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外星人,耍猴拯救地球 | 宅基弟

2019-04-14 03:31:20

這是本號運作4年來,第207篇原創文章,有5萬名金融同業在看。

 

我就是個耍猴的,我只會耍猴。

                           ---黃渤, 《瘋狂的外星人》

黃渤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有個面部特寫,有點突兀。

 

感覺就是衝著觀眾說的。

 

因為我們就是那隻猴,被耍了還得學會鼓掌。

 

耍猴的手段也很簡單,巴甫洛夫原理。

 

聽話就是香蕉,反抗就是皮鞭。

 

這種猴性根深蒂固以後,哪怕是外星的高等級靈魂附體

 

也禁不住香蕉的誘惑,禁不住敲鑼打鼓的本能反應。

 

只要一敲鑼就立正敬禮,管你是不是外星人附體。

 

這最後也救了耍猴人一命,救了地球一命。

 

所以說這部電影也可以叫《耍猴拯救地球》。

 

你再擴充套件了想,拍電影也是耍猴,導演就是耍猴人。

 

一開始那場耍猴戲,其實很精彩,一板一眼,基本功紮實。

 

但沒人愛看,觀眾反應冷淡,半截就退場了。

 

他被人罵臭耍猴的,到處被鄙視。

 

最後那個猴戲,就是外星人顯靈,跟他沒關係,他卻被叫西南猴王。

 

這當然是劇情需要,但是不是無意間也反映了這些電影人的起伏?

 

甯浩的瘋狂三部曲,荒誕背後往往是心酸,熱鬧背後往往是無奈。

 

有時候,也會用力過度,顯得有點浮誇。

 

作為春節檔的商業片,還是有很多限制的,

 

連影片裡說到美國,字幕都要翻譯成C國,說到俄國,字幕都要被翻譯成S國,也是神奇的。

 

這部影片,我最不滿意的是,它竟然說自己改編自劉慈欣的《鄉村教師》。

 

老子十八年前就看過這篇小說,2001年1月發表於《科幻世界》,還正好18年。

 

我三年前還說寫過書評,說它比北京摺疊好,更應該得雨果獎。

 

除了同樣有外星人這個設定外,實在跟《鄉村教師》沒有關係,

    

   (關注後回覆“鄉村教師”四個字,有閱讀連結,你們自己看看)

 

大劉的文章,包括《三體》《流浪地球》等,都是以最大的惡意來估量人性,然後最後又不甘心,在絕望中帶一點希望。

 

這篇也是。寫了一個鄉村教師的經歷,全身心撲在教育上,但在村裡不受理解,處處受氣,村民愚昧無知,都認為讀書無用。

 

最後這個教師癌症晚期,拿不出手術費,給學生上最後一節課。

 

而在外太空,由於星際戰爭的需要,銀行系的碳基聯盟正在考慮清除第一旋臂也就是地球所在位置的恆星,但對於一定程度以上的文明,他們是要予以保護的。

 

因為時間有限,這個文明隨機抽取的個體需要回答一些基本的問題,否則就要被毀滅,恰好抽取到了這個小山村。。。。

 

因為那最後一課,因為鄉村教師在娃娃們身上撒了些文明的火種,地球與毀滅擦肩而過。

而那名鄉村教師,卻無聲無息的死了。村裡人巴不得他死,又少了一個討厭鬼。

 

娃娃們只好自己動手,用粉筆寫了一個“李老師之墓”。

 

只要一場雨,這座墳和長眠裡面的人就會被外面的世界忘得乾乾淨淨。”

 

這就是《鄉村教師》,跟《耍猴拯救地球》,不是一回事。


音樂資源載入中...

這是本號運作4年來,第207篇原創文章,有5萬名金融同業在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