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恆久遠,一張永流傳 | 宅基弟

2019-04-14 03:31:18

這是本號運作4年來,第205篇原創文章,有5萬名金融同業在看。

 

假如有個人找你借錢,100萬

 

你問他,什麼時候能還?

 

他說,這可不一定,可能是5年,50年或者500年。

 

 如果非要給個期限,我希望是永遠。

音樂資源載入中...


你問他,每年會付利息嗎?

 

他說,這可不一定,付息是我的權利,不是義務

 

你問他,我的本金總還是我的吧,100萬這個賬你總是認的吧?

 

他說,這可不一定,我可以自己決定減記,今天雖然借了100萬,但明天可能只欠你50萬。這個減記是不用徵求你同意的。

 

當然,為了保護你的合法權益,我減記後會及時通知你的,你放心。

 

你說這個錢能不能借呢?


這就是現在大力要推的銀行永續債。

 

債券也可以作為傳家寶,一代代的傳下去。

 

一個企業,最基本的融資方式,其實就是兩種,股權和債權。

 

補充資本金,尤其是一級資本,就是要靠股權融資。

 

大家講,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資本大,就做大生意,資本小,就做小生意。

 

永續債通過條款的設計,讓它看起來像股權,這樣銀行就可以把它計入一級資本。

 

但同時,它又叫債,面對債權投資人進行銷售。

 

兩邊的便宜,都讓你佔了。

 

發個400億的債,比發個400億的股票要容易的多,很多金融機構閉著眼睛也就買了。

 

發行人當成股權,投資人當成債權,皆大歡喜。

 

這個跟通道業務、同業業務是異曲同工之妙。

 

一筆風險資產,通過抽屜協議,一邊出表了,一邊沒有入表,皆大歡喜。

 

一筆不良資產,通過通道繞幾圈,就消失了,也是皆大歡喜。

 

央行又急吼吼的搞了創新,票據互換,就是你買了永續債可以質押給央行,這其實是央行做了個股票質押。

 

而且到時候這個賬還可以做貓膩,按理說永續債只是質押給央行,商業銀行資產不能出表,但真要逼急了,一級交易商跟央行籤個抽屜協議,你審計還能不認嗎?你監管還會來查嗎?

 

為什麼要這樣?攤子鋪的太大,不這樣搞不行了。

 

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我的慾望很多,我的資本很少。

 

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是富貴險中求,金融的高槓杆功不可沒。要維持這種高槓杆是不容易的,有這麼幾個有利條件,就是金融國有,金融機構一盤棋,隱性剛兌等,現在再加一條,就是有組織的專業的做假賬。

 

金融監管和被監管物件,是很奇怪的一種關係。

 

你讓金融幫你做事,超過了他們的極限,就得默許甚至鼓勵他們做假賬。

 

但是賬做的太假,長期下去也是不行。隔段時間,就得收拾一下大家。

 

但只要你不撞槍口上,過兩年還得靠你幹活,習慣了就好。

 

這兩天,供銷社又突然火了一把。具體原因,你們清楚。

 

我引用奧巴馬在《無畏的希望》中的一段自述,講了前副總統戈爾競選失敗後的境遇,下面是奧巴馬的自述:

 

我記得曾和一個公司老總交談過,他曾經是2000年總統競選時副總統阿爾·戈爾的重要支持者。見到我後,他開始講述選舉六個月後與戈爾的一次會面,戈爾正在為他當時剛剛起步的電視事業尋找投資者。

 

“很奇怪,”這位老總告訴我,“前副總統來過這裡,幾個月前他差點成為地球上最有權力的人。競選活動期間,我隨時恭候他的召喚,只要他想會面,我就會重新安排自己的日程。

 

但是選舉結束後,看著他走進來,突然間我不由覺得與他的會面不過是樁瑣事。我很不情願承認這一點,因為我是真喜歡這個傢伙。

 

但是,某種程度上,他已不是前副總統阿爾·戈爾,他只是每天到我這兒來尋求資助的眾人之一。所以,我覺得你們這些人簡直是處於陡峭的絕壁上。”

 

人生的起落,陡峭的懸崖

   

 這是本號運作4年來,第205篇原創文章,有5萬名金融同業在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