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是如何防患“伊斯蘭極端化”的?

2019-04-14 08:58:21

與反猶太主義﹑種族主義和種種煽動仇恨的行為一樣,“伊斯蘭極端化”是威脅與腐化法國社會的毒瘤之一......

 

應該說,面對種種殘酷現實,最近幾屆法國政府已充分意識到伊斯蘭“極端化”與恐怖主義的關係及其對當今法國社會構成的長久威脅,似乎也已做好了與伊斯蘭“極端化”打“持久戰”的準備......

 


 

 


作者 |儒思憂 |© 法蘭西360

 

 

 

 “反猶太主義正在象毒藥,象膽汁一樣地蔓延。它在出擊,它在腐化精神,它在殺人。”

 

法國內政部長克里斯多夫卡斯岱內爾(Christophe CASTANER)如是說。同一天(2019211),他還透露:2018年法國受統計的反猶太人行為達到541起,同比激增74%......

 

2019215日,法國媒體披露,在巴黎13區的郵箱上,曾從德國集中營生還的已故法國女政治家西蒙娜維依(Simone VEIL)的肖像被塗上納粹十字;人們感到愕然......

 

2019216日,法國哲學家阿蘭芬基耶爾克勞特(Alain FINKIELKRAUT)在巴黎街頭被參加第14次“行動”的“黃衫黨”人士公開辱罵為“猶太復國分子混蛋”,在整個法國引起軒然大波......

 

2019219日,法國東部克瓦申海姆(Quatzenheim)鎮的阿爾薩斯猶太人墓園裡,近百座猶太人墳墓遭褻瀆破壞;馬克龍總統親自到現場察看......

 

當晚,包括現任法國總理和近一半政府閣員以及兩位前總統在內的近2萬人聚集巴黎共和廣場,聲討反猶太主義和傳播仇恨的行徑......

 

正是在這一令人錯愕﹑鬱悶和憤怒的背景之下,2019220日晚,在法國猶太機構代表理事會(Crif - Conseil représentatif des institutions juives de France)舉行的第34屆年度晚宴上,應邀出席的法國馬克龍總統在演講中大聲疾呼:法國面臨著可能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反猶太主義“前所未有的復現(résurgence inédite)”。

 

馬克龍說:“最近幾年來,反猶太主義又開始在法國殺人了(A nouveau, depuis plusieurs années,l'antisémitisme tue en France)......

 

為了應對這一局面,馬克龍宣佈了一系列措施,其中最令人矚目的是,法國將在現行法規中,拓展“反猶太主義/antisémitisme”的概念,把目前還只被視為一種人們可以贊同或不贊同的“意見(opinion)”的“反猶太復國主義/antisionisme”納入被現行法律懲罰的“反猶太主義/antisémitisme”罪行(délit)的範疇。

 

“反猶太復國主義是反猶太主義的現代形式之一(L'antisionisme est une des formes modernes de l'antisémitisme)”,馬克龍斬釘截鐵地說道。

 

顯然,法國社會正在被各種仇恨毒化。仇恨猶太人﹑仇恨外國人﹑仇恨伊斯蘭教﹑仇恨精英﹑仇恨政治人物﹑仇恨代議制民主﹑仇恨富人......

 

仇恨的蔓延正在促使法國社會走向“極端化”。

 

“極端化”將是未來法國政府和社會需要面臨的一個毒瘤。

 

然而,應當說,最近幾年以來,尤其是2015年巴黎遭受恐怖襲擊以來,法國政府對於這一“極端化”已經有了清醒的認識並有所防患,開始了某種去極端化/déradicalisation或者確切地說預防極端化(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與極端化作鬥爭﹑打擊極端化(lutte contre la radicalisation)的程序

 

當然,這兒的“極端化”首先是指“伊斯蘭極端化”;它應該是導致今日法國社會撕裂的諸多誘因之一。

 

那麼,法國防患“伊斯蘭極端化”的現狀如何呢?

 

 




一﹑如何定義“極端化”?

 

在涉及“極端化”之前,首先需要談到恐怖主義。

 

最近幾年來,法國連續經歷了一系列恐怖凶殺慘案,使得原先並不被法國政府當局視為優先問題的恐怖主義自2012年起成了法國政治舞臺上的一個重大議題。

 

在預防恐怖主義方面,法國曾一度落後於其他歐洲國家,只是到了最近才真正得到重視。法國政府最初想到,還只是為了阻止有可能從事恐怖主義暴力行動的人士重新回到法國國土:2014年,法籍年輕人赴敘利亞參戰問題成為法國的一個敏感政治話題,於是便產生了制訂專門針對這一人群的特殊措施的想法。20151月《查理週刊》恐怖殺戮案之後,防患恐怖主義的步伐則突然加快,並一時成為中心議題,包括開設“去極端化中心(Centre de déradicalisation)”在內的各種提議應運而生......

 

“去極端化(déradicalisation)”或“極端化(radicalisation)”概念便是在這一背景之下被推倒了法國社會輿論的前臺。

 

而,儘管“極端化﹑激進化/radicalisation”已成為近幾年法國時事政治中出現頻率愈來愈高的一個概念,它也還是具有某種不定性和爭議性。例如,究竟如何界定“極端/激進”?一個人從哪一個時刻開始可被認為是“極端分子(radicalisé)”?在暴力行為之前?還是在過渡到行為那一刻?

 

“極端化/激進化”說法最初出現於2001年“911”恐怖襲擊之後的美國,它指的是某一個人或某一群人認同暴力極端主義(extrémisme violent)的一個過程(processus)

 

雖然這一概念目前常常與伊斯蘭極端激進主義(islamisme radical)聯絡在一起,但實際上並不只限於伊斯蘭激進主義:暴力行動(action violente)也可以與其它意識形態相關,例如:新納粹主義﹑法西斯主義,等等。

 

因此,關於這一概念,在法國被比較普遍接受和引用的,是巴黎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EHESS)主任研究員﹑出生於伊朗德黑蘭的法國籍社會學家法拉德柯斯洛卡瓦爾(Farhad Khosrokhavar)的定義,即:“極端化指的是某一個人或某一群人接受一種與極端主義意識形態相關的暴力行動形式的過程;這種帶政治﹑社會或宗教色彩的極端主義意識形態從政治﹑社會或文化層面對既定秩序進行質疑”。這一定義涵蓋了各種形式的極端化,強調了“暴力(violence)”﹑“意識形態(idéologie)”和“與周邊環境決裂(rupture avec l'environnement)”這三個“極端化”的特徵,並且特別指明瞭“極端化”是一個“過程/程序(processus)”,而不是一種“突然轉變(basculement)”。

 

“極端化”是一個基於長時間段(temps long)的逐漸演變的“過程”這一概念,恐怕應該也是理解法國政府的各種預防“極端化”政策措施的一把“鑰匙”。

 



 


二﹑制度背景:法國的“政教分離”與穆斯林人口

 

法國是個傳統的天主教國家。教會與國家之間的競爭與衝突關係經過幾個世紀的漫長演變之後,通過1905年制訂頒佈的“政教分離”法律(Loi sur la laïcité)得到了最終解決。

 

這部法律確立了一種迄今依然有效的法國式的“政教分離(laïcité)”;它除了確立信仰自由﹑保證各種信仰權的自由行使以及要求教會中立等原則之外,還作出了至今仍然影響深遠的三項重要規定:即:第一,政府不干預宗教神職人員任命;第二,政府不得對宗教活動提供任何公共補助;第三,對於1789年大革命時期被收為國家或市政府財產的教堂建築,其產權依然歸國家或地方市政府所有,但國家和市政府須免費提供給教會作為宗教活動場所使用。

 




然而,法國1905年的“政教分離”法律實際上調節的只是國家與當時作為最主要宗教的天主教會之間的關係;但是,一個多世紀以來,特別是上個世紀60年代非殖民化以來,由於大批穆斯林移民的到來,一方面使得法國本土的宗教信仰“版圖”發生了很大的改變,而另一方面,政府與宗教,特別是勢力逐漸擴大的伊斯蘭教之間的關係依然受1905年“政教分離”法律的制約。

 

這一制度性制約在有效規範國家與宗教之間關係的同時也造成法國穆斯林人口與社會及中央和地方政府關係上的某種緊張,其中尤其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由於國家不干預神職人員的任命,使得某些法國以外的伊斯蘭教國家或伊斯蘭教派,包括某些極端主義教派利用這一空子,向法國派遣阿訇等神職人員,行使影響力;

 

第二,由於政府不能為穆斯林教徒建造清真寺提供任何補貼,導致一方面某些大城市穆斯林教徒集中的街區清真寺建造困難,宗教活動場所匱乏,常常出現街頭跪拜禱告的場面,引起穆斯林居民與其他信仰的居民之間的緊張,另一方面,也為其它伊斯蘭國家教派的地下資金進入法國建造清真寺提供了方便,其中也不乏極端主義教派趁虛而入;

 

依個人之見,這大概是法國“政教分離”背景下,一個可能觸發某些穆斯林人口不滿,甚至導致個別人由此走向“極端化”的不容忽略的因素。

 

 

關於法國的穆斯林人口

 

由於法國法律禁止作任何與人口種族﹑宗教及政治信仰有關的統計,所以沒有官方的準確統計數字。

 

近年來,不少極右組織在各種場合所聲稱的法國有“2千萬穆斯林人口”的說法顯然屬於不可靠的編造。

 

據美國最權威的宗教人口獨立研究機構“Pew Research Center/PEW研究中心”於2017年釋出的一項研究提供的資料,2016年法國的穆斯林人口(不僅僅是信徒)約為570萬人,佔總人口的8.8%;該機構估計的2010年的法國穆斯林人口是470萬人,也即6年時間內增加了100萬人。

 

法國國家經濟研究與統計署(INSEE)和法國人口研究所(INED)曾於2010年發表過一項名為行跡與根源(Trajectoires et origines)的人口調查研究提出了法國穆斯林人口占總人口比例8%的估計依此推算在法國現有6636萬總人口中,穆斯林人口約為530萬人左右。

 

因此,根據這些嚴肅可靠的研究資料,法國有500萬至600萬穆斯林人口這樣一個估計應該比較符合現實。當然這也意味著伊斯蘭教已經是法國的第二大宗教,法國的穆斯林群體也是歐洲最大的穆斯林共同體。

 




 

三﹑與法國伊斯蘭“極端化”相關的最新資料

 

據法國政府“預防犯罪與極端化部際委員會(CIPDR-Comité interministériel de prévention de la délinquance et de la radicalisation)2018223日公佈的最新資料法國目前共有2600名年輕人和800個家庭通過中央政府設在各省的省政府極端化預防及家庭陪護小組(CPRAF)網路受到監管與陪伴;

 

全法國共有101個“極端化預防及家庭陪護小組(CPRAF)”,每個省都設有一個,此外,還有90個作為各省政府合作伙伴的“監管與陪伴(prise en charge et accompagnement)”協會或機構;

 

全國共有25000名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公務員和社會工作者接受過與預防極端化相關的專門培訓。

 

全法國共有1123名被確定為“極端分子(radicalisé)”的普通法(de droit commun)在押囚犯(détenus)504名因伊斯蘭恐怖主義犯罪事實而遭羈押的囚犯,都曾經受過OsnyFrenesFleury-Mérogis三座監獄“極端化評估區(QER)的甄別評估

 

另有635名因“極端化”而接受監獄“職業融入與緩刑”部門(SPIP - Services pénitentiaires  d'insertion et de probation)的“開放環境(en milieu ouvert)”監控跟蹤,其中135人因伊斯蘭恐怖主義犯罪(85人受司法監控,50人被判“開放環境監控”),另外500屬於普通法罪犯但被監獄行政當局鑑別認定為“極端分子”。

 

除了這些被監禁和在監獄外受監管的“極端分子”之外,截至2018220日,全法國共有19745人被列入“預防恐怖主義極端化舉報處理檔案(FSPRT – Fichier de traitement des Signalements pour la 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 à caractère Terroriste)”,其中10960人被“受理(pris en compte)”,4604人已“結案(clôturé)”,3557人受“注視(en veille)”,624人處於其它狀態(autres statuts)



 


 

四﹑法國反恐與預防“極端化”的法規體系

 

從歷史上看,法國的反恐法律常常是發生在法國國內或國外的恐怖暴力事件造成的結果。

 

例如,18001224日巴黎最早的一起汽車爆炸恐怖事件導致參議院於180114日確立了對“危險人口”實施“不經判決的放逐(déportation sans jugement)原則 1893年由於發生無政府主義恐怖爆炸事件議會通過了一些後來被視為惡法(lois scélérates)”的法律,它們賦予政府包括鎮壓無政府主義者﹑限制新聞自由或集會自由等在內的特別權力;在後來20世紀60年代的阿爾及利亞戰爭期間,法國議會則訂立了“特別權力(pouvoirs d'exception)緊急狀態(l'état d'urgence)”組織法。

 

但真正對“恐怖主義”概念作出最早法律定義的,198696日第86-1020號“關於打擊恐怖主義的法律”;該法律還作出了延長拘留時間和對讚揚恐怖主義定罪(incrimination d'apologie du terrorisme)等規定。

 

1991年以來,法國議會又先後出臺一系列法律,通過增加警察權力﹑延長羈押時限﹑提供竊聽可能和實施身份檢查等措施,使反恐機制獲得演變發展。

 

2012年以來,特別是2012322發生默哈邁德梅拉(Mohammed Merah)恐怖槍殺案以後,法國更是頻頻立法,加強反恐措施。

 

201212月起至今,法國議會在短短的6年時間內共制訂通過了17部反恐法律,其中14部在奧朗德總統治下頒佈生效,僅發生兩起重大恐怖襲擊案的2015年一年,就頒佈了5部反恐法律, 2016年也有5部與反恐相關的法律出臺;馬克龍任總統後,也先後於2017711日﹑20171030日和2018329日頒佈了三部與反恐﹑緊急狀態與國內安全相關的法律。

 

2014年起,法國年輕人赴伊斯蘭國戰區參戰事件被媒體曝光後引起極大關注,成為一個令法國全社會擔心的公共政治話題;而這些恐怖分子都是出生在法國並在法國度過童年這一事實尤其使輿論和民眾震驚。

 

法國政府開始意識到“極端化”現象的嚴重性,並從此把預防“極端化”作為一項反恐的重要手段;“預防極端化公共政策”這一概念正式形成;歷屆政府先後制訂﹑釋出並實施了一系列與預防伊斯蘭“極端化”相關的重要政策措施,其中包括:

 

20144月公佈的“打擊恐怖主義全國計劃(Plan national de lutte contre le terrorisme)正式把預防極端化作為反恐的一個重要部分

 

2014429日內政部長髮布第一份通函(Circulaire)決定成立極端化預防與救助全國中心(Centre national d'assistance et de 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 CNAPR)”;

 

201659日公佈了“反恐怖主義與極端化行動計劃(Plan d'action contre la radicalisation et le terrorisme – PART),擴大動員參與行動的範圍,把體育俱樂部﹑國民教育部或家庭補助金管理署等機構也列入預防“極端化”的行動角色範圍,並增加預防“極端化”專門預算和人員編制,加強有關預防“極端化”的培訓;

 

2018223日,法國政府在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總理主持下宣佈了一項新的“預防極端化全國計劃(Plan national pour la 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確定了防止極端化的“五大軸心”和60項具體措施(參見後面簡介)

 




 

 五﹑法國預防伊斯蘭“極端化”的組織機構與運作機制

 

 

目前,法國已經形成了一個由中央政府主導的多層次組織機構和運作機制(參見“示意圖”)

 

在這一組織機構中,中央政府(Etat)承擔關鍵角色,負責通過各類不同機構促動與組織預防“極端化”的公共行動。

 

在這一架構中承擔核心角色的是一個叫做“預防犯罪與極端化部際委員會(Comité interministériel de prévention de la délinquance et de la radicalisation – CIPDR)”的機構。這是一個在成立於2006年的原“預防犯罪部際委員會(CIPD)”的基礎上於2016年“擴建”的機構,也即在原來預防犯罪的事權之外,新增加了“預防極端化”的職能。 

 

該跨部委員會由總理﹑或經總理授權由內政部長主持,由政府18個相關部委20名部長組成,其中包括:內政部﹑生態轉換與團結部﹑司法部﹑歐洲與外交部﹑軍隊(國防)部﹑國土協調發展部﹑團結與衛生部﹑經濟與財政部﹑文化部﹑勞動部﹑國民教育部﹑農業與食品部﹑公共行動與財務部﹑高等教育﹑研究與創新部﹑海外事務部﹑體育部,等等;

 

“預防犯罪與極端化部際委員會”負責制訂犯罪與極端化預防領域的政府政策方針,管理“預防犯罪跨部基金(FIPD),負責相關領域公務人員和社會工作者的培訓,傳播與提供有關資料工具等。部際委員會設有一個總祕書處,由一名專職祕書長負責日常工作。

 

在最近幾年,不少中央政府所屬機構也被賦予防患“極端化”的事權和手段;例如,“警惕與打擊邪教部際工作組(Mission interministérielle de vigilance et de lutte contre les dérives sectaires – MIVILUDES)被要求負責從邪教失控角度審視暴力極端主義問題;又如,隸屬總理府的 專家顧問機構“國立安全與司法高等研究院(INHESJ)”也承擔了“極端化”問題的研究,併為各級地方政府提供相關培訓。

 

除了中央政府的中央機關和各省派駐機關(例如,由省長領導的省政府在法國是屬於中央政府的派駐機構) 之外,市鎮(commune)﹑省(département)和大區(région)三級地方政府(collectivités territoriales)以及各類社團協會也被結合參與各項預防措施不同環節的具體落實與實施,由此形成了一個覆蓋整個國土不同層級的伊斯蘭“極端化”預防系統。

 






 

 

六﹑“預防是為了保護”:最新“預防極端化全國計劃”

 

 

這一名為“預防是為了保護(Prévenir pour protéger)”的“預防極端化全國計劃(Plan national pour la 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是法國總理菲利於2018223日在里爾市舉行的一次“預防犯罪與極端化部際委員會(CIPDR)”會議上正式宣佈的。

 

本屆法國政府充分認識到了“極端化”已對法國的安全和社會和諧構成了持久的威脅。這一新的“預防極端化全國計劃”作為一項與政府正在推動的監獄﹑城市政策改革以及與法國穆斯林對話等政策連貫一致的“工程(chantier)”,比2014年的“打擊恐怖主義全國計劃(PLAT)”和2016年的“打擊恐怖主義與預防極端化行動計劃(PART)”更直接針對“極端化”,它圍繞五大軸心,對原先以“偵測(détection)”﹑“培訓”﹑“開放與封閉環境監管(prise en charge en milieu ouvert et fermé) ”以及“發展研究”為重點的預防政策作了調整,並提出了60項具體措施。

 

這“五大軸心”分別為:

 

1)面對“極端化”,形成思想防備(Prémunir les esprits face à la radicalisation)

2)擴充偵測/預防網眼(compléter le maillage détection/prévention)

3)瞭解與預見“極端化”的演變(comprendre et anticiper l'évolu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

4)使地方行動角色職業化與評估各種實踐(professionnaliser les acteurs locaux et évaluer les pratiques)

5)調適“脫離接觸”措施(adapter le désengagement)

 

該計劃提出的60項具體措施包括:

 

在教育方面,把精力投向學校(investirl’école),在小學加強“政教分離(laïcité)”﹑共和國價值觀教育;在敏感街區加強星期三“作業陪伴計劃”,使學生得到更好陪護;利用課外時間加強媒體教育;在學校傳播由國民教育部與預防犯罪和“極端化”部際委員會編寫的極端化預防指南;

 

該計劃還準備加強對不受政府合同制約(écoles hors contrat)的私立小學的檢查;因為法國的學校除了佔絕大多數的公立學校之外,私立學校分兩類,一類是與政府國民教育部簽約的私立學校(écoles privées sous contrat),這類學校可獲得政府的資助,特別是教師的工資均由中央政府承擔,但作為條件,這類私立學校必須與公立學校一樣,遵守國民教育部規定的教育大綱;天主教會辦的私立學校大多為這類簽約學校;另一類非簽約學校不能享受政府補貼,但也可以不遵守國家統一的教育大綱;這類學校為數不多,但大部分和伊斯蘭教會有關,通常也是灌輸伊斯蘭教義與教育觀念的場所之一,目前有74000名學生在這類非簽約私立學校上學,人數近年來出現上升趨勢,也愈來愈成為人們對“極端化”的擔憂之一;法國政府的這一預防“極端化”計劃,準備對這類學校加強檢查,並修改有關的創辦申報程式。

 

在監獄方面,由於監獄是法國伊斯蘭“極端化”的重要場所之一,法國政府決定對“極端分子”囚犯實行隔離措施,為此將增加1500個監獄囚禁位置;

 

在公職部門,法國總理宣佈委託公職部長組織研究把受極端化影響的公務員調離與公眾接觸的敏感崗位的可能性,以避免這類公務員在履行職責過程中喪失中立立場,甚至對公眾施加“極端化”影響的風險;

 

對於從敘利亞和伊拉克伊斯蘭聖戰區域回到法國的未成年人(revenants),該計劃決定採取個性化監管措施,為此,將開設3個新的“個性化監管中心(centre de prise en charge individualisée)”。

 

總之,從這一新的“預防極端化全國計劃”來看,法國政府已充分意識到“極端化”與恐怖主義的關係及其對當今法國社會構成的長久威脅,似乎也已做好了與伊斯蘭“極端化”打“持久戰”的準備。

 

當然,列入該雄心勃勃的計劃的這一波措施的具體實施及其成效將會如何?這還需要拭目以待。

 

 

資料來源/Sources

 

法國政府最新“預防極端化全國計劃”:

https://www.gouvernement.fr/sites/default/files/contenu/piece-jointe/2018/02/2018-02-23-cipdr-radicalisation.pdf

 

巴黎大區城市規劃整治研究院(IAU – IDF)研究報告:“關於極端化預防的公共政策”:

https://www.iau-idf.fr/savoir-faire/nos-travaux/edition/politiques-publiques-de-prevention-de-la-radicalisation.html

 

關於法國近30年來的反恐法律:

http://www.vie-publique.fr/chronologie/chronos-thematiques/trente-ans-legislation-antiterroriste.html

 

關於法國1905年“政教分離”法律:

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116

 

關於法國穆斯林人口:

https://factuel.afp.com/20-millions-de-musulmans-en-france-ils-sont-environ-4-fois-moins-selon-les-estimations-les-plus

 

 

(圖片來自網路)

 

相關閱讀:


法國的“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是怎麼回事?


法蘭西第五共和憲法60週年:馬克龍“修憲”為什麼這麼難?


法國年輕人為什麼在節日燒車?


法國工會的“代表性”是怎麼回事?


法國的“政教分離”是怎麼回事?


馬克龍的“妓院”與薩爾柯齊的“傻逼,滾開”:法國的總統“國罵”與“刁民犯上”


“讓共和國顫抖”的人:法國的“預審調查法官”是怎麼一回事?


“沉默等於同意”:法國行政機關的一次“革命”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