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自述:第一次找外圍女

2019-05-22 12:43:54


文/阿鹿

根據匿名讀者投稿故事改編



前幾天收到一個讀者的微信留言,說要給我講一個祕密。於是就有了今天的這篇文章。


故事是根據讀者投稿再創作的,考慮到讀者隱私,並未公開相關個人資訊。本文並未鼓吹任何違法行為,只是一種事實的記錄,特此宣告。



1

剛入五月,就開始下雨,淅淅瀝瀝,延綿不絕,這是春天和這座南方小城,最後的道別。

我沒有帶傘,頭髮被雨水浸染得軟軟的趴下來,剛剛不小心踏進了兩個水坑,褲腳上盡是泥點。這是一條不大起眼兒的巷子,從大道上拐兩次才瞧得見,我也是第一次來。

巷子兩邊有不少家髮廊,門口的三色柱兀自旋轉著,煙雨濛濛的,發著迷離的光。可能是因為天氣不好的緣故,巷子上沒什麼行人。

但也不是一個人都沒有。如果你把腳步放慢下來,表現出想要停留的樣子,就會有阿姨從角落裡跟上來,問你,要住宿嗎?同時手腳麻利的給你塞上一張小卡片,上面印著過度PS的美女影象,沒大穿衣服的那種。

熟悉這座城市的人都知道,這裡是有名的“紅燈區”。

2

XX街69號,導航顯示,目的地到了。我開啟微信聊天框,幾滴雨點落螢幕上,沒錯,就是這兒。

這是一家“按摩店”,從外面看很破敗,裡面應該會更破敗吧。唯一的好處就是隱蔽,如果不是事先聯絡好了,我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會來這樣的地方。

我是在網上無意間查到這家“按摩店”的,相比於其他的地方,這裡雖然環境簡陋,但價格也便宜很多。

我深吸一口氣,推門進去,撲面而來的是某種精油的香味,帶著某種東南亞的異域風情。

一個大姐原本正抱著手機看視訊,聽聲音應該是新版的封神演義,看見我進門,忙放下手機,迎了上來,向我打了聲招呼,然後朝裡面喊了句:“來客人了!”

這應該是個媽媽桑的角色吧?我接過她遞上來的價目表,忽然開始覺得緊張,不知道該怎麼張口說話。

“我在網上預約過了,90分鐘的精油按摩服務。”

大姐翻了翻電腦記錄,笑臉盈盈的問我,有相熟的技師嗎?

“沒,沒有。”

她應該是看得出,我是第一次來。這個時候幾個女孩從裡屋走了出來,站成了一排。

有兩個吸引我的注意,一個看起來身材嫵媚,畫著很精緻的妝容。還有一個像是鄰家姐姐的樣子,一直在朝著我笑。

我沒太好意思一直盯著她們看,選了鄰家姐姐。

就是她吧,我喜歡和溫暖的人在一起。

3

第一次找外圍女,說實話,我有點緊張。雖然我努力抑制著自己的尷尬,但是行為的笨手笨腳,早就暴露出了我的經驗不足。

好在鄰家姐姐很照顧我,主動問前臺大姐領了個鎖,然後牽著我的手上二樓去。二樓是由一個一個的小隔間構成的,她領著我進了最裡面的一小間,告訴我先脫掉衣服,然後去洗個澡,衣服就先鎖在櫃子裡。

交代完這些之後,她輕手輕腳的下樓去做準備工作了,我按照她說的一一照辦,把衣服放起來,簡單的洗了個澡,就又回到了隔間。

隔間裡,有一張簡單的床墊,正當我不知道該趴下還是躺著的時候,鄰家姐姐推開了門,手裡端著一個盤子。

盤子裡是一杯茶,一個瓶子,一盞香薰燈。

茶是給我喝的,瓶子裡裝著的是推背用的精油,香薰燈散發著淡淡的薰衣草味。除此之外,我又瞥見她從褲兜裡摸索出一個盒裝的物什,是什麼大家都懂。

房間裡有類似水療的那種音樂,她的手靈活又柔軟,順著我的肌膚,一寸一寸的,與其說是按摩,不如說是撫摸。

4

是她主動先和我說話的,從背部按到臀部的時候,我的身子漸漸暖起來,她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找我搭話,問我是哪裡人,做什麼工作,今年多大了?

我原本想編一些假的資訊騙她,但想了想,無非是一些聊天的通用話題。最後還是說了實話:我啊,是一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

她呵呵笑了笑,又開始專注於手上發力,偶爾還會牽動著我的手腳,去觸碰她的小腹。不知是有意為之,還是無心而為。

不知道為什麼,在她的擺弄下,我竟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心。

面對這個溫暖的大姐姐,我說出了自己的祕密,我家境很一般,這一次消費的錢,還是用信用卡借的。

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到了她臉上的驚訝,但下一秒,她臉上又重新浮出微笑來。

她給我說了一些建議,說自己就是吃了沒文化的虧,希望我能夠好好唸書,畢業以後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說實話,她講得這些建議,都是平日裡聽到耳朵起繭的那種,可是這些話從她口中說出來,我卻覺得格外有說服力。

這個鄰家大姐姐,真的是溫暖到我心裡去了。

5

聊著聊著,九十分鐘很快過去了,我竟然忘了辦正事。

鄰家姐姐笑著說,辦正事算是附加專案,是要多收錢的,這次時間也不早了,不如下次吧?

我雖然很想做些什麼,可奈何囊中羞澀,想想還是理智戰勝了慾望。

鄰家姐姐送我到門口,臨走前,她拉著我的手,對我說,帥哥,你下次再來,我給你優惠。

我想再和她多聊幾句,可是前臺的大姐很快把她給叫走了,兩個人說了幾句悄悄話,然後前臺大姐扭頭一瞥,把我從上到下打量個精光,又轉過頭去,沒好氣兒的冷笑了兩聲。

鄰家姐姐向我示意抱歉,說接下來還有工作,要先去作準備了。

我又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只見鄰家姐姐又挽著一個男子又上樓去了,遠遠的還是可以看出那個人該是個有錢人,全身都是名牌。

6

出了按摩店,還是來時的那個巷子。

夜晚時分,雨還在下著,街上的三色光,似乎更誘人耀眼了。

我給鄰家姐姐發了一條微信,她回了我一條語音,說是今晚被一個北京來的客人包夜了,明天再聯絡。

我竟然覺得有些不開心,可是又找不到生氣的理由,這是她的職業,我只是一個顧客,和她服務的上一個顧客,還有下一個顧客,沒什麼兩樣。

也或許我們不一樣,他們都是有錢人,而我只是個窮學生。

回到學校,窗外雨聲淅淅瀝瀝,我這一夜都睡得很不踏實。輾轉反側間,我做下一個決定,要想辦法再攢一些錢,再去找她一次,把沒做的事情做完。

7

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外面的雨竟然停了,太陽半羞半澀的漏出臉來。

雨過天晴了,以後都該是明朗的好日子了吧。

我給鄰家姐姐發了一條微信,約下次見面的時間。

按下發送鍵的時候,卻收到了系統提示的紅色歎號:

XX開啟了好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的好友。


今日作者:阿鹿先生,專欄作者,愛自由的單身教主,文字和聲音總有一個你會喜歡。微博@迷路的鹿先生,公眾號:阿鹿先生(ialu2016)

往期推薦:大作家六六,你欠東北人一個道歉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