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投資是一個美麗的謊言 | 宅基弟

2019-04-14 03:31:25

這是本號運作4年來,第210篇原創文章,有6萬名金融同業在看。

 

價值投資儼然成了政治正確的話語體系。

 

巴菲特如何如何,芒格又說過什麼,最差也要是個彼得林奇。

 

好像不說自己是價值投資,就顯得比較LOW,批評價值投資,更是膽大包天,鮮有人敢做。

 

價值投資儼然已經成了一種神話體系,巴菲特芒格成了精神領袖。

 

當然這兩人成就巨大,品格受人尊重,但一旦被供上神壇,就不太可愛了。

 

顧準講過,一個社會可以有權威,但權威主義必須打倒。

 

價值投資就是現在投資圈最煊赫的權威主義。

 

為了更好的批判,我們今天主要講,價值投資沒有道理的地方,不講它有道理的地方。以偏概全,敬請包涵。

 

你可能會說,價值投資有很多成功案例啊!

 

十年十倍股,價值投資,長期持有就好了。

 

但正是因為它十年十倍,才變成了價值投資。

 

這個市場,總有股票十年十倍,總有人長期持有。

 

所以價值投資一定是能找到成功案例的,但這個方法是很難複製的,讓你再找到未來十年的十倍股,又是難如登天,十年後見分曉。

 

那些沒有選到牛股的,只是個人能力不行,不是價值投資的問題。

 

這真是個無懈可擊的邏輯。

 

舉個極端的例子,比如說你去寺廟許願,1萬個人裡面,總有人靈驗的。

 

這些靈驗的人,就會回來還願,就會說他靈。

 

他還會告訴你很多祕訣,進門要先跨左腳,磕頭要聽見響等等。

 

這時候你去許願,就能靈驗嗎?那可很不一定了。

 

如果靈了呢,當然皆大歡喜,繼續宣傳。

 

如果不靈呢,你的心不夠誠!進門是先邁的左腳嗎?有沒有沐浴更衣?

      

駕校門口也有這樣的生意,告訴你幫你找關係,通過了才收錢,不通過就不收錢。

 

其實他什麼都沒做,賭個概率就夠了。

 

巴菲特的老師,格雷厄姆講過“股市短期是投票機,而長期是稱重機”,大家耳熟能詳吧?也很有道理。

 

但你是否想過,稱重比投票要難的多,美國總統是投票“投”出來的,不是“稱”出來的。

 

全體美國人稱一下,看誰更適合做總統?

 

價值投資更多的是建立在預測上,預測行業、預期企業很長一段時間的經營情況。

 

而這恰恰是非常困難的,就算你熟讀了巴菲特芒格,讓你再去分析一家新的企業,同樣是一頭霧水,好像很多企業都挺有潛力的。

 

他們的策略是無法程式設計回測的,你也不知道勝率是多少。

 

價值投資邏輯,是難以證偽的。你怎麼證明價值投資錯了呢?好像不可能。

 

賺錢了,是價值投資;虧錢了,就不算價值投資。

 

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波普爾講過,科學和非科學的區別就在於是否可以證偽。

 

一個正常的投資策略,一定是包括賺錢和虧錢的。

 

所以價值投資只能算做一種信仰,不是一種投資策略。

 

而且最要命的是,你的投資週期較長,持股集中的話,試錯成本很高。

 

所以絕對大多數個人,是不適合價值投資的,也難以通過價值投資賺錢。

 

但價值投資為何這麼流行呢?

 

第一.價值投資特別適合資產管理行業。

 

買虧了,讓客戶堅持價值投資,不要贖回;買賺了,也不要賣,長線持有。

 

所以可以長期收管理費。

 

巴菲特都講,最好的持股週期是永遠,那你頻繁進出就是LOW,賺不到錢的。

 

價值投資的話術體系是完美的。

 

價值投資還有個好處,就是容量很大,1000億,2000億資金都可以容納。

 

因為它根本就不是一個策略,就是個信仰,容量可以無限大。

 

一個資管公司一旦做大,無論一開始他是什麼投資策略,最後都傾向於變成價值投資。

 

   因為這個盈利模式最穩定,並且政治正確,好做宣傳,名門正派的感覺。

 

   名門正派就算武功平平,也可以理直氣壯斥責別人是歪門邪道。

 

 第二、大眾需要一個神話

 

投資本來是件很個人的事情,很自由,但也意味著沒有依靠。

 

弗洛伊德講,追求自由不是人的本性,人的本能需要首先是安全和庇護。

 

現在好了,有價值投資的大旗,有高山仰止的精神領袖,有完美無瑕的邏輯體系,有前撲後擁的信徒,有了一整套價值體系。

 

價值投資理念帶來了一點安全感,這也類似於在投資領域一種宗教的變種。

 

人希望找到投資世界裡的錨,就像找到人生的價值一樣,儘管這個錨可能是不存在的。

 

更深層的是,事物本質和存在的關係。

 

我們總認為事物有個本質的穩定的核心,那就是價值。

 

而價格只是價值的表現形式,圍繞這價值波動。

 

價格是暫時的,投票產生的,價值是穩定的,稱重產生的。

 

這是價值投資的哲學基礎,但這個基礎並不牢靠。


比如說薩特的存在主義,認為,存在先於本質。

 

到投資上,就是先有價格,才有價值。

 

價格是實的,價值是虛的。

 

價格是確定的,價值是難以確定的,甚至是想象出來的東西。

 

與其說是,價格圍繞價值波動,不如說是價值圍繞價格波動。

 

如果你的投資策略依靠的是價值判斷,那很多事是說不清楚的,難以證明也難以證偽。

 

債券交易出身的人,不太可能做價值投資,因為長期持有債券,只有兩個結果,要麼“到期”,要麼“違約”。。。不會有什麼超額收益。

 

10年國開價值是多少?5%還是4%,其實並不重要,都可以。

 

價值投資博大精深,有很多可以借鑑的地方,芒格的書我看了多遍。本文主要是為了批判,難免有以偏概全之處。

 

市面上這麼多標榜價值投資的真假信徒,使得一下子變成了顯學,似乎人人可以染指,這就不太正常了。

 

價值投資即使可行,也是很難的,你連自己的長期價值都想不清楚,能輕鬆想清楚一個陌生企業的長期價值? 十年前你想不到現在的自己,自然也更難想到那個十倍牛股。


很多時候,我們是被社會的大潮推著走的,被各種偶然因素所左右,一個企業也是這樣,上帝視角是很困難的。

 

音樂資源載入中...

    

    這是本號運作4年來,第210篇原創文章,有6萬名金融同業在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