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家六六,你欠東北人一個道歉

2019-05-19 10:33:18


文/阿鹿

🦌

刷微博,無意中發現作家六六上了熱搜,原本以為是與文學作品有關的話題,沒想到點開來看竟然是對東北人的地圖炮。

作家六六:

在機場等候登機,我往一個空位走去,忽然看到一個女人狂奔過去搶坐下來,我於是走到背面正要坐,她忽然扔來一個包在座位上,喊:“介旮瘩有淫了……”然後看到遠處一個女人悠噠噠啃著餅走來。無意引起地域爭,自打仁濟醫院出現某地碰瓷式就醫後,對某三省不知為何如此捏鼻。

微博內容寫得很清楚了,就是因為一個“搶座”事件所引發的地圖炮。因為有人疑似搶佔了六六的座位,而這個搶座的又剛好操著東北口音,所以這位大作家直言不諱:

對某三省不知為何如此捏鼻。

🦌🦌

我們暫且不論六六口中這個東北女人的搶坐兒行為,到底有沒有什麼其他不為我們所知的內因。也不論,搶佔公共資源,到底有沒有錯。

我們就認為是,她真的是搶座兒了。我們定性的說,這是一件自私自利的行為,甚至再往大了說,這是一件缺少道德和教養的事。

這樣說,足夠嚴重了吧。

可是這就代表整個東三省,億萬中國同胞,全都如此嗎?

大作家六六,你可以譴責一個人的道德缺失,但是你又有什麼理由,膽敢對數以億萬計的東北人民,扣上這樣一個髒帽子呢?

🦌🦌🦌

人說:名人就不能發怒了嗎?就不能有偏見了嗎?

你當然可以發怒,甚至可以有偏見。但是請把你的怒氣撒在對你造成傷害的人身上,而不是隨隨便便就遷怒於其他無辜的人。

批判“搶座兒”這件事,原本無可厚非,可錯就錯在,這明明是個案,六六非要以偏概全,把所有東北人,都亂棍打死。

而且更我吃驚的是,我原本以為是無心之失,結果上網一看,才發現,這根本不是六六第一次在網上大放厥詞了。

其中最震撼的一段話是,之前寒門博士楊寶德不堪重負自殺,六六說:

到底是個村娃,自視甚高。你伺候伺候你老師,那不是應當的嗎?

村娃怎麼了?一個博士,寒窗苦讀20年,最後不堪老師奴役而自殺,大好年紀就英年早逝了。

結果大作家一句村娃,一句應當的,一句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就宣判了“楊寶德的死,好像怪不得誰”。

不止如此,還有網友爆料,六六此前還發表過“北京外地務工子女不能上學”的言論。

種種言論,如今再看,三觀之歪,不禁讓人唏噓。

🦌🦌🦌🦌

我在想,作為一個公眾人物,需要謹言慎行。

而大作家六六,在微博上更是坐擁一千多萬的粉絲,可謂是名副其實的大V了。但是為什麼她非但沒有謹言慎行,反而還不停的發表這種自以為是的言論呢?

點開微博下的評論,我似乎發現了一些端倪:

因為有很多人居然大力支援六六,認為六六是敢說實話,認為六六是真性情。

或許正是因為網路上有這些跟風叫囂,素質低下的人,才會讓六六這樣的大作家,對人民群眾絲毫沒有一些敬畏之心,經常口出狂言,散發這種惡臭言論吧。

如果有一天,沒人再支援六六,沒人願意和她同流合汙,估計她也不會再出來叫囂了。

🦌🦌🦌🦌🦌

寫到最後,我想說,大作家六六,你確實是有些飄了。

我雖然粉絲不及你之萬一,但我還是想對你說,請你保持對東北人,對我們中國人最起碼的尊重。

如今你名滿天下,手持新加坡國籍,但別忘了,是你身體裡留著的是漢族人的血。

不知道你夜深人靜的時候,照著鏡子的時候,會不會想:

用“偏見來抹黑萬億國人”和“市井婦女搶座位”,到底哪一件,更讓人噁心?


今日作者:阿鹿先生,專欄作者,愛自由的單身教主,文字和聲音總有一個你會喜歡。微博@迷路的鹿先生,公眾號:阿鹿先生(ialu2016)

往期推薦:我把和別人的呻吟,發給了男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