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哀......終於進了“ENA(法國國立行政學院)”!

2019-04-14 08:58:18

 


無論作為曾為法蘭西語言作出過巨大貢獻的法語的“代名字”—法國人常常喜歡用“莫里哀的語言(La langue de Molière)”來指代“法語”—,還是從他作品所塑造的“偽君子(Le Tartuffe)”﹑“憤世者(Le Misanthrope)”﹑“吝嗇鬼(L'avare)”等人物形象的社會意義來看,莫里哀作為法國國立行政學院的“屆名”應該說是“當之無愧”......

 



法國國立行政學院(ENA)2018-2019屆學生 




作者 |柳莊人|© 法蘭西360

 

 

2019215日星期五清晨750分,經過8個多小時的激烈爭論,法國國立行政學院(ENA)2018/2019屆學生終於達成一致意見,選定了和莎士比亞幾乎齊名的法國十七世紀偉大喜劇家“Molière(莫里哀)”為這一屆的屆名。

 

法國國立行政學院院長當即通過學校官方推特號釋出公告,宣佈新一屆“艾納克(énarque)”為自己起的這一屆名。行政學院的公告指出:學生們通過這一選擇,希望強調莫里哀的普世性(universalité);莫里哀以他的作品使法蘭西語言得到弘揚。“莫里哀屆”的學生也希望推崇這位作品為整個法國社會和法語國家所熟知的作者。作為他那時代的精心觀察者,莫里哀善於描繪各種迄今依然具有現實性的社會處境。選擇這一作者也反映了既接近決策者,又具備洞察力和批評精神的公務員的一種倫理觀。“莫里哀屆”的學生希望這些價值有助於他們履行為國家和公共利益服務的承諾。

 




法國國立行政學院(ENA)每一屆學生都有一個屆名。

 

例如,法國人常說現在的法國受“桑戈爾”統治,因為馬克龍總統是國立行政學院“萊奧波爾–賽達爾桑戈爾(Léopol Sédar Senghor)”屆出身(2002年至2004),在他當選法國總統之後,不少他ENA的同屆同學不是成了他的顧問幕僚,就是開始執掌中央政府重要行政機構......

 

又如上一屆法國政府被人稱作是“伏爾泰”的天下,那是因為前總統奧朗德﹑總統府祕書長儒耶(Jean-Pierre JOUYET)﹑財政部長薩班(Michel SAPIN)和生態環境能源部長羅雅爾(Ségolène ROYAL)都是ENA的“伏爾泰屆(Promotion Voltaire)”的同班同學......

 

而且,根據ENA的傳統,每一屆的“屆名”須由本屆新生選擇決定。

 

每屆新生入學時,第一件事就是到一個法國的滑雪站舉行一次“入學週末(Week-end d’intégration)”活動。

 

每屆大約80名至90(最多時也就110)有資格被稱為“Enarque”的法國學生和約30名各個國家政府官員中招來的國際班學生合在一起,除了相互認識瞭解之外,必須在這個週末完成一件任務,也就是須通過民主協商與投票,確定本屆的“屆名(nom de la promotion)”。

 

而取名的規則,倒有點象教皇選舉,頗具有“儀式”感:

 

在討論取名的那一天晚上,學生們會被關進一個會議室,不準出來(但可以在裡面隨意抽菸喝酒!);按規定,只要同學間達不成協議,就必須繼續協商討論,哪怕是通宵達旦,須一直到民主投票通過公認的屆名為止。學校的任何人都無權干涉。ENA的院長只能在會議室外等待學生把表決通過的最終屆名用紙條從門縫地下傳出來告訴他,由他(或她—有時ENA院長為女士)向外界作正式宣佈。


 


馬克龍當年在讀ENA時,曾被稱為“卡拉OK之王”......



例如,2002年,馬克龍入學的那一屆的“入學週末”活動是在法國孚日山脈(Vosges)的房特隆雪站(Ventron)舉行的。

 

討論屆名的那天晚上,馬克龍的同學們提出了許多建議的名稱,討論非常激烈,直到深夜還沒有形成共識。在各種建議中,有不少嚴肅的提議,如“馬可波羅(Marco Polo)”,也有異想天開的“搞笑”名稱,如:“巴黎-斯特拉斯堡高速火車(TGV Paris-Strasbourg)”﹑“塞內加爾阻擊手(Tirailleurs sénégalais)”﹑“達達尼昂(D'Artagnan)(三個著名火槍手之一) “巴勒斯坦(Palestine)”等等,一直到凌晨四點,馬克龍和他的同學們才達成一致意見,投票通過決定用詩人﹑法蘭西學士院院士﹑塞內加爾前總統“萊奧波爾–賽達爾桑戈爾(Léopol Sédar Senghor)”的名字作為屆名......

 

據馬克龍的一位同屆同學披露,在選完屆名的第二天,馬克龍碰到國際班的一位中國同學,並問了他這麼一個問題:“Alors, qu'est-ce que tu as pensé de la démocratie ?/怎麼樣,你對民主怎麼看哪?”據說,那位中國同學是這樣回答馬克龍的:“C'est bien, mais ça prend du temps/好是好,但費時間。”

 




今年2152018/2019屆這一屆的取名也耗費了很多時間。

 

會議從前一天晚上開始。80名法國學生和國際班的外國學生在阿爾薩斯皮森伯格(Bischenberg)會議中心的一個會議室裡足足討論了一個通宵。

 

最初共提出了近200個不同的建議,經過一輪又一輪的投票淘汰之後,與“莫里哀”一起進入“決賽”作最後競爭的,還有兩個對手,一個是認為“惡存在於思想的空白之中(C'est dans le vide de la pensée que s'inscrit le mal)”的“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另一個則是有點中庸應景的“Urgence climatique(氣候急診)”。最後據說還是在珍視法語影響力的國際班外國學生們的力推之下,“莫里哀”終於勝出......

 

屆名宣佈之後,有人認為ENA終於彌補了一個缺憾,還給了莫里哀一個“應有的榮譽”:因為自1945年以來,國立行政學院學生選中的屆名絕大部分都是作家的名字,比如其中有:斯湯達(Stendhal)﹑吉羅杜(Giraudoux) ﹑馬爾羅(Malraux) ﹑拉封丹(La Fontaine) ﹑左拉(Zola)﹑羅曼加里(Romain Gary) ﹑勒內夏爾(René Char)﹑聖岱克絮佩利(Saint-Exupéry) ﹑雨果(Hugo) ﹑伏爾泰(Voltaire) ﹑盧梭(Rousseau) ﹑狄德羅(Diderot) ﹑普魯斯特(Proust) ﹑西哈諾德貝爾日拉克(Cyrano de Bergerac) ﹑萊奧波爾–賽達爾桑戈爾(Léopol Sédar Senghor),等等,但就是沒有莫里哀!

 

當然,在國立行政學院75年的屆名取名歷史中,莫里哀曾多次被提出過,但都在中途被淘汰出局。

 

顯然,無論作為曾為法蘭西語言作出過巨大貢獻的法語的“代名字”—法國人常常喜歡用“莫里哀的語言(La langue de Molière)”來指代“法語”—,還是從他作品所塑造的“偽君子(Le Tartuffe)”﹑“憤世者(Le Misanthrope)”﹑“吝嗇鬼(L'avare)”等人物形象的社會意義來看,莫里哀作為法國國立行政學院的“屆名”應該說是“當之無愧”......

 

接下來,人們可以默默祝願“莫里哀”好運,希望和“伏爾泰”﹑“桑戈爾”一樣,“莫里哀”未來也能為法國中央政府提供新一代傑出的行政管理精英......

 



 

(圖片來自網路)


相關閱讀:


法國的政府部長都有什麼樣的學歷?


法國國立行政學院(ENA)財務危機瀕臨破產


馬克龍的“妓院”與薩爾柯齊的“傻逼,滾開”:法國的總統“國罵”與“刁民犯上”


最短命的法國政府部長和他的“行政恐懼症”


法國政府各部的名稱為什麼這麼奇怪,而且還經常變化?


法蘭西學士院呼籲“重新徵服法語”


法國總統奧朗德為什麼要降低前總統待遇?


“沉默等於同意”:法國行政機關的一次“革命”


法國的“政府改革”是怎麼一回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