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僅有苦和甜

2019-05-08 21:12:32

本文為尚龍老師西安演講節選

很高興來到西安。


昨天晚上,我跟琢哥到了酒店,晚上兩人閒來無事,我就問琢哥,要不要喝兩杯?


琢哥說,我只有上課的時候喝酒,因為這樣我能剋制自己不罵人。


喝著喝著,我們就喝大了,琢哥關心我說,龍哥一定要少喝酒,喝酒有害身體健康。


我說,放心,我只有兩種情況喝酒。在西安的時候和不在西安的時候。


琢哥說,考蟲老師裡,就你喜歡喝酒。為什麼要喝呢?


我看了看西安的月光,說,喝酒對我來說,就像你唱歌那樣,你可以努力教課,但同時也不會忘記歌唱歌唱。我也是這樣,我可以清醒自律地過每一天,但我還是希望會有微醺的時刻,因為只有微醺時,你才知道你活著是浪漫的的。


有時候,在這殘忍的世界裡,清醒的人最荒唐。


村上春樹說:不管工作多麼繁忙、生活多麼艱辛,讀書和聽音樂對我來說始終是極大的喜悅。唯獨這份喜悅任誰都奪不走。


其實生活就是這樣,無論你多努力,都別忘了有音樂可以享受;無論你多麼清醒,都別忘了有酒可以微醺。


今天很高興請到了琢哥來站臺,琢哥是我們考蟲的名師,什麼都會,什麼也都能教,什麼教得還都好。工作很努力,也很用心。


但就算這樣,他也有屬於自己的人設。尹延老師第一次給我介紹琢哥時,是我們考蟲剛開始創業的初期,尹延說,尚龍,我們最近有了新同事加入,是清華大學的學霸,叫王琢。


我說,他教什麼?尹延說,他什麼都可以教。


那個時候,王琢老師在我心目中就是這麼一個人設:什麼都能教的清華學霸。當老師很辛苦,每天都要上很多課,面對很多學生,血糖長時間都在偏高狀態。


有時候你明明是晚上的課,上午就開始焦慮這課應該怎麼上。


我處理焦慮的方式是喝酒,但琢哥不一樣。


有一天,我在直播間上課,剛下課,房間那頭傳來一首歌,you raise me up。


我嚇了一跳,以為是西城男孩來到了公司,我定睛一看,琢哥穿著拖鞋,翹個二郎腿,正在深情地對著電腦唱歌。我聽著入迷,忽然被一陣奇怪的音樂打斷,定睛一看,原來是石雷鵬老師下課了,他的下課鈴聲是葫蘆娃。這是石雷鵬老師最喜歡的歌。


他一邊放著葫蘆娃,一邊拍著手,此時琢哥正在動情的唱著那首英文歌,而我正在他們中間糾結著、痛苦著,因為我高雅和低俗的靈魂同時被喚醒了。


去年年底,我們團隊在山西團建,晚上,尹延帶我們去個酒吧喝酒,在此之前,我們已經喝了好幾輪。尹延問我,尚龍你愛喝酒,有什麼喜歡的酒吧嗎?我說,我喜歡安靜點的酒吧,能聊天。


於是我們跌跌撞撞,來到了一家夜店,我問尹延,這就是安靜的酒吧?尹延笑了笑,說,是啊,這裡的音樂聲音很大,聽不到你說話,只要你不說話,就是安靜的。


我們坐在臺下,旁邊是一群國外的留學生。我跟石雷鵬老師說,我去搭訕一下,你覺得如何?話音剛落,石雷鵬老師已經走了過去,用英語說,Hello,my name is Wuyanzu, where are you come from?


那幾個留學生無奈地看著他,他嘻嘻哈哈一番,覺得無趣,回來了。


這時,臺上的DJ開始調節氣氛,主持人在臺上大聲問,你們想聽什麼歌?


這個時候石雷鵬老師大聲喊道,我們不想聽歌,我們想唱歌。


主持人很崩潰,說,你們想唱什麼?石雷鵬老師特別激動,我們想聽王琢唱歌。說著,就把琢哥推上了舞臺。


琢哥不好意思,說,我唱一首you raise me up吧。


說完,就開始清唱,旋律飄到每個人的耳朵,進入每個人的靈魂,夜店的動詞打次忽然間變成了一片安靜和寂靜的旋律,一首歌唱完,那桌外國留學生鼓起了掌。


大家聽得很感動,有些人還流下了眼淚,而我,卻滿腦子都是葫蘆娃。


所以選擇朋友真的很重要,朋友能潛移默化影響你,一首葫蘆娃就能讓你徹底崩潰。


主持人很尷尬,一個本應該大家嗨起來的夜店變成了溫暖柔情的場所,主持人為了化解尷尬,說,你們是哪裡的人啊,英語說這麼好,還唱歌這麼好,你們是娛樂圈的嗎?


石雷鵬大喊:我們是北京來的。


主持人繼續調侃著,說,我也去過北京,哥們也是有文化的人,還去過清華北大呢。


這時王琢老師很冷靜地說,好巧,我也去過清華。我是在那畢業的。說完他就下臺了,沒有留下一片雲彩。


那天晚上,那個主持人一句話也沒敢多說,而夜店的氣氛,也詭異了很多。



我們是從那時成為了好朋友,也是從那時起,一定要喝兩杯,喝酒時,也要放些音樂才能盡興。


我問琢哥,你怎麼平衡唱歌和教書?


琢哥說,教書是工作,唱歌是愛好。可能以後會有一天不教課,但一定不會有一天不歌唱。


我期待有一天,能讓琢哥唱我寫的主題曲,那一刻他的笑容或許會更美。


前些日子我看了電影《何以為家》,十二歲的男孩在結尾處說:生活根本一塌糊塗,連我的鞋子都比它值得。但我想說,無論鞋多破,都別忘了人還能奔跑;無論生活多麼一塌糊塗,都別忘了人還可以放聲歌唱。


有人經常會問我,龍哥,生活要是很苦應該怎麼辦?


我想告訴你,生活不僅有苦和甜,還有音樂和酒,是音樂和酒告訴我們,什麼才是夢想,什麼才是遠方。


謝謝大家。


——END——



長按圖片即可購買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