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犯錯的權利

2019-04-14 03:34:24

讀到一篇很有啟發的文章,關於做事與犯錯的心態,或多或少都曾為此被束縛過,讀完有種醍醐般的恍然,簡單翻譯了一下,分享給大家。




“你有犯錯的權利” 是我高中一位歷史老師的常用表達。有些學生討厭這位老師,因為他們認為他很懶,而且有點愛虐人。他從來不講課,而且似乎也沒有備課。他總是坐在椅子上,有時還會把腳放在桌上,然後他會問一些探索性的問題,並會侮辱那些試圖回答這些問題的人(通常因為他們缺乏自己的想法)。


關於家庭作業,他會給我們佈置大量枯燥的閱讀材料,然後我們就得寫一些關於複雜主題的簡短論文,比如一篇雙倍字距的兩頁論文,去探討美國內戰的起因。相信我,這比寫一篇 5 到 10 頁的論文要難得多。因為你必須非常謹慎地選擇你的表達詞彙,否則你在能深入這個主題之前,就會用盡兩頁的空間限制。兩頁就是你所能寫的極限,如果你寫了 2.1 頁,你的作業就不及格了。“流水賬” 般鬆弛且冗長的表達是不被允許的。


儘管他不怎麼受歡迎,但這位老師還是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教學生自己思考,而不僅僅是機械地重複我們從其他地方已學到的資訊。這對 17 歲的年輕人來說是很難做到的,特別是在美國曆史這樣的學科中。


我認為 “你有犯錯的權利” 這句話,在這門課上通常是句玩笑話,但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建議。這項權利並不在《人權法案》中,但也許它可以被視為一項基本人權。你有權出錯,也有權犯錯,也有權失敗。


然而,許多人並不認為行使這麼一項權利有什麼價值,我認為這也是害怕公開演講的一個主要因素。如果你在某件事上表明立場,然後你被 “擊落”,被證明是完全錯誤的會怎樣?


錯了有什麼可怕的呢?假如你從來沒有出過錯,對我來說,這意味著你沒有成長。我希望五年後,我會回顧我今年寫的一些文章,並且不再同意此刻的自己。否則,這就意味著,要麼我沒有成長,要麼我在表達自己時過於膽小。


別害怕站在確定性的邊緣去嘗試,這是最好的學習方式之一。讓別人對你的想法做出反饋,有時他們會幫助你提供新的事實,去提煉並改進你的想法。其他時候,他們只會在情緒上做出反應,這可以幫助你更好地抵禦他人的情緒。不要害怕在任何你能從別人那得到反饋的地方(交談、演講、論文、部落格、論壇)表達你的看法。


排除自我,拿走你的自尊心。


我認為人們抵制錯誤,是因為他們把自己的想法和自我等同起來。所以,如果他們的想法被打擊了,他們就會把它當作個人的失敗 —— 他們感覺丟臉了。其他人的反饋甚至會鼓勵這種反應:“孩子,你今晚真得搞砸了。” 僅僅因為別人把你的想法和你的身份等同起來,這並不意味著你也有義務這樣做。


在結果中過度投入你的自我是沒有效率,也不必要的。如果你認為你的看法的失敗等同於個人的失敗,那麼你就會很少冒風險,而風險最終帶來回報。但是,如果你能學會把自己和你的想法和工作分開,把它們看作是與自己分離的東西,你就會感覺到你真的有犯錯的權利。


假如一個想法失敗了,為什麼不讓它成為想法本身的錯誤,而非要是自己的呢?允許想法失敗,而不把它們變成個人的失敗。


當我寫文章和發表演講時,我會盡最大努力使自我和產生的結果分離。想法就是想法 —— 它們不是我。即使我講的是個人的故事,這些故事也不等於真實的我。它們不過是一些文字或言詞表達。如果我做了一次演講,並收到了糟糕的反應,這種反應可能是源於我缺乏作為一名演講者的技能。但是,再次強調,我的技能和真正的我並不等同。我的想法和技能僅僅是我所創造和擁有的東西,但它們不能定義真實的我。因此,我從來有因為一次演講或一篇文章 “爆炸(搞砸)” 而感到自我處於危險之中。


如果一個想法似乎真得成功了,我也不會把它當作個人的勝利。我只是覺得...嘿,這似乎是個好主意。如果一個想法失敗了,我會看看是否有任何有用的反饋可能完善或放棄這個想法。也可能是因為我覺得這個想法表達得不夠好,由於溝通不善而失敗了。對我來說,這只是為了創造更好的想法和提高溝通技巧的反饋。


我認為,這種態度使我很容易在不緊張的情況下發表演講,並定期為數以萬計的讀者撰寫文章。我覺得我即使錯了也完全沒問題。在討論像個人成長這樣的複雜問題時,會有許多的灰色影子。儘管我在這個領域有這麼多的知識和經歷,但我不可能期望能夠完美地理解這一廣闊領域的每一個方面。

另外,我的溝通技巧也總是沒那麼精確。有效的溝通需要邏輯和情感的結合,這些邏輯和情感有時會相互矛盾,並將對不同的個體產生獨特的影響。我知道,偉大的演講者或作家在交流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時,從未達成過完全一致的意見。通過將自我排除在外,你就可以遵從溫斯頓·丘吉爾的建議——從一次失敗到下一次失敗,而不會損失激情。


你怎麼能更好地行使自己的權利去犯錯呢?你是否害怕去健身房,因為你不知道該怎麼做,還期望自己看起來不會像個白痴?別讓你的自我上線——記住,你只是缺乏技能。作為一個人,僅僅因為缺乏特定的知識和技能,並不真正缺什麼。


你還能在哪裡做一個錯誤或者無知的嘗試?這樣做的唯一長期後果可能是一顆受傷的自尊心(假如你將自我放下,甚至不會受傷)。


你有犯錯的權利。讓你的想法失敗,讓你的技能證明它們的不足,讓你的知識揭示它的侷限性。它們都不是真正的你。


當你失敗時,你才會發現自己的界限。你畫出了你能力的邊界,這能讓你最終超越它。


犯錯最終會通往正確。即使它沒有,這仍然是一條比什麼都不做更有趣的道路。




作者: Steve Pavlina  

翻譯: mindwind  

日期: 2005-07-20  

原文: You Have the Right to Be Wrong(參見 閱讀原文




往期回顧


  • 人生的詩意

  • 面對人生這道程式,該如何編碼?

  • 知行:成長的迭代之路


更多文章,請檢視公眾號選單目錄「文章索引」。


音樂資源載入中...


此刻瞬間


所以,不要讀了一點寫作者的文字,就覺著能輕易評判(Judge)文字背後的一個人了。


寫點文字,畫點畫兒,分享成長的

瞬息之間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