的間諜小組,其中“紅色樂隊”(也稱紅色歌唱團)是大家比較熟悉的一個情報組,今天我就為大家介紹下“紅色樂隊”與蓋世太保進行的複雜曲折、撲朔迷離的“大賭博”。

“紅色樂隊”由蘇軍總參情報部(格魯烏)領導,成員大都是歐洲各國的左翼及反納粹人士,他們潛伏在德、法、比等國軍政商界,其中某些人還獲得了較高的地位,因此能為蘇聯提供極具參考價值的情報。“紅色樂隊”的領導人是利奧波德.特雷伯,1939年初,格魯烏派遣優秀的情報員安納托裡.古列維奇前往比利時,擔任“紅色樂隊”的譯電員和報務員,代號“肯特”。

二戰爆發後,紅色樂隊“肯特”將眾多的情報發回蘇聯,其中關於巴巴羅薩計劃和德軍42年初的戰略動向將轉向高加索的情報最具價值。空中發射的大量電波,自然逃不過德國反間諜機構的耳朵,很快,關於這個情報組的材料就放到了繆勒和舒倫堡的案頭。

潛伏在德軍內部的紅色樂隊成員

1942年8月到年底,蓋世太保在德國、法國、比利時先後逮捕了200多名紅色樂隊的情報員,特雷伯和古列維奇也在其中,一百多人被處決,少數紅色樂隊的高層領導卻活到了戰後,這又是什麼原因?

在破獲紅色樂隊之後,蓋世太保頭子繆勒就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那就是,策反紅色樂隊的部分關鍵人物,讓他們充當雙面間諜,向蘇聯提供假情報,他把這個計劃取名叫“大賭博”。本來蓋世太保並不負責海外情報業務,但他與保安總局第六海外情報處的舒倫堡素來不合,兩波人甚至還動過真傢伙,所以這次繆勒死活也要插一槓,爭取涉及海外情報的權利。

蓋世太保頭子繆勒

“大賭博”計劃獲得了希姆萊及元首的批准,被俘的特雷伯與古列維奇同意參與“大賭博”,他們按照德國人的要求繼續以“肯特”的代號向蘇聯傳送假情報,同時特雷伯巧妙的將“肯特”已經被捕的訊息送回了蘇聯,這樣一來,蘇德雙方的情報機構又展開了一場新的貓捉老鼠的較量。

蓋世太保很滿意能與格魯烏建立起直接聯絡,他們可以將眾多虛假情報或過期情報混在少量不太重要的真實情報中傳送給蘇聯,以誤導迷惑蘇聯的決策,所以特雷伯與古列維奇並未受到太多的刁難,特雷伯還能在蓋世太保監視下“自由行動”,1944年9月特雷伯在巴黎以買藥為名,甩掉蓋世太保逃跑了。德國戰敗前幾天,古列維奇策反蓋世太保負責“大賭博”的官員潘維茨與他一起逃跑,最後二人被蘇軍俘虜。

現在問題來了,是誰出賣了“紅色樂隊”的成員、造成巨大的犧牲?特雷伯指控古列維奇是叛徒,因為他沒有執行轉移的命令而被捕,事後導致更多人的被捕,而特雷伯自稱是假意與蓋世太保合作,並透露了紅色樂隊遭破獲的訊息,使蘇聯方面及時察覺蓋世太保的陰謀,避免了重大損失。

古列維奇則指責特雷伯在1942年12月的某天,召集比利時情報站的人員聚會,而就在這天蓋世太保進行了大搜捕,參加聚會的人被一網打盡,所以特雷伯有很大的叛徒嫌疑。同時他表明自己在參與“大賭博”時,以蘇聯會通過其他渠道印證情報為名,誘使德國發送過很多關於西線的真實情報,這一舉動甚至引起了西線總指揮龍德施泰特元帥的憤怒。

老年特雷伯

但是,被蘇軍俘虜的德國情報部門的官員做出了對古列維奇不利的證詞,他們的證詞證明,古列維奇被捕後立刻就同意與蓋世太保合作,這樣的證據讓古列維奇罪責難逃,他被軍事法庭判處20年有期徒刑,後又增加了刑期。特雷伯被判處10年徒刑,出獄後寫過一本《蘇德間諜戰》的書,直到1991年,古列維奇才被釋放。

至於有什麼證據證明古列維奇是被冤枉的,這就是蘇聯方面的祕密了,究竟這兩人是不是叛徒,至今也沒有答案,2009年,前“紅色樂隊”最後一名成員古列維奇在聖彼得堡去世,隨著他的過世,關於紅色樂隊的種種謎團,也一起消失在歷史的長河裡。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