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徐州會戰中戰死的國軍最高指揮官,腹中30餘彈,時年45歲

2019-05-23 09:44:43

1937年底,日軍佔領以後,為了打通南北戰場,遂沿津浦路南北對攻,企圖攻取,徐州會戰開始。在中國軍隊的頑強抵抗下,津浦路南段的日軍進攻勢頭被阻。津浦路北段因省主席不戰而退,第22集團軍奉令急赴魯南,增援北線作戰。

第22集團軍於1937年9月由川軍部編組而成。鄧錫侯任集團軍總司令,下轄其兼任軍長的第45軍和孫震為軍長的第41軍,以及李家鈺部。任第41軍122師中將師長。徐州會戰前,孫震繼任第22集團軍總司令。

1938年1月上旬,第22集團軍均部署于山東滕縣以北。122師為集團軍預備隊,準備扼守滕縣。3月上旬,日軍準備發動大規模攻勢。3月10日,122師師部奉命調進滕縣城內,王銘章將軍被任命為第41軍前方總指揮,統一指揮122師和124師。

3月14日,日軍第十師團在飛機掩護下,向滕縣外圍45軍第一線陣地展開全線攻擊,雙方展開激戰。16日滕縣以北第45軍陣地相繼失守,第41軍122師被圍困在滕縣城中。此時,滕縣城裡的戰鬥部隊合計三千人,參戰人員僅兩千人。

對於敵強我弱的形勢,王銘章心中十分清楚,但他抱定以死報國之心,他說:“以川軍薄弱的兵力和破敗的,擔當津浦線上保衛徐州第一線的重大任務,力量不夠是不言而喻的。我們身為軍人。犧牲原為天職,現在只有犧牲一切以完成任務,雖不剩一兵一卒,亦無怨尤。不如此則無以對國家,更不足以贖川軍二十年內戰之罪愆了!”

他是徐州會戰中戰死的國軍最高指揮官,腹中30餘彈,時年45歲

孫震

16日黎明,日軍開始向滕縣東關進攻。上午八時許,敵集中炮兵和飛機轟炸滕縣,大戰在即。王銘章與部屬開會,作出應變方案:一是死守孤城;二是出城機動作戰。

會後,王銘章立即向孫震報告,孫震回覆:“委員長來電話要我們死守滕縣,等待集團前來解圍,湯部的先頭部隊昨日已到,其後續部隊亦正陸續趕到。我當催促王廉仲軍趕緊北上,你應確保滕縣以待援軍。你的指揮部應立即移到城內,以便親自指揮守城,如兵力不夠,可把城外所有的41軍部隊調回城內,固守待援!”

王銘章下定了決心,昭告全城官兵:“決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與存,城亡與亡。”師部和直屬部隊由西關移進城內。

日軍從16日上午八時始,持續轟炸滕縣縣城兩個小時,30分鐘後,突然集中炮火猛轟東關南半部寨牆的突出部,炸開了十餘米寬的一個缺口,隨之猛攻;下午二時,日軍再向東關東北角猛攻;五時,又猛攻東關門。數次進攻均被守城部隊擊退。當晚戰事暫停。王銘章趁機重整部隊,命令各部抓緊補充彈藥,構築工事。在城牆下隱蔽的部隊,每班扎一架雲梯,隨時準備登城反擊。

援軍湯恩伯部王仲廉軍一直未能增援滕縣北的第22集團軍。第22集團軍總部在滕縣北抵敵不住,遂後撤至運河南岸利國驛,從此與滕縣守軍失去聯絡,滕縣完全陷入日軍四面包圍之中。

17日上午六時許,日軍集中炮兵航空兵在轟滕縣城區兩個多小時,整個縣城火光沖天。東關守軍近距離與敵殊死搏鬥;東南角城牆守軍一個連,用集束手榴彈炸燬日戰車兩輛,奮力衝鋒,全部陣亡。敵步兵40餘人衝上城角,守軍另遣一個連與敵激烈肉搏,全殲突入之敵,該連官兵僅剩14人。此時,王銘章急電孫震:“敵以炮火猛轟我城內及東南角城牆,東關附近又被沖毀數段,敵兵登城,經我反擊,斃敵無數,已將其擊退,若友軍深夜無訊息,則孤城危矣。”

下午二時,日軍以重炮、飛機、坦克齊攻南城。守軍傷亡殆盡,敵軍攻佔南城牆,並突入東關。王銘章將軍見援軍無望,再給孫震一電,表示:“決心死拼,以報國家。”下午五時,敵佔領西城牆和西門,王銘章命令城內各部與敵巷戰。西關守軍死戰待援,王銘章登上西北城牆,親自指揮警衛連一個排進攻西門城樓,該排官兵殊死拼殺,全部陣亡。此時,王銘章親臨城中心十字街口指揮作戰,不幸連連中彈,僅腹部就中30餘彈,當場殉國。

王銘章將軍殉難後,滕縣縣長周同悲痛欲絕,登上城牆墜城身亡。聽到王銘章英勇殉國的訊息後,受重傷的三百名國軍士兵互相用手榴彈自炸,全部壯烈犧牲。

王銘章為保衛滕縣流盡了最後一滴血,他是徐州會戰中中國方面犧牲的最高指揮官。王將軍1893年7月4日生,新都人。殉國時年僅45歲。王將軍靈柩經運回其家鄉新都,沿途各地紛紛隆重舉行悼念、祭奠儀式。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於1938年分別在武漢、重慶、成都為其題詞:“民族光榮”、“烈比雎陽”、“死重泰山”。

和秦邦憲、吳玉章、等聯名撰贈輓聯:“奮戰守孤城,視死如歸,是革命軍人本色;決心殲強敵,以身殉國,為中華民族增光。”

王銘章將軍於1936年10月28日由少將晉升陸軍中將;1938年4月6日被追贈陸軍二級上將。

來源:歷史走廊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