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過300個女孩的渣男,會遭怎樣的報應?

2019-05-22 12:43:54


文/陳子淏



阿鹿之前在生日立下的flag感覺要倒了,私人生活化的東西,大家都不怎麼感興趣……所以最近又開始迷戀上了寫故事。


如果你有故事想要分享,歡迎來微信mrdeer1993找我。



1

我叫天,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

網上經常有人問,渣男會知道自己渣嗎?

我可以坦然地告訴大家,知道!

你們小時候,有抄過作業嗎?有偷拿過鄰居孩子的玩具嗎?很多事情,雖然明知道不對,但還是忍不住想做。

看到漂亮的女孩,我就忍不住想和她睡覺,發生點有趣的事情。誰不喜歡年輕的,靈動的,新鮮的肉體。只是有的人在剋制,有的人在放肆。有的人想在年輕的時候,走遍萬里山河;有的人想在年輕的時候,一擲千金;而我,只想趁著年輕健壯的身體,多X人,少操心。

我不記得自己睡過多少個女孩了。一個月怎麼也不低於10個吧。一年100個,那這些年怎麼也有300個吧。

我曾經想過,當我睡到第1000個姑娘的時候,我就洗心革面,浪子回頭,然後隨便找個姑娘,為人夫,為人父。這真是色情版的一千零一夜。

為了能夠準確地記住數量,我曾經會在每次歡愉過後,用小剪子剪下那人的一小撮頭髮,儲存好。不過後來搬家弄丟過一次之後,我也打消了這個想法。管它1000個也好,10000個也罷,人活著開心就好。

這些姑娘,有的是公司剛來的實習妹妹,有的人曾經的老同學,有的是群裡的好友;有網上看到照片後,主動送上門的的同類,有不諳世事急需社會教育的傻白甜,有旅行路上碰到的小浪蹄子。

遇到直接的,互發照片,當晚就能在酒店尋歡作樂;遇到麻煩的,還要先在網上假裝叫幾聲老公老婆。

以前,我還有耐心和小姑娘先談一段時間戀愛,再慢慢地假裝擦槍走火;現在,除了床上外,其他步驟都巴不得越快越好。

報應?

怎麼可能!

所謂報應,都是弱者給自己找的療傷理由罷了。

2

我叫淺,22歲,直髮,但是個渣女。

我總是在社交軟體上,放自己性感的照片,但我從不主動和男人打招呼。一個姐妹和我說過,高階的獵手,都是等著獵物主動投降。

是啊,男人都是下賤的東西。你越是捧在手心,他越是翅膀硬得要飛起來。你把他踩在腳底,他倒眼巴巴地說喜歡這樣。

我見過西裝革履的男人,跪在我面前,捧著我的雙腳。呵~誰知道,他白天在公司怒斥下屬時,是多麼威風啊。

我見過穿著亞麻襯衫,戴著眼鏡的男生,使著最大的力氣,說著最粗鄙的髒話。呵~誰知道,他在朋友面前,是多麼一副文質彬彬的小奶狗模樣。

半年前,我遇到一個男人,他改變了我的人生,但我並不恨他。我恨的,是兩年前遇到那個男人。

我昨晚也遇到了一個男人,他叫天。

他和我一樣,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我們卻配合得愉快。完事之後,他突然看著我說:怎麼覺得你有點臉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我輕佻地笑了,曖昧地說道:事兒都辦完了,還這麼嘴甜啊~

他沒說什麼,自顧自地穿衣服。

見過?當然見過!兩年前見過!

也是在這家酒店,也是這個房間。

只是他不會記得。那是我大學畢業後談的第一段戀愛。我一直以為兩個人在一起,見過面,吃過飯,還上了床,肯定就是男女朋友。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還有種可以上床的朋友,叫做炮友。

他不記得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那次,床單被染成了紅色。

我叫然,是一名醫生。

每天我都會遇到很多病人。作為醫生,我對所有的病人都一視同仁,但處於私心,有的病人讓我很同情,有的讓我厭煩。

有的人在確診的時候,會嚎啕大哭,然後忍不住給我傾訴自己的故事。這些故事,我已經聽過很多種類似的版本,但出於職業素養,我還是會裝作耐心的樣子。等他們哭鬧完,我會告訴他們,只要積極治療,按時吃藥,是可以活很久的。

嗯,大多數時候病人都會很配合,定期來檢查。只有一位姑娘,總是隔三差五地才來拿藥,每次問道,她也一臉看淡一切的模樣。

今天她又來了,畫著淡淡地妝。我問她,這次怎麼這麼準時啊。

她笑著說,以後我都會積極配合治療的,因為我要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我沒有問她做了什麼,這世上故事最多的,就是病人了。

我接過她的單子,準備核對上面的關鍵資訊:

淺,22歲,HIV陽性,患病史:半年。


今日作者:陳子淏,阿鹿的好基友,江湖野郎中,專治感情病。新書《在人生這場最大的冒險中,遇見你》即將上市。個人微信公眾號:半夜發癲(ID:banyefadian),微博@陳子淏。

往期推薦:大學生自述:第一次找外圍女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