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越自衛還擊戰的總指揮是誰?很多人不知道!

2019-05-25 16:11:25


對越自衛還擊戰的總指揮是誰?很多人不知道!


談及1979年那場對越自衛還擊戰,多數人認為是指揮的。其實,他們只是戰場的具體軍事指揮員,真正進行戰略決策的總指揮,而是在北京,是77歲的共和國元帥

說到徐向前元帥,那是我軍五大軍事家(即、徐向前、)之一,在戰爭年代功勳赫赫,青史留名。關於徐向前元帥的軍事才能和功過,在各大軍事論壇向來屬於討論熱點。

此時尚健在的元帥還有等人,為何徐向前是總指揮呢?

一是徐向前在戰爭年代就是有名的會打仗的戰將,二他是健在的元帥中最年輕的,三他是國防部長。

1978年2月,在五屆人大會上,徐向前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長。他出任國防部長才幾個月,10月,西南邊境就軍情緊迫。

的決策下,徐向前開始具體進行軍事部署——在廣西、邊境進行對越自衛還擊作戰準備。

次年2月,對越自衛還擊戰打響。


對越自衛還擊戰的總指揮是誰?很多人不知道!


1978年12月上旬,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決策發起對越自衛還擊作戰,併發布了戰略展開命令。對於一個身經百戰的軍中老帥來說,能夠又一次聞到戰爭的硝煙,內心無疑是興奮的。關於這一仗到底該如何打,在什麼地點、什麼時機、使用什麼部隊進行作戰等問題,徐向前是高度關注。

根據中央的指示精神,這既要達到懲罰的目的,又要把戰爭限制在有限範圍內,做到有理、有利、有節,軍政雙勝。當時的人民解放軍已經20多年未戰,長期受衝擊,訓練水平較差,高階軍官年齡老化,能不能打贏還真是一個問題。徐向前為此進行了苦苦思考。

由於越南與簽訂了有軍事聯盟性質的條約,百萬蘇軍壓在中國北方邊境上,這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因此在南方進行懲越作戰時,必須要考慮到蘇聯會在北方採取武力援越行動。一旦如此,戰爭規模就難以控制了。打越南,必須速戰速決、速殲速回,這是一個重要原則。人民解放軍的作戰傳統,主要表現為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敢於向敵人縱深實施大穿插、大迂迴,分割包圍,斷其一指,殲敵有生力量。

因此,集中解放軍多年建設積累的機械化兵力兵器,採取大迂迴、大包圍戰術,一舉吃掉越軍在邊境的重兵集團,儘快結束戰爭,是非常必要的。

根據上述思考,徐向前將自己的想法在軍委會議上提出來,並進行了詳細解讀。軍委接受了徐向前的建議,並通過總參把指示傳達到了各參戰軍區。

原來廣州軍區和昆明軍區上報的作戰方案都是在邊境淺近地區穩紮穩打,比較穩妥。軍委的指示一下,兩個軍區只好重新修改了作戰方案,改為大穿插、大突擊,對越南的省會城市和重兵集團形成分割圍殲之勢。

新的作戰方案報上來後,徐向前全程參與,主持對作戰方案字斟句酌、一絲不苟地進行了審查。當時另一位著名軍事家、時任中央軍委常委的粟裕大將也很關心這次作戰,貢獻了自己的不少意見。兩位老帥老將通力參與,直到和軍委、總參的意見達成一致,才通過了作戰方案。

應該說,從後來的實戰結果看,大穿插、大突擊戰術對於越南這樣特殊的異國作戰環境是不適用的,給部隊造成了很多困難,預定作戰方案有相當一部分企圖落空,後來又經過周折反覆才算達成了基本作戰目的。

然而作戰時間也大大延長了,前後共打了28天,未能做到原先估計3-5天的速戰速決、速殲速回,並在作戰初期一度陷於被動。好在經過冷戰陣營的戰略博奕後,蘇聯終於沒有下決心採取武力援越行動,中國才能摸了一把老虎屁股,重創越南,奏凱而歸。


對越自衛還擊戰的總指揮是誰?很多人不知道!



徐向前彷彿又回到了革命戰爭年代,每天都吃住在西山統帥部指揮作戰室,參與作戰方案的擬定,下達每一個對前線戰事的命令。他指揮作戰時有個習慣,只要前線的槍聲一響,就睡不著,吃得也少。但是,此時的徐向前已不是當年了,已經77歲,還患有頭痛病。

2月中旬,前線a戰事正緊時,他頭痛得實在厲害,只好坐在沙發上,閉上眼睛強忍著。作戰室裡的將領們都以為他在思考問題。祕書和警衛進來後,才發覺他病了,連忙送上他常吃的藥片。

此時徐向前本已戒菸多年,由於經常熬到深夜,精神緊張,身體疲勞,煙癮又犯了。好幾次,自己沒帶煙,找吸菸的將領們要香菸。

可是,有時他已經把煙點著了,一看保健醫生來了,不等提醒,就會馬上丟掉。

南邊的戰場按照他預想的方向進行。但是,徐向前還是當年的老脾氣,一打仗就聲高嗓門大,脾氣也大。一次,他聽說許多上前線的連隊,還和從前一樣,讓炊事員背上笨重的行軍鍋隨軍前進,當即就發火了:“這怎麼行,又費時又費勁,一定要把吃飯的問題解決,當成個課題研究改進!”

經過十幾日的戰鬥,徐向前決定部隊在敵國不久留,教訓對方一下就撤兵,獲得了鄧小平的同意。


對越自衛還擊戰的總指揮是誰?很多人不知道!


28天后,參戰部隊凱旋迴國,徐向前又受鄧小平委託,在中央軍委駐地三座門主持會議,聽取了軍事科學院院長關於對越作戰情況調查的彙報。幾個月後中越邊境自衛還擊作戰英模報告團進京彙報,徐向前與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一同接見了這些“新一代最可愛的人”,並題詞以示褒獎。徐向前的題詞是——“為祖國而戰的英雄們功勳永存”!

戰後第二年,一次徐向前突然從內參上看到一條訊息:在昆明街頭,一位殘疾軍人佩戴著勳章討飯。這讓他十分難過。

之前,他已聽到不少反映:一些殘疾軍人的生活條件很差;一些烈士家屬得到的撫卹金,還抵不上一頭牛的價錢;有些地方的烈士家屬甚至領不到撫卹金。

一次,他憤怒地說:“戰士戰死還抵不上一頭牛,這是什麼政策?”於是,他特意讓總參謀長楊得志向中央書記處“提要求”:地方政府一定要安排好殘疾軍人的工作和生活,建議國務院撥專款解決這個問題。

在對越邊境自衛還擊作戰中,有不少官兵負傷致殘。戰後國務院下發的有關檔案裡規定:各地對傷殘官兵“酌情安排工作”。然而,有些地區把殘廢軍人當成包袱,沒有安排他們的工作,使一些傷殘軍人生活無著。於是,有的城市大街上出現了殘廢軍人佩戴軍功章乞討的現象。

在老元帥的力爭下,國務院重新下發檔案,規定對殘廢軍人“一定要安排工作”。徐帥此舉,雖然無助於緩解傷殘官兵身體上的痛苦,但情暖人心,公道自在。1990年9月21日,徐向前元帥因病逝世,享年89歲。

來源:南方歷史網,不代表法治大別山觀點,如有侵權請私信刪除。

在看



熱點新聞