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啥不好,非要組樂隊!

2019-04-14 03:29:59

本文作者:葉魚

圖片來網路


我相信很多人在剛剛達成之前定下的一個目標之後,都會有不同程度的一段迷茫期,這段迷茫期短的話或者會是一個星期,長的話可能好幾年也說不定,每個人在這段迷茫期的時候都會或多或少的對未來感到焦慮甚至因為前途的未知而產生抑鬱。


“第二天也重複著同一件事情,只需遵從與昨天相同的習性,倘若願意避免狂喜狂樂,大喜大悲就不會降臨”


我很喜歡太宰治的這句話,在現代都市的快節奏生活下日復一日已經是一種常態,尤其是年輕人在現今社會的高壓下似乎已經忘記了曾經的理想,剩下的也只有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工作,逐漸變成工作機器。


我有一個一年換了五次工作的朋友,我管他叫老尾,那時候我很疑惑,為什麼會換工作換的這麼頻繁,是對公司的領導不滿意還是福利不夠高?我特別疑惑,因為這年頭工作這麼難找,於是我問他:“老尾你最近在幹嘛?我看你老是換工作?”他愣了一下,可能是沒想到我會這麼直接,他翹起二郎腿,找我要了根菸,然後跟我說:“我在還沒辭職的時候遇到了個女孩,我跟她去了趟臺灣,她沒去之前跟我說‘我知道有一個地方你肯定會喜歡的,那裡對我們來說就像耶穌教徒的聖地耶路撒冷一樣’。

音樂資源載入中...

我不論怎麼問,她都不跟我說,到了之後,剛好是下午,夕陽像是籠罩著整個世界,我在那裡見到了幾個以前跟我一塊兒玩音樂的朋友,我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正在後臺調音,陽光順著他們的每一根髮絲每一個細胞滑落,那個時候我的心臟彷彿愕然停止。



我腦子裡一下子突然就想起我們幾個那時候在一個很破的樓裡排練,每天下完課就拉著幾大箱東西過去,雖然那段時間很累,但是有夢想支撐著,每天都能活得很快樂,那時候經濟條件不是很好,連排練室都租不起,我們幾個每天在宿舍裡就自己煮東西吃,妄想著能從自己嘴裡省下一點錢能去看演出,我們也參加過一些大大小小的音樂節,寫過一些歌,可是後來我們畢業了。

音樂資源載入中...

那天晚上我們去學校附近的大排檔喝酒,算是給大家夥兒踐行,幾瓶啤酒下肚之後不知道為什麼關於樂隊還堅不堅持的話題就出現了,那時候我很恐慌,很焦慮,場面也一下子安靜下來了,彷彿時間愕然停止,過了很久我說‘我們也該長大了’。


然後?然後我們就翻臉了,鼓手拿著鼓棒把我像他的寶貝架子鼓一樣敲了一頓就走了,沒人攔著,可能是因為我說那句話的時候太過爽快,企圖把過去的一切都抹去,其實我們幾個都很清楚的知道這是行規,曲終人散,不止聽眾,還有我們也會散,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後來,我談了一段戀愛,我覺得我得給她一個未來呀,我不能就像以前一樣貪圖享樂,我得買房買車還得給她辦一個終生難忘的婚禮,這一切都得有物質作為基礎,所以我那段時間特別努力,連出去社交都少了很多,像頭牛一樣一心一意就想著掙錢,可笑的是後來她嫌我太忙沒時間陪她,所以跟我分手了。


直到那個女孩出現,她把我帶回了過去,她讓我回憶起了我曾經有過的烏托邦。見到他們之後,我覺得生活不止是掙錢,我還有音樂。他們上臺之後臺下有呼天撼地的聲音;牛13!我很震撼,我覺得如果我沒有退出的話也許我也能在臺上聽到這種來自粉絲的呼聲,說白了就是我很羨慕,回去之後,每次一開始工作,我就靜不下心來,腦子裡全都是我們幾個寫的那些歌,像小說裡說的心魔一樣,於是我換了一次又一次工作,直到現在我也畫不出什麼畫了”


他說的我深有體會,那天他跟我說完拉著我去到他們之前分道揚鑣的那個地方,下了車,他熟練地跟老闆打了個招呼,老闆似乎認出來他是誰了,微微有些驚訝,隨後,他找了一處看上去頗具有年代感的位置,我猜這可能是他們前些年每次一演出完就到這裡尋歡作樂的地方吧。



剛坐下,眼前就冒出一個人影,定睛一看,這人真是奇怪,一雙大紅色鞋子一身肉色工裝,更顯眼的是他頭上居然頂著一個在山林田野間隨處可見的草帽,我是真沒想到一出門就遇到了這麼‘出類拔萃’的人,老尾彷彿看出了我的心聲,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說:“我記得那時候我們第一次來這個大排檔的時候他就在這兒了,沒想到過了這麼久他還在這兒幹活兒”我說“那他還真是‘專一’啊,都這麼多年了還堅守這崗位,真是不容易。”


話音剛落,那一頂白色禮帽的主人突然轉過頭來對我們笑了笑,像是聽到了我們的對話,那張看似能氣吞山河的嘴突然發出幾個音節:好久不見。



#你組過樂隊嗎#



愛民謠  愛音樂  愛生活


  投稿請後臺回覆投稿

投稿郵箱:minyaowtb@163.com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