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袍哥”做事從不拉稀擺待!

2019-04-17 03:31:22


甯浩、黃渤、徐崢是娛樂圈津津樂道的“鐵三角”,說到他們就不能不提到甯浩的代表作《瘋狂的石頭》。

 

但似乎很多人已經忘了,在《瘋狂的石頭》這部電影中,真正的男主角,其實是保安隊長“袍哥”包世巨集。他的扮演者,是郭濤!

 


時至今日,只要想到這部電影,裡面那句“袍哥做事從不拉稀擺待”的四川話還餘音繞樑。


這句話不僅曾經在網上引起過大家對重慶話“拉稀擺待”意思的討論,也展示出了包世巨集這個角色的霸道威武,黑白通吃。

 


說白了,“從不拉稀擺待”的意思就是從不掉鏈子,北京話就是辦事“靠譜”,東北話就是有啥事找他“好使”。

 

這也正是“袍哥”包世巨集的扮演者郭濤的優點之一:為人踏實,演技紮實,辦事靠譜,只要是兄弟相求,有求必應,完全不會考慮角色大小,戲份多少。



正因如此,哪怕只有一兩場戲,郭濤也會在好兄弟的電影裡客串,敬業精神,值得點贊,也讓他在演藝圈有口皆碑。

 

常言說“演而優則導”,袍哥做事,果然從不拉稀擺待。由郭濤執導的電影處女作《慾念遊戲》已於4月12日在全國影院火熱獻映。



對於很多新導演來說,導演處女作都會選擇自己最擅長甚至最熟悉的行業領域或者題材。


但郭濤這部導演處女作《慾念遊戲》,卻打造了一部近未來題材且極具個人風格的電影



電影《慾念遊戲》以多層遞進的虛實結合,通過一起殺人謎案的撥絲抽繭,來表達一個治癒系的主題。

 


從風格上來講,這是一部帶著些許賽博朋克科技感的影片,未來感噴薄而出,對於國產電影來說,極少觸及此類題材。


就更不要說當作導演處女作了,相信如果不是郭濤這樣的“老司機”,真的很難hold住這樣的風格化作品。

 

正所謂莊生曉夢迷蝴蝶,到底是莊生夢中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夢中化作了莊生。這是一個亙古以來困擾著人類的哲學話題。這也是很多好萊塢大片都熱衷的題材,都是打通現實與虛擬界限構建故事。

 


郭濤的這部《慾念遊戲》也同樣如此。電影中郭濤扮演的“郭實”因為痛失愛女把自己隔絕開來,從此不再與外界交流,醉心於科研把全部的精力投身在他的“化蝶”系統中。

 

失去愛女之後越發疑神疑鬼的郭實意外的發現自己的妻子與範偉飾演的合作伙伴竟然“有染”,而且還試圖竊取自己的研究成果“化蝶”。



不僅如此,身邊的助手也開始變得奇怪,所有人都彷彿對他另有所圖——從人工智慧的機器人助理到自己手把手調教出來的徒弟,相繼背叛了他……沉溺於化蝶系統的他,眼前的這一切到底是真實還是虛幻,已經開始分不清了。

 

都說眼見為實,當眼見都不為實的時候,我們又能相信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這也是電影最燒腦的設計,只有當主角徹底“醒來”才發現以前的生活不過是電腦資料的堆砌——一如我們做夢的時候都以為夢境是真的。

 


當然,郭濤的這部電影探討的問題是很有深度的,除了哲學思辨,還有親情溫暖。最後電影的主題昇華到情感為懸疑的劇情添加了一層濃濃的春意。

 

作為一部導演處女作,郭濤沒有選擇自己擅長的喜劇型別,而是另闢蹊徑走出了自己的安全區,去嘗試全新的電影風格,這份創新精神,就值得鼓勵!

 


其實,從郭濤的履歷就不難看出他是一個敢於突破自己,迎接挑戰的人。作為演員,他從來不給自己貼上任何的標籤,敢於嘗試各種型別的角色,展現出了全能全才的全方位演技。

 


在警匪片《毒戰》裡,郭濤扮演的是毒梟古天樂手下的,好勇鬥狠,又有很強的反偵察能力,是典型的悍匪,面對緝毒戰士的圍剿,嗜血反撲,表現出了毒販的殘忍。


關鍵是,他扮演的還是一個聽障者,沒有對白,全部通過動作眼神表現人物,難能可貴。

 


到了甯浩的《黃金大劫案》中,郭濤扮演的“金鏢十三郎”又是一個老瘋子。頭髮花白還沒剩下幾根,歪著身子吊著肩膀,眼神渙散,瘋言瘋語,如果不是看演員表,你都想象不到這個角色是郭濤出演的。

 

但郭濤就是這樣敢於自毀形象,敢於打破自己的舒適圈,不斷嘗試與挑戰。才有了在電影《烈日灼心》中最灼心的演技爆發。電影裡他是殺人凶手,也是正義的出租司機,他感知到了威脅,最先想著逃跑,卻為了兄弟義氣,走上了不歸路……

 


在這個角色的身上,透出了人性巨大的矛盾,哪怕是一個壞人,迴歸到生活中,在某一個觸發點上也是具有傳統普通的道德規範的。


而上海電影節也為他、鄧超、段奕巨集破天荒的結出了“三黃蛋”,三人憑藉在《烈日灼心》中的完美表現共享了當屆的影帝頭銜!

 


這無異於對郭濤演技以及多年來辛苦的耕耘,默默的拍戲最好的褒獎。

 

郭濤的演技紮實,更加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在《瘋狂的石頭》之後,郭濤還與黃渤合作了一部歌舞片《高興》。這是一部帶有魔幻色彩的歌舞片,看著郭濤和黃渤載歌載舞,也別有一番喜感。

 


除此之外,郭濤也嘗試過各種風格的電影於各種性格的角色,既有《盲探》中橫刀奪愛大哥的司徒法寶,也有歷史題材《明月幾時有》裡的文豪茅盾先生。


他可以是《白鹿原》裡的革命黨人鹿兆鵬,也可以是科幻大片《百萬巨鱷》裡不靠譜的小警探……

 


通過這些角色,郭濤的全能全才讓人一覽無餘,這也是他拍電影做導演,連處女作都不走尋常路的原因與底氣吧!


郭濤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就表示,作為導演,尤其是處女作,他還是希望自己不要走成熟的套路,要麼國外買版權翻拍,要麼做通俗喜劇,他還是希望可以有些小小的追求。


不想急功近利,既然做了就要踏踏實實,不趕不催,慢工出細活。


《慾念遊戲》其實也帶有對未來科技發展的反思。

 


如今步入了智慧時代,科技的進步卻沒有拉近人與人的距離,反倒讓讓人們越來越冷漠——當我們習慣了外賣而忘記了做飯,玩起了智慧手機卻總是難赴好朋友的約,科技帶來的除了便捷,更有冷漠與疏離感。這也是郭濤這部電影帶給我們的思索。


當然,作為一部導演處女作,相信電影還有很多的經驗上的不足之處,希望郭濤導演繼續保持他獨特的電影夢想,繼續用真誠的態度創作出新的作品。期待他的第二部乃至第三部作品能夠持續帶給我們驚豔的故事,收穫更好的票房成績吧!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