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為什麼要有“脾氣”?

2019-05-09 14:54:40

薈思

大學的“脾氣”,其實質就是獨立之精神——堅持學術的獨立性,不受世俗權力的影響。學術可以爭論,但不可妥協,特別是不能對“人情”妥協。

本文的寫作時間至少是十年前,作者沒有提到近年來國內比較盛行的向學生妥協的現象。每個專業,每門課程都應有確定的評價標準(當然經過慎重考慮可以對原有的標準進行調整),不能隨著學生的學習表現而隨意改變。這樣的做法看起來冷冰冰,讓人感覺不舒服,但也唯有如此,才能使文憑保持其權威性。為了避免因學生的專業能力不足而造成損失,這樣的“冷冰冰”是絕對值得堅持的。



大學的“脾氣”有多大?這個不能一概而論。許多大學的“脾氣”那可是相當的大。

在蘇格蘭北部一個教育不發達的邊區,有一位女學生中學畢業考試成績達到了申請牛津大學標準。這可是當地近百年來頭一遭,當地政府十分重視。令人遺憾的是,牛津大學的教授面試後說,該生不具備牛津大學要求的創造潛質,不要。

於是,當地政府就一級一級地向上找,最後找到教育大臣出面說情,也沒管用。教育大臣又找副首相前去,結果還是沒戲,副首相只得請當時的首相布萊爾出面。布萊爾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可牛津大學硬是不給面子,理由就一個:任何人無權更改學院教授的面試結論

布萊爾丟了面子,心裡自然憋屈,私下發牢騷說牛津大學真是太古板了。結果這話傳到了牛津大學,師生大怒,立即宣佈,取消授予布萊爾榮譽博士學位的原定計劃。

要說政要們替別人說情,大學拿出點“脾氣”也就罷了,輪到他們自己的事兒大學也不慣著。美國前國務卿的基辛格博士,對國際關係的研究一點也不比知名教授差。他曾有意回母校哈佛大學當個老師,可哈佛大學說,凡在政府任職超過兩屆的,就不再有資格回校任教。基辛格無奈,只好繼續把官當到底了。

哈佛大學校慶,打算邀請時任美國總統的里根參加。里根一想,機會來了,就讓人捎話,問能不能送他個榮譽博士的頭銜。按說榮譽博士畢竟不等同於真正的博士,所以應該算不上什麼大的原則問題,何況里根還是現任國家元首。可哈佛師生對此議論紛紛,認為他和學術一點都不沾邊兒,還是不送為好,於是里根沒來。愛來不來,慶典照辦,哈佛還是哈佛。

其實,國外的有些大學歷來就不拿“領導”當盤菜。哥倫比亞大學曾拒絕給英國女王授予博士學位;牛津大學曾拒絕給撒切爾夫人授予榮譽學位。曾任佛羅里達州州長的布什總統的弟弟,也被佛羅里達大學拒絕授予榮譽學位,只給了個榮譽校友算是安慰。這些大學夠牛氣吧?

大學的大“脾氣”除了是自己“耍”出來的,也是烘托出來的。因為許多本身“脾氣”就很大的名人,一到了大學,馬上就變得沒“脾氣”

幾次獲得奧斯卡獎的好萊塢導演斯皮爾伯格,年輕的時候大學沒讀完就輟學投身電影了。幾十年後,55歲的他再度報名母校的電影專業,繼續攻讀學士學位。

雖然這時的斯皮爾伯格已經是如日中天的大腕,他的電影成了大學電影專業的教學範本,可他依然得接受年輕教師指導,該交作業就交作業,該做論文就做論文。雖然有時候交上去的作業就是自己導演的著名電影的片段,可老師給的分數還真就不高。老師有老師的標準,不會因為你是這個行業的權威就一定高看你。

斯皮爾伯格呢,那是服服帖帖,表示出了對大學教育的極大尊重。畢業典禮時既不上臺講話,也不去主席臺就坐,而是和其他畢業的年輕人一樣,穿著學士服,老老實實地坐在臺下。

大學的“脾氣”大,沒人敢說什麼,那些被捲了面子的政要們只有忍氣吞聲的份。可大學要是“脾氣”小了點,那恐怕還會受到一些人的指責。

1986年在澳大利亞,前來參加亞莫那什大學25週年慶典的菲利浦親王接受該校授予的榮譽學位,當場遭到一些人的抗議。校學生聯合會還惡作劇地給一隻狗授予了榮譽理學博士學位,表示如果公爵有權利獲得學位,狗也一樣有這個權利。甚至還有人說其實狗比公爵更有這個資格。

當然,也不是所有大學的“脾氣”都大。我們的一些大學就“平易近人”多了,對名人不但沒“脾氣”,為了“追星”甚至還低三下四,投懷送抱,弄得顏面盡失也在所不惜。

某年,香港藝人呂良偉到四川大學錦城學院演講,四川大學當場宣佈聘請他為該學院的名譽教授。沒想到熱臉遇到個冷屁股,呂良偉就是不領這個情,以“無功不受祿”為由拒絕了。

運動員劉翔想讀大學,幾所重量級高校爭先恐後地丟擲媚眼,最後華東師範大學如願以償。什麼入學考試,提都別提,直接碩博連讀。那高階“VIP待遇”,別人想都別想。導師院長親任,外語課外語系主任親授。平時訓練忙沒時間來?那沒關係,老師去訓練基地送課上門。參加奧運會要耽誤課怕不能正常畢業?那沒問題,人家院領導說了,雖然碩博連讀通常需要六年,可劉翔的情況比較特殊,只要修完課程,年限不是問題。聽見沒,就是說只要校方認為課程修完了,還用等六年麼?

看看現在中國某些大學校慶前排就坐的,就知道,中國大學的校訓完全可以統一為一個,那就是:升官發財。那些被大學弄得灰頭土臉的外國政要們,眼氣去吧,窩心去吧,活該你們倒黴啊。套用時髦的一句話說,誰讓你“不幸”沒生在中國?

說到底,那些大學的“脾氣”大,其實是在維護大學的尊嚴。大學的尊嚴不是大學本身的尊嚴,而是學術的尊嚴,科學的尊嚴。對大學的尊重,實際上是對科學精神的尊重,是對自然規律的敬畏。一個不自尊的大學,一定缺少嚴謹的科學精神,也就自然難以取得人類社會發展史上可圈可點的成就。佔世界人口很大比重的當代中國為什麼出不來大師,為什麼長期和諾貝爾獎無緣?道理不是明擺著嗎。

同樣,一個不給大學尊嚴的民族,絕不會是具有嚴謹科學精神的民族。而沒有嚴謹科學精神的民族,發展道路上就會充滿更多的曲折和災難,不做出諸如“消滅四害”、“大鍊鋼鐵”、“畝產萬斤”。還有現在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才怪呢。


延伸閱讀

呂良偉拒當川大名譽教授

(來源:四川線上-天府早報,2006年8月28日)

昨日,四川大學迎來110歲的生日,也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著名影星呂良偉。這位長期資助四川貧困生、默默關注四川教育業的“四川女婿”受到了校方的熱情歡迎,不僅專程請他到四川大學錦城學院演講交流,還當場聘請他為該學院的名譽教授。令人意外的是,呂良偉卻拒絕接受此稱號,直言:“無功不受祿。”

原計劃演講時間定在下午3點半,但1點過的時候,四川大學錦城學院的報告廳外已經有很多學生等待入場。記者在採訪中發現,除了錦城學院的學生,還有不少四川大學本部的學生。為了聽呂良偉上一堂課,他們坐著公交車,經過半個多小時車程,趕到位於三環路的錦城學院。

一位學生幹部告訴記者:“我們平時都不愛追星,但呂良偉不是一個普通的明星,他在四川資助了很多貧困學生,這樣的明星值得我們追。”下午3點剛過,整個報告廳已是座無虛席,當身著清爽襯衣的呂良偉亮相講臺時,全場師生都興奮地拍掌、尖叫,而呂良偉則趕緊彎腰鞠躬向師生們致謝,顯得非常謙遜。而看到窗外、門外還站著沒能入場的學生,呂良偉更是直言:“看來今天這個演講該搬到外面的籃球場上去。”真誠詼諧的話語逗樂了全場師生。

呂良偉的普通話並不流暢,所以在開口演講前,他就向學生們坦言:“我的國語不太好,有發音不準的地方請包涵和指教。”學生們以掌聲表示對他的理解與鼓勵。

在前半個小時的演講中,呂良偉講述了他的個人經歷,很少有人知道,呂良偉竟然還有著越南血統,他的整個童年也是在湄公河邊度過的,而他的表演天賦來自他的父親,“我爸爸是一個商人,但是他有做演員的夢想。”呂良偉說,他之所以去報考香港地區的演員訓練班,就是有爸爸的鼓勵才能順利通過。

在與學生互動的環節,不少愛好表演的學生紛紛向呂良偉請教進軍影視圈的訣竅,呂良偉毫無保留地直言相告:“第一,要有決心;第二,要努力;第三,要有機會。同時,呂良偉還告誡學生們如果有了成績一定要謙虛,並當場自揭傷疤:“拍了《上海灘》之後,我賺了錢,很開心的告訴爸爸,我可以養他了。但開始養成大手大腳的習慣,做生意又虧,那段時間真的很慘。”

臺下的學生們完全無法想像這個衣著光鮮的明星,還有那麼不堪的遭遇,但呂良偉表現得很平淡:“其實有時候磨難會讓你更發奮,所以希望同學們不要害怕困難,熬過去,像我啦。”

雖然不是專業的老師,也不是脫口秀的名人,但呂良偉的演講卻贏得了師生們的熱烈掌聲。學生們表示:“呂良偉講得很有意思,很真誠,對我們有很大的吸引力。如果有這樣的老師上課,我們肯定不會開小差。”學校也因敬重呂良偉的藝德,決定聘請他為錦城學院的客座教授。

當學校領導宣佈這一訊息時,學生們激動不已,而呂良偉卻潑了一盆“冷水”,拒絕接受這一職位和稱號。面對眾人的疑問,呂良偉坦言:

“道理很簡單,古人說,無功不受祿。接受了名譽教授的稱號,就必須要做實事。對我而言,這不是一個空位置,也不是拿來炫耀的空冕冠。我確實抽不出來時間,既然我做不出功勞,就不應該受這個名。如果只是掛名又不做事,那就是欺騙大家,我不願意這樣。”

原本對呂良偉拒絕深感遺憾和不解的師生,當場鼓掌,為呂良偉叫好。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路。點選文末“閱讀原文”可檢視關於呂良偉的報道原文。


相 關 文 章

“東大祝辭”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楊林柯:當一個民族被馴化成“打工部落”

“中國式科研”,離重大科學突破越來越遠

熊丙奇:對學生如此“大方”的中國大學,與一流的本科教育已經漸行漸遠

高校“增負”,已經到了勢在必行之時

“中興”警鐘:高校“大躍進”和中小學“搖頭丸狂歡”

秦春華 | 本科教育才是大學的核心使命

耶魯畢業生反思常春藤教育:狹隘的成功定義讓我感到孤單和不快樂



推送名家觀點
反思教育理念
探討教育問題
關注少兒數學教育
專業
尤拉數學薈
微訊號: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聯絡郵箱:euler_math@qq.com


尤拉數學薈 關注數學教育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