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大帝卡爾•拉格斐走了,法國的“黃衫黨”還只能依舊披著“義烏版”黃背心在巴黎遊行......

2019-04-14 08:59:21

 



今天我有兩個“糾結”:

 

一是法國時尚大帝Carl LAGERFELD/卡爾•拉格斐去世了,從微信朋友圈看,天朝“如喪考妣”的人似乎比法國還多......

 

以前曾常在本“村”報亭裡碰上這位總是戴著墨鏡的Dandy(花花公子)。經常看到他把一週新出爐的雜誌都一本本選好了,夾到腋下,然後,登上一輛停靠在“Deux Magots”一側路邊的吉普車。這時,坐在車上等他的一位肌肉線條分明的男子會接過卡爾遞給他的那堆新雜誌,踩動油門,吉普車便往左拐入波拿巴特街,朝塞納河方向揚長而去......

 

如今卡爾走了,可惜的是,法國的“黃馬甲”們恐怕還是穿不起他設計的“卡爾版”豪華黃背心,還只能依舊披著“義烏版”便宜貨去各地交通要道堵車,或到巴黎參加第“N”次“週六行動”......

 

不過,無論如何,卡爾還是讓許多()人知道了什麼是“美夢”,而這比起那些只讓人做“土夢”的人來說,好歹也是一種進步......

 

所以,還是想不免俗地道一聲:“卡爾好走!” 

 




另一個糾結是真正的“法國式”的“糾結”:那就是:“反猶太主義/antisémitisme”與“反猶太復國主義/antisionisme”到底有什麼區別?

 

權威的解釋是:“反猶太主義”是一種與所有種族主義一樣須受法國法律懲罰的罪行,而“反猶太復國主義”則是一種意見,每個人可以自由贊同或不贊同。(« L'antisémitisme est un délit, puni comme tous les racismes par les lois françaises. L'antisionisme est une opinion que chacun est libre d'approuver ou non »)

 




傍晚7點,巴黎共和廣場(Place de la République)聚集了包括法國現總任理和兩位前總統在內的2萬多人,抗議法國近來趁“黃衫黨”聚會之機愈演愈烈的反猶太主義和煽動種族仇恨的事件......

 

我在現場第一次吃驚地發現,法國警察遮蔽了整個共和廣場的電信訊號,使人們無法從廣場發出任何手機簡訊。顯然,這是“吃一塹長一智”,是為了防止可能混在聚會人群中的一小撮搗亂分子通過手機互相“串連”,對抗警察......

 

今晚,“共和女神”在默默聚集的人群中展現著昔日常有的威嚴......

 




相關閱讀:


[賀年•八卦] |攝影集《馬克龍在愛麗捨宮的最初歲月》為什麼沒有出版?


法國人說的“ 年終休止期(Trêve des confiseurs )”是什麼意思?


巴黎人會不會在巴黎“死無葬身之地”?


“沒到過蒙瑪特,就等於沒到過巴黎!”:“蒙瑪特共和國”是怎麼回事?


我牙科醫生的女兒要學漢語啦!...... 馬總統和布老師的外孫女們怎麼辦?


巴黎聖路易島的“智慧尿池”為什麼引發爭論?


巴黎為什麼這麼“髒”?


法國年輕人為什麼在節日燒車?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