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東北版的《八惡人》沒人吹?這不科學!

2019-05-08 10:42:48

(1980年代大慶油田,圖片來自網路)


說到東三省,在上個世紀8090年代之前,還是“棒打狍子瓢舀魚,野雞飛到飯鍋裡”的物產鮮美,資源豐富,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這裡曾經是城鎮化最高的地區,有著豐富的煤炭黃金與石油資源,滿洲日本與俄國老大哥留下的工業基礎夯實,也讓這片黑土地有了新中國最早的汽車飛機,這裡的各種資源源源不斷的運進關內,在建國初期幾乎支撐起了整個國家,就連貫穿東北與首都的京哈高速,它的編號也是當之無愧的G1!

 

(1980年代哈爾濱街頭舊照,圖片來自網路)


但是隨著改革浪潮的深入,南方的沿海城市得到了更多的政策支援而迅速崛起,東北卻因為體制的弊端排在了改革的末位。當南方省份新興經濟蓬勃發展的時候,東北成了被遺忘的角落,“東北老工業基地”成了這裡的代名詞——聽聽,老工業基地,老的不止是工業,還有基地,更有這裡的人。沒有編制,沒有人脈資源卻有闖勁的年輕人走了,有了足夠錢的人嫌棄這裡的破舊也走了,留下的只剩下走不出去的老人……

 

(雪中的哈爾濱聖索菲亞教堂,圖片來自網路)


到了網際網路科技的智慧時代,經濟更加外向型的南方城市越發佔盡了先機與優勢,已經錯失了兩次發展契機的東北,已經徹底回天乏術。投資不過山海關,現在東北唯一能算是與網際網路有關的企業,恐怕就是抖音直播和網咖了!再加上資源枯竭,“逃離東三省”成了幾乎所有東北人的宿命,近年來,東三省不僅經濟增速在全國落後,人口也出現了嚴重的負增長,連最後的一點希望——“人口福利”都徹底享受不到了。

 


就好像電影《雪暴》的開頭,男主角王康浩(張震飾)就面臨著要不要“逃離”的選擇。作為森林公安,他對自己這片林海雪原的東北小城唯一牽掛的就是孫妍(倪妮飾),所以他想的就是一件事:和孫燕表白。如果成功了,那麼就不走了,如果表白失敗,正好藉機逃離,也就了無牽掛了。很明顯,“隔壁老王”王康浩和“扒蒜小妹”孫妍的感情戲,就是這部電影的核心了。

 


當然,這部電影裡,需要逃離的絕不只是一個隔壁老王,其實電影中所有的角色都面臨著逃離的問題。不過在說劇情之前,很有必要說一下這部電影的導演,也是一位新導演,崔斯韋。

 


崔斯韋在此之前,一直都是編劇,他比較有名的代表作都和甯浩有關,甯浩的那部《無人區》,崔斯韋就是編劇之一,另外就是甯浩導演的第二部瘋狂系列《瘋狂的賽車》,也是由他編劇的。因此,崔斯韋是典型的編劇起義做起了導演。

 

如果你看過《瘋狂的賽車》和《無人區》,那麼你就能知道這部《雪暴》會是怎樣的風格。至少在南哥看來,《雪暴》可以簡單的歸結為一部東北雪原版的《無人區》,玩的就是零正義人設+無限反轉!

 


電影中所有的男性角色,除了特(友)別(情)出(客)演(串)的李光潔,沒有絕對意義上的好人,我看很多人在網上diss張震的角色是“道德楷模”還有不少人抨擊這部電影口型不對,說實話,我覺得我和這些人看的似乎不是一部電影。

 

不得不承認,我這人的眼神不太好,稍有近視還不喜歡戴眼鏡,所以確實很難說看清了演員們的所有口型,但是我敢說的是,即便真的有口型不對的可能,也絲毫沒有影響我對這部電影的理解。有些人連電影演的是什麼都看不明白,就在那人云亦云的挑口型的毛病,這叫本末倒置——至少,我看的那場觀眾也不少,也沒有聽到誰說“啊呀這演員口型不對”。

 


至於說張震是“道德楷模”,哥哥,你是看的電影簡介評價的電影麼,還是看槍版刪的太多了?道德楷模在酒店裡和流氓鬥毆差點打死人?道德楷模在林子裡為了逼供猛踩受傷的匪徒的傷口?這要是都算得上道德楷模,正義模範,你是不是對道德和正義有什麼誤解?


 

在整部電影中,沒有道德瑕疵的似乎只有李光潔扮演的韓鬆。作為警隊的師兄,他和師弟隔壁老王都愛上了扒蒜小妹,但知道小妹只想給老王扒蒜,本想表白結果被封了口,既然表白的機會都沒有,索性把自己買的禮物送給了隔壁老王,並且在和老王出任務的途中對老王說把禮物送給扒蒜小妹,然後兩個人遠走高飛,逃離東北,離開這個封閉落後的地方。本來,李光潔把離開的機會給了張震,但沒想到兩個人就這樣遇上了搶劫金車的劫匪,李光潔人格完美,本事也不賴,看出了三名劫匪有蹊蹺,靈機一動打馬虎眼想麻醉對方先下手為強,不想作為劫匪老大的廖凡出手比他快了一點點,雖然李光潔也打到了廖凡但卻不致死,但他卻要害中槍犧牲。張震發覺不對倉促出手,但寡不敵眾也中槍滾落山崖下,劫匪老大廖凡、老二黃覺,老三張奕聰逃之夭夭……被劫的黃金下落不明。

 


這一段兒充分體現出了東北的冷,李光潔犧牲之後,血流成河,落地成冰,因為流血太多,人被血凍在地上分不開,從山崖爬上來的張震想抱他都抱不起來,看著把調走的機會留給自己,甚至連看上的姑娘都不搶讓給自己的好兄弟,好搭檔就那樣悲慘的死去,老王心頭的傷有多重可想而知,他因此沒有辦法和孫妍廝守,只想著為兄弟報仇,電影在這裡有一點兒時間差,給人的感覺是由於驚動了警察,劫匪三兄弟把金條藏了起來沒有運走,直到第二年大雪封山才再度進山取金條——因為他們知道了一條祕密水路,但除了冬天冰天雪地凍上了冰之外,這條路在春夏秋的時候根本走不了。

 


另外,就是廖凡和李光潔動手的時候頭部受了傷,雖然沒死但是導致劫匪老大的性格更加偏激。他們要趕在雪暴來臨之前,將金條從水路運走,卻不料,意外的遇到了好幫忙熱心腸的隔壁老王……本來隔壁老王只是以為是偷獵者打獵,怕他們沒聽到廣播不知道暴風雪來臨,於是帶著同事去通知這些盜獵人,但同事正好遇到了性格衝動的劫匪老三,而且他還真在刨他們藏好的金條,槍一走火,把張震的同事打成了重傷……張震聽到槍聲伏擊老三成功,但卻被精明的老二黃覺困在雪坑裡。

 


另一邊,扒蒜小妹已經決定離開,但臨走前他想和老王挑明,在暴風雪中,身為醫生的她遇到了劫匪老大,並且讓劫匪老大知道了她是警察老王的女友關係,劫匪老大向藏金條的地方前行,而扒蒜小妹去了最近的補給站,那是一個林場老江湖郭三(劉樺飾)的家,家裡還有個啞巴(嶽小軍飾)。至此,本片關鍵的主要角色全部登場相遇,一場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的人性博弈正在驚險上演。

 


電影中的每個人,都想要逃離。隔壁老王王康浩想要快點了解了這場搶劫案,把匪徒抓捕歸案,祭奠自己死去的戰友,讓戰友不會死得不明不白,可以瞑目。

 

而扒蒜小妹孫妍同樣要逃離,她在這裡本來有兩個男人愛她,卻因為一個的犧牲導致自己得不到愛,既然得不到愛,在這個冰冷落後的地方又有什麼意義,所以她要離開,去北京,但是她又捨不得隔壁老王,於是要再給老王,也是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卻沒想到陷入到生死迷局之中。

 


劫匪老大當然更想逃離,父母已死,留下了不爭氣的弟弟,帶著兩個兄弟搶劫金車成功,掩埋了黃金,治好了槍傷再回來取,逃之夭夭就可以過上神仙般的生活,何樂而不為?但是他想不到遇到了一個特別軸的警察隔壁老王。

 


劫匪老二也想逃離,他不僅要帶著金條逃離,而且還想多分點兒金條,逃離這個關係毫不穩固的犯罪團伙。他知道老大和老三是親兄弟卻不和睦,一直盼著老三死——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覺得老三太沖動,太招搖,遲早會壞事。和這樣的人在一起,自己早晚會倒黴,於是他心生了殺意,老三中了老王的埋伏時,他就想不救人的,但老大快要回來了,他只得答應和老王做交易,但在明知道老王設套的情況下誤傷老三後還補了一槍,想殺人滅口之心已經被老三察覺了。

 


老三當然更是最想逃離的那一個人,他說了金字運出去之後首先就要打一副金鍊子,果然不愧是東北猛人,大金鍊子的標配不能少。但這一句話也暴露了這個人的性格乖張招搖,藏不住事兒,早晚會把自己劫金車的事兒禿嚕出去,連自己的大哥都看不上他,險些自己動手捏死自己弟弟。

 

但是老二沒想明白的是,不管多不喜歡,老大和老三畢竟是親兄弟……真正的外人,其實是他,但他又是三個人裡最狡猾的一個,也是槍法最好的一個。所以劫匪三人組中,廖凡最凶殘,黃覺最狡詐,張奕聰最囂張。三個人的性格都非常鮮明。

 


劉樺扮演的郭三是電影裡最大的“變數”,這個人是一個老油條,老江湖,很多事都瞞不過他的眼睛,他也足夠機靈,懂得因勢利導,分得清利害關係。他知道不能得罪警察,因此本來和老王一夥兒,但老王忙於和罪犯周旋,金條就交給了他處理,沒想到滑頭的郭三把金條挪了地方,連老王都不知道他給轉移到了哪兒,所以郭三更加是想跑的人。三個悍匪費盡心機得來的金條,最後竟然不費吹灰之力成了他一個人的東西,所以他時而與劫匪結盟,時而與老王為伍,目的特別簡單,就是為了生存。蹉跎中練就的一身生存技能,雖然戲份不多,但郭三這個角色足夠出彩!

 


全片最高潮的部分,就是郭三在暴風雪中回到自己的駐地,而此時孫妍和受傷被她治療脫離了生命危險的老三在一起,隨後是被老大救回的老二與被老大活捉的老王,眾人齊聚在這家臨時的補給站裡……人性最複雜的部分此時一覽無餘:


老王雖然受傷,但是不重,他把自己偽裝傷的很重,一方面麻痺劫匪,另一方面就是要從內部分化他們。而劫匪老大和老二,並不知道這個補給站裡還有除了老三、孫妍、老王之外的第四個人——郭三。但是昏迷的老三知道郭三回來了,被打了獸用麻醉劑的老三醒過來,向老大說了屋子裡有另一個人的事,但同時,老三對老二要殺他也耿耿於懷,而老二知道郭三挪走了金條,這件事他也沒有向老大明說,這件事被老王拆穿,也使得老大對老二更加不信任,因此表面上看是三個劫匪對一個受了傷的老王和毫無攻擊力的孫妍,哪怕有個在暗處的郭三,他們也佔盡上風。但事實上,三個劫匪卻必須先要內鬥,因為老三和老大已經懷疑了老二,而老二又最狡猾,這種情況下他如果等到老大和老三搞清楚了金條被挪的地點,顯然第一個死的就會是他,因為老王和郭三是不會死的,他們死了,金條就不知下落了,劫匪就可能白忙一場,這是老大和老三都不願看到的,那隻可能是老二先死。因此,老二必須先下手為強,解決了老大和老三,然後自己逼供老王。結果可想而知,在老王的挑唆之下,劫匪內鬥,老大殺死老二(事實上老二隻是詐死),暗中的郭三殺死了老三,郭三也被老大殺死。最後變成了老王和老大的雙雄對決。這段戲,可以說是精彩至極,把人性的黑暗與骯髒表現的淋漓盡致。每個人都是帶著陰暗面的人,沒有人是真正的正義,為了達到目的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不擇手段,所以導演很明顯是主張人性惡的,貪婪與自私是每個人的天性使然!

 


當然,這部電影並不是沒有缺點。因為最有趣的並不是這場高潮戲,而是高潮戲之後,竟然還留了一個小尾巴,那就是老二竟然沒死還跑了,只可惜帶著幾塊金條並沒有跑遠,最後凍死在了冰天雪地裡。其實,電影最好的結局,就是到此為止,這樣既展現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又展現了惡人自有天收的樸素道德觀。同時又是一種開放式的結局:既然老二跑了,那麼老王和扒蒜小妹到底是死是活呢?

 


只可惜,電影並沒有到此為止,而是畫蛇添足的來了段“事後煙”,讓老王和老妹再刷了一次存在感,說兩句雞湯,秀一下顏值。也表明了倆人沒死。這一下子就把整部電影的高度弄的巨low無比。

 

另外,就是這部電影裡,倪妮和張震兩位主角,實在是一點兒都不適合這部戲。相比較來說,出演過楊子榮的李光潔顯然比張震更適合這林海雪原中的男主角。

 


而倪妮近年來還真是飛速隕落,從金陵名釵到扒蒜老妹,片中她的部分幾乎全部齣戲,我們承認倪妮的美,但也和東北扒蒜老妹的氣質完全不搭,與張震的感情戲也是沒有什麼CP感,人設又很白蓮花,讓人喜歡不起來。作為謀女郎,倪妮出演的爛片越來越多,《奇門遁甲》裡地位甚至已經被比她小的周冬雨蓋過,一步步的淪為花瓶,南哥也是一陣悲涼!

 


總之,這部在網上被莫名其妙diss的電影是極具人性思辨的深度與對社會現實對映的電影,不止有警匪之間的鬥智鬥勇,也有對東北地區存在的現象的揭露,其實,東北就好像電影裡的那輛金車,在漫天大雪下蹣跚前行,卻終究走不出去……利益的分配不均,叵測的人心,頃刻就將翻覆。因此,說這是一部中國東北版的《八惡人》,也並不算過份!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