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經典 | 不瘋魔不成《霸王別姬》

2017-06-27 03:08:06

不瘋魔不成活 —— 《霸王別姬》中,段小樓如此評價程蝶衣。



這句臺詞也可為該片註腳:不瘋魔不成《霸王別姬》


“瘋”、“魔”二字用在這裡太貼切了:這是一群瘋子、一群對電影藝術著魔的人,拼著命拍出的絕世經典。


今天,幕後君就借一些幕後照片和動圖,帶你們緬懷這部用赤誠之心拍出的赤誠之作。




不夠長不成分割線


張國榮與李碧華(右)在梅蘭芳墓前合影。《霸王別姬》改編自李碧華的同名小說,她也是該片編劇。低調的李碧華極少拍照,這是網上流傳的唯一一張她的照片,照片中她還戴著墨鏡,避免曝光。《霸王別姬》是京劇大師梅蘭芳表演的梅派經典名劇之一。


張國榮與徐楓(右)親密合影。1988年5月,製片人徐楓從李碧華手中買下《霸王別姬》版權。兩人談了三天三夜,李碧華堅持程蝶衣必須是張國榮來演,因為小說裡的程蝶衣就是以張國榮為藍本的。


張國榮與陳凱歌(右)在拍攝現場。導演陳凱歌當時並不熟悉港臺明星,因此剛開始拍的時候對張國榮不是很放心,每次講戲都鉅細無遺,彩排到滿意才開拍。拍了大半年後,陳凱歌才對張國榮真正放心。


陳凱歌和張國榮


張國榮練京劇的一組照片。張國榮極為勤奮用功。為了演好程蝶衣,開拍前他到北京生活了六個月,專心學戲。他每天上午都會到北影廠練4個小時,回酒店還接著練。就連大家一起吃飯,他都在想著動作。練到最後連本來給他準備好的替身也省了


張國榮來北京學戲的珍貴畫面


入戲太深的張國榮在片場經常一言不合就開演。劇組人員都對他的演技佩服得五體投地,私下跟他開玩笑地說:“你可真是個妖精。”


“泥奏凱,別打擾我演戲。” 在拍攝程蝶衣怔怔地看著師哥段小樓隨菊仙離去時,張國榮入戲太深,把給他講戲的陳凱歌一把推開,親自示範什麼叫不瘋魔不成活。


張國榮在片場給粉絲簽名。張國榮不僅演戲專業、勤奮、認真,私底下為人也超nice,完全沒有明星架子。如果收工較早,他還邀請劇組人員一起去喝咖啡。當時正值盛夏,他還包辦了劇組的水果和冷飲,沒有他的戲份時也帶著西瓜去片場慰問。


陳凱歌(右)給張國榮(左)和鞏俐說戲。鞏俐那時剛拍完《秋菊打官司》就趕來拍《霸王別姬》,所以從演現代農村婦女到舊社會妓女菊仙,鞏俐剛來的幾天一時轉不過勁兒來。


鞏俐(左)與張國榮在片場。鞏俐拍戲過程中看了很多關於文革前和文革期間妓女方面的資料,鞏俐的同學送給她很多這方面的書進行參考。


尹治(左)與張國榮。

尹治與陳凱歌。尹治在片中飾演小豆子,也就是程蝶衣小時候。拍《霸王別姬》時尹治才剛滿16歲,因為長相與張國榮相似,眉目清秀的他被陳凱歌一眼相中,這一眼,也改變了這個出生於五代梨園世家,自小學戲曲的北京孩子。他還做過《梅蘭芳》中黎明的替身


為了把張國榮改造成影片中的男花旦,化妝師修了他的眉毛,因為之前他的眉毛太粗太直了。


張國榮的鬍鬚比一般人濃重,長滿半張臉頰,每天都要剃兩次,這次為了符合程蝶衣的氣質,化妝師給他刮乾淨還不夠,還得在他臉上塗粉來掩蓋鬍鬚,但是有些鏡頭仍然可以看到一片青色的鬚根。


張國榮與給他化妝的宋小川(右)合影。亮點自尋


張國榮與張豐毅(右)在片場玩high了,哥哥吊起張豐毅的腿。張豐毅手裡拿的貌似是頗具時代特色的果珍,我小時候很愛喝。張國榮和張豐毅是同年同月生,而張豐毅僅比張國榮大12天,而且兩人都姓張,張豐毅演師兄自然沒毛病。


和張國榮一樣,張豐毅拍戲也很瘋。在拍攝兩人被小時候的師父打屁股的鏡頭時,他主動要求真打,拍完敷藥。銀幕硬漢不服不行。拍這個鏡頭前,聽陳凱歌一聲“現在打張豐毅的屁股”,張國榮隨即樂得拍手叫好。哥哥你不厚道啊!


鞏俐更是女漢子附體,玩真的。這場從花滿樓的樓上往下跳的戲,鞏俐要從大約2米半高的平臺準確跳到張豐毅懷裡,而且不弔威亞。緊接著還得說一段罵樓上嫖客的臺詞,難度非常大。鞏俐剛開始不敢跳,後來陳凱歌給她喝了幾口酒壯膽,她才終於跳下來了。


張藝謀(左)與張國榮。 在拍攝《霸王別姬》時,張藝謀曾來探班。張國榮不喜歡張藝謀那些表現中國落後一面的電影。後來,張藝謀拒絕了那些電影節讓他繼續拍中國農村落後題材的要求,張國榮才開始欣賞他。


張國榮在拍攝《霸王別姬》期間連行走坐立的姿態都改了,那段時間照片上的他坐下來都是雙腿緊閉,而他一向的習慣是大大咧咧地叉開腿坐,從前是那樣,拍完《霸王別姬》之後也恢復了那樣。


鏡中人。張國榮很注意自己的銀幕形象,在片場沒事就要照鏡子。不過話說回來,美男子都愛照鏡子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哥哥比女人還女人


看完照片,我再來說說不瘋魔不成活。


說他們瘋魔,還不如說這才是拍電影應有的認真態度,只是在現在這個大家都過於“清醒、冷靜、理性”的年代,才反襯出他們的瘋,他們的魔。


那是個中國電影人嚴肅對待自己手藝的時代。


原著小說作者李碧華堅持自己心中選定的角色,為此寧可不賣劇本。


剛憑《阿飛正傳》拿下香港金像獎影帝的張國榮,提前半年跑到北京學京劇,拍攝期間甚至發高燒時還在堅持壓腿。


張豐毅為了效果真實,屁股被打到開花,不僅不抱怨,反而引以為豪。


反觀現在,在商業資本的浪潮推動下,“文替”大行其道


文替主要工作是拍攝大牌明星不露臉的戲碼。由於大牌明星的時間可謂“一寸光陰一寸金”,因此考慮到拍攝成本,通常只拍攝明星的“露臉”戲碼,其餘鏡頭儘量讓替身來完成。


范冰冰(右)的文替王亞楠(左)


世道變了,人心浮了,瘋勁沒了,只剩錢了


《霸王別姬》是個一去不復返的時代的結晶,是華語電影的巔峰,也是陳凱歌自己的巔峰,有人說,在這部影片中,他好像把全部才華都用盡了。


但果真只是江郎才盡那麼簡單嗎?我不知道確切答案,反正陳凱歌自己接受採訪時曾說:如今拍不出《霸王別姬》和我無關



重點是“如今”二字,你們可以認為他是在甩鍋,但我覺得,他說的確實有一定道理:在這個瘋魔被看做是很傻很天真的年代,我們怎麼能再拍出《霸王別姬》?


關注電影幕後故事(saymovie),後臺回覆“花絮”,就可以看到20多分鐘的官方珍貴花絮,看完你們就更加知道為什麼不瘋魔不成《霸王別姬》了。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