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歌手”奪冠 30年後林憶蓮依舊是天后

2017-04-21 06:56:57


今年的《我是歌手》(以下簡稱“歌手”)節目,以林憶蓮奪得歌王作為終結,這其實是一個並不意外的結果,而且是從音樂上無法讓人辯駁的結果。畢竟,林憶蓮在這一季“歌手”裡所表現的綜合實力,確實冠絕其他歌手,甚至包括她的老師杜麗莎。無論是傳統情歌,還是實驗作品,又或者唱跳舞曲及天籟美聲,林憶蓮都處理得八面玲瓏、幾無死角,說她是全能歌后都不太誇張。


林憶蓮當然不缺這麼一個冠軍,甚至林憶蓮也不缺在華語樂壇的知名度,不過她在歌迷的爭議聲中走上“歌手”舞臺,卻還是給更多的人,增加了瞭解自己和自己音樂實力的機會,也讓人知道林憶蓮並不僅僅是那個唱《傷痕》和《不必在乎我是誰》的林憶蓮。


當然,林憶蓮的故事在“歌手”的舞臺,其實遠遠沒有講全。很多時候,大眾對於這位樂壇天后的認知,依然還是停留在她和李宗盛前緣這種八卦事件上,卻無法從一個全景視角,真正瞭解到林憶蓮音樂生涯的全部。“歌手”節目是一個切入點,正好可以讓林憶蓮成為熱點的時候,讓我們重新回顧一下林憶蓮的前塵往事。

首張專輯並未一鳴驚人

1983年,時任“商業二臺”DJ的林憶蓮,因為在一次電臺表演中演唱了《Crying in the Rain》,而被CBS/SONY相中,從而簽約成為職業歌手。
兩年後,林憶蓮終於推出了自己首張專輯《林憶蓮》,CBS/SONY為其定製的都會版鄰家少女形象,還是非常到位並且適合當時林憶蓮的。只不過因為當時CBS/SONY在香港樂壇的資源不及“寶麗金”、“華納唱片”和“華星唱片”等廠牌,再加上專輯沒有出現爆款的歌曲,也使得轉型成為職業歌手的林憶蓮,並沒有一鳴驚人。


此後,林憶蓮雖然分別發行了《放縱》和《憶蓮》兩張專輯,後者還開始了向更成熟的女人味轉型,但市場接受度卻依然不高,這甚至讓當時的林憶蓮,一度心灰意冷,有了放棄成為職業歌手的念頭。


轉機則出現在《灰色》這張專輯,同名主打曲不僅成為當年的“十大勁歌金曲”之一,還被費翔以國語的方式,收錄在《奪標》專輯之中。而一年後的《Ready》專輯,不僅在形象上更知性、性感,而且在音樂上也因為爵士、節奏藍調等元素的加入,使得林憶蓮的音樂變得洋氣和獨特,至少在同期的香港樂壇,在音樂格調上已經處於拔尖狀態,這也讓她開始漸漸進入一線歌手的陣營。

30年前便以時髦曲風登上港樂巔峰

《Ready》的成功,也讓林憶蓮成功加盟“華納唱片”,並且成為公司力捧的物件。再加上經紀人許願和音樂人倫永亮在背後的默默支援,也讓林憶蓮可以在新公司大展拳腳。


隨後兩年,林憶蓮以“都市觸覺”三部曲為概念,分別推出了三張專輯,專輯在音樂上完全突破了同期香港主流流行樂,並非延續那種日系勁歌和抒情,或者香港本土化的劇集歌曲,而是同步了歐美最時尚的節奏藍調、新浪潮,以及舞曲等音樂形式。在系列的第三張專輯,因為新加坡音樂人Dick Lee的加入,甚至開始了東西音樂的融合,也讓林憶蓮的音樂,在藝術上走在了港樂的前面。值得一提的是,“都市觸覺”可以說也是香港樂壇歷史上,第一套用三張專輯完成概念的作品。


隨著《燒》、《傾斜》這樣的舞曲,《依然》這樣的抒情作品,《前塵》這樣的當代小調,以及《此情只待成記憶》和《還有》這樣的男女對唱作品全面的成功,林憶蓮也登上了事業的巔峰。


由於在香港樂壇獲得的成功,以及經紀人和男友許願的遊說,再加上香港歌手以臺灣樂壇作為跳板拓展國語市場的大背景,1990年底,林憶蓮也在“華納唱片”的臺灣地區合作伙伴“飛碟唱片”製作下,推出了首張國語專輯《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其中的同名主打曲,很快讓林憶蓮紅遍兩岸三地,也成為了她被誤讀的開始。因為從《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開始知道林憶蓮的歌迷,就此認定了林憶蓮只是一個會唱口水國語歌的歌手,而完全不知道她粵語音樂世界的精彩。


1991年約滿“華納唱片”後,年底的專輯《野花》,雖然還由“華納唱片”發行,但此時的林憶蓮,卻已經是“星工廠”(後改名為星工場)的簽約歌手。


“星工廠”也是當時林憶蓮男友許願,為紅顏而特意開設的廠牌,並在這個基礎上,組建了一個完整的演藝公司。在音樂上,林憶蓮於“星工廠”共發行了四張粵語專輯,一張國語專輯,一張英語專輯,以及首次發行了一張日語專輯。其中,由Dick Lee根據林憶蓮聲線打造的《野花》,亦東亦西、亦傳統亦現代,堪稱是當年他亞洲流行樂的巔峰之作,並且被評為90年代十大唱片,及20世紀最具代表性的二十張華語唱片之一。


不過,《野花》在商業上卻不如之前“都市觸覺”三部曲來的成功,這個階段的林憶蓮,最為成功的還是《不必在乎我是誰》這張國語專輯,由李宗盛詞曲的專輯同名主打曲,不僅成了林憶蓮第二首國語代表作,也是她今年參加“歌手”的開場曲。


由於“星工廠”廠牌的特點,所以在發行體系上也顯得有些混亂,比如粵語專輯先是交給“華納唱片”,之後又交給“華星唱片”發行,日本市場又交給“先鋒唱片”發行,國語市場則交由“滾石唱片”打理,缺少一個固定的渠道,也讓當時的林憶蓮在市場推廣上,並沒有超越“華納唱片”時代的成績。


李宗盛打造的小女人其實並不成功

1994年,林憶蓮轉投“滾石唱片”,這一段時期,既讓她經歷了與李宗盛結婚生女再到離婚的生活過山車,也成就了她事業的另一個高峰。


“滾石唱片”時期的林憶蓮,其實是最不需要多做介紹的林憶蓮,單就《傷痕》、《為你我受冷風吹》和《夜太黑》這些作品,就可以說明林憶蓮的成功。而在這個時期,林憶蓮為了愛情,也幾乎放棄了粵語市場,只發行了《感覺完美》一張粵語專輯,甚至不如英語專輯錄的發行數量多。


這個時期的林憶蓮,突出的是唱,而不再是此前音樂與人的結合,再加上李宗盛為她定製的小女人情歌,也讓這個階段的林憶蓮,一方向紅得“人神共憤”,一邊卻被資深粉絲“嗤之以鼻”,認為她失去了自己最特色的優點。


有一點不可否認,最紅的林憶蓮是在這個階段,但她之所以被誤讀,也正是因為這個階段的作品。


2000年前後,林憶蓮加入“維京百代”,2000年到2001兩年間所發行了《林憶蓮’s》、《2001蓮》和《原來…林憶蓮》三張專輯。這三張專輯非常好地解決了商業與品質的平衡,既有《紙飛機》、《至少還有你》這樣的大熱和經典,還有《2001蓮》裡與羅比·威廉姆斯及Joe Chong等海外音樂人合作的音樂拓展。

離開李宗盛 林憶蓮重新找回了自己和時代

2005年,林憶蓮則以一張粵語專輯《本色》宣佈迴歸,這也是她婚變後重返樂壇的新開始。當時香港樂壇紅人雷頌德出任監製,也讓林憶蓮又一次擁抱時代,於舞曲和抒情曲兩邊,依稀讓人感覺到了“華納唱片”時代的她的迴歸。
此後發行的《呼吸》專輯,不談及市場影響力和銷量,但從音樂質量上來分析,也是林憶蓮最具粵語專輯水準的一張國語專輯,也是一張可以當林憶蓮粵語專輯去聽的國語專輯。


 2012年,林憶蓮高調簽約“環球唱片”。但時過境遷,唱片工業已經不是以前那樣,可以為歌手包攬一切,他們之間更多的是合作關係,而這個時候真正決定林憶蓮音樂的,則是Lead Talent這個廠牌,而這個廠牌其實就是林憶蓮的個人廠牌。


這個時期的林憶蓮,因為一張《蓋亞》專輯,從而被人重新審視,也正是因為這張專輯,讓林憶蓮的音樂生涯,於藝術層面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這張唱片由林憶蓮和中國內地新銳音樂人常石磊一起合作,也是一張音樂上做無限加法的實驗專輯。專輯不僅在音色、節奏和結構上前衛十足,也一定程度上“逼”出了林憶蓮的唱功潛力。而這張專輯的銷量,因為處於唱片業低谷時代而不值得一提,但其音樂品質卻獲得多方肯定,並讓林憶蓮在次年的臺灣金曲獎上,首獲金曲歌后。


此後的兩張專輯《Re:Workz》和《陪著我走》,由於都是翻唱專輯,甚至將目標對準發燒唱片市場,評價並不是很高,甚至被很多林憶蓮粉絲所詬病。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現在的林憶蓮,唱什麼都有自己的特色,並且依然具有很強的可塑性。


文| 愛地人

文藝能超脫

評論是態度

北青藝評

往期精選


總導演關正文談《見字如面》:中國人並不比別的民族更浮躁


“大英文物展”:這次試著用別人的眼光打量中國歷史


竇唯的新專輯有點聽不懂?那就對了!


從《一次別離》到《推銷員》:脆弱的夫妻關係裡藏著無數的戲劇可能


我們的脫口秀為什麼既不正確又很尷尬?


歌舞伎導賞(3)日本的男旦為什麼沒被女演員取代?


在法劇裡,法國特工是這樣幹活兒的——


父輩們的《八月》,有多少人哭昏在了影院


如果小津安二郎是“陽”鈴木清順就是“陰”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