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和幼稚的男生談戀愛

2017-05-07 11:19:20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裡面,柯景騰是一個頑皮的壞學生,而沈佳宜卻是一個學霸型的女孩,柯景騰為了追沈佳宜所以才努力學習為的是能和沈佳宜考上同一所大學,後來沈佳宜偏偏沒有發揮好他們最終還是沒能在同一所大學。


身邊沒有沈佳宜的柯景騰,漸漸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喜歡打架的他組織了一次無差別格鬥賽,並且邀請沈佳宜去觀看,沈佳宜是一個想著好好學習,然後畢業之後找一份好工作的鄰家女生,對於柯景騰舉辦格鬥賽十分不理解,她跑到柯景騰的學校看見他被別人打到在地,在大雨裡和柯景騰大吵了一架。


沈佳宜問柯景騰:“你辦這麼奇怪的比賽,你辦這比賽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柯景騰有點小興奮地說:“你不覺得很炫嗎?兩個男生之間一定要分出勝負的那種。”


沈佳宜打斷他說:“還不就是打架,你特地辦一個比賽把自己搞受傷,你怎麼會這麼幼稚啊。”


然後兩個人吵了一架,柯景騰覺得打架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在沈佳宜的眼裡這種他所謂很重要的東西只會傷害自己,柯景騰就像一個沒有長大的小孩,在自己的熱血世界裡稱王稱霸,卻沒有看到一個女孩想要的最簡單安靜的幸福。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裡的陳末也是一個沒長大的男孩,在電臺就號稱全城最賤,每天和自己喜歡的女孩小容爭鋒相對,後來小容和他分手了,他開始自暴自棄,在播音室刷牙吃泡麵,不思進取把一個明星電臺的收聽率瞬間拉到全臺倒數第一,卻依舊不想著改變自己,從來沒有好好想過和心愛女孩子的未來,卻在那個女孩離開之後放棄自己,有人說那是灑脫和痴情,我倒覺得那只是幼稚,當你愛的姑娘在你身上看不到未來的時候,要麼放她走,要麼就靠自己的努力把她留下來。我倒挺欣賞豬頭的,愛的時候就義無反顧,想盡各種各樣的辦法掙錢給燕子花,當自己實在無法給燕子想要的幸福時,就咬牙放手,雖然追了那麼長一段路的計程車,雖然沒有燕子的世界就像沒有星星的夜空,但是豬頭還是把眼淚自己一個流,放燕子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男生總喜歡找一個比自己小的女生,可是女生卻又永遠比男生成熟,電影裡面這樣,現實裡面何嘗不也是這樣。曾經有一個同事,她和一個男生在一起兩年,都是大學剛畢業不久,工資很低,女生很省,每次都是從家裡帶飯來公司吃,只為了中午省那麼十幾塊錢。可是她的男朋友花錢卻從來不含糊,女生把他的飯做好了,他也從來不帶去公司吃,因為他覺得丟人,哪有大老爺們帶飯倒公司吃的。


同事她是個好姑娘,覺得男生好面子也情有可原,所以一直自己省錢,衣服化妝品什麼的都很少買,只是在商場打折的時候會買一點,每個月的房租水電也是女生在交,在那個家男生似乎什麼也不用負擔,他寧願花錢去買一個兩千塊錢的耳機,也不想著把錢存下來為以後的家可以多買一塊磚;他寧願把錢花和朋友在外面花天酒地上,也不願把錢用在陪女朋友出去旅遊一趟。


這樣的愛情很累,愛情從來不是一個人的付出,不是一個人的精打細算,去年的時候他們分手了,都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女方家要男生出十萬塊,可是男生一分錢也沒有,女生把自己這些年省下來的五萬塊錢給男生然後和他說,剩下的五萬你想辦法藉藉。


男生冷冷地說,我是娶老婆不是買老婆,這些年你知道我的,我現在是一分錢沒有,你家人要是非逼著我要,我只有去借高利貸了,到時候也是我們一起還。


同事那時候的心漸漸涼了下來,這幾年的傻也在那時候變成了一個苦笑,她和男生說,是你沒錢嗎?這些年你想過我們的未來嗎?如果想過,你每天少抽一包好煙,每個禮拜少出去喝一次酒,少買幾個鍵盤幾個耳機,會沒有這五萬塊嗎?我一直在為我們的未來打算,可是現在我累了,我是一個女孩,我把男孩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可是你呢?依舊只是一個裝睡的人。


有些時候男生真的應該成熟一點,別仗著她愛你就肆無忌憚,如果你真的愛她,請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把她規劃進你的未來裡,你應該有這樣一個意識,你少喝一杯深夜的酒,省下的錢給她買一件衣服很值;你少抽一包煙,一個月省下的錢多陪她逛逛街看看電影很值;你少和朋友去外面沒有必要的應酬,省下的錢存進一張銀行卡里作為你們未來的應急資金很值。


這個世上讓人悲傷的事情總是這樣,陪你成熟的女孩沒有陪你走到最後。你把曾經所有的虧欠和幼稚都給了那個女孩,那個在你最不可理喻的年紀默默沉受了你一切的女孩最終離開了,她教會了你成長,你教會了她堅強,帶著所有的委屈和你告別,這就是她做的最勇敢的決定。




那個教會你成長的姑娘

還在你身邊嗎?


晚安





方不見


平凡的寫作者
只寫低到塵埃的相遇和離別
如果你喜歡我的故事
喜歡我忙忙碌碌走過的
這些如風如塵般的路
希望你能把我的故事分享給更多朋友



長按二維碼關注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