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能遇見就很好了!

2019-04-14 03:27:57

本篇作者:知更鳥


今天西安的天氣剛剛好,陽光躲在雲朵後面星散下來,卻投不到每個人的身上。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陣清爽的涼風,就好似洶湧的海浪一下一下拍打在我的心上。“風揚起了你的黑髮,你不經心的甩過鬢角”腦子還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嘴先哼出了這句歌詞,我很喜歡的張懸的一首《南國的孩子》,這首歌讓我經常想起阿若。

你是南國來的孩子

有著不能縛的性子

身上披覆了預言而渾然不知

奔跑著 忘我的

快樂悲傷都放肆

陽光也不願阻止

音樂資源載入中...

我們是在初三那年被分到一個班,跟所有青春期裡發生故事的前提一樣,要不是被調到了前後桌,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有交集。到底是什麼時候,什麼事情,什麼話題讓我們成為了朋友,我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我們開始每天一起激烈的討論數學題,每天中午出去吃同一家飯,每天下課去我們的祕密基地坐著發呆,或者從天台這頭跑到天台那頭,再隨著上課鈴聲跑回來(因為我們教學樓是U型)。


其實當時的我們是截然不同的一類人,她勇敢善良,美麗而落落大方,也聰明的讓人佩服,每個代課老師都認識她。而當時的我在班裡就是一個小透明,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喚醒了我的靈魂,總之,跟她在一起時我都滔滔不絕。說來也奇妙,我們看起來不會是一類人的兩個人卻有很多共同話題,我們談夢想,談漫畫,談喜歡的歌曲,談天說地。後來我們就越來越要好,我也開始期待自己變得更優秀,才能值得她與我在一起的時光不被浪費。


我隱約記得,那年夏天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這轉眼的期間,她教會了我勇敢做自己,沒有考到一所高中的我們也就這樣斷了聯絡,這也意味著我們要分開了。後來的她如何呢?我無從得知,但我一直固執的認為她一定還是如當初那般勇敢而美好。


上了高中的我,大概是因為到了叛逆期,本就不起眼的我愈加獨來獨往。借用三島由紀夫的一段話就是“由於不被人理解這點成為我唯一聊以自豪之處,所以我也就失去了力爭獲取別人理解的表現欲。我認為自己註定沒有被賦予足以使人注目的能力。孤獨急劇膨脹起來,猶如一頭肥豬。”我變的越發不愛講話,與世界相看兩厭。直到一個男孩出現。


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

愛上一匹野馬

可我的家裡沒有草原

這讓我感到絕望

董小姐

音樂資源載入中...

《董小姐》把我帶入了民謠圈,《南山南》傳唱全國的時候,那個男孩好像一道光,出現在了我沒有色彩的生活裡,照亮了我的人生。知道我也喜歡民謠,他就對我唱“如果所有土地連在一起,走上一生只為擁抱你”;對我唱“如果全世界都對你惡語相加,我就對你說上一世情話”。 年少如我,已經忘了自己是怎樣與這個世界相看兩厭,只開心每天有人陪我聊天,陪我唱歌了。



和所有的初戀的一樣,新鮮刺激,甜蜜快樂。是他教會了我自信,是他讓我正視自己,是他讓我覺得我也很優秀。我們一起看電影,分享同一首歌,悄悄討厭同一個老師,奔跑在夜間的馬路上。我們兩個話不多的人,靜靜的坐在一起感覺也是極好的。所有的一切,激烈而又充實。腳踏車向前轉動著時光,少年人總是說話不算數的,以為當初說好了,就是一輩子說好了。不過還是很感激他,那個拭去我身上所有灰塵的人。

音樂資源載入中...

大家能在人生的長途旅行中結伴而行是一件很幸運又很奇妙的事,哪怕只有一段路,畢竟旅行這種東西總有人要先到達想要更深瞭解的目的地。


你我雖從此無關,但能遇見,就很好了,我不遺憾也不後悔。那些來去匆匆的人,教會了我們成長,給我們的人生塗滿了油彩畫,使得原本需要一個人去完成的事情,生命裡那些重要的人都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留下了該有的痕跡。


你看這一晃好幾年,匆匆又夏天。你知道人得一直往前走,但有時候就是覺得還是能留在原地也挺好的。你始終會變成最好的,也值得一切的美好。





愛民謠  愛音樂  愛生活


  投稿請後臺回覆投稿

投稿郵箱:minyaowtb@163.com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