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難忘的720個小時!

2019-04-14 03:29:55

本篇作者:暖笙

圖片名來自網路


我一生的720個小時,29天。


繁星,殘陽,清澈沒有雜質的蔚藍深海,還有細膩的銀色沙灘。


似乎你看這裡的每一眼,都是一幀畫。


做義工的客棧叫做DDR,這字母的意思是登島人。一直覺得沒有什麼特別,直到和梅子深夜暢聊的時候,才知道它的另一層意思是對的人,這樣有深意的名字讓我感嘆。梅子說,這個島上有一千多家客棧,能來這裡的就是有緣人。


梅子和我同是義工。是一個漂亮的四川姑娘。看見她的時候就覺得她是溫暖的,因為她很愛笑,似乎總是有說不完的話,活潑的可愛。我喜歡看著她和我說話的樣子,那樣明媚的笑容讓我羨慕。對比起來我倒是過於拘謹,過去一年的沉默讓我說話也變得不利落。但好在大家也沒有嫌棄,剛到的那天晚上我們坐在院子裡吃飯,乘著舒服的晚風,談笑風生,這樣的溫柔讓我感動。還是記得很清楚那頓飯的味道,真的很好吃。


老闆的名字叫fuess,一個話不多但也總是會笑意滿面的人。沒到這裡之前,我驚歎於他朋友圈裡的照片。淒涼的美感,似乎是有著獨特的魅力,大片的暗灰色很吸引我,一度我很痴迷這樣的色彩。


到了這裡以後,我也看到照片裡唯一的女主,很讓人舒服的美,我也會不自覺的被吸引多看幾眼。她有一頭很好看的長髮,做菜的時候會隨意的用筷子或者條繩綰起來,露出細長的脖頸。


她也會像電影裡那些優雅的人兒,在一個細雨綿綿的陰天坐在院子裡的桌前,端起畫板畫好看的油畫。有些人就是這樣,他們在遇見看到彼此第一眼的時候,就知道對方是對的人。在我看來,他們就是恰到好處的戀人,從生下來那刻起,那麼多年的成長就是為了在未來的某一天相遇,只需相視一笑,就可以私定終身。



客棧也矗立在這樣散漫的日子裡看人來人往。這裡來過的人有些會回來,有些可能就再也不會相見。但我因此認識了很多善良的人,學會和不同的人相處,聽他們的故事。


一切過程都沒有很刻意,似乎是被安排的巧妙,所有事情的發生也都恰到好處。有些美妙的時刻現在想想依然會會心一笑。像一群人圍在爐子周圍拿著蒲扇等烤串熟透,小寶喝醉了酒抱著吉他用彈唱方式演繹著自己寫給新任女朋友的詩,有了孩子但依然可以用可愛形容的姐姐聽著爵士在院子裡扭著身子起舞,幾個已經成家的男人深夜喝酒談人生理想然後相約去野尿,還有騎著電動車載著梅子迎著雨在環島路上不顧路人的眼光讓妝花在臉上的樣子,那些過去我們都笑的好甜。


這樣的日子像是老天給我的恩賜。每天澆花,喂貓,收拾院子,看帶著熱度的風拂過簾子,我學了做飯,學了滑板,學會了放肆大笑。漸漸的會覺得這裡就是自己的家。我也喜歡島上的一切,隨處可見的黃狗,站在田裡的牛,陣陣飄香的巨大的槐花樹,路邊的小野菊,這些畫面都因為這個地方而更添美感,當然那些為人稱道的景色也沒有一處會讓人遺憾。

我從未見過那樣清澈的海,像深邃的藍色眼睛。沒有波濤洶湧,只是溫柔的拍打海岸,帶來好看的貝殼和珊瑚石。和大連的海不同,這裡沙灘的沙細緻如粉,沒有什麼石頭,它們是難見的白色。來的時候是淡季,早晨看日出的時候,偶爾會有一些人趕海,或者晨跑,身後跟著條狗。一切都顯得那麼溫婉和諧,我想,或許等蒼顏老去的那一天,我會回來這裡,一間臨海的房子一條狗,一輛車和喜歡的人到處走,聽海的聲音,聞青草香,和朋友把酒言歡。


梅子走的前一天,一向喜歡喝酒的她只是對著酒瓶子發呆,她說不想喝很多,徒添傷感。那天晚上她也盯著男朋友更換的個性簽名唸叨了好久,分手了一個月,還是沒能徹底走出來,她總是說,以後,再也不會傻里傻氣的那樣愛一個人了。她哭了,沒有抽泣,只是任由眼淚在臉上肆意。她走的時候揮手向我們告別,大喊一定會回來的,回來開一家火鍋店,完成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我能看到她眼裡的倔強,我說等你回來我會回來找你。


沒有什麼東西是一成不變,fuess說,你想要做自己喜歡的事,那你也要為這個願望付出代價。他要去更多的地方走一走,給更多的人,更多的景拍更多的照片。他說他是這樣,有吸引他的地方,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奔赴過去。漂泊也意味著某種安定,所以要把生命播種在旅行的路上。

客棧要轉讓了。


進出的人漸漸的多了起來,他們都是來看店的。每次來人的時候我會對fuess搖搖頭表示自己的不滿意。不是真的會看人,而是我覺得這裡只能是fuess的。這家店似乎就是有了烙印,別的任何人都不適合。



Fuess給我看了這個獨棟小樓原來的樣子,對比現在變了好多幾乎都認不出來。現在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的情懷。藍色的籬笆,開的正好的薔薇,翠綠的草坪,一把木椅子,滿院子的星星燈,還有可愛的貓兒。更讓人喜歡的是一些細節,比如定製的鑰匙扣,有DDR標籤的電動車,擺放整齊的書架。你看到它的每一眼都會有些小歡喜。


但客棧越來越冷清,不會再有來住店的旅客,也不再有滿院子的歡聲笑語,不過我依然飽含熱情,我想珍惜這裡的每一個瞬間。


生活再跌宕起伏也逃不過時間齒輪的轉動。它每一次摩擦發出的聲響都觸目驚心,很多人心裡都會有一個有光透過的間隙。或溫暖或熾熱。當你扯起一個缺口,光芒即至,記憶會鮮活明亮。它承載了美好的年華和時光的悲喜。過去未來的起承轉合,流年似水,光芒未盡,我想我的生命中的這段時間因為它更有意義。


Fuess說走的時候會把DDR的名字帶走,以後它或者會是一間酒吧或者會是其他小店。我想不管它在哪裡,總有一天我還會和它邂逅,然後微笑的說一句,嘿,好久不見。


#一生中總有#

#段難忘的回憶#


愛民謠  愛音樂  愛生活


  投稿請後臺回覆投稿

投稿郵箱:minyaowtb@163.com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