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7.9,TVB的血性回來了!

2019-05-02 12:12:19

第38屆金像獎上,惠英紅憑藉《翠絲》獲得最佳女配角殊榮。


▲這幾年簡直百發百中


《翠絲》的男主角姜皓文也入圍了最佳男演員,雖說獎沒拿到手,但也算是大器晚成的開端。


這兩位電影咖今年在大銀幕上的風光無限,搞不好會延續到小熒幕。


兩人主演的TVB新劇《鐵探》開播已過半,豆瓣從開畫的7.8,衝到8,現在穩定在7.9。


對於現在的TVB來說,能有一部如此高分的劇,也實屬不易了。


TVB上一次獲得普遍讚譽的劇還是五年前的《使徒行者》,但之後以它為IP的衍生影視劇紛紛撲街。

 

五年來TVB在自己擅長的警匪劇上沒有激起任何水花。


但也有可能,正是因為過於擅長,所有的輕車熟路都變成阻礙改變的桎梏。

 

這次TVB的《鐵探》,請來了八年未出現在小熒幕的惠英紅,以及電影圈新晉勞模姜皓文,儼然一副要打硬仗的架勢。



關於這部劇,喜歡TVB的人自然會愛不釋手。而不瞭解TVB的人,或許可以從我們今天要聊的話題中重新認識香港警匪劇。

 

TVB大概是陷入瓶頸太久,所以這次在反套路上下了狠心。你別指望能在《鐵探》中重溫那個眾志成城、遇鬼殺鬼、正氣沖天、荷爾蒙爆棚的香港警隊。

 

這話的意思並不是說,如今的香港警隊不再代表正義。如果放上一張《鐵探》男主角尚垶(袁偉豪 飾)的劇照,大概會更直觀一點。

 


這部劇反套路的是,這將是作為重案組督察的男主角在劇中大部分時間的狀態。

 

把他與其他TVB經典刑偵劇的男主角做對比,這部劇的與眾不同就更加凸顯。

 

因為在《鐵探》的第五集,男主角就被一槍爆頭。

 


雖然在主角光環的加持下被搶救了回來,還被允許重返前線,但重回重案組的第二天就因體力不支被抬回醫院。而醫生的診斷是,如果再不停止工作,就會面臨大小便失禁的危險。

 

但是,尚垶的遭遇並非源於窮凶極惡的罪犯,而是警隊高層權力博弈的惡果。

 

身為毒品調查科督察的尚垶當時負責祕密押送毒品贓物,而西九龍總區總警司萬晞華(惠英紅 飾)在得知悍匪搶劫贓物的計劃後知情不報,意圖在押送人員與悍匪發生衝突之後坐收漁翁之利,從而搶走毒品調查科總警司簡國曙(許紹雄 飾)的功勞。

 


這一私心打亂了押送任務的正常程式,也讓尚垶成為警隊內鬥的犧牲者。

 

這一點是《鐵探》與先前經典TVB警匪劇最大的區別,也是本劇的劇眼。


《鐵探》在繼承了TVB熟悉的配方的同時,開啟了一個全新的視角——實際上幾乎沒有一部港產警匪劇以自省的眼光審視警隊內部的權力濫用問題,並通過多位主角不同立場的反抗,探尋正義與法制之於香港社會的意義。

 


因此,故事雖以重案組督察尚垶為中心展開,但他背後警隊高層的權力關係網路,以及尚垶為代表的底層警察對此網路的挑戰,才是《鐵探》戲劇張力的真正來源。

 

《鐵探》開幕之際正值警隊“大升遷年”,在前幾集的一通爭功奪利之後,警隊高層的權力關係呈現出三足鼎立的趨勢,主要圍繞三個部門的高層警務人員展開:西九龍總區總警司萬晞華、毒品調查科總警司簡國曙、內部調查科總警司程宇森(黃智賢 飾)。

 


由此,《鐵探》展開了一場精彩的警隊群像戲,而群像刻畫正是TVB的拿手好戲。

 

從《鐵探》的宣傳和海報來看,尚垶都是絕對的主角。


然而毫無疑問,看過劇的觀眾都會被惠英紅所飾演的萬晞華吸引。

 


恐怕她才是劇裡的第一鐵腕警察吧。

 

尚垶在鬧市區將匪徒一槍擊斃,作為直屬上司的簡國曙立刻準備召開記者會,趁機大肆邀功。結果萬晞華出場,當頭棒喝,搶走功勞,有理有據,最後直接亮出官階。

 

除了以等級壓人,面對下屬她更是獨斷專權。為調查大兒子的死因,她借公事拘禁、審問下屬,恐嚇、威脅、甚至不惜動手。

 


萬晞華對權威極度迷戀,而她的理由是,只有手握更多的權力,才能動用更多的資源破案,更大程度上保證市民安全。


因此,她不在意程式正義,只追求結果正義。


在各種踩過界或是權力傾軋的過程中犧牲的人,不論是同僚還是無辜群眾,對她來說,都是命該如此。

 

因此,即便把臥底推出去送死以保全自己,她也不會心懷愧疚。

 

但面對媒體和上司,她又動用了自己敏銳的政治嗅覺,深諳為官之道。

 


同時,她為破案不擇手段,企圖向公眾隱瞞案情,刺激凶手再次犯案。

 

而與此相對的是,尚垶極力阻止萬晞華知情不報、罔顧香港市民人身安全的做法。

 

但當兩起案件暫時告一段落後,萬晞華又是怎麼同一哥(警務處處長)說的呢?

 


如果說惠英紅飾演的萬晞華是靠“狠”上位,那麼簡國曙則是靠“奸”。

 

此人外號“賤簡”。不僅嘴賤,行為處事更是奸詐低劣。

 

有了功勞,是他的,出了事,是屬下的。

 


此人好大喜功,極愛在釋出會上出風頭,打官腔溜得飛起。

 

尚垶頭部中槍,他丟了功勳,居然對著一個頭骨還沒裝回去的重症病人撒氣,直戳其頭部。

 

由於平日太過囂張,遭到下屬的集體彈劾。失勢之後,立馬與平日裡爭鋒相對的萬晞華握手言和,甚至幫其出謀劃策。

 


而半路殺出來的程宇森則為人正直,致力於調查萬晞華的濫權行為。

 

兩人的對峙戲碼,讓人想起《寒戰》的經典對決。

 

但是,如果只把這部劇看作是職場權鬥,又未免小看了它。

 


實際上,它給觀眾一種《無間道》與《寒戰》合體的感覺。


《無間道》展現的是奮戰在犯罪前線的底層警務人員痛苦而混亂的生活狀態,《寒戰》則將眼光聚焦於警隊高層的權力競逐。

 


《鐵探》則將二者以順暢的邏輯聯絡起來,完成了對整個香港警隊的全景式描繪。

 

警隊高層在使用權力履行職責的同時,無法控制個人私慾從而導致濫權,而濫權的直接後果是底層警察成為高層權斗的犧牲者。

 

底層警察自然不能任人宰割,他們需要與之鬥爭的不僅是來自外界的邪惡勢力,更來自體制內的濫用職權。

 

男主角尚垶首當其衝,成為上司瀆職的直接受害者。頭部中槍,雖奇蹟生還,但無法再恢復正常生活。

 


萬晞華將責任推給變節的臥底,但尚垶不願屈服,拖著病軀回到一線,蒐集萬晞華瀆職的證據。

 

尚垶希望通過法律途徑為自己、為警隊裡被萬晞華毀掉前途的人一個交代。

 

而萬晞華的臥底遊秉高(姜皓文 飾)則被迫選擇了更為危險的方式來對抗萬的權威。

 


他終日遊走於灰色地帶,替警察賣命,又和罪犯建立深厚友誼。這是港產影視劇裡經常出現的臥底形象。


但姜皓文演起來,卻一點也不膩味。

 

本來犯罪團伙即將團滅之際,他就快要大功告成,可他偏偏心軟,想放走自己的生死之交,從而變節;

 

混戰之際打傷警察,他又愧疚難當,冒著暴露的危險打探尚垶的病情,並在暗中幫助尚垶破案;

 

當警隊成功救出富豪之子後急著開記者招待會慶功時,他憑一己之力救出被遺忘的女孩。

 


這個人物的心理越發複雜,其命運也變得曖昧不清。但他的存在,與尚垶一起構成了對以萬晞華為代表的高層權威的反叛。

 

警隊高層的勾心鬥角、視人命為草芥,與底層的“身在溝渠,心向明月”產生了鮮明對照。

 

無論《鐵探》中對香港警隊的生態環境還原度有多少,這種力度都是其他華語地區警匪劇難以企及的。


當人們都在談惠英紅的神演技時,我們必須認清一個事實:一個好演員,甚至一眾好演員都無法決定一部戲的立意高下。

 

決定一部戲立意高下的,是看創作者站在什麼樣的立場,讚揚誰,又批判誰。

 

正如講宮鬥,《金枝欲孽》碾壓《宮心計》、《延禧攻略》之流,權因編劇明白,人與人的勾心鬥角、互相傾軋必須是一場空虛的悲劇。


“宮鬥”是面子,對自由的讚頌才是裡子。

 


“權鬥”同理。只看到“權鬥”,就會錯過這部戲的精髓。

 

港劇在展現情感,審視人性這方面曾經達到過巔峰,並且佳作不斷,然而,詰問現實這一環節,好像從來都是為前兩個環節做背景板。

 

但是這次,《鐵探》從一開始就準備好要把詰問現實暴露在觀眾面前。

 

這是為什麼這部劇夠勁的原因。

 

一個曾經滿懷理想、智勇雙全的“鐵頭神探”如今落得終身與病魔、疼痛相伴的結局,不是因為敵人太凶猛、太狡猾,而是自己的隊伍出了問題,是自己人根本沒有尊重過他的生命。

 

在翡翠臺播出的未刪節版當中,本劇的開場是已重病纏身的尚垶在原告席上的獨白。

 


從前的TVB刑偵劇也是要尋找真相,但他們尋找的終究是一個代表著“邪惡”的人或團體如何破壞社會制度。


而在《鐵探》中,案件調查為輔,尚垶對自己頭部中槍真相的追問才是核心。

 


這一切都指向了萬晞華的獨斷專行、濫用公權。

 


警察制度本身是懲惡揚善、宣揚正義的國家機關,它在刑偵劇中通常以絕對的“善”的姿態出現。

 

然而,尚垶對萬晞華的控訴,是對這種絕對的“善”發出質疑:一個在身份上並沒有變節的警察,在追求“善”(消滅罪犯,遏制犯罪行為)的過程中,不惜犧牲臥底和其他無辜人員的生命安全,甚至以逼迫的方式完成最終的“善”。

 

這分明已經構成了“惡”,但警隊內部卻對此毫無辦法。

 

這樣的行為,體制與法律是否應該為其庇廕?


同理,遊秉高以變節臥底的身份,不斷幫助尚垶靠近“善”的真相。


體制與法律又將其置於何地?

 


目的與手段的割裂,身份與行為的背離,這種沉重的宿命感成為萬晞華與遊秉高身上的“原罪”,《鐵探》因此有了命運悲劇的質感。


同時未刪節版的法庭戲將人性問題放在現代法律制度之下進行拷問,《鐵探》主創們的野心和格局可見一斑。

 

現在謎底尚未解開,加上TVB總有虎頭蛇尾的毛病,對這部劇下定論還為時過早。


但是命運悲劇與現實拷問的結合,讓《鐵探》達到了近年來港劇難以觸及的高度。

 

它既能讓你為劇中人物的命運揪心不已,又能清醒地指出問題出在哪裡,從而發出振聾發聵的控訴。

 

當尚垶作為原告人,含淚說出對萬晞華的指控時,鏡頭掠過其好搭檔快活谷的側臉,右臉有毀容的跡象。

 

而他偏過頭去的哽咽,與尚垶緩慢堅定的語氣共同鑄就了小人物的悲情與偉大。

 


必須感慨一聲,這種在現實層面以卵擊石,公然挑戰權威的情節,真是久違了的TVB。


那股江湖兒女的血性和對公義公正的信仰,曾經激盪了多少人的青少年時光啊。


本文轉自公號:Cinema(cinema2016)。


點選【閱讀原文】,看TVB勁劇《鐵探》。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